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内蒙古地区出土耀州窑瓷器

张红星   2012-03-31

  耀州窑是中国古代北方著名的窑场之一,始烧于唐代,五代时期初具规模,北宋中期以后打到鼎盛,形成了以黄堡镇为中心,囊括南北诸多窑场的耀州窑系,南宋中期后逐渐衰落,大多数窑场终烧于元末明初,只有陈炉镇一些窑场延续下来,直至今日。耀州窑烧制白、青、黑、酱、三彩、月白、白釉黑花等多种釉色瓷,以青釉最富盛名。耀州窑青瓷造型古朴庄重,胎薄质坚,釉色青幽、淡雅,如冰似玉,釉面光洁匀静,纹饰丰富绚丽,构图严谨生动,代表着北方青瓷艺术的最高成就。因此耀州窑青瓷自创烧始,便深受南北方广大民众所喜爱,在我国各省(直辖市、自治区)几乎均有出土。

  二十世纪60年代以来,在内蒙古地区的一些遗址、墓葬或窑藏中陆续发现了少量耀州窑瓷器。对这些瓷器,早期多不甚关注,记述亦较为模糊。80年代以后,随着出土器物的不断增加,耀州窑瓷器研究才逐渐地被重视起来,但对耀州窑白、黑、酱、三彩、白釉黑花等釉色器物的认识还不是很清楚,只对青釉、月白釉瓷器了解相对较多。本文以内蒙古地区出土的耀州窑青釉瓷器为例,试对这一区域的耀州窑瓷器进行初步论述。

  一、内蒙古地区出土耀州窑青瓷概况

  截至目前,内蒙古地区发现耀州窑青瓷的地点主要有兴安盟科右前旗白心屯、科右中旗,通辽市扎鲁特旗浩特花、奈曼旗青龙山镇,赤峰市阿鲁科尔沁旗罕苏木、巴林右旗床金沟、林西县大川乡,乌兰察布市察右前旗巴音塔拉镇,呼和浩特市和林格尔县樊家窑乡和新红乡、清水河县窑沟乡等。另外,在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新民乡也曾出土零星的瓷碗残片。现将内蒙古地区发现的耀州窑请由此器归纳如下。

  1.1962年科右前旗白辛屯辽墓出土花口碗6件。碗均为十曲花口,弧腹,成棱状,圈足。内底刻划菊花纹。灰白胎,较薄。釉面微泛黄,釉层较厚,但极匀净。口径14.4、底径4.5、高6厘米。

  2.1972年林西县大川乡金代窑藏出土香炉1件。香炉直口,平折沿,束颈,溜肩,鼓腹,寰底,下承兽头形三足。沿面及肩部印回纹,颈部和近底部印仰莲瓣纹,腹部地饰弦纹,上浮雕缠枝花卉纹。底部饰凸弦纹五道。足端露胎。口径15.4、通高18厘米。

   

  3.1976年和林格尔县新乡窖藏出土敞口碗2件。碗弧腹,圈足。胎质细腻。口径9.6、高3.8厘米。

  4.1986年奈曼旗青龙山镇陈国公主与驸马合葬墓出土敞口碗3件、花口碗5件。敞口碗腹壁出土敞口碗3件、花口碗5件。敞口碗腹壁斜收,小圈足。灰白色胎,胎质细腻,胎体轻薄。釉层均匀。圈足底沿无釉,粘有支垫沙粒。腹壁上有轮制痕迹。标本DE30,口径13.5、底径4.高4.5厘米。花口碗口沿较薄,十曲花口,弧腹,腹壁呈瓜棱形,圈足。胎体轻薄,呈青灰色。釉色均匀。圈足施釉后又刮去足底部分,底边粘有支垫沙粒。标本DE22,口径19、底径6.4、高7厘米。

  5.1987年和林格尔县樊家窑乡敞口碗1件。该碗弧腹,圈足。内壁腹上部饰一弦纹,弦纹内刻划缠枝花纹、水波纹。口径18.9、底径5.6、高7厘米。

  6.1991年巴林右旗床金沟辽墓注壶2件、盏托2件。注壶主题呈葫芦状,束腰,上部小而略长,下部球形腹,枝蔓集束形柄,柿蒂形盖,盖顶与柄端有一钮,由四节铜链链接,下部肩部有斜直流,圈足。腹部刻划缠枝牡丹,腹底刻双重仰莲纹。釉面有冰裂纹,圈足着地处无釉。口径1.4、腹径13、底径8.5、通高23厘米。盏托一件口沿作六出花式,盘心凸起,饰一周乳凸状石榴纹和凸棱纹,圈足。釉面有冰裂纹。口径15.6、底径8.2、高3厘米。一件口沿作五出花式,盘心凸起,饰一周椭圆形莲瓣,喇叭式圈足。胎质灰白,釉面有冰裂纹,圈足底沿无釉。口径14.4、底径10、高3厘米。

  7.1992年阿鲁科尔沁旗庙苏木耶律羽之墓出土敞口碗1件、瓶1件。碗敞口,腹壁斜收。胎色灰白,胎壁轻薄、细腻。豆青色釉,圈足处粘有细沙粒。瓶为葫芦形,小口,束腰,鼓腹,平底。灰黑色胎。釉色青灰,釉面有细碎的冰裂纹,外壁近底部刮釉一周,呈橘红色。口径1.6、底径4.4、高8.8厘米。

  8.1997年清水河县窑沟乡古城出土盖碗1件、盘3件。子母口,弧腹,圈足。釉色略泛姜黄,釉面有冰裂纹。内底有涩圈。口径9.2、底径4、高4.6厘米。曲腹下折,圈足。青灰涩胎,釉色略泛姜黄,釉面有冰裂纹。内壁印缠枝牡丹纹。口径20、底径6.高4.4厘米。斜弧腹圈足。釉色略泛姜黄。内壁有水波纹印花,内地有涩圈。口径18、底径6.4、高3.8厘米。口沿向内圆折,斜弧腹,圈足。内壁印缠枝菊纹。口径18、底径6.4、高4厘米。

  9.1999年扎鲁特旗浩特花辽墓出土花口碗2件。六曲花口,弧腹,底残。釉面均匀。口径12.6、残高4厘米。深腹,腹壁微弧,外壁有前凹,矮圈足。釉面均匀,有开片。口径20、足径7.4、高8.8厘米。

  10.2002-2004年察右前旗八音塔拉镇元代集宁路古城出土了数量较多的敞口碗。标本03JNLT056054,弧腹,圈足。灰色胎。外底无釉。外壁近口部饰一周弦纹,下饰刻划水波纹,底部饰刻划花草纹。口径14、底径4.高4厘米。刻花碗弧腹,圈足。浅灰色胎,釉色青中略显黄,釉面有冰裂纹和小气泡。圈足呈浅褐色。内外腹壁上部皆有弦纹一周,内壁在弦纹内刻有缠枝花卉纹。口径20.7、底径5.9、高7厘米。刻花缠枝菊纹碗口部外壁有一圈突棱,弧腹,圈足。灰白胎,釉面有冰裂纹和小气泡,圈足着地出无釉,内呈酱黄色。碗内壁有一周凹弦纹,弦纹内饰有两朵缠枝菊纹。口径19.2、底径5.6、高7.1厘米。刻花莲花纹碗弧腹,圈足。灰白胎,釉面有冰裂纹及小气泡,圈足内无釉。内外壁各施弦纹一周,内壁在弦纹内刻有莲花纹,足外底呈乳状凸起。口径17.8、底径5.2、高6.8厘米。标本02JNLT084045H46:1,弧腹,圈足,内底心下凹,圈足较浅,外壁可见圈棱状制坯痕。灰色胎,釉面有开盘和小气泡,内外壁施满釉,底足无釉,呈红褐色。内壁印有二孩童攀枝戏耍及缠枝花纹。口径12.6、底径3.4、高5.2厘米。

  11.科右中旗征集花口碗1件。该碗为五曲花口,腹壁略弧,成瓜棱状,圈足。胎体灰白。釉薄而均匀。口径13.5、底径2.5、高6厘米。

  内蒙古地区出土的要好走要青瓷多为辽(含契丹)、金两代,初步统计辽代23件,其中耶律羽之墓、陈国公主与驸马合葬墓出土者年代明确,耶律羽之墓于辽会同四年(941年),陈国公主与驸马合葬墓葬于辽开泰七年(1018年),因此这两个墓葬出土的器物可以作为该时期耀州窑青瓷分期断代的标准器。金代器物相对较少,完整器不足10件。《内蒙古珍宝》陶瓷器卷一书认为和林格尔县樊家窑乡出土的青釉敞口碗是元代器物,但从该器造型、胎釉、纹饰等分析,应为金代产品。

  

  二、内蒙古地区出土耀州窑青瓷组要特点

   

  通过对耀州窑青瓷进行分析对比,内蒙古地区出土的耀州窑瓷器主要有如下特点:

  1.数量相对较少,奇形单一。陕西省与能蒙古自治区毗邻,其境内的耀州窑距内蒙古亦相对较近,作为当时国内较为著名的北方窑场之一,其产品应该遍布这一区域。但在内蒙古境内发现的耀州窑瓷器几乎是当时北方窑口产品中数量最少的。以耀州窑青釉瓷器为例,辽(含契丹)、金两朝虽历时三百二十余年,但内蒙古发现的辽、金耀州窑青瓷完整器很少,只有三十余件。

  耀州窑青瓷创烧后,随着技术的不断提高,器型日趋丰富,特别是到辽中期以后,耀州窑所生产的各种各类瓷器应有尽有。有生活用具、宗教供具及杂器等器形几百种。而目前内蒙古地区发现的耀州窑青瓷只有生活用具、宗教供具,器形有碗、盘、瓶、注壶、盏托、香炉六种,且以碗、盘为主,瓶、注壶、盏托、香炉只零星发现。这些器物形体较小,无大器。

  2.辽至金,胎、釉、工艺特征等变化规律鲜明。辽代早起耀州窑青瓷器多以釉色取胜,少有装饰,釉色有回青、青绿、青黄、天青、淡天青等,釉层较薄,釉面大多有系咪纹片;以釉裹足,有的器物足上施釉后再把釉擦去,烧成后底足有一周橘红色,有的施釉后用刀子再把足底的釉刮掉一周;胎釉黑、白两种,黑胎施妆土,器形多酒具、茶具、餐具等。耶律羽之墓出土葫芦形小瓶胎色灰黑,灰青色釉,釉面有细碎的冰裂纹,外壁近底部施釉后又刮去一周,极具早起耀州窑青瓷特点。进入辽代中期以后,耀州窑青瓷烧造工艺渐至顶峰,一度为北宋宫廷烧制贡瓷。这时期的耀州青瓷以橄榄青为代表,釉层较薄,釉面温润,玻璃感强;胎釉结合紧密,出现“介面”中间层;浅灰白色胎,均匀细致坚密;器足增高变窄;纹饰丰富多彩,繁而不杂;刻花、印花等技艺极为娴熟。辽大康十年(公元1084年)耀州窑场所镌刻的《德应侯》碑称此事的青瓷“巧如范金,精比琢玉”、“击其声,锵锵如也,视其色,温温如也”。床金沟辽墓出土刻花注壶、陈国公主与驸马合葬墓出土碗形制规整,胎质浅灰白,细密坚致,釉层薄而温润,有较强的玻璃质感,釉色近似橄榄青,特别是床金沟辽墓的刻花注壶年代略早,其刀工犀利流畅,技艺极为高超,为这一时期代表性器物。扎鲁特旗浩特花辽墓、科右前旗白辛屯墓葬、科右中旗发现的耀州窑青釉瓷器从胎、釉、工艺特征等来看。亦应是这一时期烧造的。金代早中期以烧制豆青、月白釉器物为主,釉层相对变厚;灰色、浅灰色胎,甚至略呈灰棕色;器足由窄又渐宽,圈足内墙外斜;造型趋向混元耐用;供器、祭器铭心啊增多;装饰图案趋于简练,主题纹样多饰于开光中。和林格尔县樊家窑乡、新红乡以及察右旗其八音塔拉镇出土的碗胎呈浅灰色,釉色青中略泛黄,装饰简练,纹饰向底部集中,代表着这一时期的工艺水平。林西县大川乡出土的香炉,造型规整,工艺考究,是这一时期少有的、年代略早的上乘之作。晚期为姜黄、黄绿色釉,胎呈土灰、浅土黄色,碗盘圆器内心多刮削出无釉圈;由一器一钵发展至叠烧;装饰以刻印为主,但日趋简练。清水河县窑沟乡出土碗和盘釉色姜黄,有的器物内底有涩圈,纹饰均为印花,多简练,为这一时期的典型器物。故此中期以后的器物则略显粗糙。

  3.发现地域相对集中,时代及工艺上有明显的区域性。从发现地域来看,耀州窑青瓷主要集中在兴安盟以南、以西,至呼和浩特市、乌兰察布市以东、以北这一区域。呼伦贝尔市、包头、巴彦淖尔市、鄂尔多斯市、乌海市、阿拉善盟等地尚未有集中发现。从年代来看,呈现出东部区时代早、西部区时代晚的特点。兴安盟、通辽市、赤峰市这一区域发现的耀州窑青瓷只有林西县大川乡的香炉为金代器物,余者为辽代,从这些器物的工艺来看,没意见都十分考究,堪称精品。锡林郭勒盟西南部、乌兰察布市、呼和浩特市这一区域的耀州窑青瓷均为金代器物,工艺整体上就略显逊色了。

  辽金时期,呼和浩特市、乌兰察布市以西为西夏辖地,由于真挚、贸易及灵武窑影响等原因,耀州窑瓷器很难进入这一区域。而兴安盟以东地区地处边远,耀州窑产品流入该区域有较大难度。相反兴安盟以南、以西,至呼和浩特市、乌兰察布市以东、以北这一区域,是辽、金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之一,这一地域经济、文化较之宋落后,产品相对匮乏,宋地的生产、生活等方面的物品无论政治、贸易如何变化,都会通过各种渠道进入该地,因此陕西铜川地区的耀州窑青瓷流向这里的顺理成章了。

  4.内蒙古地区发现的耀州窑瓷器辽代多为贵族之物,金代多为平民用品。一些资料表明,五代至金,耀州窑一直烧制贡瓷,供统治者使用。辽代耀州窑青瓷烧制精美,传入辽地者较少,多为贵族所喜爱。出土耀州窑青瓷的扎鲁特旗浩特花辽墓、陈国公主与驸马合葬墓、耶律羽之墓、床金沟辽墓均为辽代契丹贵族大墓。这些墓葬中出土的耀州窑瓷器,与中原地区同类瓷器形制一致,和其它多数随葬品一样,应是从外地贡奉或交易所得。到了金代,耀州窑青釉瓷器由于烧造水平的下降,使用群体逐渐平民化。察右前旗八音塔拉镇、和林格尔县新红乡、樊家窑乡以及清水河县窑沟乡等地出土的耀州窑青釉瓷器,均出自普通百姓的活动场所,与其伴出的器物也比较普通,说明此时耀州窑青釉瓷器已经为平民广泛使用。

  来源:内蒙古文物考古  编辑:古语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