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磁州窑的唐诗枕

王时磊   2012-01-19

  在瓷器上书写诗词始于唐代长沙的铜官窑,宋代磁州窑继承了这一表现手法,并逐渐形成自己的装饰特色,创造出比长沙窑更为丰富灵活、形式多样的诗文表现风格。尤其是在宋金元时期,磁州窑瓷器上的诗文数量和规模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

  从诗词的来源上看,磁州窑瓷器上除了民间流行的俗语外,最为多见的是唐诗宋词和元曲,特别是唐代名家的作品尤为盛行。唐诗的兴盛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座高峰,它不仅在唐代风靡朝野,而且对后世也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到宋金元时期,唐诗那浪漫的情怀、流畅的诗句仍然深受人们的喜爱。磁州窑匠师随手拈来,即兴表达和抒发自己的情感,仅书于瓷枕上唐诗就有孟浩然、司空曙、杜甫、白居易、张继、张祜等名家的作品。

  书有唐诗的磁州窑瓷枕有八角形、豆形、长方形、六角形和卧人形。除绿釉枕、六角形枕为剔刻字体外,其余皆为毛笔书写的墨书。由于受枕面空间的限制,一般只选取绝句诗或律诗中的两句,形成对联的格式。只有刻划的枕面,由于笔划细,字数较多,收录了较长篇幅的诗文。

  邯郸市博物馆收藏有一方金代八角形瓷枕,长28、宽18,高1l厘米,枕的平面呈八角形,前低后高,两端微翘,器表白地,周壁绘卷草纹,素底有上莲叶下荷花阳文“张家枕”窑戳。枕面粗细两道边框内,草书孟浩然五言绝句中的两句诗:“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运笔潇洒娴熟,婉转流畅,——气呵成。

  这两句诗选自孟浩然《宿建德江》,全诗为:“移舟泊烟渚,日暮客愁新。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这是一首描写旅途中乡思的诗作。小船停靠在暮色苍茫的沙洲边上,夕阳西下时,思乡之愁油然而生。远远望去,田野开阔,天比树低,水中明月,近在人前,描写了荒野的苍茫与明月的皎洁。孟浩然是唐代著名的田园山水诗人,这首诗平实淡雅,写景如画,将自己的心情与描写的景物融为一体,含蓄蕴藉,清新自然。

  上海博物馆收藏有一方元代八角形瓷枕,枕面上草书杜甫五言长诗中的两句: “别来头并白,相见眼终青”。

  这两句诗选自杜甫《秦州见敕(一作除)目》一诗,序中写道:“秦州见敕(一作除)目,薛三璩授司议郎,毕四曜除监察,与二子有故,远喜迁官,兼述索居,凡三十韵”。这首诗描写了杜甫在秦州(今甘肃天水市)与离散多年的故友薛璩、毕曜重逢的感受与喜悦。“别来头并白,相见眼终青”为全诗的佳句,这两句诗的大意是:故人分别以来,你我头发都已斑白了,相见之后你们终会垂青于我这位穷朋友。青,指黑眼珠,传说晋人阮籍能为青白眼,见一般人为白眼,见佳宾则为青眼,青眼表示对人的器重,今称“垂青”。这里是指牡甫看到故人薛璩,毕曜升迁后,写诗表示祝贺并希望他们能给自己以关照。

  邯郸市文物研究所收藏一方金代八角形枕,出土于邯郸市峰峰矿区,长29.7,宽19.5、前高7.7、后高10.3厘米,枕的立面绘有卷草纹饰,枕底有上莲叶下荷花的阳文“张家枕”窑戳。枕面行草书有一首五言绝句:“云色暗天涯,红城景最佳。黄昏人欲静,帘外雪飞花’,描写了北方小城黄昏飘雪时的美丽景色以及诗人闲适的心境。这首诗作虽然找不到作者及出处,但字里行间富有浓郁的唐诗韵味。

  在宋金时期人们为表达对战乱的不满,常借唐诗来抒发情感、感叹时世。白居易“自河南经乱,关内阻饥,兄弟离散,各在一处。因望月有感,聊书所怀,寄上浮梁大兄,于潜七兄,乌江十五兄。兼示符离及下邦弟妹”,寄托了战乱时期人们的思想情感。日本藏京收藏的一方南宋长方形绿釉划花瓷枕,长29.3,高10.2厘米,枕通体施绿釉,底部有“赵家造”窑戳。枕面以刻划的细线为边框,刻写全诗如下:“时难年荒世业空,弟兄羁旅各西东。田园寥落干戈后,骨肉流离道路中。吊影分为千里雁,辞根散作九秋蓬。共看明月应垂泪,一夜乡心五处同。’

   

  作者所处的中唐是一个战乱频发的年代,贞元十五年(799年)春,宣武军(治所在河南开封)节度使董晋死后.部下举兵叛乱,朝廷发兵征讨,使河南一带沦为战乱的中心。由于漕运受阻,加上旱荒频仍,饥馑十分严重,白居易途经河南省亲时,饱经战乱之苦,写下了这首感情浓郁的抒情诗这方枕的珍贵之处在于,它不仅是一方纪年枕,也是一方纪实枕。在白居易的诗后,附有定作人的题记: “时余游颖川(现河南颍河),闻金兵南窜,观路两旁骨肉遍地,可叹可叹。为路途堵塞,不便前往,仍返原郡,又闻一片喧哗,自觉心慌,思之伤心悲叹,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只有作诗,少觉心安,余困居寒城半载,同友修枕二十有余。时在绍兴三年清和望日也’。南宋绍兴三年即1133年,正是金兵入侵中原时,定作人披战乱所困,无事可敝,便以制枕作词来打发时光。因白居易的诗是描写离乱感伤情绪的,眼前的情景与诗中所描写的场景如同是历史的再现,而且又同是发生在河南境内,从而借这首诗真切地抒发了离乱人的内心感受。

  上海博物馆收藏有一件金代卧婴形枕,长39.3、宽17.4、高11厘米,枕形为一位梳着两个小辫的女婴曲腿侧卧,身着黄色钱纹衣衫,自然质朴,清新活泼,枕面行草题写有两句诗: “叶落猿啼霜满天,江边渔父对愁眠。’

  这两句诗是根据张继《枫桥夜泊》——诗仿写的。原诗为:“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寒山寺因唐代高僧寒山曾在寺内住持而得名,张继的这首脍炙人口的千古佳作,又使寒山寺成为闻名中外的寺庙。

  窑的窑场为了取水和运输的方便,大都设在漳河、滏阳河的岸边。张继这首诗所描绘的江边景致,与磁州窑场的河边景色有许多相似之处。劳作了一天的窑工,夜晚歇息在河边的工棚里,看到树叶飘落,秋霜满天、满睑愁绪的渔夫独坐在河边的小船上打盹,便不由地想起了张继的这首诗,略做改动,意境更为贴近,语言也更为通浴易懂。

  广州西汉南越王博物馆收藏一件金代椭圆形瓷枕,长22.5、宽25.8、高12.6厘米,枕面前低后高,外出檐,枕面外缘勾绘两条细线一条粗线边框,内草书唐代德诚禅师的诗作:“夜静水寒鱼不食,满船空在(载)月明归。”

  德诚禅师(820—858年)为四川遂宁人,生活于中晚唐时期,隐居于秀州华亭(今上海松江县)吴江畔,因常乘小船往来松江朱泾间,以垂钓度日,时人称“船子和尚”。南宋普济所编佛教禅宗典籍《五灯会元》中载有船子和尚的“钓鱼偈”六首(七言绝句和《渔歌子》词各三首)。枕上的两句诗便是选自七绝其三,描写月夜独钓的情景,寓禅理于诗情画意之中,是六首中最为人称颂的,全诗为:“千尺丝纶直下垂,一波才动万波随。夜静水寒鱼不食,满船空载月明归。”前两句描写垂钓者居高临下,把垂线投入水中,荡起层层涟漪,以水动反衬出万籁俱寂的宁静。后两句写水寒而钓鱼无获,空手而归。上句的“静”字和下句的“空”宇,表明了高僧明在自述垂钓,实则感悟修炼者宁静澹泊、无欲无求、空明自在的佛家至高境界。诗境悠远,心情闲适,准确地表达了南宗禅的意境,从而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南宗禅的兴盛。

  广州西汉南越王博物馆还收藏一件金代三彩诗文枕,这件枕是磁州窑系山西晋南地区烧造的,长26.6、宽11.8、高8厘米,瓷枕呈六角形,通体施绿釉,前立面为模印菱形锦纹,枕角饰竹节形立柱,枕面边框施黄釉,两侧剔刻对称的花叶,中间长方形框内刻写一首五言绝句:“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一声何满子,双泪落君前。”

  这是一首唐代很有名的绝句,它的作者是中晚唐的诗人张祜,他也因此诗而声名四弛。《何满子》是唐代的一种曲名,据说唐玄宗时有一位沧州的歌者,名叫何满子,临刑时献歌,声词哀惋,在宫中广泛流行,后《何满子》成为宫词中的曲名。这首诗是反映唐代宫女生活的佳作,宫女的故乡远在三千里之外,已深居宫中达二十年之久,她唱着哀婉的《何满子》曲凋,想到自己悲惨的身世,禁不住在君面前黯然泪下。短短二十字,一唱三叹,将宫女内心的凄楚,描写得淋漓尽致。

  张祜,宇承吉,清河(今属河北)人,其诗作长于律绝,以山水诗及宫词而著称。他性情傲岸,落拓不羁,命途坎坷,在这首诗中通过描写幽居深宫女子的哀怨,抒发了自己的情怀和遭际。唐武宗病重时,侍奉他的孟才人为其歌此诗,当唱到“一声《何满子》”时,竟然气绝而亡,展现了诗作撼人心扉的艺术感染力。

  磁州窑瓷器上大量唐诗的出现,说明窑场的工匠们不仅注重满足民间的欣赏口味,而且也满足乡绅及土大夫阶层对高雅艺术的追求。俗雅共赏的艺术定位,扩大化了产品的销量,同时提高了磁州窑的文化品味。

  编辑:古语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