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溥心畬与李拔可及其《西山逸士画集》

 2013-02-27

  抗战烽火岁月,商务印书馆1939年在湖南长沙出版的《西山逸士画集》应是溥心畬传世最早的画集,也是台湾学者朱静华女士1989年在美国堪萨斯州立大学艺术系完成的博士论文《溥心畲的生平与艺术》一文所采择的重要资料之一。其中包含了溥氏20件作品——主要是山水的照片,最早为1933年所作,不幸的是大部分原作已不知现存何处,而相关资料也十分缺乏。朱静华女士试图从中发现溥心畬曾受过古代哪些著名作品的影响。

  《西山逸士画集》一册,由青山农题签,宣纸线装,共20页,不标页码,除了一张花鸟、两张人物外,都是山水,山水又以立轴为主,共15幅,长卷仅2幅,大都是溥心畬为李墨巢所作,如首页山水题字“拔可先生嘱作墨巢图未成,先以此画媵之,癸酉八月溥儒” ,钤有“心畬”朱文印,癸酉是1933年;又有如来、观音等佛像图,题字:“墨巢居士六十寿辰,已亥五月七日溥儒敬祝”,已亥是1934年。

  李墨巢就是民国时代著名的诗人李宣龚(1876—1953),字拔可,福建闽侯人,其父为双辛夷楼主人李次玉。清光绪甲午举人,官江苏候补知府。少年时与戊戌六君子之一的林旭交往,共治后山诗。他与福建诗派中的领军人物往还密切,后长期供职于上海商务印书馆,著有《硕果亭诗集》。钱钟书上世纪40年代滞留上海期间,与李宣龚多有唱和。

  郑逸梅《艺林散叶》这样记载其逸事:“拔可好收藏,除尹秉绶法书外,又藏林琴南及溥心畬的画幅为特多。原来林琴南的家累很重,收入虽多,往往以周恤寒族,时感拮据,辄向拔可告贷,无以为偿,即把自己的画较精审的,赠给拔可,作为酬报。那位旧王孙溥心畬,居北京,频托拔可购物沪上,也以画幅为抵偿品,积年累月,林、溥二人的丹青充斥橱笥间了。”后来,拔可还出版了由自己所藏溥心畬作品汇编的《西山逸士画集》,于1939年由商务印书馆在长沙印行。

  《硕果亭诗》中有李宣龚与溥心畬的唱和诗多首。《除夕得心畬来书却寄》:“远意亲书尾,真堪读百回。千忧成岁暮,一醉数花开。世改园林在,歌终风雨来。王孙有妙手,肯受杜陵哀。”

  《心畬居士招饮什刹海赋谢》:“华筵不许醉姬姜,星月西涯近帝乡。坚道海棠堪卜夜,两行庭燎看催妆。”这两首诗大约写于七七卢沟桥事变前不久。

  李宣龚收藏心畬画作不少,题画诗亦不少。《为溥心畬题画》:“古调不弹久矣,采薇以外无诗。多谢此心未死,拨灰犹觅殷遗。凝碧池塘自在,书空咄咄谁知。井水波澜不起,胜个唱彻新词。闻道六陵松柏,劫余汉火依微。待看南朝诸寺,樵椎资福丰碑。”

  《心畬惠画赋谢》:“戒坛磥砢九龙松,三宿难忘午夜钟。古刹久虚尘外想,名山真向画中逢。心源触处通双井,笔路生来近一峰。念我墨巢太枯澹,繁霜为染百般浓。”

  《检读心畬逸士来札却寄》:“守分安心学苟全,吾生至此岂非天。养人事业今谁敢,善败功名恐未然。待决江河民命贱,欲寻薪突战氛连。世尊救苦终无补,手写楞严或自贤。”

  《题心畬王孙画马》:“不控天闲八尺龙,偶来画马系长松。吴兴皮相空相似,回首尘沙一万重。”

  《心畬逸士见赠书画作此奉答》:“画里江山依旧,梦里人物都非。劝我须臾稍缓,问君持是安归”;“母德高于窣堵,写经泪溅麻衣。勿使南山有隙,古来园葬堪师”;“五载凤城寒食,纸鸢心事空违,萃锦海棠无恙,王孙应减腰围。”

  《心畬寄赠伊默庵隶书赋谢》:“汀州八分海内雄,掷笔天际一扫空。道州固是楚中望,吾张吾军尊此翁。乾嘉殿体困朝士,出入篆籀空所蒙。看渠束缚作驰骤,变法数端第一功。墨巢老矣好弥笃,意欲四揽归房栊。忽从朱邸寄两轴,持赠情重千黄琮,开函自诩法眼藏,谓此最妙余难同。会当北向拜君赐,波及晋国诚已丰。”

  郑遗梅《艺林散叶》中还有四则关于他的记事。其一曰:“李拔可喜藏伊秉绶书,标其室为墨巢,因伊别号墨巢也。其初,李本不知伊书之佳胜,一日,闽人某,以伊秉绶及郭尚先字轴求售,黄蔼农适在旁,劝李购之,李心殊不欲,以碍于情面,斥五十金以易二轴,张之于壁。越日,陈叔通至,见面大赏,谓墨卿之书,得汉隶真传。李喜,乃广事收购伊书,积存较多,且以所藏由商务印书馆用珂罗版影印成册,从此伊书身价十倍。”可为此诗作注。文中所讲伊秉绶(1754—1815),字组似,号墨卿,清汀州(今福建宁化)人,官惠州、扬州知府。工书画。

  李墨巢身后萧条,所藏书籍由其夫人称秤论斤出售,所藏书画亦去向不明。《顾颉刚读书笔记》“李拔可殁后售书”条:“毗邻李拔可(宣龚)先生既殁,其夫人欲迁居,因出其藏书,嘱忠厚书庄袁西江君估价。明刻本四十四种,逐部标价,共约八百七十五万元,(眉批:一万元即一元。)但需觅受主;普通本只可论斤,整部书每百市斤二十万元,零星书每百市斤十二万元,约即十担左右,即一千斤。又《四部丛刊》初编至三编全套,如可由中国图书发行公司购进,大约有八、九百万元可售。又《百衲本廿四史》可售一百万元,其书箱亦可售一百万元。柚木书橱四架,估价一百万元。惨矣!” 书箱、书橱比书籍值钱,着实可叹!反映出1949年以后的政权更迭,传统文化的地位一落千丈,往昔名贵的刻板书往往无人问津。

  李墨巢所藏溥心畬画作,也难逃被贱值售卖的噩运,不知复存天壤之间否?2006年春,一件西山逸士1934年为李拔可写少陵诗意图卷,出现在崇源国际拍卖(澳门)有限公司2006首届澳门艺术品拍卖会上,是卷恰是《西山逸士画集》著录之物。王壮为题签,台静农题引首,并王壮为、陈定山、刘太希、吴平诸跋,皆渡海赴台之耆彦诗翰名士。估计曾入台湾藏家之手,后回大陆上拍,成交30万元。今又不知花落何处矣。

  来源:《收藏/拍卖》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