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熊克武致臧伯庸一札

彭长卿   2013-03-28

  此札为郑逸梅先生藏。1990年,我蒙汪孝文先生邀请,接受江苏美术出版社的委托,正在编写《现代名人硬笔书简》,幸承郑逸梅、钱君匋、魏绍昌、潘景郑、汪孝文诸先生慷慨提供他们的藏品复印件,将近百通。谁知此书无缘出版,而诸老皆已作古,令我感愧不已,遗憾之至。而幸此札即在其中,今介绍如下,以飨读者。此札文字通俗易懂,因此释文、标点不再重复了。还是说说熊克武和臧伯庸吧。

  熊克武(1881—1970)他与鲁迅同龄,享年九十余。字锦帆,四川井研人。1903年冬赴日本,肄业东京大成中学,结交留学生中倾向革命者。1905年参加同盟会,任评议员。不久回国在沪活动。1907年任四川同盟会主盟人,领导江安、沪州、成都起义,均未成功。1909年发动广安、嘉定起义。1911年随黄兴等参加广州红花岗(后易名黄花岗)起义。武昌起义后,任蜀军总司令、第五师师长。1913年讨伐袁世凯失败,流亡日本。1915年到云南参加护国运动。次年随蔡锷入川,再任师长兼重庆镇守使。1918年因驱逐刘存厚(字积之,四川简阳人。日本士官学校毕业,著有《云南光复记》。1960年卒于台北)任四川督军。1923年孙中山委任为四川讨贼(曹锟)军总司令。并任国民党“一大”中央执行委员。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历任西南军委副主席。全国“人大”第一、二、三届常务委员,并任“民革”中央副主席。 臧伯庸,别署守愚,原籍浙江吴兴(今湖州),生于四川成都。1905年赴日本。留日学医时,清廷腐败,有志青年倾向革命,他深受影响,回国后,经熊克武介绍随即加入同盟会。1911年武昌起义后,他联合学医的同盟会员组织红十字救护团,赶赴前线救护伤员。不久来沪,知孙中山已任临时大总统,他即赴南京谒见孙中山,孙留他在总统府任礼宾工作,可时常见面。有一次,见伯庸颔下生一疖,四周红肿,且已化脓。孙中山说:“要开刀,我替你动手术,别忘了,我也学过医,请放心。”伯庸不好意思,但也无可奈何,只好让大总统为他开刀、敷药、换药了。数天后,果然痊愈。但留一疤痕未消,他常指着对人说:“中山先生日理万机治国,众所共知,为人治病,知者不多吧!”后来他的莫逆之交升任四川督军,掌握军政大权,特邀伯庸赴蜀任军医处处长。孙中山知道后,幽默地说:“军医处长替人治病,我却为军医处长治病,我的医术还不错吧。”不久,袁世凯准备称帝,伯庸再赴日本深造,1916年,毕业于名古屋医科大学。返国后,在沪行医达半世纪。诊所设在九江路大庆里,招牌是天台山农刘文玠(介玉)写的魏碑体,他是书画篆刻家朱其石的娘舅,赫赫有名。因九江路不及“大世界”热闹,伯庸就将诊所搬到游乐场对面。又设药房,配药方便,果然生意兴隆。招牌“伯庸医院”是孙中山字体。原是孙中山亲笔书赠伯庸医院“博爱”横披中放大四字制成。1945年抗战胜利后,特请于右任写新招牌“伯庸诊所”,以求真实。

  来源:《收藏/拍卖》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