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明代景德镇青花瓷器上的“高士图”

王偈人   2012-05-07

  “高士图”是以文人雅士情趣生活为题材的一种瓷器装饰的典型纹样。“高士图”是明代静的正青花瓷器上的重要表现题材。

  明代青花瓷器的纹饰丰富多样,如花卉、动物、文字、几何形状、吉祥图案等。高士图属于人物纹饰一类,最富盛名的为“四爱图”,即王羲之爱鹅、爱兰,陶渊明爱菊,周茂叔爱莲,林和靖爱鹤。高士图常见于青花瓷和斗彩瓷上,多坐为主纹,描绘在瓶、缸、罐、杯等器物的主要装饰部位。

  明代景德镇青花瓷器上的“高士图”之分期

  长达200多年历史的明代景德镇青花瓷器上的高士图,从其不同时期的艺术风格和时代特征等方面考虑,笔者将它划分为四个时期进行论述。

  前期:洪武、永乐、宣德、正统、景泰、天顺

  明朝建国之初,封建统治者实行了一一系列宽和的政治、经济政策,因此,明初几十年间,政治比较稳定,社会经济比较繁荣,制瓷业也得到较大的发展。

  洪武青花瓷既保留了一些元代青花瓷的遗风,又有所创新,处于承前启后的变革时期。纹饰基本上以缠枝、折枝花卉为主,也有少量的云龙纹、庭院小景类,历史人物故事稀少。

  永、宣青花瓷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有了很大的发展。青料一般采用进口的“苏麻离青”料,青花颜色青翠浓艳,浓处多凝聚银黑色铁锈斑,并有自然晕散现象,使得所绘人物面目不清。用了青花瓷主题纹饰仍以折枝花、缠枝花为主,人物纹极少。宣德朝青花高士图比用了时相对多一些。

  正统、景泰、天顺三朝共约30年,社会动荡、瓷业不振,官窑一度停烧,陶瓷界称为“空白期”。常见多为民窑青花瓷,以国产青料为主,艳丽清新,处于上承宣德、下启成化的过渡期。正统朝着青花高士图极为少见。景泰时青花高士、仙人等任务题材成为景泰青花瓷仲最突出的装饰纹饰。高士形象以简笔画法,画面疏朗,线条舒畅。高士精神饱满,目光尖锐,有仙风道骨的神韵。天顺朝青花纹饰比正统、景泰时多。

  前期青花高士图的特点主要有:1.器物造型以杯、瓶、碗为主;2.永、宣青花多使用“苏麻离青”料,色泽浓艳晕散,“空白期”以国产青料为主,发色清新艳丽;3.构图表现较为单调,突然单个人物;4.高士绘画技法较为写实、工整,以一笔点画为主。

  中期:成化、弘治、正德

  成化、弘治、正德年间政治比较稳定,经济开始繁荣,景德镇的瓷业生产得到较大的发展。青花瓷有自己的风格,自成一体。开始采用国产平等青料,青花色泽淡雅清新,造型轻巧俊秀,绘画疏朗舒适。

  成化开始流行高士图。明至成化,书生形象总是发鬓随风飞扬,衣袂飘动,一派优雅脱俗之气。罐上的高士绘法,用的是勾勒渲染,把轮廓勾勒出来,再以青花料渲染,这正是明中绘画的典型手法。成化时的青花纹饰,以逐渐走向淡雅风格。实物遗存较多,官窑、民窑常见。

  弘治的青花器与成化大体相同,有“成弘不分”之说,但画面布局走向简单,一般画的人物形体比成化的小,绘画趋于写意。正德朝青花高士形象有所改变,开启了后期嘉靖、万历高士图之风,笔法更加写意。

  成化、弘治、正德时期,是明代青花高士图的流行期。其特点主要有:1.器物造型以碗、盘、罐、瓶为主;2.采用国产平等青料,发色清雅;3.常以秀美的自然风光为背景,但绘画不及永、宣时严谨;4.绘画技法既有写实,也有写意,实笔点画与勾勒平涂并举,人物形象仅画出脸的轮廓,身体以一根曲线显示,用笔不多却很传神,人物身体啊潇洒飘逸。

  后期:嘉靖、隆庆、万历

  嘉靖、隆庆、万历三朝处于明代后期,政治、经济逐渐走向衰落,景德镇瓷业生产也开始走下坡路,大部分产品的工艺较为粗糙,质量明显下降。此时使用心得国产“回青料”,青花色调浓艳。嘉靖、万历皇帝本人迷信道教,纹饰道教色彩重,风格较前代有很大的变化。

  嘉靖时的青花料,已渗入来自西域回疆的回青料,因此蓝中发紫,而且这时也采用了单线平涂的绘画方式。

  隆庆朝仅六年,时间短暂,所以其青花高士图基本上继承嘉靖分割,与嘉靖难以区分。

  由于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以及“官搭民烧”制度的推行,万历朝青花瓷器无论在制作技巧还是在形制装饰等方面都比前朝有较大的提高。高质量的民窑产品与官窑铲平难以区别,万历晚期还开创了青花淡描,铁线描和勾筋淡水点染的绘画技法。淡描青花是极为突出的工艺吗,用极淡的色调双勾图案花纹,给人以优雅的感觉。万历30多年的光景是明代青花瓷器产量最丰富的时候,坊间流传的明青花就多以万历为主,而这时段的人物画法却显得拙劣变形,成为这一代的风格。高士面目呆板。

  嘉、隆、万时期,高士图被大量用作装饰青花瓷器,是明代青花高士图的风行期。其主要特点有:1.造型比中期增多,除碗之外,还有缸、六方罐、圆罐、长颈瓶、盒等。2.使用国产“回青料”,青花发色浓艳;3.高士题材广泛,在传统的基础上又有创新;4.绘画以协议为主,多采用勾勒平涂技法。

  末期:天启、崇祯

  天启、崇祯两朝处于明代末期,共24年,时间不长,社会动荡、战争不断、国力衰竭,景德镇御窑几乎停产。陶瓷常将两朝瓷器归为一体,统称“明末瓷器”或“转变期瓷器”。此期的青花瓷,既沿袭万历时期的风格,又开启了明末清初的新面貌。

  天启的青花器,釉面开始变薄,与胎骨融为一体。纹饰描写也开始细致淡雅,一脱万历年好买粗犷的作风,而且很多山水人物画法沾染了日本浮世绘的情调,或许是为了外销到日本所致。

  崇祯青花料用的是来自云南的珠明料,发色名言,而且采用创自天启的分水法描彩技艺,发挥得更加淋漓尽致。钴蓝料深浅分明,层次井然,人物的画法脱离了万历风格。画面比例恰当,线条清晰,人物性格分明,形象典型,颇有些现代流行小人书中连环画人物的味道,头脸身段绝不马虎,衣冠皱折也不含糊。

  末期青花高士图风格与七千截然不同,夸张变异,是明代请花高士图的转变期。其主要突出刻画高士,花草树石等衬托劲舞变得稀少,甚至只绘高士,不画景物;4.绘画采用双勾分水技法,呈“极写意式”或“大写意”,刻画高士写意变形,只求神似,不求形似,草草几笔而就,但表现力强富有动感。

  综上所述,明代青花高士图各个时期的时代脉络清晰,特征突出,前、中、后、末四个时期,分别为初创期、流行期、风行期、转变期。官窑拘谨细致,民窑随意简朴,但都充满浓厚的生活气息,把高士刻画得清新脱俗,入木三分,是当时艺术匠师善于观察生活,捕捉生活的真实写照,具有极高的艺术欣赏价值,能够引起人们的共鸣,禅城无穷瞎想。

  明代青花瓷器上“高士图”嬗变之思想及文化成因

  明初年,统治者致力于恢复汉家风尚,洪武年间追访宋制,重建画院。由于统治者的倡导,明代的画坛非常活跃,各流派林立,纷繁杂沓。由于资本主义因素的增长,在蒋楠楠的一些重要的工商业城市中,专业画家与文人画家云集,由于政治、经济、地域、师承等各种客观原因,形成了许多有鲜明特色的画派,如画院派、浙派、吴派、松江派、江夏派、修林派等。自从宋代苏轼提出“文人画”的概念后,“文人画”和“工匠画”的界限就渐渐明确了。苏轼所认可的“文人画”除实在笔墨技巧之外,还要有诗的境界,这个境界具体来说还不是雄健奔放,而是“萧条淡泊”的宁静、恬适。到明代,这种文人画的风格还是一如既往地被保留了下来,因此,尽管明中期以后,“极摹人情世态之岐”的市井文艺风头正健,但闻人画还仍然是闲云野鹤徜徉于山林秀水之间,意在“寄兴抒怀”求得“心远忘世”,画家的表现多专注于大自然,或放情于山水,或寄笔墨于缘情。在绘画中有许多表现仙人高僧及闻人隐士的题材,画面中的闻人、隐士们或在松林荒郊及茅舍庭院中弹琴、饮茶、论道、吟诗,或骑着马,后面跟着书童,行走在丘壑泉石、烟云中林中。

  这类画面在明中期的民窑青花瓷中得到了部分的表现,俗称为“高士图”。在明中期以前,景德镇的陶瓷装饰无论是官窑还是民窑,基本都是以短装饰为主。当然在元代的青花瓷中,也有一些表现人物故事场景的绘画性装饰,但那时一种单线平涂的表现方式,像明中期以后,把水墨形式表现的文人画直接搬到陶瓷装饰中还是第一次。而且由于青花是釉下彩,使用毛笔饱蘸青花料水直接画在未烧的、具有吸水性的坯胎上,完全可以表现出文人画所追求的水墨淋漓的晕染效果。这些画面中的人物,或行云流云,或悠闲自得,或超凡脱俗、潇洒自如,表现当时文人隐士(这些文人隐士,被工匠们称为高士,所以描绘他们生活的图画又被统称为“高士图”)优游闲适的生活情趣。这些画面受当时文人画的影响,讲究笔墨与意境,而不以形似为目标,所绘的人物往往是寥寥数笔,略加点染,概括出人物的神情风貌即可,人物往往与疏朗空灵的背景融为一体。另外,除表现文人逸士生活的图景之外,还有许多表现仙人道士的画面,这些画面往往人物神情飞扬,气势豪爽,背景楼阁耸立,檐台接应,青山碧水,仙云缭绕。

  明中期的民窑青花瓷上的人物绘画和元代的区别在于,从画法上来看,元青花人物受当时版画影响,因此画风工整严谨;从题材上来讲,元青花人物所表现的画面基本都是人物故事的情节,具有较浓厚的市井气。而明中期的青花人物受当时文人画的影响,画风潇洒自如;在题材上,所表现的也大多是文人的生活和仙人到时,从满文人所追求的情趣和意境,具有较浓厚的文人气。

  明代绘画是我国绘画史上的辉煌时期,其高士题材绘画对明代景德镇青花高士的影响很大。官窑青花高士图深受宫廷绘画影响,而民窑青花高士图则深受民间绘画影响。明代早期,宫廷绘画兴盛,绘画技法仍然推崇工笔写实,比较严谨细密,多用水墨,稍带写意,下笔轻快,这种风格一直影响到天顺、成化时期。王仲玉、周位、边文进、谢环、周文靖、商喜、李在等人都是很有成就的宫廷画家,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都擅长绘画人物,技艺精湛。从永乐、宣德的青花高士图碗上的画风观察,明显地打下了明初宫廷绘画的时代烙印。如果说著名的书法家沈度能为官窑瓷器绘写画稿。

  明代中后期,成化至嘉靖前后,宫廷绘画由兴盛逐渐走向衰微,画风也随之改变,流行粗笔写意技法,风格比早期更加豪放、简练。人物画以吴伟、王谔、朱端、周臣等为代表。这种画风在此时的青花高士图中也得到充分的反映。

  由万里后期到天启、崇祯,明王朝腐败,宫廷绘画衰落,民间绘画兴盛,画风有了很多变化,突破成规,大胆创新,笔墨更加纵横奔放,挥洒淋漓。人物画的代表有丁云鹏、尤求、吴彬、徐渭、陈洪绶等。其中,丁云鹏、陈洪绶曾为当时流行的版画作了不少插图,为当时欣欣向荣的版画艺术作出了贡献。而版画的广泛流行,更有利于瓷画工匠的借鉴与利用,对青花高士图产生了直接的影响。《芥子园画传》第一集《人物谱·极写意人物式》中,共画录了近两百种写意人物,人物画得很小,并解释说:“山水中点景人物诸式不可太工,亦不可太无式。……此类人物画法尤写意中写意也,下笔最要飞舞活泼。……出于一笔两笔之间,删繁就简,而就至简,天趣宛然,实有数百笔所不能写出者,而此一两笔忽然而得,方为入微。”这也是文人士大夫那种“不求形似,聊写心中逸气”的意趣和风格的体现。

  来源:维普资讯  编辑:古语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