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寻瓷琐记

李永   2013-03-28

  与浅绛瓷结缘,算来已有十来个年头了。从被老师带着去皖南徽州寻古玩,到自己背起行囊闯荡全国各地古玩市场,再到守在电脑旁边寻觅世界各地的浅绛信息,我的业余生活完全被浅绛收藏所改变。而浅绛彩瓷这个10年前还较为陌生的瓷器品种,到今天成为收藏界炙手可热的新宠,也是我们这些老藏友所始料不及的。说实话,我自己喜忧参半,一方面大家都从浅绛彩热中得到了实惠,浅绛得到认同了,藏品升值了,自己也有了一种满足感;但另一方面,浅绛彩热引来的大批实力藏家的介入,让我们原先这些工薪藏家不得不面对无器可收的状况。无论如何,浅绛彩瓷的价值得到广泛认可,是大家都愿意看到的。回首过往多年寻瓷玩古的历程,我感到自己获得了其他领域所无法体验的人生阅历,那些骤遇佳器的激动、一夕拥有的满足,亦或是走眼吃药的沮丧、错失良机的懊悔,都如电影镜头般历历在目。略撷几段花絮,供同好一笑。

  无款帽筒也疯狂

  不久前,浙江的浅绛彩资深藏家高堂清雄兄在雅昌网无底价拍卖了一对四方帽筒,引起了藏友的极大关注。这对四方帽筒四面分别画有山水、花鸟、仕女、草虫,没有作者署名,只是写了赠者和受赠者的名字。从发帖到拍卖结束短短3天,此帖浏览量达到近4万次,最终以29万余元的高价成交,再次见证了浅绛彩收藏的热度。

  无独有偶,我也曾藏有一对四方帽筒,与此次拍卖的帽筒画风完全一致。

  那还是2006年的事情。记得一次我在徐州户部山古玩市场一家店里花了六千买了一件钧窑碗(当时对高古瓷兴趣高,但是不在行),拿回来请老师掌眼一看,被“枪毙”了。因为买的时候自己就心里没底,故给老板搁下话,东西如不对可以退换,于是匆匆请了个假便再次赶往徐州。我见了老板,寒暄几句并腼腆地说明来意。老板是明白人,倒也爽快,说最好是从店里调换件别的东西。

  我在店里四下打量起来,发现货架上放着一对四方帽筒,四面画工,非常漂亮。取下来一看,除了一只上角有一块磕伤,其他完好。我问老板何价?答曰:八千。我知道退换东西的难度,价格由人家说了算了,于是加了两千换了这对帽筒回来。

  回来后,朋友们都说买贵了。当时的八千块钱对于每月千元工资的我可不是小数目,所以没过多久便以一万二的价格转给了河北的藏友了。再过了两年问他,他又以一万八的价格给了别人,现在也不知所终了。

  我跟这位藏友都是爱瓷之人,也都是工薪藏友,故而很难长期持有一些高价位的藏品。所以尽管我们对一件浅绛彩瓷器的审美价值有深刻的认知,但是很难准确判断和预测它的市场价值和行情。有时不免要暗自嗟叹,但更多的还是一种手留余香的释然。

  贾月舫写生金山寺

  在乍暖还寒时候,我和妻去了扬州。

  尽管没待得扬花三月,可扬州风物依然。在天宁寺的一家古玩店,妻买下了一张古琴,此行如愿了。对于她的寻琴记,我提不起兴趣,心里惦记着寻找浅绛彩瓷。我们继续沿古运河岸边向西走,来到老友陶缘轩店里看看。吴先生早年曾出让了不少浅绛彩瓷,包括藏友空谷足音收藏的那块王少维山水大板。老吴说,目前浅绛彩藏品大多让掉了,就只有早年从扬州文物商店买的这件金山寺小板了。

  这是一块不大的瓷板,为晚清浅绛彩早期画家贾晋所作。图上所绘为镇江名胜金山寺,传神地画出了金山寺的建筑风貌和周边的景色。贾晋号月舫,我曾收藏多件其作品,件件精雅。此瓷板作于甲戌年,即同治13年。属于罕见的同治浅绛彩作品。画面落款处用楷书写着:“金山楼观,甲戌秋日写为立三司马大人清赏,月舫贾晋。朱文印:月舫。”受赠的立三司马为同治时期官吏,应该与镇江有着某种特殊的关系。瓷板在同治十三年与景德镇完成后便随着立三先生到了江苏,随着时光流转被文物商店收购,再到了吴先生的手里。因为扬州靠近镇江,所以有一种本土文化情结,这块板子一直被留了下来。这块板子成了扬州之行的唯一收获。

  山路边抱出个浅绛绣凳

  每个五一小长假,都是我们藏友出游的节日。今年也不例外,国企做领导的藏友招呼着二三友直奔徽州而去。我们一路前行,遍寻古玩店,可如今的徽州早已不是多年前的浅绛彩集散地了,满目仿品,偶有真器也高价待沽,故收获甚微。失望之余,我们打算去泾县买些宣纸便打道回府了。

  自绩溪至泾县,一路山色青翠,道旁清溪如带,若行黄宾虹水墨画卷中,令人沉醉。峰回路转,忽见路边一个招牌闪过,大大的写着“古玩”二字。“不能放过!”我们赶紧停车,进店侦查。店里杂陈着老宅子里的木雕,石鼓,也放置着一些瓷器,都是普品。朋友见状随即失望地退出来了。我仔细寻觅,竟然发现墙角一个破椅子上,立着一个大绣凳。绣凳高40多公分,通体绘以浅绛彩桂花,两只画眉鸟于枝头嬉戏。虽然身有多条冲线,可画面精雅,加上器型硕大,仍旧算是重器了。我不动神色地问老板:此残板凳何价?答曰:3千。复问:可能再低些否?再答曰:最低两千八,动子儿不谈(不能还价)了。遂急掏钱,抱起绣凳便走。

  朋友见我抱出来此物,问:哪里来的?我怎么没看见?我说,物会寻人,此物与你无缘呀。

  回来后,帖于网上,外地藏友出一万元,我动心了,便让了出去。据说现在归河北某私人浅绛彩博物馆收藏,也算有个好去处了。

  “捡漏”蔡松年

  今年十一期间,在国企当领导的朋友开车约我去江苏转了转。

  在南通桃坞路古玩城,我们进了一家古玩店,店里真有几件老货。掌柜的是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在柜台后坐着,爱理不理地打量我们。我心里明白,老板一定是认为我们是一般游客,就随口问了几件店里摆着的真品,但没有要买的意思,只是看看他对于价格和藏品的掌握情况,然后继续寻找自己的目标。

  这时,我看到了一件花鸟浅绛彩盖缸,画得很是淡雅。拿起来一看,作者是蔡松年。蔡松年是晚清景德镇御窑厂有名的浅绛彩画师,作品都很雅致,市面上已经很难一见了。我翻过来一看,罐底上贴了一张标签:价格600元。我心说:小漏!便不露声色地问,这个能否便宜点吗?老板抬头看看我,说不能便宜。我说,那包起来吧,就600了。

  这时,同行的一个不懂行的朋友见老板一分不让,就随口说,你这又不是专卖店,也不能标多少就卖多少呀!谁知那老板停下了包装瓷器,还撕掉了瓷器上的标价,说:我不卖了!

  朋友一见,便要跟他理论,我说算了,你先去转转。我一个人跟老板商量,说不要因为一个东西伤了和气。可老板死活是不愿意卖了。我一看,拉倒吧!遂转身离开了。

  路上,朋友挺不好意思,说我是想帮你还还价,没想到遇到这样一个老板。我说没关系,不就是一个小罐子嘛。我心里明白,是自己先前的话惊动了老板,他一定是怕卖漏了。

  回来以后,想起这个事情,总觉得不是滋味。想来想去,还是要把那罐子买来,一来东西的确不错,而来也为出一口气。我于是买了南通藏友老吴一件茶壶,顺便委托他去帮我把那个罐子买来。我再三叮嘱,不要说是帮别人买的,更不要提曾经去发生口角的事情。南通的朋友满口答应,一定办成。

  谁知等到朋友去店里后,老板开价已经是1500了。南通朋友跟那个老板还算旧交,也不能让价。朋友遂电话给我说明情况,劝我不要买了。我说,买!我加路费你给我寄过来吧!最终我终于多花了1000块钱得到了这件浅绛彩瓷器,算却了一个心事。其实按照目前的行情,这个价格仍然是捡漏了!

  来源:收藏界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