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商代青铜纹饰艺术的思考

李新萍   2013-03-21

  中国青铜器从夏禹铸九鼎开始,历经了千年辉煌的青铜时代。它的发展主要经历了夏、商、周三个历史时期,商代青铜器的发展达到了鼎盛。商代继夏而起,是中国奴隶社会形成并有了重要发展的历史时期,是当时世界上仅有的奴隶制文明大国。商王朝广泛采用奴隶劳动极大推动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特别是手工业的发达使得以青铜工艺为代表的工艺美术进入了灿烂时期。从冶炼技术的进步、铸造规模之宏大、造型之美、装饰之奇等方面足以证明中国的青铜工艺在商代,已经达到了鼎盛时期,同时也使人类的物质文明进人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

  一、商代青铜艺术的出现是历史的必然

  中国的青铜艺术,不仅是中国工艺美术史上极其光辉的一页,而且在人类文化宝藏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它代表了中国奴隶社会工艺美术最突出的成就,同时有着鲜明的时代风格。

  公元前14世纪,商王朝的统治疆域逐渐扩大,成为当时世界上的强盛大国。大批奴隶的辛勤劳动,使得畜牧业和农业比原始社会时期更加发达,生产力水平得到进一步提高,因此有了更多的剩余产品,于是一部分人开始专门从事其它方面的生产劳动,手工业特别是青铜器铸造业也就随之发展起来。青铜器的到来并不是偶然的,在其之前还有一个红铜时代作为过渡期,或者称之为石、铜并用的时代,随着铸铜工艺的日益成熟,人们已经掌握硬度更高、更容易造型青铜的技术,青铜器铸造业开始产生并迅速发展起来。社会经济的发达,为工艺美术的发展繁荣提供了广阔的物质基础,中国的奴隶社会正是孕育和产生青铜艺术的“母亲”,商代奴隶社会生产力的繁荣发展,成就了灿烂的青铜器时代,青铜艺术在商代达到了鼎盛时期。

  二、商代青铜器纹饰、造型的艺术魅力

  中国青铜器源远流长,有着永恒的历史价值与艺术价值,其在发展中完成了十分典型的中国式的图案纹饰体系。而处于鼎盛时期的商代青铜器以其威严的艺术作风和独特的美征服着人类。

  (一)纹样的特点及演变

  由于统治者观念的变化和工艺技术的不断发展,使得商代的青铜器在各阶段呈现出不同的纹饰形式和内涵。

  商代前期的青铜器纹饰简洁疏朗、粗犷有力,一般不表现立体效果,是单层的线刻花纹,主要有怪兽纹、一般自然界的动物纹以及几何纹。其中又以怪兽纹中饕餮纹最具代表性。怪兽纹,其实是一种异形组合体,在现实世界根本找不到动物的原形,青铜器面面目狰狞的饕餮纹,其主体兽头刻有大眼、鼻、双角、獠牙,多以鼻梁为中线,两侧作对称排列,最上面是角,角下有眉,眉下是目,两侧为耳,另外还有锋利的爪子。整个饕餮纹的各个部位均来自自然界中各种动物的一部分,手法夸张,所组合的图形已经不再是真实的动物,而是一种具有特殊符号意义的标志,是商代人们心目中所崇拜的“动物神”,体现了一种神灵崇拜。《礼记·表记》具体评论说:“殷人尊神,率民以事神,先鬼而后礼,先罚而后赏,尊而不亲。其民之敝,荡而不静,胜而不耻。”故尊神、事事问神是商代社会的一个重要特征。饕餮纹属于动物纹样之一,同时是商代青铜器的重要纹样,也是这个时期最具代表性的单层线刻纹样。

  商代后期主要以浮雕与线刻相结合。在凸起的主纹上加刻阴纹装饰线,主纹常常凸出底面呈浅浮雕形式,主纹以外的空间几乎刻满精细、致密的几何形底纹,在主纹上较宽的部分又有阴刻下去的线为形体刻划的补充,这种装饰手法构成了多层次的视觉效果,具有阴阳互补之美,并具有方中寓圆、圆中寓方的特点,富于变化易适应器物的各种部位装饰。如夔纹,它也是常见的纹样,形态近似龙,又称作龙纹,其实当时龙在商朝人们的心目中并没有完整统一的形象,不同的区域有各自推崇的龙的造型,表现在龙的爪子、鳞、身躯大小等方面都各不相同,形态也多样化,有爬行、卷体、双体等等。此外还有凤鸟纹、蝉纹等,在商代人们无比虔诚、敬奉和崇拜它们,体现了典型的图腾崇拜。

  此间同时出现的典型底纹云雷纹(也称回纹,属于几何纹样之一),也是商代青铜器上出现最多的几何纹,象征着连绵不断、长长久久。它以连续的回旋形线条构成,其中圆形为云纹,方形为雷纹,并可以任意变化出现在大小形状不一的装饰面中。云雷介于天地之问也是早期自然崇拜的对象,作为青铜礼器上的装饰是很自然的,也有人认为它是早期陶器上人的指纹演变而来的。同时它是中国传统图案中历史最为悠久、应用最活跃的纹饰艺术之一。

  饕餮纹、夔纹等动物纹主导了商代青铜纹饰,而几何纹饰通常不占主导地位,常以底纹作衬饰出现。但线刻为主的云雷纹等各种几何底纹,衬托立体式的、浮雕式的饕餮纹、夔纹等,构成了繁密复杂的美妙图案。浓厚强烈的宗教情感在青铜器上彰显,神秘莫测,气势夺人。

  (二)造型的特征

  由于商代奴隶社会崇尚宗教祭祀活动,因此在诸多青铜器的造型设计上已超出了实用功能,而更加注重置身于祭坛的陈设效果的审美追求,但综合诸多的青铜器设计来看似乎无统一规律。在同样具有威严和力量感的基础上,一部分作品表现得较为适度,给人以凝重和浑厚之感,如“母戊大方鼎”、“四羊方尊”等;而在另一部分作品中造型则夸张隆诞,给人以神秘恐怖之感,如“食人卣”。同时在一部分作品中适量考虑实用功能,而另一部分则完全不考虑,如觚的喇叭型口作为饮酒器是很不适合的,且容量十分有限,两头尖角更让人无所适从,如此设计特点也正反映了奴隶社会是一个事事必卜,尊神重鬼,有着极端迷信色彩的时代。

  纵观商代的青铜器,因器物造型变化在设计构成上亦灵活多变,或单一使用或综合使用以下各种形式以遵循适合为美原则。

  独幅对称构成:将器物从上、下、左、右分割成几个区域,然后分别进行装饰,每个区域既相对独立又互相联系,如龙风纹卣,它给人以庄重、安定、威严之感,但若处理不当也有呆板之嫌。

  四方连续构成:它是运用一个或几个装饰元素组成基本单位,在一定空间内,进行上下左右四个方向的反复排列,此时以织物纹(通常是回纹)对物进行主体装饰,如“方格乳纹簋”,相关材料证明此构成法来源于织物的织花图案构成。其布局匀称协调,单位面积注重联系和呼应。

  二方连续构成:即以一个单位纹样向上下或左右方向做有规律的连续重复排列而成的纹样,此间主要从主纹两旁填充空白的辅助花纹或是单独构成连续排列的装饰带。它好比音符重复出现的旋律和节奏美感。

  三、商代青铜器的象征意义和现代艺术设计借鉴价值

  商代青铜冶炼技术的突飞猛进,诞生了数量繁多、品种丰富的青铜艺术品,涉及到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如兵器、乐器、神器、道具等,但劳动工具极少,尽管这些青铜器是由广大的奴隶来制作的,但是,整个造型设计和装饰基本都是由上层阶级来实现的,体现的也是当时统治阶级的意志,从中说明大多数青铜器的出现是迎合统治者自身的需求。当代美学家李泽厚先生称饕餮纹为“一种神秘的威力和狞厉的美”,饕餮纹威严、神秘、诡异、凶狠的形象,始终指向一种无限深渊的力量,似乎是超出人世间的权威神力的观念。从审美角度来看,狰狞而繁复的造型,能够给人神秘厚重威严感,制造一种威慑气氛,从而达到统治目的。统治者正是看中了这一点,利用这一点来加强自己高高在上的统治地位。所以不论是在农作、出行,还是战争、祭祀、帝王登基都要巫师占卜问天,这正是它被赋予的独特魅力。在此之前石器时代陶器上面生动活泼的写实的形象已经不复存在了,取代它的是一种神秘的威力和狞厉的美。

  商代青铜器的造型,诸多源于人们生活中的陶器原型。而青铜器上美丽而富有变化的纹饰,布局严谨,意匠奇妙,在提炼上打破了原始社会彩陶、黑陶的单调局面,表现了一个时代工艺美术的特征,是一次艺术的再创造。它对于我们艺术设计方法论的研究以及艺术设计教育有很大的启示。不论是青铜器本身的造型还是青铜器上的动物纹、几何纹等,它们都是超艺术想像力的精华体现,具有很强的创造性,但究其设计的精髓,青铜器上的饕餮怪兽纹、夔纹等实际上都是生活中常见动物形象的抽象和提炼,它们均与人类生活有着密切的联系,或在生产劳动中起着重要的作用,或是图腾崇拜的对象,这就是青铜器设计的创意所在,也是值得我们研究与借鉴的。艺术来源于生活,并高于生活。因此当今的设计也不能脱离生产生活而存在,只有深入生活,领悟生活,积累生活,我们的创作思路才不至于枯竭。当今高校培养的对象是未来的设计师,而目前学校的教育更多的是扎实的基础课教学和圈在教室里的专业训练,户外的艺术采风和体验生活少得可怜,学生的创作思维不能得到充分的开发,这样也许不难理解为什么多数的学生缺乏想象力。对于高校的教育是不是可以多些采风和体验生活的经验,让学生感受生活,甚至于完全可以把写生迁至户外以提高学生创作的激情。

  再者发扬“古为今用”,青铜器华丽的纹饰和多变的器形,是商代人审美活动的标志之一,它们构思造型奇妙生动,纹饰技艺优美精湛,藏礼于器,蕴含着丰富的思想情趣和审美追求。从形式美的角度,其灵活的组织形式、优美的造型、生动的气韵使现代工业美术品的设计有了创作源泉上的依托;从内容角度上,代表性的主题蕴藏着吉祥寓意和丰富人文精神;从造型理念上,青铜器在通过基本几何元素点线面组织构建形体,注重形体虚实空间处理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现代工业产品形态设计理念的形成;从艺术风格上,华而不俗、丰富不繁琐、自由生动、庄重且大方的特点都值得我们借鉴与思考。

  四、结语

  虽然对于久远的商代青铜纹饰的研究,只有靠出土的实物和历史记载资料来考察,我们也不可能亲历那个时代来考证,也许会出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的局面。但是商代青铜纹饰艺术的魅力有目共睹、毋庸置疑。在我国古代悠久的历史文化遗产中,商代的青铜文化,可谓珍宝荟萃,争奇斗艳。作为一名艺术教育工作者,我们有责任和义务了解并传承我们国家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并将其精髓与现代设计理念相结合,创作出兼具本土文化、民族特色和时代感的设计作品。

  来源:福建商业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