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写给柳亚子高祖的二通信

殷秀红   2013-03-01

  邱曾诒写给柳树芳的书信

  最近文友光临寒舍,意外地给我带来了几件“宝贝”,甚是兴奋,展开欣赏,原是柳树芳的亲家邱曾诒写给他的亲笔信。但见洋洋洒洒、浓淡相间的墨迹诗书,委婉恳切,情深义重。书信中写道:古槎亲家大人近有骑省之悼,重九前一日重过胜溪,奉慰信宿款留,有七律一首见贻,并读其《悼亡》近著,情旨凄然,即次原韵寄慰,第二首并次《感怀》韵,录呈教正。

  最伤神处赋黄门,况是老怀怅合昏。久病经年梅比瘦,重来三径菊犹存。

  留炊尚识秔香熟,临别赠言善排遣,诗盈筒又酒盈盆。

  胜溪小隐溷樵渔,此是先生五柳居。岂曰能文安蠖屈,谁贻明德免其鱼。

  读书有福功归实,作善呈祥理不虚。先志克承厚培养,恩周存殁各分余。

  书信中所指“古槎亲家大人”即是柳亚子的高祖柳树芳。柳树芳(1787-1850),清代诗人。江苏吴江北厍胜溪村人,柳琇的第三子。字湄生,号古槎(古楂),晚自号胜溪居士,又号粥粥翁,嘉庆间诸生、监生。他与当时的知名文人同邑郭麐、娄县姚椿常在一起相互切磋文学和道义,交情甚好。又专心撰述,尤勤于编著故乡文献。而文章则“磊落自将,以刚健胜”。柳树芳曾云:作诗不从苦中得来,必不能深入而显出,多作不如多改。因此郭麐在《灵芬馆诗话》言其诗:“好为深湛,力矫浮靡。” 柳树芳的诗作中有大量反映现实,抨击时弊之作。如《苦旱行》、《大水行》、《后大水行》、《水村新乐府四题》、《大雨不止》等,皆记灾荒。而《流毒》、《彼狡》则力斥英国侵略者恶行。除此以外,柳树芳一生中还著有《养余斋诗初集》四卷、《二集》四卷、《三集》六卷,《胜溪竹枝词》一卷,《分湖小识》六卷(亲家邱曾诒是他编著的校勘人之一,笔者注)和《分湖诗苑》一卷(后由柳亚子刊行),《河东家乘》一卷,《分湖柳氏家谱》十卷。故柳亚子在《自传·年谱·日记》中曾感慨地说道:“柳树芳是我们大胜柳氏在文坛上的开山祖师了。”

  邱曾诒,字福侯,号子谦,吴江黎里人。诸生,工书,亦能诗,著《道生楼诗钞》(参《苏州府志》《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补遗二编253页)。他的长女邱氏许配给柳树芳的次子柳兆薰(原名兆白,字咏南,一字虞卿,号时安,又号莳庵,晚自号阨道人,著有《松陵文献作者姓氏爵里著述考》一卷,《分湖柳氏重修家谱》十二卷(参柳亚子文集《自传·年谱·日记》)邱曾诒与柳树芳自然便是亲家了。

  他们之间深厚的感情,在邱曾诒给柳树芳书信中,我们可见一斑。他信中提道亲家母故死后,亲家公神情哀伤,他甚感怜惜。陈梦琴《对床感旧图为柳古槎作》文中也提到:“吾党柳子厚,性情独真挚……朔飙何不情,吹断雁行字,百年听雨心,一室潺湲泪,痛定强裁诗,物悴情不敝……(注:柳古楂有《荆悴集》见示)。此书信中邱曾诒还着重赞扬了柳树芳主张的“读书有福功归实”的渊源家风。难怪柳亚子孩童时就在高祖著《胜溪竹枝词》上留存“元孙慰高 (“慰高”,柳亚子的谱名,即纪念高祖的意思,笔者注)敬读并志”(参《柳亚子史料札记》3页)的印迹,崇尚读书有福的真理。邱曾诒更是褒扬柳树芳在家乡发生大水颗粒无收的严峻情况下,他挺身而出,帮困扶贫,慷慨解囊的义举“先志克承厚培养,恩周存殁各分余”。

  邱曾诒与女婿柳兆薰(柳树芳的次子,号莳庵)时有唱和,可见两家文字交谊,如:

  探春慢·花朝过胜溪草堂留宿,明日赋此和莳庵《笠泽词征》

  陌日晴开,楼头梦觉,昨宵诗债才了。村拥痴云,野含膏雨,酿得春光未老。红紫新词阙,比殷七、花开更巧。几杯润到枯肠,心肝呕出多少。

  作戏逢场也好。任聚散萍踪,霎时昏晓。汾酒浇残,梨云望断,题壁只留鸿爪。最是多情处,今夜里月痕皎皎。又订明华,武林唱和游草。

  张益龄致柳树芳信札

  张氏家族与柳氏家族一样,是北厍四大望族之一,可谓是人才辈出。如第六世的张孝嗣(1768-1804),字纯祖,号忆鲈,葫芦兜人。善篆刻,收藏了大量的名印,汇编成《清承堂印谱》3集,计有800余幅。张孝嗣之子张与龄(1796-1825,年二十九卒)字杏初,号芳遐,画花鸟,能汉隶,有《十二碧琅玕诗钞》4卷、《克复要言》存世。孝嗣第三子张益龄(生卒不详,年三十二卒)字进之,又字仲仁,号子谦,自号碧萝主人。诸生。张益龄秉其父的好性情,少时就聪颖过人,每目百行,有“神龙之目”的雅称。他不但善词赋、工书,还特别喜画蝴蝶、花鸟。并善弹琵琶,吹洞箫。著《画豳庐诗稿》4卷、《身心有得》传世。与沈曰富(当地著名文人)、殷兆镛(道光进士,官至侍郎)同学(参《光绪吴江县续志》卷二十三 人物八 14页),他们酬唱诗词,情同手足。他们之下的第十世张都金(张农),即张应春烈士之父,清末秀才,南社社员,自小亦喜好诗文,撰《葫芦吟草》(注:未印行,现有今人付梓),与他的堂兄弟并称为:“葫芦兜五子”。可见,张氏家族是北厍历史上的文化典范了。

  故笔者最近有幸展阅到张益龄写给同乡柳树芳的墨迹书信,欣喜之情,难以言表,特奉呈给大家共赏:

  古查(楂)世伯大人,前者辱惠临,茗谈之余,多沐教益。而匆匆言旋,阙于供奉,必照其非慢也,即日履兹冬序,共惟台候曼福,馨山先生赐示大著,高不入冷,华不流靡。譬诸名山,虽要春光妆点,仍露骨相棱棱,俯视小稿,弥憎其拙。兹并笑山先生(注:沈超然,号笑山,字望高,本姓庞,吴江大胜村人。道光丙戌进士。官凤阳教授。他亦是柳树芳《分湖小识》的校勘人之一)文目奉缴,幸转达服膺,外附(去)由单两页,希致养斋大伯(注:柳树芳的兄长),草泐不尽,即请阖第万福,十二月十五日世侄张益龄顿首。

  来源:《收藏/拍卖》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