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浅谈“刻瓷”艺术

吴永先   2012-07-24

  以前,在农村有人家每逢红白喜事,都要按风俗习惯摆酒席,宴请亲朋好友,而盛装食品的碗、盘、杯等用具都得向邻居借,为归还时不至于弄错,常常会在瓷具的底部用铁钉敲刻姓氏或做个记号。这就是“刻瓷”最原始状态。我们还可以从清末民初的一些古旧瓷器上发现,一些瓷器的底款也是斩刻的。有些名贵的瓷器破裂后,人们在修补时也有先用铁钉钻个孔,再用锡丝或铝丝穿进孔里,把破裂瓷对接缝合。这就让我们可以判断出“刻瓷”工艺在修补陶瓷上的早期运用方法,也为我们对古旧瓷鉴定提供了年代断代的一个参考依据。

  随着历史的发展推移,人们发现“刻瓷”工艺可以运用到陶瓷彩绘装饰上来。这样,一种以刻为基础与陶瓷彩绘相结合的民间技艺逐步形成了,这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刻瓷”。“刻瓷”在各种陶瓷彩绘门类中别具一格又相应生辉,产生着巨大的艺术价值和经济价值。

  “刻瓷”是凭着特制的尖錾、刀錾、刀锉、榔头等工具,在烧制成型的白瓷胎上进行创作,錾刻成画。无论是缸、盘、瓶、碗、盅、文具、瓷板等瓷胎都可以成为“刻瓷”的载体。“刻瓷”构图章法与其他彩绘一样,都根据原瓷器的造型谋章布局,立意构图。先拖墨水或其他方法在瓷胎上构描图样画稿,从整体到局部,局部到细节一点一划斩刻。其点、线、面、圈、波的表现技法,根据画面要求灵活变换手法。有直錾、斜錾、轻錾、重錾;有锉边、锉修,有镌、有开、有冲、有顿、有拆、有断、有接??工艺技法。而腕力的轻重缓急要胸有成竹,恰到好处。用力过重,瓷器会爆裂破损,伤筋断骨。力道不够则苍白无力达不到所需要的效果。所以,有人比喻“刻瓷”是在瓷器上绣花。

  瓷器錾刻好后,再在釉上彩绘烧炉。由于錾刻时把瓷器光亮的釉层表面除去了,所錾刻之处显露的是凹凸不平的涩胎。描绘加彩很伤笔,也没有在光亮的釉上运笔顺手。这就要注意料色与油或料色与水的调配比例,只有调色到位才可以达到色彩的对比度和层次关系的清晰。如果水、油过多,颜色会散化、淡化、流淌,反之,颜色干燥灰暗,不易被瓷胎吸牢而驳落,往往会出现该有色料的地方却没有,或分量不足;或不该有色料的地方却有,甚至色料太深重的色桩、色斑、色块、色流的败相。

  “刻瓷”的錾刻形成的凹凸,更能更好地真实再现画面的三维、四维空间,产生特殊的立体感和色彩韵律及节奏美。“刻瓷”可以结合任何艺术装饰手法,如素描、版画、油画、古彩、粉彩、新彩、图案、书法等等。如是胚上刻瓷还可以结合釉下彩、釉中彩的青花,珍珠釉、颜色釉等综合装饰。

  “刻瓷”的题材丰富广泛,山水、花鸟、人物、八宝、博古??题材与装饰手法可以是抽象的,也可以是具象的,更可以抽象具象相结合。因此就更可以是传统的或现代的,或是前卫的。可以是东方的,也可以是西方的。可以是下里巴人的,也可以是阳春白雪的兼容并蓄的,真正雅俗共赏超时空的中国陶瓷艺术奇葩。

  “刻瓷”艺术所以有这些特殊的艺术魅力,就因为“刻瓷”艺术有着它的独特性和多元的综合性。“刻瓷”顾名思义,它的独特性首先是刻,尔后是彩绘。所以,刻瓷作品要见刻,要见刻的力度及钢柔并进的艺术哲理、法理。不能只有彩绘而不见刻工,也不能只有刻工没有彩绘。“刻瓷”艺术是与彩绘密不可分的,在同一“刻瓷”作品里二者只能有机融合,而不可以彼此分离或互相代替。

  从事“刻瓷”艺术创作人员,除了必须熟练掌握“刻瓷”工艺技术外,还须有较高的审美鉴赏知识,对陶瓷彩绘及相关美术创作有所把控能力,要有不断创新的勇气和吃苦耐劳的精神。有些“刻瓷”作品刻工很好,可彩绘装饰欠缺,也有彩绘装饰尚可,但刻工不足。还有些人只能把画面用复印机扩大或缩小成样,1:1影印在瓷胎上依葫芦画瓢“克隆”。这充其量是匠人,除临摹或初学技艺者外,这不应是真正艺术家所为的。如果在这样的作品中署上作者姓名,就有抄袭、剽窃他人艺术成果之嫌。涉及到侵害他人知识产权的道德与法律层面。

  “刻瓷”工艺有“仿刻瓷”、“釉下刻瓷”之说,但未得到学界公认。但无任何种“刻瓷”其主要工艺技法有二:一单刻:单刻是把画面的轮廊线条錾刻定型,单刻的线条要象描绘线条一样,力求流畅明快,曲直相宜,粗细(深浅)有度。除特殊要求外,同一线条要保持连贯性和畅通的律动。点、圈、纹、图案等用单刻法。二满刻:满刻是把画面轮廓内的空白处全方位,或局部深浅不一地錾刻出来。这样便能更准确地表现画面中物象的自然真实,产生“刻瓷”凹凸的特殊质感与肌理效果。肖像五官、服饰、静物写生、动物皮毛、近山顽石等多用刻法。白描和一些素描线条只仅用单刻法外,单刻、满刻是配合运用的,犹如篆刻中的阳文和阴文。如果说单刻是绘画中的工笔,那么满刻就是写意。单刻满刻同时运用,就是工兼写。

  “刻瓷”是金属工具与坚脆的瓷器硬碰硬撞击而成,是人与器的合一。初习者可先在破旧的厚胎瓷上试手,待熟练后再从简单到复杂的画面创作。由于“刻瓷”操作过程中,会产生超分贝的刺耳噪音,会飞溅出瓷碎渣和灰尘,所以不宜在有人群的地方錾刻,更不宜在夜深人静时錾。同时,操着者也要戴好眼镜、口罩、手套,用棉球塞住耳孔,以减轻对身体的伤害。

  “刻瓷”工艺要求难、成本高。制作时稍有失手便报废了,有些明显缺限用彩绘弥补也无济与事。所以,又有人说“刻瓷”是遗憾的艺术。然而,或许正因为如此,“刻瓷”艺术作品在市场上尤显难能可贵,价格不斐。

  “刻瓷”艺术作品,已被国内外艺术收藏界普遍青睐。国家领导人在外交活动中,就有把“刻瓷”精品作为国礼赠送友好国家。在东南亚的一些国家和港澳台地区收藏界,把“刻瓷”艺术精品视若珍宝加以收藏。可见“刻瓷”艺术有着广泛长远的市场前景。

  就“刻瓷”艺术而言,山东淄博走在前面。老一辈的刻瓷艺术大师马林等人,他们的“刻瓷”杰作早已走向了世界,他们的艺术成就被陶瓷艺术界公认。而现在也有老中青从艺人群,他们的“刻瓷”艺术同样令世人瞩目。作为千年瓷都,举世闻名的景德镇陶瓷艺术,各种精美的彩绘在改革开放以来,有了长足的可喜发展,在世界陶瓷艺术上居领先地位。但就“刻瓷”而言,在景德镇陶瓷界却属于冷门,属于边缘地带。从事“刻瓷”艺术人员不多,而且创作水平总体上不尽人意。但是,这如同火种,“刻瓷”在景德镇陶瓷界不会消亡。在景德镇民间也有两位业余的“刻瓷”艺术家,一位是合资宾馆工作的江和平先生,一位是原国营第八九七厂退休的毛林荣先生。他俩都为国家领导人、外国首脑政要刻过肖像,为世界历史上的政治家、科学家等刻过肖像。江和平先生还与多位领导人合影,他创作的“刻瓷”书法“江山一滴水”盘、“收获”瓶在1988年被景德镇陶瓷馆收藏,填补了“刻瓷”作品在我市馆藏的空白。

  来源:景德镇陶瓷  编辑:古语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