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丰富多彩逇彭城窑瓷器

李明琴、张名   2011-12-28

  彭城窑位于河北省邯郸市西南37公里峰峰矿区南部,滏山石窟对岸,瀣阳河右岸,即“灌豫里 。瓷窑西南连富天窑,北望范庄窑,东接临水窑.东南河泉窑和二里沟毗邻。南北约200米,东西约1 5900余米,总面积达31.8万平方米。这里四面环山,地处彭城盆地中心位置,有丰富的煤炭和伴生的制瓷原料“大青土。滏阳河及三条支流水源充足,这些自然资源给彭域瓷业的发展创造了便利的条件。

  彭城窑瓷器烧造始于宋代,经金、元发展,元末明初进入鼎盛,清至民国时期延续烧造,历经千年窑火兴旺,窑场扩大,瓷器品类增多,质量不断提高,享有“千里彭域,日进斗金”、“南有景德、北有彭城”之美誉,也因此名扬天下。宋代彭城窑在唐代“化妆白瓷”的基础上,注重瓷器装饰艺术,粗瓷细做,广泛运用珍珠地划花,刻花、蓖花、白地剔花,黑地剔花、白地黑花,白地绘划花、白釉绿斑、白釉酱斑和模印花等装饰工艺。烧制器型以民间生活实用品为主,有碗、盘,罐,盆,钵、枕、壶、瓶、四系罐、盂、盒、杯、勺、唾盂、灯、长嘴矿灯,夜便壶、坤夜壶、笔筒、笔洗、小水盂、砚滴、坛、缸、绣墩、小玩具、小动物、围棋子、象棋子、佛像、菩萨、弟子、天王、供养人、福禄寿星及各类小俑等。品种多,产量大,不但供应民间需要,还为官府烧制用品,元代有“内府”、“王府”瓶;明代有供光禄寺的酒坛、瓶等器皿进入宫廷。

  瓷枕是宋代彭城窑的一个独立门类,造型多样,装饰技法繁多,表现题材广泛,最能代表彭城窑的艺术特色。

  北宋白地刻划花椭圆形诗文枕,峰峰矿区出土。枕身椭圆形,长30.5厘米,宽24厘米,高l3厘米。枕壁捌划蓖纹、斜线纹及草叶纹,枕面刻划弦纹为边框,内饰缠枝牡丹纹,中央主体纹饰为双线方形开光,内刻划行书诗句:“禁(翠)烟山色雨昏昏,立马垂鞭看右贲。借问酒家何处好(有),牧童摇(遥)指杏花村”。胎坯白色,微微偏黄,施白色釉,釉层匀净,光亮润泽,为宋代彭城窑烧造。

  北宋白釉珍珠地刻划花束腰长方形枕,峰峰矿区出土。现藏峰峰矿区文保所。长22厘米,宽12厘米,高1l.9厘米。枕作长方束腰形,枕面及枕壁刻划有弦纹、珍珠地纹、缠枝纹及如意云纹等。胎坯白色,微微泛黄,施白色釉,釉层均匀,光润明亮,为宋代彭城窑烧造。

  金代到北宋末期受中国绘画的影响,彭城窑开始流行白地绘黑花技法,普遍运用于各种瓷器之上,并使这种技法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这种黑白对比的瓷器装饰,使画面呈现出简洁明快的艺术效果,并成为彭城窑最为典型的艺术特征。

  金代彭城窑白地黑花八角形诗文枕,峰峰矿区出土。现藏峰峰矿区文保所。枕呈八角形,枕壁素面无纹饰,枕面黑彩双线开光,内草书“惜花春起早,爱月夜眠迟”。胎坯白色,白中泛黄,施白色釉,釉色白泛黄,釉面光润。

  金代白地黑花椭圆形枕也是彭城窑产品,峰峰矿区出土。枕作椭圆形,枕壁以黑彩绘忍冬纹,枕面黑彩双线开光内草书“细草烟深暮雨收,牧童归去倒骑牛”。枕壁绘卷草纹。胎坯黄白,施白釉,釉层匀净。

  金代釉上红绿彩瓷器也是值得一提的特色产品,色彩艳丽别具一格,为以后元、明、清五彩瓷器打下了良好基础。

  峰峰矿区金泰和二年(1202年)崔仙奴慕出土的红绿彩童子像,现藏蜂峰矿区文保所。童子胸挂如意形配饰,身着红、绿、黄彩圆领衫。发、眉、眼着黑色,色彩夸张,对比强烈,鲜艳华丽。

  崔仙奴墓出土的一件红绿彩坐鼓童子像,现藏峰峰矿区文保所。高15.4厘米,底径4.5厘米。童子双目圆睁,双手合拢,坐于鼓墩之上,双手作击鼓之状。发、眉、眼、鞋、鼓均施黑彩,服饰及发髻用红、绿、黄彩。色彩清新明快,层次分明。金代彭城窑烧制。

  元代彭城窑制瓷业得到了进一步发展。瓷窑扩大,产量增加,瓷器源源不断地销往外地,有的还远销朝鲜和日本等地,如在辽宁绥中沿海发现的沉船中就满载着彭城窑瓷器。元代彭城窑瓷器装饰依然流行白地绘黑花及划花的传统技法,但出现了两种新变化,一是纹饰由宋金时期釉下彩转为釉上彩。元代白底黑彩强铁锈花大多为釉上,小件瓷枕仍用釉下彩绘,大件瓶罐以釉上彩居多。二是出现了白地黑花加褐彩或褐红彩,由于彩料的含铁量不同,烧成色彩呈现出多种色调,既有黑花,也有褐色和褐红色,色彩丰富多样,新颖别致,艳丽夺目。

  元代彭城窑烧制的白地黑花芦雁纹罐,彭城出土,现藏邯郸市博物馆。高26厘米,口径14.9厘米,底径11.9厘米。直口,圆唇,圆鼓腹,腹下内收,平底。器身主体纹饰是两组如意形开光内以黑彩绘展翅飞翔的芦雁,间以如意云纹点缀。胎坯白色,细腻致密。施白色釉.釉面匀净。

  元代彭城窑烧制的白地黑花鱼纹大盘,彭城出土,现藏邯郸市博物馆。高13.4厘米,口径48厘米,底径27厘米。板沿,浅腹,平底。器内黑彩绘鱼纹、破式牡丹纹及折枝花纹等。胎坯白色,细腻坚致,施白色釉,釉面光润明亮。

  元代峰峰临水窑烧制的白地黑花单鞭夺槊图长方枕,峰峰矿临水窑出土,现藏峰峰矿区文保所。长39.8厘米,宽17.5厘米,高l4.5厘米。枕作长方形,枕面褐彩菱形开光内绘“单鞭夺槊图”,开光外有花果纹衬托。枕壁黑彩菱形开光内绘折枝翠竹纹,开光外有花叶点缀。枕底部有“古相张家造”戳记。

  元代彭城窑烧造的白地褐彩书“内府”铭文梅瓶,彭城出土,现藏峰峰矿区文保所。高34.4厘米,口径5.8厘米,底径l4厘米。小口,圆唇外侈,溜肩,长弧腹,腹下内收,近底微外侈,平底。肩、腹部褐彩行书“内府”铭文,胎坯白色。施白釉,釉色白中泛黄,釉面光润,局部有细小开片纹理。满釉。

  明代彭城窑瓷器生产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新气象,窑场麋集,瓷店森列,烧造品种繁多,产量大,销路广,有些产品仍为宫廷烧造。据《大明会典》记载:“在彭城设官窑四十余座,岁造瓷坛堆积官坛厂,舟运入京,纳入光禄寺。明弘治十一年(1498年)进贡皇家之瓶坛一万一千九百三十个”。《太明会典》又载:“宣德间.题准光禄寺每年缸、坛、瓶共五万一干八百五十只。分派河南布政使,钧、磁二州洒缸二百三十三只,十瓶坛八千五百二十六个,七瓶坛一万一千六百个,五瓶坛一万一千六百六十个,洒瓶二千六十六个”。到了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题准:“……如遇缺乏,止行磁州、真定烧造,免派均州。”光禄寺是掌管宫廷宴会和皇帝酒膳的机构,当时皇家所用的酒缸、酒瓶生要由磁州彭城窑、均窑和真定井陉窑烧造。从中可知,明代彭城窑瓷器烧造数量之大,产品质量之高,备受明代官府所重视。

  明万历十五年(1587年)秋天,河南彰德府推官张应登到彭城,撰书《游滏水鼓山记》刻碑,现藏峰峰矿区北响堂寺石窟景区。碑文记有:“……趋彭城古庙中宿,彭城陶冶之利甲天下,由滏可达于京师。而居人万家,皆败瓮为墙壁,异哉!晨起,视陶陶之家,各为一厂,精粗小大,不同锻冶。入室,睹为缸者用双轮,一轮坐泥其上,一轮别一人牵转,以便彼轮之作者,圆融快便入画矣!为碗者止一轮,自拨转之。而作亦如是之,似此作者日千人而多,似此厂者日千所而少。岁输御用者若干器,不其甲天下哉!”碑文描述了当时彭城瓷器生产规模、工艺制作及运输等方面的情况,呈现了窑炉密集,繁忙热闹的劳作场景。

  明代彭城窑烧造的白地黑花褐彩婴戏罐,现藏河南博物院。高29厘米。直口微敛,短颈,溜肩,弧腹,腹下至底向内急收,细高足。颈、肩、腹、足部分别以黑彩、褐彩绘弦纹.肩、腹部以黑彩分别绘人物、云纹及水波纹,褐彩斑纹点缀其间。胎坯白色,白中泛黄。施白色釉,袖色洁白,匀净光润。

  明代白地黑花褐彩奔马图盘也为彭城窑烧造,现藏故宫博物院。口径27.5厘米,圆唇,敛口,浅腹,圈足。盘内底以黑、褐彩绘奔马,周围有流云衬托,胎坯白色,白中泛黄。施白色釉,釉面均匀,光亮润泽。

  白地黑花鹤纹罐,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高l8.5厘米,直口,翻唇,束短颈,丰肩,鼓腹,平底。腹部主体纹饰以黑彩绘展翅回首仙鹤,画面简洁,黑彩深浅富有变化,笔意潇洒流畅,有中国画的艺术效果。明代彭城窑烧制。

  明代白地黑花褐彩人物罐,现藏首都博物馆。高2l厘米。罐直口,短颈,圆折肩,腹微鼓,近底内收,平底。盏面凸起,顶部饰圆形钮。器身主体纹饰以黑彩勾划人物线条,后用褐彩渲染,人物结构简洁明快,神态安然。胎坯灰色,施白釉,釉色白中泛黄,近底无釉,釉面光亮,也是明代彭城窑产品。

  彭城窑器物造型没有定式,装饰题材多来自生活,按照民间的生括习惯制作器物,以自己的审美情趣随心所欲,无拘无束地绘制瓷器。所以在器物造型和装饰手法上,展现的是生话化、随意化,甚至田园化的风。随着制瓷工艺的逐步发展,特别是入清以来,众多文人学者和书画家进入瓷器艺术领域,瓷器造型和瓷绘装饰也越来越讲究美感,彭城窑的器物造型和瓷绘装饰也从实用性向更具欣赏性的艺术化方向发展。

  来源:说瓷赏陶  编辑:古语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