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从青铜茶几叫“禁”说起

韩星海   2013-03-11

  近日,从陕西宝鸡市渭滨区石鼓镇石嘴头村重大考古发现现场,出土了青铜器文物20余件,其中有一件长约90厘米、厚约10厘米的案形青铜器“禁”露出泥土后,引来考古专家惊讶的目光(见《华商报》201 2年6月25日A3版)。

  为何惊讶?把茶几叫“禁”,源于周代贵族在祭祀或宴饷时置放酒器的用具。东汉郑玄在为《仪规·士冠礼》作注时说:“禁,承尊之器也,名之为禁者,因为酒戒也。”就是警戒饮酒者的意思。说白了,“禁”的意思是让人少饮酒。《辞海》中对此也有说明,不用质疑。

  考古,是对历史的还原,同时又是对现实的接近。文献记载,商人嗜酒成风,到商纣王时期达到顶峰。纣王在国都朝歌(今河南淇县)修建了离宫别馆,又作“酒池肉林”,日夜和他宠爱的妃子妲己,以及一些贵族幸臣们酗酒玩乐。荒淫无度的侈糜生活导致商被周武王所灭。西周建立后,总结前朝的经验教训,认为商亡国的原因之一就是商人酗酒泛滥。西周王朝为了维护长期统治,坚决禁止周人酗酒。酒在热闹喜庆时要饮,又不能失度,所以就把这种盛放酒器的案形体叫做“禁”,并有着警示的作用。

  “禁”让我们现代人联想起了生活中的茶与酒。脍炙人口的就是炎帝神农氏“尝百草, 日遇七十二毒,得荼(茶)而解之”的传说成为不争的事实。直到东汉和三国时期期,茶叶已经成为饮料饮用,也成为醒酒的一种生活妙方延续到唐朝。

  唐王敷的《茶酒论》可谓针锋相对,难分胜负,描述生动有趣,使读者清楚了两者的长与短:茶与酒相比,茶更显宁静、淡泊、隐幽;酒更显得热烈、豪放、辛辣,两者体现着不同的品格性情,体现着不同的价值与追求。

  “俗人多泛酒。谁能助茶香?” 周武王与殷纣王不同的是,一个是人清如茶,神清气爽;一个是昏君贪色,江山自然就会失去。前后对比说明,商人好酒,饕餮盛宴,醉生梦死;周人喜食,强筋健骨,英勇善战。而早在公元前1066年,周武王率领南方八个小国伐纣大获胜利后,巴蜀(现今云贵川)地区黎民百姓用自产的茶叶作为“贡品”敬献,武王笑纳。这也是我国茶文化史上的贡茶开始,从唐代始还作为一种制度延袭下来,这也极大影响着一个时代的文明与进步。

  考古学家称:西周贵族墓主应属炎帝后裔姜戎族。这又说明商周时期,炎帝故里的宝鸡已经显现出了“通甘下巴蜀” 的交通枢纽地位,黄帝后裔姬姓族群也与炎帝后裔姜姓族群互相通婚,民族融合非常深入……

  这为茶文化研究者拓展了一个层面。历史是过去了的现在,现在也必将成为历史。我期待着,待这批青铜器展出时,好好去观瞻、琢磨一下这个“禁”,寻找一种流逝的、且还蕴藏着周人一种最原始状的茶文化魂魄吧!

  来源:茶史钓沉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