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不应被忽视的明末清初瓷器

彭佳   2011-12-08

  以往我们习惯上将明末清初景德镇出产瓷器看作青花发色灰暗、瓷质粗糙的制品,认为天启朝瓷器与万历的风格接近,顺治的与康熙的相似,而崇祯一朝瓷器面貌介于天启和顺治之间,没有自身的艺术风格,因而忽略了一批青花发色青翠亮丽、质量上乘的民窑瓷的存在。实际上,大批风格独特的明末清初精品瓷器经过研究者的鉴别、类比,已获得重新认知。下面以湖南常德地区博物馆行藏部分晚明和清早期民窑瓷为例,即可看出这一时期最德镇民窑瓷器的特点。

  明万历青花高士图碗 澧县博物馆藏

  高6.7 厘米,口径13.5 厘米,底径5.5厘米。敞口,圆唇,深弧腹,圈足,底微内凹。青白釉。青花呈色幽蓝,略散晕,钴料溢出线外。器外绘高士图,两人相遇作对话状,辅助以山石小草、栏杆等图案。碗中心双圈内绘月下独乐图,一高士头戴高冠,席地而坐,上方一轮明月高挂,两侧有类似剑兰的植物衬托。图中的月亮和兰草在明后期的山水、人物图中常见,是断代的依据之一。碗底圈足内有楷书“ 宣德年制”两行双圈托古款,字体草率不规整。该碗画面布局较随意,所绘人物减笔写意,绘画风格豪放夸张,具有晚明瓷器画风格。常德地区馆藏的荷塘飞禽图、秋声图、秋菊傲霜图、婴戏图等图案的青花碗都属于晚明时期流行的图案,此碗属明万历民窑产品。

  明天启青花荷塘鱼藻图罐 常德市博物馆藏

  高11.8厘米,口径5.2厘米,底径6.5厘米。圆唇,短颈,鼓腹渐收,圈足。足际露胎,两边斜削成尖突状,圈足不甚规整。青白色釉。青花色泽清淡,青中闪浅灰,填色渲蕤时青料溢出线外。口沿下施两道旋纹,上面一道旋纹较赶,而且颜色较深。颈部绘回纹一圈,一组连续如意云肩纹装饰在肩部。主题纹饰区上下以双旋纹间开, 内容是一幅荷塘鱼跃图。作者采用了通景式构图,以淡描青花的手法描绘出一幅盛夏荷塘美境,荷花满池塘,鱼跃其中,仿佛还飘溢着荷花的香味,充满诗情画意。画风看似草率,其实充分表现了民窑青花质朴生动的笔情墨趣。罐胫部绘变形莲瓣纹。底部施釉,釉面可见棕眼。罐底部双圈线内有图记款,寥寥数笔勾勒出一只生动的小白兔,周围用青花渲染衬托,具有中国写意画的水墨韵味。此罐画面布局还可以看出万历时期的繁缛风格,辅助纹饰是明晚期民窑青花常用的装饰,所用钻料是石子青,淡描青花的技法出现于万历晚期,并延续至天启时期。器底的图记款在天启时期常见。综合分析此类型器物应是万历向天启时期过渡的产品。

  明天启青花五子登科图罐 桃源县文管所藏

  高23厘米,口径9厘米,底径12厘米。器形敦厚,唇略外撇,短颈,丰肩,鼓腹斜收,圈足。器物接痕明显,足际有一道整齐的露胎线。釉白色闪青,釉面稀薄,口沿涂一道酱褐色釉。青花色调浅蓝,发色稳定,分水达两个色阶。颈部绘大小相间的蕉叶纹,肩部锦地连续开光,开光内楷书“五子登科”吉祥语,左旋读,书写工整。主题纹饰描绘了宋代窦家的五个儿郎金榜提名,随从们高举罗伞,拥护着主人衣锦还乡的风光场面。所绘人物线条流畅,长衣宽袍,鼻子硕大。人物两旁用山石小草、竹枝、栏杆衬托,人物身后绘有一大片如意云肩纹,云纹与一歇山式建筑紧紧相连。画面布局疏简,线条纤细,山石初见皴法,画风草率飘逸,生动传神,一改嘉靖、万历朝瓷器烦琐杂乱的布局。

  清顺治青花五彩仕女图将军罐 津市市博物馆藏

  通高38厘米,口径13.7厘米,底径16厘米。盔形器盖,宝珠顶钮,直口,短颈,丰肩,鼓腹斜收,平底略内凹。底部粘沙,足底斜修一刀,有细旋坯痕和放射状跳刀痕,灰白色胎。釉面白色闪青。器盖内顶部分施釉,呈鸭蛋青色,与表面釉色有别。口沿有毛口现象。釉中零散分布些黑色芝麻点,推测为窑灰或陶土中所含物质。通体以釉下青花和釉上五彩为饰。器盖以红、绿彩绘折枝花卉,颈部用青花绘洞石,其间点缀红、绿、黄彩折枝花果纹,花果纹下有对称青花楷书“ 顺”字各一。颈下有一圈青花冰裂状,我们断代提供了准确的依据。

  清顺治青花博古图筒瓶 常德市博物馆藏

  高39厘米,口径12.5厘米,底径12厘米。广口微侈,短颈溜肩,直简长腹,平底微内凹。釉色白中闪青,口沿施一道酱黄色釉。青花使用浙料,色调蓝中泛紫,渲染浓淡相宜,同一片叶面上可见深浅不同的渐变颜色。颈部绘洞石、兰草、石榴。瓶的主题纹饰是博古纹图案,在一矮几上放着插满花卉的敞口瓶,长方形盒上摆满石榴,一件立耳三足爵杯摆在边上。博古图背面则绘芭蕉、太湖石。画面构图简单,借形写意,寄托雅趣。博古图取材于北宋《宣和博古图》,有博古通今、崇尚儒雅之寓意。此类题材在明末清初较为流行,呼应了当时文人画家的绘画时尚和上流社会的博古雅玩之风。筒瓶又叫象腿瓶,是明万历时期开始出现的器型,顺治时起赋予“大清天下一统”的寓意。

  清康熙青花缠枝莲纹将军罐 津市市博物馆藏

  高47.8厘米,口径20.4厘米,底径29.5厘米。直口,短颈,丰肩,鼓腹下收,浅圈足,器形敦厚。釉面呈青白色,釉质光润,口沿暴釉。近足底釉面有土沁斑,器底部有旋坯痕,泛火石红斑。罐颈部绘一圈大小相间的莲瓣纹,其下绘山字纹一周,肩部饰一圈如意云肩纹。器身以缠枝莲为主题纹饰,胫部由连续莲瓣纹组成边饰。青花采用浙料,发色鲜艳青翠,有静穆感。绘画使用单线平涂的技法,构图严谨,画风朴实。莲纹留有白边,花形壮阔,满布器身,图案装饰效果强,符合康熙早期瓷器图案的特征。这件器物出土于寺庙墓塔中。在花木中,莲花与佛教的关系最为密切,佛经把佛国称为“莲界”。莲纹作为一种吉祥图案从东晋开始装饰在陶瓷上至清朝盛行不衰。

  以上介绍的几件明末清初瓷器的口沿上都有毛口现象。在崇祯至康熙朝早期,这一现象较普遍,这一时期许多器物口沿涂有一层酱黄釉,可能就是为了解决烧带制时口沿的釉容易脱落的问题。

  清康熙米色地五彩刀马人物瓶 临澧县博物馆藏

  高86.5厘米,口径25厘米,底径27厘米。喇叭口,长颈,溜肩,圆腹,假固足。釉表闪现含蓄、深沉的自然光泽,釉胎结合缜密。器形硕大,但不失规整。通体以米色地釉上五彩为饰。该瓶色彩富丽,光泽柔和,利用色彩变化表现出事物的阴阳向背,与明代五彩讲究大红大绿、无阴阳向背之分的风格有昆著区别,并且利用釉上蓝彩代替了釉下青花。画面展示了一幅两军作战、人马奔腾的战争场面,作者以娴熟的绘画技艺把22个不同人物的神态描绘得栩栩如生,瓶口沿和足部各饰绿色缠枝花一周,布局主次分明,上下呼应,气势磅礴。此瓶是一件康熙五彩人物题材的代表作。康熙巾期瓷器上开始流行的“刀马人” 图案多取材于历史故事和演义小说如《三国演义》《水浒》等。刀马人物画法受明末清初陈老莲一派的画风影响很大,同时也和康熙皇帝倡导尚文习武,不忘马上功夫的政治背景有关。

  清康熙蓝釉青花牧牛图笔筒 津市市博物馆藏

  高12.3厘米,口径10厘米。平口直身,玉璧形底,底微内凹。底部露胎,有密集细旋坯痕,底心一圈有釉,上书“成化年制”楷书款,器底施釉处可见缩釉现象。胎质细腻,釉面光亮,器内壁为白釉,器表施蓝釉。釉下绘青花牧牛图,图中一牧童头戴斗笠,右手扬鞭,左手奋力前伸, 牵牛徐行,四周点缀山石兰草、柳树、青苔、括号云纹。早期多见的“U”字形草皮被翻转成波浪状,空白处落有图章。构图采用了卷轴画的形式,展开就如一幅完整的中国山水人物画卷。整个画面布局疏朗,田园生活气息浓郁,富有高雅清旷的情趣。用笔纤细,人物景致的布局缩小,符合康熙晚期的风格。瓷制笔筒在明万历以前极少见,明末清初才开始流行。康熙青花瓷的款识多种多样,且伪托款较多,该笔筒“成化年制” 款即伪托款,常见的还有仿嘉靖款和宣德款。

  从以上常德地区馆藏明末清初瓷器可看出,它们具有以下特点:一是器形敦厚,胎体分粗细二路,琢器有明显接痕。有的器物足际墙外有一道宽而整齐的露胎线,器足斜削呈尖突状。底微内凹,露胎处有旋坯痕。碗常见跳刀痕,碗、罐底部常现缩釉点。二是青花料应是石子青和浙料并用,发色有的青灰,有的青蓝。早期多使用石子青料,色彩淡雅,后期多见浙料,发色青翠艳丽。绘在器物上部的第一道旋纹往往比其他部位的旋纹颜色深。五彩器摆脱了大红大绿色彩对比强烈的现象,色彩趋向干淡雅。此时期也出现了黑彩,多用于线条的勾勒和人物头部的彩绘。为了解决烧制时暴釉的问题,口沿常施一道黄褐色釉。三是画法以勾勒、平涂、渲染为主,大多笔意豪放,无所拘束。纹饰既有明代传统遗风,又呈现出清初的新颖格局。开始出现皴法和浓淡色阶的变化,但不成熟。绘画上除了传统的吉祥图案外,还出现了大量的人物故事画。麒麟、芭蕉、博古图等是这一时期常用的素材。辅助图案则以洞石、芭蕉、括号云、“ U ”字形草皮、小太阳纹为特色。

  来源:说陶话瓷  编辑:古语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