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读懂元青花 从瓷片开始

高培芝   2012-01-31

  踏入古陶瓷收藏领域后,元青花是每一位收藏爱好者必定要涉猎的话题,而拥有一件完整的元青花瓷器则成为许多收藏者梦寐以求的事儿。虽然我的其他藏品已很丰富,但因元青花却是稀少珍贵,至今也没能收藏到一件完整器。不是我不想要,而是在10多年的收藏经历中碰不到。花几百万元、上千万元去拍卖场上“抢”一件回来,好像又心有不甘;要想捡漏却又运气不好,还时常会买到假元青花。怎么办?我采取了最笨的办法,从零开始,从瓷片开始,从根本上去认识什么是元青花。

  于是我开始留意并收集元青花瓷片,每到一个古玩市场就四处寻觅,可现实中的元青花瓷片也很少,想要找几片也非易事。在景德镇做生意的朋友说我要找元青花瓷片,没多久就送来了几片,我爱不释手。半个月后一件元青花梅瓶送来了,拿手上的瓷片一对照,还真一样,我断定是真的!花了10多万元买来件有残的元青花梅瓶,很多朋友还恭贺我。但过了半年,我弄清楚了:这件梅瓶是仿品。

  第一次收藏元青花从零开始不行。怎么办?痛定思痛,即瓷片的收藏要有根据,要有明确的出处,并要绝对保证瓷片是真品。功夫不负有心人,几年来从无到有,我已收藏了几十片瓷片、残件,也慢慢地认识了元青花。

  胎

  元青花的胎看上去有一种含油白泥的感觉。从断而上看,我们可以看出,元青花的胎体厚重,器型大,胎色不够洁白,胎体疏松并有细小气孔。它没有明清瓷器的胎白,烧结程度也没有明清时期的好;它也不像现代仿制品的胎那样细腻,有时还会出现生烧及半生烧现象。胎底多为不施釉的砂底,有粘沙,并带有轮旋的弦纹。元青花的碗类底足多有乳突,而大盘底足外墙斜修,倒过来看呈梯形状。这种折沿盘的造型,据有关资料查证,多属外销西亚的瓷器,它们是专为伊斯兰地区制造的。当地居民将食物置于此种大盘内,众人围座共食。

  火石红

  通过观察,我们可以看到,元青花的器底露胎处常呈浅浅的橘红色,俗称“火石红”,又称窑红。这种火石红非常自然,它是由于胎重的铁质和可溶性盐类在干燥过程中于露胎器底出富集,在烧窑结束后的冷却过程中由于二次氧化而出现的色调,现代仿制元代青花瓷器时,为呈现火石红,常将器底涂上一层含铁量较高的浆水,或以受潮的新砂垫烧来做假。但这种仿制的火石红给人以漂浮的感觉。

  釉面

  标本中的釉色,色白微青,类似鸭蛋的青色,透明度较好,气泡稀少,大小不均,积釉处微显水绿色,这些标本都采用进口料,少数釉中有开片的现象,青花发色较浓艳,并带有黑色的铁锈斑。这是由于苏料的化学性质为高铁低锰,再加上元代青花钴料淘洗研磨不是很精细,所以在发色上出现自然的黑褐色铁锈斑。有的黑褐斑点上显现自然的“锡光”,这就如同我们写毛笔字一样,笔到停顿转折处,留有墨水较多,成色自然更深。深的地方出现铁锈斑并时见“锡光”。现代仿制的“锡光”多是人为涂抹,黑褐色斑点全身都有,仿佛一块以灰色片敷于和黑色斑点之上。有的还人为制造出凹凸感,但做作过分,给人以僵硬和有意制作的感觉。只要看到全身较均衡地布满铁锈斑的元青花瓷器,基本上可以认定是仿品。

  纹饰

  综观我收藏的元青花瓷片标本,纹饰层次密集,这是元代的典型特征。

  元青花的龙纹多样:如高足杯残件上绘有三爪龙纹、小头、细长颈,龙身为横竖条壮的席纹,龙腿部有三根随风飘起的毛发,栩栩如生。这些纹饰非常具有时代特征。而另一件龙纹盘标本中,画中的龙有双角,身画龙鳞,龙爪也为五爪,这在元代是十分少见的。对照现有标本及资料,元青花的龙爪中,三爪、四爪、五爪同时存在。我认为元朝时还没有像明清时期一样明确规定龙是王权的专用图案。

  元代的莲瓣纹都是独立的个体,莲瓣之间是分开画的;而入明以后莲瓣纹多连在一起,借用一条边线。

  植物纹多绘缠枝牡丹、缠枝菊、缠枝莲以及松竹梅等纹饰。、缠枝莲、萱草等花叶纹饰多用在器物边上及腹部;盘底多绘瓜果和松竹梅。所绘花朵最大的特征是不填满色,留有空白边,这种画法在元代很普及。元代缠枝莲的叶子多绘成葫芦状,叶面对称,舌尖翻转自然有力。竹叶的画法也很有特点,其叶尖都向下,画工十分细致,所绘图案注重对称,线条舒展,自然流畅,有力度。这里的力度是指花匠功力,现代匠人又有谁能达到如此功力?元代画工尽显元代之技艺超群,为后世所不及。

  标本中有两片均为蓝地留白,其中一件标本,盘心用毛笔画出纹饰,在纹饰外填色,但在腹部的莲瓣纹饰上却采用剔花的技法,并在剔花外填色,使之凸起呈现出很强的立体感。这种装饰手法在传世品中难得一见,显得别出心裁。

  元青花和卵白釉

  这件标本为元代青花盖罐中的盖子,所用钴料为进口苏料,图中我们可以看到青花标本上粘有卵白釉(俗称枢府釉)残片,残片上绘有四爪龙纹。元代青花瓷器和卵白釉是在景德镇湖田窑烧制。《景德镇陶录》一书中留有枢府窑条,受其影响,后人将卵白釉称为枢府窑,但考古发掘仲,在景德镇并没有发现专烧“枢府”瓷的窑场。这个标本充分证明了:“卵白釉和元青花是同窑所烧造”,因而“枢府窑”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

  卵白釉釉色青白恰如鹅卵,色泽匀净,无开片现象,釉质紧密光润,“呈半透的半木光”,有点小棕眼。根据科学测定,卵白釉中釉灰的含量占6%至8%,而青花瓷器仲釉灰的含量约为9%至11%。若按釉的成分将它们烧成完整器,那么卵白釉所需的温度要高于青花瓷。因为同窑所烧,卵白釉和青花烧成的温度都在1260℃至1300℃左右。在此种状况下,青花釉面可以烧得恰到好处,而卵白釉相对而言略为欠缺,所以才会出现“半透的半木光”。

  独特的元青花标本——薄胎玉壶春瓶残件

  此残件高26厘米,瓶颈绘有菱形纹,腹部上端有缠枝牡丹纹一周,腹身下部绘有一周回纹,纹饰之外均留白。青花所用钴料为进口的苏料,胎体轻薄,薄处只有1毫米。此残件十分罕见,我们所认识的至正型元青花都为胎体厚重,层次密集的装饰风格,。而这件元青花玉壶春瓶残件却反其道而行之,胎体轻薄,层次少,胎薄不利于成型,其制作工艺是非常困难的,由此可见元代工匠技艺之精湛。

  来源:维普资讯  编辑:古语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