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民间青花瓷画

李东风   2012-03-07

  青花瓷画是中国瓷器绘画中一颗耀眼的明珠,从唐宋开始经元明清三个朝代发展至今,经久不息地辉煌700多年。中国文人画以写意著称,其潇洒的笔法、简括的造型、阔达的精神,与民间青花瓷画具异曲同工的艺术效果。笔墨,是中国画重要的追求;笔和墨,不能各自独立存在,一笔下去,既是用笔又是用墨。中国画的每个笔触,都是一个造型单元;既是某一完整形象的有机组成,又具相对独立的审美价值,这是由中国画“写意性”的特点所决定。青花,则是用类似中国画的毛笔,在具吸水性的的坯体上画线、“分水”的釉下彩。其工艺材料十分接近中国画的笔墨。因此,与中国画一样,具有形异而质同之妙。

  民窑所产的青花瓷,绝大多数是寻常百姓的生活用品,其产量大,出窑快,不可能像官窑一样精工细作,纤巧繁缛。应市场需求,民间画工画形单一,大多数重复绘制,许多作品相当优秀。青花瓷画以图形笔画简洁为佳,不少艺人十数年只画数种纹样,但众多艺人,各怀绝技,使整体瓷画的内容形式十分丰富。熟练的瓷绘技艺,使瓷画生动活泼,自然流畅,以致画工触及瓷坯,就能画出需要的图形。其娴熟的技巧,信手勾画,恰在“似与不似之间”,这与传统文人写意画的意境同归。中观明清民间青花瓷器,从那自由奔放、活泼流畅的线条中,人们不难看出民间艺人大胆地吸收中国画与书法的笔墨情趣与精髓,构图虚实相生,富有情趣,寥寥数笔便成佳作。如民间青花《垂钓图》,以侧锋拖出山峦烟云与水面,中锋点出近景——垂钓者、着墨不多,却将悠然自得的神态刻画得形备意足,整幅画面笔墨淋漓,气韵生动,意境深远,宛如一幅情趣横生的写意画,颇具“如水中之月,镜中之象,言有尽而意无穷”的艺术境界。

  民间青花的用笔,主要是线的表现,以骨力的线条概括形象的形神关系。通过线的粗细、强弱、曲直、长短的变化,表现事物形象的量感和质感。线条的刚柔动静的运用,会产生淋漓奔放、气势磅礴或深沉蕴藉、宁静优雅的美感。而其用笔自然潇洒、毫不拘束,像书法一样,通过快慢轻重和顿挫转折而变化,绝无雕琢之气,如青花《婴戏图》的画面,玩耍的儿童,天空的飞云,树木草地……均舍其细节,大处着眼,信手拈来,一挥而就。民间艺人在其快速的绘制中,熟练生巧,一笔呵成,既省时又省工,又有奇妙的节奏感和韵律感。

  中国文人画特别讲究运用笔墨的“气”与“势”,要求“笔断气连”,“迹断势在”,注重笔墨的呼应协调。在民间青花中,此类作品举不胜举,如明晚期的《羲之爱鹅》、《松下高士》等,行笔洒脱、流转自如、顾盼有情、一气呵成、气势多变。这类图案的工艺性相对较弱,绘画性相对增强。在此,作者有意追求笔墨趣味,并意图通过这种趣味表达意念,与一般图案纹样的画法意趣有别,恰是笔墨美之所在。可以说,没有笔墨,就没有民间青花的风采。应当指出,民间艺人在吸取文人画笔墨技法的同时,很注意新的创造,他们把接近绘画的纹样加以装饰化、情趣化,并融入自己的感情,再加上很多图案纹样,终于形成一种绘画美与装饰美结合的特殊艺术。

  民间艺人注重笔墨技法表现的同时,往往将自己的审美情趣倾注笔墨之间,如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对劳动生活的赞歌等。他们以生活为创作源泉,以情作画,使形象更为生动,更有情趣,更具美感,使人极易与之共鸣。如《婴戏图》的作者,以浓淡虚实的笔痕墨迹,将踢球的、放爆竹的小孩子表现得天真烂漫,稚态可掬,逗人喜爱。整幅作品除全力突出婴儿们健康可爱的神态外,并无引人入胜的景色和多余的堆砌,却更显美不胜收之感,令人爱不释手。

  青花瓷是实用性和观赏性结合的统一体,因是商品,便决定青花瓷必须最大程度地符合世俗需求,故所画题材无所不涉,人物、山水、飞禽、走兽、花卉,等等。这些传统的题材均有定式,如龙、凤、牡丹、荷花,草虫鱼虾、婴戏、渔樵耕读、烟岚春晓、寒山萧寺,等等,都是吉祥喜庆、醇厚质朴的民风民俗,老百姓喜欢的素材。在民窑作坊里,画工画笔一般为羊毫,笔头很大,蘸足釉药,笔管横执,笔尖下垂,一手运笔,一手转胎,轻重自如。技法熟练的画工,一口气可画熟只碗,成年累月,技巧日益娴熟,在行为上追求写意是必然的过程,笔简意深,以达多好省的目的。这样,在造型和笔墨情趣上就具有了传统文人写意画一样的特点,形象动人,更有想象的空间。青花瓷是民用产品,其数量之多远远超过历代写意画,从现存的无以计数的民间青花瓷中,我们能看到青花写意画的发展轨迹,领略其中的写意情趣。最典型的是清楚文人画家八大山人的画,笔情恣纵,不拘成法,苍劲逸秀,怪诞中流露通俗的情趣,而这种艺术通俗化的风格,得益于他收到的民间艺术的影响。早起他学画于徐渭、陈白阳、吕纪、林良,至中、后期则受景德镇民间青花手绘影响。朱旭初在其《八大山人研究中的一个新视角》中,有详细的分析和研究。他认为,八大山人喜爱的动物有鱼、雁、鹰、小鸟、鹌鹑、鹤、麋鹿,甚至猫和鼠等,也是民间青花瓷中表现最多、最常见的形象,且造型、姿态、表情上两者都极为相似。这些均可在明末清初,甚至更早的青花瓷上找到蓝本,如八大山人爱画的鳜鱼,则在以前画家的笔下是很难找到的,但在民间青花瓷中却有很多,甚至青花瓷上的鱼、鸟、亲手的眼珠朝天及其奇姿怪态,也由民间青花的率真天趣和幽默诙谐的语言,转化成八大山人嫉俗愤世的形象特征。

  民间青花瓷写意源于民风民俗,吸收了传统文人写意画的气韵和诗意,并运用各种笔法,使淳朴活泼,浑然天成的民宿风情充满激情,充满生命。文人写意画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对大众而言,可谓“曲高和寡”,但对民间青花写意瓷画的影响,则是巨大而难以估量的。

  总之,民间青花瓷器,无论其表现内容、艺术形式、笔墨技法,均以笔墨为基础,以感情为终结,颇具文人画的审美特征。

  来源:艺术长河  编辑:古语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