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磁州窑化妆白瓷艺术鉴赏

刘志国   2012-01-19

  中国瓷器的生产有着最悠久的历史与最精湛的技艺。因地理环境、气候、时代审美观、人文因素及所用原料、窑炉不同,我国各窑系间产品之器型、釉色、及装饰韵味均具有丰富的多样性。南北朝时期我国陶瓷始追求白如玉艺术表现,最初以白化妆制白瓷发其先声。唐时精致白瓷正式登场,邢窑白瓷之美名藻一时。综观中国陶史,白瓷产品似可分几大流派,它们各自别具一格,彪榜史册。如唐邢窑之“类银”、“类雪”,及精细白瓷之清丽;宋定窑精致白瓷之秀美及景德镇影青白瓷之俏艳;宋元时期的磁州窑化妆白瓷及白地黑花瓷,则以别有丰韵特色而见长;此外还有明代德化窑猪油白之温润、浓烈等等。近千多年来,一部白瓷史贯穿着整个中国陶瓷发展进程。事实上,我国各地白瓷制品分别具有着明显的异彩纷呈之特点。

  一方水土养育着一方人。磁州窑被誉为我国民窑杰出代表,亦不惧身贱质陋,化妆白瓷别有丰韵。其制瓷特点为将不洁的瓷胎披挂以白化妆,后施透明釉,烧后亦成洁白,且富玉质感之白瓷。无奈化妆白瓷仅遮其表,未及其胎,胎仍呈灰白。故向为封建士大夫所不齿,而难入史料记载,被打另册,长久蒙不白之冤。不过,有道是天道酬勤,人间自有公道在。磁州窑的化妆白瓷向以“磁器”一名,久久唱响神州。华夏庶民,爱之用之,难于释手。因之,磁州窑竟成中华之最大窑系,所向披靡,致为其他名窑所东施笑颦。磁州窑白化妆技术开创了利用低质原料生产物美价廉、优美白瓷之先河,利用不洁陶土生产白瓷的工艺技术具有重要及广泛的意义,亦在中国陶瓷发展史上谱写出新篇章。化妆白瓷扎根民间,为广大民众所青睐而独具风采。笔者以为,随着人类现代化进程步伐加快,更有必要对洋溢着民间文化艺术风采的磁州窑化妆白瓷,就其技艺、文化与美学特征进行讨论。

  白瓷起源探幽

  目前,据考古成果证实,虽然北方青瓷生产晚于南方,但白瓷生产,华北地区却挑起中国白瓷先行者之重任。北齐到隋时,北方已经产出近于白瓷之灰釉陶,它们尚属于半瓷化状态,胎体罩一层略含有铁成分呈黄调透明灰釉,产品已具备白瓷特征。北齐武平六年(575)范粹墓出土白瓷最具代表性(1)。隋开皇15年(595)安阳张盛墓出土白瓷则较还略带有青瓷特点。(2)。1982年,河北临城陈刘庄发现隋白瓷窑。进入唐代后,随着白化妆技术的提高,被称谓为“磁器”的化妆白瓷正式登场而勃然兴起。在此基础上,闻名中外的邢窑白瓷得以问世。邢窑被记载为“内邱白瓷瓯。。。天下无贵贱同用之”。过去有观点认为磁州窑是唐代邢窑继承或是其分支,从时间上讲,显然有点本末倒置。事实上,我国先有化妆白瓷,然后才有邢窑的精细白瓷。邢窑的产品也是化妆白瓷在先,而后有了细白瓷乃至透影白瓷。后来又发展到定窑精致白瓷,乃至景德镇青白瓷。由此中国白瓷的发展序列才得以形成,这才符合历史真实。应该说邢窑精细白瓷、定窑白瓷、景德镇青白瓷乃至后来的德化白瓷均成长于化妆白瓷母体,它们只不过是白瓷系谱内佼佼者而已。

  自北朝开始,有赖于磁州窑的坚守与积极推进,化妆白瓷延续生产长达一千五百多年,它也因沐浴时代文化艺术洗礼,而在各个时代别具一格。化妆白瓷产品表现出极高的实用性功能,如品种丰富、便于使用、不烫手、物美价廉;它最大限度使用了普通与低质陶瓷原料,诚为现代绿色产品之滥觞。化妆白瓷的釉彩除了防渗漏外、还有白如玉美感与晶亮的质感。

  明洪武年间学者曹昭(仲明)在《格古要论》中对于化妆白瓷给于很高的评价,将此前被忽视的磁器放与定窑放在历史天平上进行了比较。“古磁器出河南漳德府磁州。好者与定器相似,但无泪痕,亦有划花、绣花。素者价高于定器,新者不足论也”,文中对“素者”即宋金时期磁州窑化妆白瓷给予肯定评价和赞扬。

  1、功能美

  磁州窑化妆白瓷的功能特点包括两方面。一是为民间性的使用功能性。亦即大众性,化妆白瓷成为民间非常喜欢的制品。一件彭城出土的瓷枕有词日磁窑产品“于民间阎最清高”,即为其最受大众喜爱之表达。因此,古陶瓷界将磁州窑定位于民间窑场,应该说是准确的表述。

  由于磁州窑化妆白瓷具有强烈的功用特点,对其的应用也就最具普遍性。民间庶民百姓亲切地称其为“磁器”。磁器的销路范围之广,宛如巨龙游弋于神州大地。无论是华北、西北、还是东北,均可见其踪。其强烈的功用特色,既适应于我国北方面食文化地域,也进入了南方稻米文化地区。在大城市则上至北京、天津,西到西安,南到南京、重庆均出现“磁器口”街道名称,为当地民俗文化增光添彩。因为这些市场卖得最多的乃是百姓喜欢的化妆白瓷饭碗、茶杯、茶壶、磁罐、磁枕等。另外还有陈设用瓷如掸瓶、茶罐、酒坛等品。

  磁州窑化妆白瓷有着浓厚的包袱地域特点。它使用了当地原料生产,产品销往也大多北方。造型非常实用。如碗造型敦厚,有高高的碗足,便于持用,而不烫手。即使在使用功能上也颇符合北方人的喜欢热食,即能够大碗吃饭,大碗喝水等饮食习惯,充分反映出在农耕文化时期以麦黍为主食的中国北方地区饮食文化的特色。

  磁州窑作为民窑,生产工艺及产品特色均具原创性特点。其造型设计理念扎根于民间日常生活需求。器型很少附加不必要的附件装饰。完全以使用功能为产品设计的出发点。后来许多官窑即从磁州窑民窑艺术中汲取营养与借鉴。亦即吸收了民窑原创性的特点。这种原创性能力之非常可贵,以至能够使生产生生不熄,千年窑火不断。谱写出历史的锦绣篇章。

  2、技艺美

  或许磁州窑化妆白瓷属于粗瓷文化,但粗瓷也有自己的艺术审美。磁州窑化妆白瓷在追求材质美、釉色美、造型美与装饰美方面,已形成一套独特、完整的技艺特征与审美标准。

  化妆白瓷的瓷胎有两种。一是完全瓷化且符合现代瓷器标准者。宋金时期,窑炉较小,由于装载产品少,窑内温差小,化妆白瓷非常容易达到完全烧结;二是瓷胎疏松欠致密者。进入元代后,由于社会需求扩大,馒头窑窑炉容积加大,窑炉结构、烧成方法与窑内温差发生明显变化,这时化妆白瓷瓷胎多呈现出疏松、柔软的质感。敲打时发出浑浊的声音。这是由于古代磁州窑产品在馒头窑内烧成时,形成了独特的釉熟、胎欠熟的现象。但仍然有类如鱼藻纹盆等完全烧结产品者优质产品。馒头窑这种烧成的不确定性,决定了产品艺术风格的变化。化妆白瓷的原料组成为造型提供了物质基础。

  在产品造型方面,化妆白瓷充满浑厚与力量感,表现出一种粗犷、雄健之美感。一方面大青土原料中含有铁、钛等杂质较高,另外由于泥料粗颗粒,烧成时无法完全烧结,为加强产品强度,只能够制作形体厚产品。磁州窑化妆白瓷扎根于当地地理、气候与自然的物质条件,受益于麦黍农耕文化的养育,因此产品造型洋溢着北方朴实敦厚的民风与独特审美。化妆白瓷没有丝毫宛如南方瓷器那样的阴柔与俏娇,那样的弱不禁风般的艳丽。化妆白瓷产品外观气势恢弘,它胎粗釉粗,且装饰纹样雄健、粗犷。表现出一种北方汉子那样的力量感,一种阳刚之美。它象男高音歌手,唱着永远属于自己文化根基的歌谣。

  在烧成方面,宋金时期的磁州窑的化妆白瓷采取了独特的烧成技术。如在一定的时段采用还原焰,以使瓷土内的铁成分还原焰为氧化亚铁,使磁器呈现白中返青的色调。透露出如雪如玉的观感视觉。完成“白如玉,明如镜”的要求。另一方面,在不同的时段采用氧化焰烧成技术,使磁器上的绿彩装饰呈现鲜艳的绿色。这里如果过度采用氧化焰,则容易使氧化铜色料呈红色。如果过度使用还原焰,则容易使瓷胎中的铁呈现黄色色调。导致磁器釉面变黄、变暗或呈现乌青恶色。因此,能够将窑内各种焰性的变化调控到恰倒好处,确实是一种绝妙的技巧,在古代陶瓷烧成的条件下,磁州窑窑工这种巧妙地控制窑内火焰及其焰性的技术,不可谓不高超,实在令人惊叹。

  3、装饰美

  磁州窑化妆白瓷装饰艺术,具有一种非凡的美感,在中国陶瓷发展史上写出绝响的一笔。它蕴涵有釉色美、纹样美、寓意美等各个方面。

  (1)釉色美:首先谈其釉色美。在陶瓷制品中,釉色为覆盖产品表面的含铝玻璃层。在主要用于防渗作用外,它更是装饰美化瓷器的物质手段,形成洁白、光亮、柔润的可视外观。因此,磁州窑化妆白瓷的釉色与釉彩有着强烈的艺术语汇。在磁州窑产品中,透明釉装饰是独到的釉艺术。因为透明釉色作为化妆白瓷装饰载体,使磁器表面形成白如玉的色彩美,变产生出多方面的美学意义。譬如我国古时崇尚玉,常常以玉作为德之象征,故古时皆佩玉酿成社会风气。玉还是一种高贵艺术装饰品。化妆白瓷继承古代崇玉传统,极力使其釉光之晶莹与温润感能够明显呈现出高贵之玉质感。彭城收藏一片珍珠地纹瓷枕片,其洁白而厚润的釉层,发出耀眼亮光,极具清澈透明而白如玉的质感。观台窑一片珍珠地枕片,由于施釉肥厚,光泽度炯亮,又温润如凝脂,颇有玉之质感。彭城窑出土一件白磁碗底上写有“光如玉发”四字。这表明,即使在金元时期,磁州窑陶工希冀的白瓷仍然是以玉为比较之标准。釉色的美为化妆白瓷提供出白如玉、明如镜、声如磬的质感。釉色又使釉下白地刻花、白地剔花及白地黑花纹饰,永久地罩在透明的玻璃釉彩之下,于是使各类纹饰更平添出一种柔润、悦目的感觉。

  (2)纹样美:磁州窑的化妆白瓷不仅局限于只是生产素白瓷器,而是以白化妆为基础,赋予刻划花、剔花、珍珠地、梳篦、跳刀、白地黑剔、黑地白剔等多种丰富的装饰技法,利用胎、土不同的色彩制出各种纹样,推出一大批富有民间艺术特点的装饰纹样群,为陶瓷产品赋予更多的美学含量。仅此一点即远远超越了邢、定白瓷那种单纯与单调素雅美,而扩大了美的领域。除化妆白瓷系列外,磁州窑还拥有白地黑花、黑釉、三彩、红绿彩等多种釉彩装饰方法。有的则是将色釉与刻划花、白地黑花技法相结合,形成白与灰、白与绿、白与黑、白与褐、白与黄、白与红等色彩的对比,创造出丰富的色彩装饰效果。

  进入金、元代后,磁州窑刻划花类装饰技法衰微,白地黑彩成为主要技法,并出现白地黑彩釉上彩装饰。化妆白瓷的装饰更趋丰富起来。以化妆白瓷为工艺与物质基础,磁州窑丰富的刻划花、白地黑花及釉彩装饰,突破了官窑单彩釉装饰的局限,开创了世界陶瓷纹样装饰的新途径。化妆白瓷釉色、胎色与纹饰共同组成极具欣赏价值的品赏效果。透明釉的釉光往往成功地依靠大青土灰白或灰黄胎色的反射产生奇妙的光线变幻。釉料覆于胎面,可将瓷胎凹凸不平填充,靠其流动与淤积形成深浅剔透的表面效果。也能够形成变化无穷的视角效果。另外透明釉还能反映出刻划花、白地黑花等纹饰的色彩审美效果。化妆白瓷的釉色能够和各类装饰纹样的色彩,融合一气,更增加了纹饰的表现力。磁州窑化妆白瓷正是依靠透明釉色衬托出刻划花、剔花技法及白地黑彩的装饰效果。

  4、化妆白瓷精品鉴赏

  磁州窑化妆白瓷追求模仿玉质美感。它坚定不移追求洁白、光亮与如玉的艺术效果与使用功能,而备受称赏。在宋、金窑址出土过许多如莲藕般白皙的化妆白瓷。即使到元代为满足社会的大量需求,彭城窑出现粗制滥造风气时,也以洁白作为追求目标。彭城出土一件白瓷碗上写有“光如玉发”四字,显然是歌颂自己产品的洁白如玉。此外还有许多碗内写有“白”“玉”的文字装饰。

  近年来出土的一件磁州窑文字装饰方枕,所题写的七律诗句中,以热情的语言赞美了化妆白瓷:“绘瓷作枕妙陶然,文质彬彬更可怜。片目花笼争日莹,块冰岚染履霜坚。夜横吟塌偏聊思,晾人黑甘分外便。寄语养亲行孝子,三更凛凛不须扇。”。语中“文质彬彬”、“片目花笼”、“块冰岚染履霜坚”等句实际上皆为歌颂磁州窑化妆白磁之佳句。

  还有一件彭城出土的西江月词文枕,热情歌颂了包括化妆白瓷在内的磁州窑产品。“自从轩辕之后,柏灵立下磁窑。于民间阎最清高,用尽博士技巧。宽池拆土澄细,诸般起盒能烧。四方客人尽来掏,件件儿变作经钞。”磁州窑陶工对自己产品的歌颂、赞美溢于言表,无人能及。

  在2003年,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磁州窑文化战略发展研讨会》上,笔者有幸目睹看一片宋珍珠地磁枕片,其釉色洁白,宛如汉白玉般,釉层硕厚达数毫米,外观如凝脂般晶亮,闪射出迷人的光彩,呈现出一种宛如冰晶肌理之美感。当笔者曾以“玉质之美”对其评价时,赢得了国内许多著名专家、学者的认同。这件出土于磁州窑观台窑址的白瓷枕片,证明了宋磁州窑白瓷生产技艺的高度成就,证实了化妆白瓷曾经谱写出怎样灿烂的技艺篇章。

  5、对世界陶瓷文化的贡献

  在中国白瓷发展史上,化妆白磁乃为中国白瓷之祖。在漫长的历史中,无论生产数量还是使用情况,它在中国白瓷品种中一直位居主角位置。其生产时间之久,产量之多,许多方面,即为邢、定窑类白瓷骄子所难以比肩。可以说,正是由于磁州窑的化妆白瓷顽强的生命力,发展壮大与延续了北方陶瓷乃至我国陶瓷发展的历史。

  但是,在陶瓷鉴赏历史上,许多人对磁州窑化妆白瓷评价甚失公允,公正,存在非常大的偏颇。明代以来,王公贵族及封建士大夫鉴赏家,往往戴着有色眼镜,偏爱瓷质之纤细艳丽,釉色之秘色幽玄。依赖其偏颇判断准绳,常常因化妆白瓷瓷胎不白而予以鄙视,尽管它的釉色通过白化妆也可以达到“白如玉”的效果。鉴赏界对化妆白瓷不屑一顾,不于记载鉴评,对其缺乏应有的评价。因此自宋以降,长达近千年陶瓷史进程中,对于以化妆白瓷为代表的民间陶瓷一一磁器,重要陶瓷文献书类几无记载评述,更谈不上赞扬。历史上也有将磁州窑化妆白瓷称为“白定”或贬为“土定”者(意为非正式的定器)(3),“土定”一词延续使用到清乾隆时期。乾隆帝在许多首诗词中,总爱将化妆白瓷称为“土定”。《红楼梦》中也有“土定”称谓。化妆白瓷陶瓷生产与使用方面,具有最普遍意义与永恒价值。尽管在相当长时间里,它曾被贬为“粗瓷”或“白釉”,而不被贵族与士大夫青睐。但是如果将民间这一富有创意、且在中国陶瓷史上存在长达千年以上,窑场遍布十几个省、市自治区的最大窑系的产品体系,大加贬为“粗瓷”或“陶器”,将我国传统的、优秀的粗瓷文化当成落后、封建、原始、淘汰的东西加以扬弃者,岂不是历史的颠倒,中国陶瓷文化的悲哀?

  此前,国内一些学者仍有按现代白瓷技术指标,将化妆白瓷定位为“白釉”;日本专家则含混地命名为“白无地”。更有教授级人物贬之为“假白瓷”,近于咬牙切齿之恨。这些说法很大程度上掩蔽了磁州窑系化妆白磁工艺技术特色与普遍性。不过具有顽强生命力的磁州窑化妆白瓷,依靠其功能实用的造型、贴近民众生活而为广大民众喜闻乐见的纹样装饰,及物美价廉的优势,在民窑画师与庶民大众消费者的心目中获得赞扬并备受青睐(4)。磁州窑化妆白瓷迎着世人非议与白眼,终于成长为参天大树。磁州窑系也因此成为横跨大江南北,遍布十几个省区中国最大的民窑体系(5)。在中国陶瓷发展史上写下重要一页。

  实际上,磁州窑化妆白瓷与我国历史上的定窑白瓷、景德镇的青白瓷一道,宋、元时期成为我国白瓷体系中发展成成熟的独具特色的白瓷品种。过去我国及世界上许多国家与地区,由于缺乏优质陶瓷黏土或缺乏开采技术,无法生产白瓷,磁州窑开创出粗料细作,生产白瓷的工艺技术即白化妆技术,白瓷发展史上具有普遍意义。化妆白瓷还由于生产成本低与物美价廉,广泛流行于我国河北、河南、山东、山西、内蒙、陕西、安徽等地许多民窑窑场,并流传至国外。如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朝鲜、日本、越南、泰国等国地区一直生产磁州窑风格化妆白瓷产品,并采用了磁州窑白地黑花、红绿彩、翠蓝釉等类装饰技法,如出现了朝鲜的“雕三岛”、“绘高丽”;日本的“绘唐津”、“刷毛目”;越南泰国等东南亚的“宋胡录”(饴釉、黑彩、三彩等)等著名陶瓷产品。这些窑场均被国际专家学者誉为“磁州窑系”。“磁州窑系”实际上成为超越国界的世界上最大的陶瓷窑系。古时亚非一些国家由于缺乏陶瓷制品,采用树叶或简单的木器用餐。当光茂质美的中国磁州窑化妆白瓷制品传到这些国家后,彻底改进了他们的饮食生活习惯。公元13世纪的素克泰王朝,当时的泰王酷爱中国陶器,因此从中国招聘大批技术移民。有史料记载泰国国王在访问元大都时曾请求元帝派遣磁州窑陶工赴泰传授制瓷技艺,其中主要的产品就是化妆白瓷。磁州窑以化妆白瓷技术为代表陶瓷文化艺术也随之输出到世界各地。民国时期,彭城磁州窑窑场生产的产品,销往我国北方十三个省市自治区,其主要产品仍然是化妆白瓷制品。由于磁州窑工匠精心的绘画装饰,白地黑花与民间青花产品涌现出大量的佳品与精美之作。目前,中国再次成为世界瓷器生产大国与出口大国。不过,随着高岭土等精细瓷土的消耗量越来越增加,地球上这类宝贵资源的开采消耗逐渐殆尽。因此,今后采用粗瓷原料生产精美陶瓷制品的观点,势必将再次受到人们的注目。可以说,在此大环境中,我们对磁州窑化妆白瓷进行重新认识和展开研究,颇具很大的现实意义。

   

  参考文献

  (1)程晓中.古代白瓷史初考,l985年

  (2)河南博物馆.河南安阳北齐范粹墓发掘简报.文物,l981.4

  (3)陈眉公,妮古录. “余秀州买得白定瓶,口有四纽,斜烧成仁和馆三字。字如米氏父子所书”。乾隆皇帝亦在歌颂瓷器的诗词中,多次称颂“土定”。

  (4)过去北方人民将化妆白瓷称之为“磁器”、“白磁碗”。磁器一名传到海外诸多国家,如朝鲜、日本、东南亚等地。

  (5)中国硅酸盐学会.中国陶瓷史,文物出版社,1982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