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浅谈元代瓷器云肩纹

陈鑫   2012-07-26

  元代的瓷器艺术无论是造型还是装饰手法,在继承了唐代长沙窑、宋代磁州窑、吉州窑、越窑的艺术风格和图案纹样的基础上进一步创新,弥补了形体上工艺粗糙的不足,使元青花更精美。“为了让自然的形式适合干象征和装饰的表达,中国人,就像其他民族一样,很快对形式做出了某些改变,以适合他们使用的方法和设计最终传递的意图。”其中的海水纹、变体莲花纹、蕉叶纹都是元代区别于宋金的装饰纹样,最有特色的当数“云肩纹”。

  肩部在瓷器结构中具有重要的作用,它的宽与窄、高与低、有和无对器型的特征形成具有决定性作用,也是一件瓷器给人浑厚雄健、俊秀柔美的区别所在,它处于人的视线集中之处,因此在构图之中是最明显、最重要的装饰部位,而云肩纹居于此需要设计者对瓷器的空间缜密考虑、严谨布局,才能设计出成功的瓷器作品。元代瓷器的云肩无论从造型还是尺寸都运用得恰到好处,而云肩之间的虚实处理、云肩内部的疏密处理、云肩在梅瓶和大罐中数量的变化都体现了元代设计者的别具匠心。

  一、云肩纹的造型

  云肩纹在瓷器上的造型由以下几个部分组成。以器皿的颈为圆心,形成环带状的二方连续纹样。每一个单独云肩纹由对称的两条弧线双钩,笔锋犹如飘带抑扬顿挫,向外画三到四个弧度,在最尖端两个弧度向外相交,成一个柿蒂纹式的尖角,然后中间填青留白边(或一条主线,两条复线),形成一个云肩纹。在起笔处两条弧线向内完成内勾卷再向上形成一个反向的两折弧度,宛如如意的短柄。然后再与相邻的同种方式卷曲的云肩纹相交,形成一个反向的尖度,宛如盛开的灵芝。还有一种形式是两条弧线向内完成内勾卷再向上形成一个同向的一折弧度,通常在四系扁壶或短颈的罐子云肩纹装饰中运用到。在四合云肩瓷器上,两个云肩纹之间通常穿插牡丹、茱萸、蕃莲、卷草纹等进行过渡。而六合或八合云肩瓷器上,由于云肩之间的角度较小,一般没有过渡的纹样,使得虚实相生。

  二、云肩纹的纹饰内容

  云肩纹根据器型和画面的需要有的是运用在肩部,有时还运用在器物的颈部、胫部。从目前所见的青花瓷来分析,一种表现形式是内部布满卷枝纹的菊花、牡丹、蕃莲、宝相花、栀子花为主或为辅,穿插凤凰、孔雀、云雁、鹭鸶、麒麟等形成文化或吉祥含义。如凤穿牡丹、四季平安、一路(鹭)荣华等,牡丹花叶呈肥硕状,为尖瓣葫芦形; 菊花花叶为五叉的叶片。另一种表现形式是海水纹或浪花纹为地,突出白色的海莲、海石榴、凫鸭、海马、鸳鸯等主题纹饰,莲花花叶呈带双翅的葫芦形叶片;云肩形内的海马纹一般出现在大型罐中,而在梅瓶、大盘、四系扁壶纹饰中则出现较少,目前唯一见到的是伊斯坦布尔托布卡普宫博物馆藏的青花牡丹纹带盖梅瓶的云肩纹中出现海浪白马纹样。这些饱满设计方法看似繁缛,实则安排有序,在瓷器纹饰的布局中具有强烈的美学效果和时代风格。

  三、云肩纹的构成形式

  元代青花瓷纹饰的构图特点为装饰层次多,主次分明,完整的瓷器一般自口沿、颈部、肩部、胸部、腹部到胫部、足部,用弦纹划分5-l2层宽窄不同的装饰带,其中瓶盖为后加。所以云肩在瓷器的装饰部位主要还是以肩部为主,间以装饰颈部、腹部和胫部。由于肩部是结构中的显著部位和一个承上启下的关键部位,所以云肩纹样的比例、纹饰的处理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也是一件瓷器设计成功与否的关键所在,从目前所能看到和研究的元瓷器云肩纹的装饰形式可以从以下几个方砸分类:

  1.笔断意连式

  唐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 中所述:“笔才一二,象已应焉,离披点划,时见缺落,此虽笔不周而意周也。 形容书写或画画时虽然不一定笔笔相连属,但仍须做到达到一气呵成的美感,在元代瓷器中云肩纹装饰时常有此法。例如在1985年5月在句容市城东房家塥窖藏出土的一对高39.8cm、口径6cm、底径14.1cm的元代青花龙纹梅瓶,两个梅瓶除了在底径和龙的姿态有区别外,其余都是一致的。该梅瓶造型为小口,宽唇平折,短颈,丰肩敛足,平底沿刻饰宽沿圈足,甚浅,采用传统拉坯法制胎成型,以均匀增大的比例,自底向上分5节提拉至肩。这是元青花特有的拉坯工艺,是识别元青花的标志之一。纹饰有5层,第一层颈部下一圈卷草纹,第二层是4个独立的大云肩纹按照弦线围成一圈,在云肩纹样内装饰有白荷、海花、荷叶、海水纹,云肩之间穿插3个带有云脚的灵芝形云纹,形成人字形排列,使得云肩之间错落有致,虚实相生。云肩硕大而饱满,线条苍劲有力,顿挫间颇显画工的功力,点、线、面运用得恰到好处,虽然4个云肩纹是独立的,但是在弦线的统一下,给人以笔断而意连的感觉。

  2.二方连续式

  在元青花瓷器中。二方连续纹样就是肩部装饰的云肩纹样向左右两个方向连续循环排列,产生优美的、富有节奏和韵律感的横式纹样。每个云肩的云脚都是相交而形成反向,云脚一般也不会断开,由于在同一平面上分割得比较平均,给人视觉上比较平稳, 由于运用的是大小不一的弧线,又给人视觉上的韵律和节奏感。例如1980年高安出土缠枝牡丹云肩纹梅瓶,高48.7cm,小口,凸唇,短颈,丰肩,圆鼓腹下收,近底足部稍外扬,矮圈足,沙底无釉。配覆杯形盖,中置莲苞钮,盖内中心置空心圆柱形直管,合盖时不易脱落。各器均由5节组成,器底另接。瓶纹饰多达9层,腹部主题纹饰缠枝牡丹,其余部位分别配以卷草、仰莲、格锦、灵芝、弦纹、云肩等辅助纹,梅瓶肩部绘对称云肩纹4朵,内填海水波为地,中绘白色荷莲,外衬折枝灵芝,蓝地白花,蓝白相间,使整个云肩纹构图主题鲜H月,层次清楚,青花画面呈现出庄重活泼、雄浑雅丽之风。而每两云肩纹脚相交,形成向上或向下的尖角,似壶门状,使得空白处也形成左右对称的如灵芝纹的纹样,黑白灰层次分明,云肩纹在梅瓶中的位置与主纹饰牡丹的仰覆形成呼应关系,使得纹饰丰满,层次繁缛。而藏于英国大都会博物馆的青花龙纹梅瓶则清疏俊朗,四大云肩云脚向下相交呈尖角,白地青花描绘缠枝牡丹、缠枝菊花的四季花卉,由于云脚较宽,所以两云肩之间并没有其他纹样的过渡,与下面的主纹龙纹相呼应,突出重点,同样的方法在缠枝牡丹海马纹双辅兽大罐中也有所体现,不过是两云脚相交呈向上的壶门形状。

  3.大小相间式

  大小相间就是在同一弦线上错落有致地排列云肩纹,此类云肩纹的装饰在目前所能见到的元代青花中比较少见。有一件英国大卫德基金会藏的标注为元青花釉里红镂花花卉纹盖罐,其造型与1965年河北保定窑藏出土的元青花釉里红镂花花卉纹盖罐(故宫博物院藏)非常接近,可惜缺少盖罐,但是在云肩的装饰和处理方面还是有很大区别的。罐直口,溜肩,圆腹下渐敛,圈足,通体青花釉里红纹饰,颈饰青花忍冬纹,肩部饰有云肩纹,云肩纹样内白底蓝花饰四季花卉。腹贴塑双菱形串珠开光,内分别镂雕山石牡丹、菊花等4种花卉纹,其中以青花饰叶,釉里红饰花朵及山石,菱花式开光内以精湛的镂空技术雕出红花绿叶。腹下部饰翻卷忍冬纹,近足处饰莲瓣纹,其纹内饰倒垂宝相花纹。其两云肩纹的云脚向下画三个弧度形成一个较小的云肩纹,使得云肩纹之间出现高高低低、有进有出的新的排列顺序,形成了节奏和韵律之美。不过,根据对照元代的大器型,笔者认为此罐造型给人不是雍容轩昂,而是典雅淑庄的感觉,且云肩纹的勾勒笔法和缠枝菊花的技法都显得柔美有余,浑厚苍劲不足,似乎与明永宣德风格有相似之处,应该是元末明初交替之间的作品。

  四 云肩纹的审美功能

  云肩纹的空间布局必须根据功能的要求,结合造型的特点,采用整体定位,局部安排的方法来确定装饰空间的疏密关系。变化与统一、节奏与韵律、对比与和谐、对称和均衡等形式美法则在云肩纹的位置、尺寸和比例方面得到淋漓尽致的运用,通过一次、两次甚至更多层次的空间划分,进而创造出极具变化的空间类型,使人获得多样的审美体验。

  1.经营位置,水路穿插

  经营位置是谢赫提出的六法之一,所谓“位置 ,是指对象在空间的远近、前后、左右、上下、高低、纵横等关系。所谓“经营”,是指在一个画面中,如何把这些关系处理恰当,能够确切地体现画家的构思要求,圆满地表达画家的创作意图。“水路均匀”就是指在限定的空间内配置适当的点、线、面,做到既统一, 又富有变化,构成青花瓷的空间美,做到“青白对比,水路穿插”,是青花装饰图案构图中的重要规律,“水路”是指青花纹样上所留下的白地空间,白地空间的疏密大小。

  2.形饰一致,浑然天成

  陶瓷器皿是实用和艺术的综合产物,它既有实用的功能,又具有一定的艺术审美功能,给人以物质和精神的享受,陶瓷器皿的造型与装饰的统一会使人感到整体和谐、浑然天成。设计一件陶瓷器皿首先在思想上要有整体观念,做到造型与装饰风格互相结合,协调统一。造型和装饰的风格协调统一对于陶瓷器皿来说不是可有可无的,而是应该必须具备的,因为风格的协调统一可以产生一种特殊的艺术美感,陶瓷器皿有各种造型,体量也就不同,大小件相差很大,大件的可以比人还高,小件的可以在手中把玩。造型的尺寸大小不一,其装饰纹样的尺寸要与造型相称,一般从陶瓷工艺美术发展的历史长河中我们可以看到,凡是优秀的作品都是造型和装饰风格协调统一的。元朝时期的云肩纹无论是从尺寸还是造型都与被装饰物体的风格协调。在荷叶罐、玉壶春、狮钮盖罐等较大器型肩部相应装饰大小间插的云肩纹,使得器皿的造型风格和云肩纹的形式有机结合在一起。

  综上所述,云肩纹在寓意上符合人们的感性特征,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逐渐被人们重视和喜爱,形成稳定的观念,作为吉祥符号,渗透到人们的审美意识和审美心理中,它的造型与装饰的和谐统一、水路均匀的虚实观念与中国传统哲学中“天人合一”思想是相通的。在元代提倡“以书入画”,“善笔力者多骨,谓之筋书 的文人画风影响下,其云肩纹线条的勾勒运用了提、按、转、折的笔法和钉头鼠尾描、柳叶描的绘画技法,显得线条刚劲有力、气势雄强、丰润活脱,使得元代瓷器上独特的云肩纹饰成为考古和鉴定的断代标准。元代景德镇陶瓷工匠在继承前人经验技法的基础上,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和创造力,结合外销瓷地区需求特点。开创了新的瓷绘艺术模式,丰富了瓷绘艺术的题材和表现力,创作出了令世人耳目一新的青花瓷绘艺术作品,为后来明清瓷绘艺术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来源:艺术理论编辑:古语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