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百家争鸣] 曲线灵动的岁月——观楚国漆错云纹敦有感

翟传好 梦言   2013-03-13

  近日做客故人处得见一楚制敦,状如西瓜,通体做云气纹,飘逸而婉丽,虽然层层穿插重叠,结构繁复,但繁而不乱,营造出一个异常华美的艺术效果,让人赞叹不已。楚国艺术十分强调曲线、弧线,具有一种运动的态势,例如青铜器中的屏升,楚人按照自己的审美观将中原的鼎加以改创,把直耳改为撇耳,器腹加以束腰,蹄足增添了兽面纹,鼎周并附上数只爬兽。化静为动,化严肃为轻盈,以柔美的线条,改变了原来给人以压抑之感的礼器氛围。

  敦是古代用来盛放饭食的器皿,由鼎、簋的形制结合发展而成,产生于春秋中期,盛行于春秋晚期到战国晚期,秦代以后渐趋消失。敦大部分为青铜制。敦的形状很多,基本特征为圆腹,二环耳,三短足,有盖。有时敦为“上下圆相连”形,盖与身多对称,合盖则成球形,打开后,器盖捉手可以变为器足,此器可作两器用。民间俗称“西瓜敦”。敦也用于祭祀,晚期比较盛行,在青铜礼器的组合中,簋经常和鼎相组合,到了春秋晚期敦逐渐取代了簋的地位,而簋在些时期待逐渐消失。

  这件铜敦当属于贵族使用的饮食器具,敦体厚重,与陪葬器物有显著的区别,通体装饰变形云气纹、几何纹,其纹饰主题分为三个层次,敦顶部采用了楚器中较为传统的漩涡纹,作为纹饰设计的基本元素,图2小可以明显看到,这种设计采用了一种对称格局,主题看应该兼容了花草纹、—二角带漩涡纹、连云纹等。整体设汁和制作也对应划分为三个单元,实际上这是一个重复的过程,由于纹饰线条的灵动与活泼,使得这种重复变得有了生气,在视觉上丝毫没有琐碎与单调的感觉,相反我们看到的是一种连绵不绝与生生不息的循环,这种视觉上和感知上的冲击,应该说是与楚国的文化信仰契合的,老子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又说“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可知这种道学文化和信仰在楚国文化与艺术上是有着浓厚的传承和感染的。第二层纹饰在设计与构思上应该说是第一层纹饰的延续。同样是采用了一种单元纹饰的不断循环和重复,在设计手法上也同样是—种延续。第三层是位于半球的口沿上部的纹饰,此处纹饰则一反前两层的设计手法和思想,采用了三角形几何纹为基本元素,在三角形纹饰中间填以类似塔形的纹饰,这种纹饰采用了流畅灵动的s形线条,使得整个纹饰飘逸奔放,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给人一种化命不息的感慨,众所周知,楚人的艺术允满着浪漫与巫术、神怪的交替,正是这种奇特的文化造就了楚人“乘云气,骑日月,而游乎四海之外”的自然美与超脱美。看似简单的三层纹饰设计,无不折射出楚人万物有灵的哲学思想,根据这三层纹饰的设计与变幻内涵,我们可以看到顶层实际上代表了天,中间一层则向我们诠释了万物的生生不息,第二层则采刚厚重与轻灵手法描绘了大地的蓬勃与生命的向上,这是突破自然束缚,将丰富的想象意识升华为一种主观情感,从而透过这种情感,将自由浪漫与神秘、灵动的构思,结合缔造成和谐完美的艺术。如果说长久以来的对称艺术装饰美,是一种平衡艺术在视觉上的和谐美,非对称装饰艺术则是一种寻求动态的美,是在非对称纹饰中,通过动态的纹饰营造出连绵的运动美,那么楚国装饰艺术则属于另类的具有兼容和创造性的浪漫艺术美,通过灵动的曲线流动的弧线,在对称与平衡中营造出动态的效果,使得平衡与对称艺术具有了生命,这无疑更是一种对生命和自然的诠释,是一种文化意识形态的升华与浓缩。

  敦的上下分别安置了三个鋬,将敦一分为二,则鋬反置于地可为足,细观则不难发现,敦的三足同样设计制作极为精细,采用了浮雕压塑的技法,在兽身两侧大量使用了云纹和涡纹,尤其是主体的涡纹,这个涡纹实际上是火纹的演绎,这种纹饰大量见于楚国铜器和漆器中,这种昂首挺拔的兽形,当为一种对神兽或者龙等图腾崇拜的延伸,并不是存在现实生活中的原型,我们不难看出这种神兽无论在造型还是构思上,都与中原地区有着显著的差异,楚国的神兽造型总是投射出一种婀娜与灵气来。

  这件精湛的艺术品在制作工艺上也非常具有特色,首先我们可以看到这件敦上下各有三个兽型足,造型轻灵挺拔而不失些许诡异,如果仔细观察,则不难发现这六个足在制作方式上具有一致性,我们可以清晰观察到这个附件采用了对合范的工艺,因此在局部不易处理的地方均残留了清晰的范线,我们说范线其实就是两个范相合后所留下的缝隙,在铸造过程中由于缝隙的存在,或者因为铜液注入产生的压力导致合范部位出现细微缝隙,从而使得铜液溢出,铜液结晶后就成为范线。从这个角度讲范线都具有一定的随机性,范线的存在可以作为是否合范的基本参考条件或者是依据,如果仅仅拿范线作为判断是否范铸法或者是否到代的依据,则是一种误解或者片面的做法。我们都知道这件敦的年代应该在国中晚期,这是因为纹饰和器型具有那个时代的明显风格和特征,但是那个时代的铸造工艺跟战国早期相比并没有明显的飞跃,根据目前在范铸学上的研究和总结看,基本上还是走在分型制模、分铸组装和嵌范整铸的路上,在这一个完整的工艺链上,分型是一个核心,分型的过程决定了后期铸造和组装的效率,因此在这个时期分型基本上都是依据器物和附件进行分类分型,然后再将分割出来的部件附件分别制模制范,像这件敦则无疑是将附件足和耳等作为单独部件进行制模翻范,所不同的是,这些较小的附件在当时铸造时,基本上都采用了嵌范来实现整铸成型,所谓嵌范就是将单独翻制完成的附件范块嵌进主体部件范块中,然后再进行整体一次性铸造的工艺,从表象上看铸造成刮后是一个整体的器物部件或者就是整器,但是我们说任何加工或者制作的工艺,都会在加工制作的产品上留下这个工艺所特有的痕迹信息,嵌范整铸也是如此。我们可以清晰观察到这件敦的兽型足的根部,首先我们可以看到的是清晰的修刮痕迹,其次我们发现在根部四周有明显的一个方框似的痕迹特征,其实这些痕迹特征是嵌范所残留下的痕迹特征,大凡将附件的对合范嵌进主部件相应部位时,所对应的主构件部位需要预先留出一个可以镶嵌的范孔位,候附件范块镶嵌进来后,该部位需要用泥进行封填和粘结,在完成两个范块的组合后,该部位也同样会需要进行修饰,于是这个过程就会出现了对应在铸造成型器物上所残留的痕迹信息,这个残留在器物上的痕迹特征就像一幅快照,真实地向我们展示了当时的工艺和技术特征。湖北曾侯乙墓出土器物和北方坑口豆等多件器物,我们通过对附件工艺以及表面所残存的痕迹对比,不难看到尽管这些器物在等级和材质上存在差异,但是这并不影响具有相同的工艺痕迹特征,可见在那个时代无论地域或者文化的差异有多远,至少在铸造这个代表当时最先进的科技上,是具有共通性和包容性的。从另一个角度讲,这种共通性也侧证了代至少在主流铸造工艺上是具有一致性。

  这件战国铜敦和同时代的所有青铜器一样,不但有很高的艺术欣赏价值,而且有很高的科学研究价值。

  所谓艺术欣赏价值是指高超的造型艺术设计和美轮美奂的纹饰艺术创作,如同一条字、一幅画,给人以赏心悦目的艺术享受。透过复杂的形制,多彩的花纹,将人文与自然演绎得淋漓尽致。战国青铜器的艺术魅力表现在三个方面:构思巧妙的形态、富丽精致的纹饰、风格多样的铭文书体。这个时期青铜器秀美多姿的形态、令人眼花缭乱的纹饰,不但为研究上古美术史和造型艺术提供了丰富的资料,也是现今装饰艺术很好的借鉴与参照。 

  来源:亮鉴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