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王权的象征——斧形玉器

古方   2004-11-12

  所谓“斧形玉器”,是指古玉中名为斧、钺、戚、铲一类礼制性玉器,以及由它们演变而来的圭、戈、璋等玉器。斧形玉器流行的年代,大约是从新石器时代晚期至商、西周时期,距今6000~2800年。

  玉斧的外形一般为梯形,式样较多,既有厚而宽短的,亦有薄而窄长的。斧的刃由两面磨成,即中锋刃,刃线形状从圆弧、偏弧到平直的都有。斧的另一侧近端部中央往往有一个对钻或单面钻的孔,以便绑缚在木柄上,形成复合礼器。也有的中孔两侧或上下还有一、二个钻孔,应是为绑缚更牢固而设的。钺是宽大的斧。《说文解字》:“戊,斧也。”段玉裁注:“俗多金旁,作钺。”现今一些学者将体形较大的玉斧称为玉钺,实际上仍应归入斧形玉器。戚是因使用这种玉器的场合而命名的一种斧形玉器。《释名》:“戚,慼也,斧以斩断,见者皆慼俱也。”可见远古人们是出于对斧的畏惧感而将其称为“戚”。清末吴大澂在《古玉图考》中,将一件两侧有扉棱的斧形玉器称为“玉戚”,学者多从其说,并将这一定义引入考古出土的玉器上,玉铲在外形上与玉斧十分相似,特点是宽而扁薄,也应属斧类。上述器类除玉戚外,主要流行于新石器晚期,距今6000~4000年,而玉戚则见于夏、商、周时期。

  圭、戈、璋等玉器是从斧形玉器直接或间接发展而来的,主要盛行于夏、商、西周时期,新石器时代斧为后世圭璋之所祖。玉圭的形状为扁平长方形,近似于玉斧外形,一端为平直、弧形和三角形等形状,是从正刃或圆刃形玉斧演变来的。清宫旧藏的一些被乾隆帝题名并镌刻御制诗的“玉圭”,应是由新石器时代晚期的玉斧改制而成。玉戈虽然外形与当时的青铜弋相似,但用途完全不同,应为一种礼玉,是斧形玉器意义的延伸。玉璋是流行于新石器晚期至商周时期一种象征征伐的仪仗器,分布地域非常广阔,一端作凹刃或歧锋,柄部往往有扉棱便于绑缚,是由偏刃状玉斧演变来的。

  斧形玉器的渊源可追溯到旧石器时代。那时人类为猎取野兽、砍砸树木、切割皮肉等,大量制作带弧刃的石质砍砸器,这是石斧的前身。在众多的石斧中,也偶尔可以见到用玉制作的斧,例如辽宁海城小孤山旧石器遗址就出土用绿色蛇纹石制成的玉斧,当时人们并没有赋予玉特殊的情感和宗教意义,其用途与石斧没有区别。

  新石器时代早期,人类开始磨制石器。在各种石器,斧形器最为重要,用途也最广泛。为提高斧的使用效率,人们在磨制的斧形器钻孔,与木柄绑缚在一起,成为复合工具。从河南临汝阎村仰韶文化遗址出土的“鹳鱼石斧图”彩陶缸上,可以看到长柄石斧的形象,反映出这种工具在人们心目中的重要地位。在这个时期,人们对玉的特性有了初步认识,将玉从石器中分化出来,并开始制作一些随身玉质装饰品。大概是由于玉料稀少及硬度大、不易加工的缘故,此时还没有玉质工具。

  新石器时代晚期,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生产力的进步,人类即将迈入文明时代。此时社会开始发生急剧的变化:1.各氏族内部贫富分化加剧,阶级开始形成;2.各部落为争夺财富、人口和土地,常常展开大规模的兼并战争;3.部落首领位置由“禅让制”变为“世袭制”。原始社会最初的部落酋长是由勇武者担任的,所谓勇武,就是能征善战,生死无畏者。青铜器尚未发明前,杀人的利器是斧形石器等。酋长的手中总握着一件石斧。他手里的石斧除了杀人,更主要的是作为武者的象征。为了威慑和统治族人,石斧常常加长柄,成为权杖。而到了新石器时代末期,部落酋长不再是靠勇武剽悍而称王称霸了,改成世袭,杀人的事也不用酋长亲自动手,可是,酋长手中仍然握一件利器,表示他对自己的部落成员操有生杀大权。例如古埃及陵墓壁画上所浮雕的最骁勇善战的法老拉美西斯二世手中便握有带柄石斧;19世纪末新西兰毛利族首领也手执玉斧,胸前佩玉神像。这时人们制作利器时,也开始选择一些细润、握在手里很舒服,看上去又挺可爱的“美石”。这个时候,由于玉在人们心目中的崇高地位而成为制作权杖惟一“候选”。另外,作为一种象征,也就没必要做成真能杀人的斧形利器,而是做得十分精巧,绑缚在长柄上,并用一些小玉件来装饰木柄。浙江余杭反山良渚文化墓出M12出土一件复合式玉斧。斧体为“风”字形,上部中央有直径0.5厘米的小孔,小孔上方隐约可见两道斜向的捆孔和擦痕。玉斧刃角分别浅浮雕神人兽面纹和鸟纹。绑缚玉斧的木柄已朽,仅存柄两端的玉饰。这件玉斧出土在墓主身侧,应是死者手执的与肩大致持平的权杖,是王权的象征。墓主是生前拥有军权、神权、财权的显赫人物。

  公元前3000~2000年左右,是中国古史传说的英雄时代,代表人物就是华夏民族的始祖黄帝。据传说,黄帝率部族征战不息,打了50多仗。其中最惨烈的大战是与蚩尤战于涿鹿以及与炎帝战于阪泉,有10万人参与战争。可以想像黄帝手持玉斧,威风凛凛,指挥千军万马厮杀的壮阔场面。东汉袁康在《越绝书外传·宝剑篇》中提到:“轩辕、神农、赫胥之时,以石为兵,断树木,为宫室,死而龙藏,夫神圣主使然。黄帝之时,以玉为兵,以伐树木,为宫室凿地。夫玉亦神物也,又遇圣主使然,死而龙藏。”所谓“以玉为兵”,并非用玉来制作实用兵器,而是指号令三军、象征王权的斧形权杖。很多斧形玉器出土于规模较大的墓葬中,它们并非是墓主生前佩带,把玩的喜玩之物,而是“死而龙藏”的“玉兵”。黄帝的兵裔尧、舜、禹等也继承了持斧形玉器的传统,来统治部族和进行征伐。《尚书·尧典》记载尧、舜、禹率族攻南方黎、苗族的战争;《山海经·大荒北经》描述禹杀共工之臣相柳,“其血腥,不可以树五谷种”;杀相繇,“其血腥臭,不可生谷”,可见当时战争的残酷程度。山西南部襄汾一带是传说中的尧、舜、禹故都,以距今4000年左右的陶寺文化为代表的史前文化空前发达,已形成黄河、长江流域及周围地区各文化系统辐辏中原、集多源于一统一趋势,成为4000多年前龙山时代最初华夏文明共同体的一个缩影。最近,陶寺遗址又发现了总面积在200万平方米以上的城址,可能是古史传说中尧、舜、禹时期都城所在地。陶寺文化的大墓中出土有磨制精细、象征王权的玉斧。更重要的是陶寺文化中由陶器、漆木器、玉石器构成的完整的非铜礼器组合,体现出早期礼器的特点,为夏、商、周三代礼乐制度奠定了基础。

  进入夏代后,国家形成了,“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祭祀与征伐成为国家头等大事。《礼记·祭统》记载在大规模正式祭祀时,舞者拿着朱干(红色的盾牌)和玉戚、跳大武的舞曲。其舞姿有些像清代人为《山海经·海外西经》的无头巨人刑天绘制的形象。战争使得人们对武力和兵器产生出一种由衷的崇敬和狂热。炫耀武力,是父系社会时首领们的光荣和骄傲。继原始的神话和英雄后,武力成为后世歌颂和礼拜的主要对象,出征前也总要拜神和祭兵器,由斧形玉器演变来的圭和璋等,自然成了礼祭的六器之一,供奉给祖先或铭记胜利。商周时期,王侯贵族墓中常常出土非实用性的玉戈,戈体很薄,宽窄和长短不一,这应是不同等级的象征。例如山西曲沃晋侯墓地M8墓主背下面垫一件玉钺,怀抱玉璧和牙黄色大玉戈各一件。总之,斧形玉器在众多的玉质礼器中属最高规格,直接代表了使用者的身份和权力。

  在斧形玉器的质料中,有一种玉质为不透明的牙黄色透闪石,致密光洁,细腻温润。如台北故宫博物院清宫旧藏玉器中,有9件不透明细腻的牙黄色至赭色系列的玉斧,器形较常见于山东龙山文化中,有的上面还雕琢了山东龙山文化花纹,因此有学者认为它可能是东夷族群使用的玉材。用这种牙黄色原料制作的玉器并不多,说明它是很稀有的。其矿源至今还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由于这种玉料美观而质坚,它的档次要比其他颜色的玉料高得多。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这种牙黄色玉器在商代流行甚广,不但在中原地区的殷墟妇好墓有出土,而且在西南地区的四川广汉三星堆和成都金沙遗址也可见到。在西周之后,牙黄色玉器已不在中原地区流行,但远在云南的滇文化(战国晚期至西汉中期)却大量出现这种玉料制作的突棱玉璧和玉玦。现在尚无法解释这如此大的时间和空间跨度的传播途径,究意是从中原地区向边疆地区传播或是相反,还有待将来的考古工作去证实。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