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百家争鸣] 过云楼之争 引发优先购买权热议

 2013-02-04

  北京大学提出优先购买权程序是否合法?

  在凤凰集团与北京大学图书馆争夺过云楼藏书过程中,一直伴随着一个关键词——优先购买权。根据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五十八条规定:文物行政部门在审核拟拍卖的文物时,可以指定国有文物收藏单位优先购买其中的珍贵文物。购买价格由文物收藏单位的代表与文物的委托人协商确定。从规定可以看出,优先购买权是法律赋予国家的一个权力,是具备法律效力的,是绝对优先购买权。

  其实,我国在优先购买权的行使上是有先例的,早在2009年中国嘉德春拍拍场上,国家文物局就曾发函通知行使国家优先购买权,优先购藏在嘉德春拍中以554.4万元成交的第2833号拍品“陈独秀等致胡适信札”。但值得注意的是,在该案例中,拍卖公司是在预展前、预展现场和相关网站都发布了《重要声明》,声称“政府有关部门将对古籍善本专场中的部分标的,根据拍卖结果考虑优先购买”。这是跟过云楼案例有明显区别的地方,也是双方及各界争论的焦点所在。

  对此,也有不少网友提出了质疑。有网友表示“为什么北京大学图书馆不在事前或拍卖现场行使优先购买权,而要等到7天期限快要到时才宣布行使该权利”。北京大学方面则回应称“选择第7天是因为我们要进行研究,需要一个过程,还要做一些资金和程序上的准备,只要在七天之内就行,选择第2天和第7天我们认为效果是一样的”。不过对于北大的说法,江苏凤凰出版集团显然不同意。在6月17日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常年法律顾问李远扬律师就过云楼之争发表了公开讲话。他表示,在北京市文物局2012年5月23日出具京文物[2012]561号批复时提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国有文物收藏单位对上述标的具有优先购买权。但是,在5月23日至6月4日期间,并没有任何一家包括北京大学图书馆在内的国家文物收藏单位向北京市文物局致函要求行使优先购买权。6月4日匡时公司组织过云楼藏书拍卖,实质上就是市场拍卖行为,在市场拍卖中,即使拥有优先购买权的一方,也应在拍卖现场在同等条件下提出行使其优先权,如不行使即丧失权利。另外,本次过云楼藏书现场拍卖时,事实没有任何一个竞买人提出过优先购买主张,在拍卖成交后再要求行使优先购买权显然没有法律依据”。

  就发表讲话的当天,李律师还表示,如今离国家规定的“特别声明”期限已到,北京大学仍未被确认具备优先购买权,因此北大已经丧失这一权利。

  姑且不论优先购买权应该在拍卖哪个时段行使才有效,但就北京大学的回答,似乎仍有值得商榷的地方。首先,北大称需要研究,是研究过云楼藏书的价值还是研究资金来源问题,不过无论研究什么,这个时段似乎都不太合适。因为,如果北京大学图书馆有意行使优先购买权,这两个问题都是必需要在拍前弄清楚的。这些事前准备不仅是对竞拍者的尊重,还是承担文物保护重任的应有态度。另外有媒体消息称,北大方面并未按照拍卖程序交纳5000万保证金,这对其他竞拍者是不公平的,也有违“合理合法的原则”。

  拍后联合南京图书馆,凤凰是否具备优先购买权资格

  文物法规定,行使优先购买权的主体是国家文博机构。过云楼事件之所以迟迟未能得到解决,北京大学属不属于国家文博机构、凤凰集团事后才假借南京图书馆文博机构名义行使优先购买权是否合法成为了该事件中另一个争论焦点。

  在复函还没有下发之前,凤凰出版集团法律顾问曾表示北京大学不具备行使优先购买权的资质。他认为北京大学作为一所文理基础教学和研究为主的综合性大学,主要任务是为国家培养人才,而北京大学图书馆是国务院批准的第一批“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二者的综合功能到具体资质均不能相提并论,混淆视听。他表示过云楼藏书之争,如需要确定有权行使优先购买权的适格主体,也只能是北京大学图书馆而不是北京大学。之所以有这样的争议,是因为北大当晚参与过云楼竞拍时是以北京大学的名义而非北京大学图书馆的名义。

  北京大学是否具备行使优先购买权的资质,国家文物局的复函已经有了答复。但是,对于凤凰集团先前表示并不会将藏书捐献给南京图书馆,到现今为争夺过云楼藏书所有权而宣布与南京图书馆共同实施竞拍计划这个问题,复函还是没有说清楚。

  北京大学图书馆馆长朱强在回应记者回答时称“对于优先购买权的资格,我觉得还要从一开始的时候来判断,南京图书馆是否参加了竞拍,如果一开始是南京图书馆办的牌子,我们就是跟南京图书馆在争了,但并不是,一开始出面就是凤凰传媒,在开记者发布会时的表态很明显,那时没有跟南图合作,等到我们表示要优先购买,他们得到这个消息才匆匆忙忙跟南图合作,具体的合作细节语焉不详。所以从竞买人来说,北京大学是唯一具有优先购买权的”。

  在国家复函还没发出之前,面临两家争夺的局面,匡时拍卖方面表示,发生了有关归宿权的争议,要看文物主管部门的处理,匡时会尊重主管部门的决定,无论结果如何,都会配合归属方做好相关的交接工作。对于双方的争夺,匡时始终保持中立的态度,一切结果等待国家批复。

  虽然如今过云楼藏书所有权已经尘埃落定,然而遗留下来的法理问题还是未能一一道明,这不仅过云楼藏书事件遗留下来的遗憾,也是国家文物法完善历程上的一件憾事。

  来源:《收藏/拍卖》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