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试论海派收藏文化的由来及发展

吴少华   2004-04-16

  “海派”一词,源于上世纪30年代,与“京派”相对应,原指在上海滩改良与创新的富有上海地方特色的京戏——“海派京剧”,后又有“海派文学”等。海派收藏,是指收藏方面的海派文化,或者是海派文化在收藏领域中的体现。因为它受移民与外来文化的影响,所以是一种开放性的收藏,亦是一种多元文化背景的收藏,一种不断创新的收藏。

  历史上的“海派收藏”是变化发展的。清末时,“海派”收藏家们追求的是明清两代的艺术珍品,上海的这种收藏在当时便是典型的“海派收藏”。如今上海博物馆馆藏明清书画、明清官窑瓷器之精,享誉海内外,就是在那样的历史文化背景下造就的。到了民国时期,在北京还津津乐道于秦砖汉瓦、金石碑帖的文化内涵时,上海的收藏家却跨出乾嘉学派的围圈,追求外在形态的观赏性。于是,竹木牙雕、玉器、紫砂等艺术品得到了追捧。这种审美观念直接导致了画派的崛起。那时,有“民国官窑器”之称的“珠山八友”瓷版画,其创作者王琦、邓碧珊、汪野亭、王大凡等也无不将上海作为自己艺术生涯的大舞台,因为那里有海派收藏家在支撑着他们的艺术殿堂。

  到了上世纪40年代,一股收藏东、西洋艺术的清新之风吹进了上海滩。这种西洋收藏风气是上海滩殖民文化的延伸。这些收藏家后来被称为“老克腊”的玩家,他们所追捧的是西方文明的结晶,例如17至19世纪的西洋自鸣钟与古董表、德国的蔡司照相机、百代公司的留声机,再如捷克的车料器皿、意大利的大理石雕、法国的八音盒、英国文艺复兴时期的家具、日本的七宝烧、美国朗生公司的打火机、犀飞利与康克令自来水笔等等,不仅开中国人玩西洋古玩之先河,也筑起了海派收藏的中外合璧的脉架。

  海派收藏中最重要的灵魂是“人弃我藏”的追求,例如烟标、火花、戏单、报纸、门券、票证、商标等,一旦经过收藏家锲而不舍的追求,这些“人弃我藏”的特处就能形成千姿百态的收藏景观。这种收藏的开山鼻祖是上海名人钱化佛,他开创了诸多收藏先例,比如烟标、火花、戏单、门券等。最奇妙的是他爱好搜藏布告,那是在敌伪时期,日伪政府白天张贴了布告,到了夜晚,钱化佛就悄悄地用水湿之将它揭下,日复一日,竟收藏了一整套布告。解放后他将这批特殊的收藏品捐赠给国家,保存了珍贵的历史资料。当今的代表人士如上海的算盘收藏家陈宝定、钥匙收藏家赵金志、筷子收藏家蓝翔、调羹收藏家沈德钰、剃须刀收藏家姜奇等,都是国内独树一帜的收藏家。另外像戏服、眼镜、唱片、古灯、茶具、古匣、船模、创刊号、南京钟、香烟牌子、三寸金莲、天然造型物、微型乐器等也是上海收藏的一批品牌,在国内有着很大的影响。

  海派收藏在创新的同时从不偏废传统收藏,并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创造过辉煌的业绩,从而为上海赢得中国收藏半壁江山之美誉,与北京的京派收藏遥相呼应。那时活跃在上海滩的收藏家堪为中国一流,他们家藏殷实,经济实力雄厚,鉴赏眼光高超,投资魄力大。这中间有潘达于(青铜器)、庞来臣(书画)、袁寒云(古玩)、郑振铎(古籍)、丁福保(钱币)、叶恭绰(文物)、吴湖帆(书画)、刘晦之(甲骨文)、瞿启甲(藏书)、李阴轩(青铜器)、陈器成(瓷器)、谭敬(金石书画)、孙伯渊(碑贴)、陈光甫(外国金银币)、周瘦鹃(紫砂古花盆)等。这些大名鼎鼎的收藏家的藏品,解放后不少都归藏于上海博物馆,有的还成了镇馆之宝,例如潘达于捐赠的青铜器大克鼎,叶恭绰转让的王献之《鸭头丸贴),都是外扬天下的文物绝品。海派收藏正是植根于传统收藏的沃土上,才有着独树一帜的光彩。

  新中国建立以后,海派收藏曾经销声匿迹过一段时间,当它再次兴起并形成“飞入寻常百姓家”之势,已是20世纪80年代中期。此时上海滩的收藏主人,已从昔日的达官巨贾、社会名流、文人骚客,发展到社会各个阶层、各个领域、各色人等,在群众性的收藏热中,迅速涌现出上海滩最早的一批海派收藏明星人物。例如已故烟标收藏家、全国劳模朱大先、收藏数量多达4万余种,又在上海市工人文化宫举办了沪上最早的烟标收藏个人展,引起轰动。再如已逝钟表收藏家王安坚,毕生致力于中外古董钟表的收藏,并在1985年率先开办了新中国第一座家庭博物馆。在这批最早的海派收藏家中,还有算具收藏家陈宝定、火花收藏家严汉祥、钥匙收藏家赵金志、蝴蝶收藏家陈宝财、雨花石收藏家杜宝君、船模收藏家徐滨杰等。“上海收藏欣赏联谊会”即是那时涌现出来的,初创于1986年6月10日。如今已拥有3000余名注册会员,9个专业委员会,两个沙龙,造就了一支海派收藏大军,为引导、普及民间收藏做出了贡献。

  海派收藏古今交融,中西合璧。据初步统计,目前它拥有国内收藏门类品种最多的纪录200多个品种,可归纳为8个大类:1、传统古玩类,如书画、碑贴、瓷器、玉器、文房四宝、竹木牙雕等。2、当代现玩类,如邮票、钱币、磁卡、徽章、烟标、火花、陶艺、首饰等。3、自然物品类,如供石、根雕、贝螺、印石、琥珀、珊瑚、宝石、蝴蝶等。4、生活用品类,如钥匙、筷子、锁具、古匣、灯具、女红、调羹、鸟具、虫具、剃须刀等。5、历史档案类,如票证、书信、帐册、契约、广告、老照片、老地图、老报刊等。6、西洋古玩类,如钟表、留声机、打火机、西洋摆件、西洋瓷器、西洋灯具、西洋车料等。7、文化艺术类,如书籍、唱片、光碟、海报、戏服、乐器、道具、剧照、戏单等。8、家居装饰类。如门窗花板、明清家具、木刻年画、老月份牌、旧器旧物等。除上述八大类外,还有一些特殊的收藏品,例如猫、乌龟这样的活口收藏。由此可见,上海民间收藏的触角之广,国内还没有第二个区域与它相比,从而营造了海派收藏的广博性。

  海派收藏的第二个特征是它的兼容性。即不仅内容广博,而且不同门类之间达到了非常和谐的兼容。目前,上海拥有国内规模最大的收藏品市场,如东台路古玩市场、华宝楼、藏宝楼地摊市场、卢工邮币卡市场、多伦路历史文化名人一条街、老城隍庙文化古玩市场,以及上海文物商店、朵云轩等老牌店号等。上海的艺术品拍卖市场在国内也屈指可数,不仅拥有朵云轩、敬华、崇源等专业艺术品拍卖公司,还有上海国拍、上海拍卖行、东方国拍、工美、新世纪、友谊、青莲阁等具有文物拍卖资质的拍卖公司,而且更有一批以拍卖当代艺术品而著称的拍卖单位。上海滩还有星罗棋布的画廊、寄售店、工艺品店以及经营各种收藏品的茶坊茶楼,它们都有自己生存的条件,都有各自发展的空间,都有自己的追捧者。

  创造性是海派收藏的第三个特征。上海人精明,好奇心强,这种好奇心在收藏中就表现为一种丰富的创造性。自1985年上海出现民间藏馆以来,至今涌现了百余家各门各类的藏馆,它们具有“小、专、奇、特”的特色,“小”,陈列面积小,规模小巧玲珑。“专”,每一个藏馆都有自己的专业特色,是一个专门的陈列室。“奇”,大多藏馆的展品以前都是名不见经传的收藏之物。“特”,特定的办馆宗旨,特定的陈列体系,特定的观众群体。上海人的创造性收藏,还体出于制作收藏,自己制作,自己收藏。例如船模制作收藏家徐滨杰、微型乐器制作收藏家黄跟宝、微型“红楼梦”艺术品制作收藏家周长兴、戏剧制作收藏家包畹蓉、石壶制作收藏家陶昌鹏等。不断开辟新门类,也是海派收藏的创造特色,上海人喜欢标新立异,例如股票、彩票、月票花、地铁卡、大铜章、连环画、人民币“八分币”等,都是从上海走向全国的。

  海派收藏的第四个特征就是市场性。这个市场性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是具有极灵敏的市场信息;第二是以收藏养收藏,下海做生意。由于上海的特殊地理位置以及海派文化的传统,上海人对海外的艺术品市场信息尤为关注,国际上什么东西走俏就做什么。前几年,听说日本人热衷老灯罩,沪上的一些人就到处寻觅日本的老玻璃灯罩,原先无人问津的旧东西,一下子变为成千上万元的好东西。以收藏养收藏,是上海藏家的成功之道,在藏界中下海搞经营做生意的,举不胜举。例如紫砂收藏家许四海,如今他经营的“百佛园”,规模已达数十亩地之广。再如这几年在商海中频频告捷的有三寸金莲收藏家杨韶荣、钟表收藏家章瑞钧、家具奇石收藏家梁志伟、佛像收藏家周毛弟、老上海物品收藏家张剑明、云石收藏家施小云、古铜镜收藏家陈学斌等。

  海派收藏还有一个特征,那便是研究性。收藏是一种文化,收藏的目的是为了保存、研究,让藏品为现实生活服务。所以,真正的收藏家应同时是鉴赏家、研究家。沪上的陈宝定、吴筹中、马传德、蓝翔、吴少华、朱裕平等都堪称学术型的收藏家。他们多有收藏研究专著出版,有的甚至是填补空白之作。

  海派收藏远不止上述五个特征,但我们能从中窥见海派收藏的面目。海派收藏是什么?海派收藏是海派文化孕育下的一种分支文化、一种精神的模式,而这种文化与精神,就是古今交融、中西合璧,就是让中华民族的文化走向世界,走向未来。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