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佛像制作略说

旗峰山人   2010-12-28

  佛像制作可分为锤鍱、铸造、雕塑、干漆夹贮、陶瓷烧制等各种工艺技术,各种工艺在不同的时代和地区也各有特色,分述如下。

  一、锤镍佛像

  锤鍱像是以薄金属(铜、金、银)片覆于钢或铜模上,然後以锤敲击而成的佛像。此种技法源于古代西方地中海沿岸。我国锤鍱技法的佛教文物大约在公元三世纪至四世纪时才出现,是随佛教从[口度西北部地区经西域传入的。

  三世纪至四世纪时,中国西行求法的侩人即从西域带回了锤鍱像、此种技法也很快就得到应用。最早记载我国制作锤鍱像是南朝时期,如《高僧传》卷五记载晋太和六年(371年),郡守琅岈王善于会稽起嘉祥寺,请道一居僧首,道

  一乃抽六物遗于寺,造金鍱千像。

  道一和尚早在晋代即造锤锣千像,那么此种技艺传入中国内地应更早。在江南人看来,这种佛像技艺新奇,故被记录下来。锤鍱像系用模具敲击而成,故很适合制作连续排列的千佛图,看来侩史的记载是可靠的。 《高侩传》卷十三。齐上定林侩人法献。载释法献,以宋元徽三年(475年)发踵金陵,于阗而返,获佛牙一枚,舍利十五身……又得龟兹国金铄像。

  龟兹就是今天的新疆库车,著名的克孜尔石窟就在这一带。

  锤鍱像是薄金属片槌制而成,铜皮还要鎏金,所以也往往被称为金薄像、金箔像。

  锤鍱佛像的实物遗存可见德国探险队于十九世纪初在新疆吐鲁番高昌故城发现的数件佛坐像,呈圆薄片形,四周有孔,当是嵌于器物之上。佛像的衣纹隆起成圆棱状,大衣襟部呈U形,与十六国时的造像样式接近,带有浓重的西域佛像的风格。

  美国哈佛大学福格艺术馆方形锤镍像奉口日本根津美术馆藏隋代锤鍱佛说法坐像,物体凸起颇高,造型饱满,体量感颇强,极具浮雕效果。

  上述无论新疆发现的还是现藏日本的数件锤鍱像,四周都带有小圆孔,据此可知,它们多嵌镶于木板上或佛嘉上等处。大理国也遗存有不少以金银制成的锤鍱佛像。至于尼泊尔和西藏藏传佛教的艺术品,锤鍱像更为普遍。

  二、铸造佛像

  铸佛像在古代被认为是严肃、神秘、难度很大的工程,是暗中有神明佑护的。 《北史》上记有鲜卑皇室遇有重大情况不能决断,例如册立皇後、阴谋举事等关键时刻,且口铸造佛像,当事人要亲自执炉勺,以铸像成功与否来决疑否泰,所谓。铸像以卜。

  铸造佛像用传统的失蜡法,第一道的蜡型实际上目口是完成品的效果图。例如乾隆皇帝笃信藏传佛教,对佛像也很有见地,宫内造办处铸佛像,要先呈上蜡型,由乾隆皇帝亲自审阅,往往能具体地指出佛像上的不足,如发髻、冠戴、飘带等处哪些该加减增添,以免与法度不合,待修改定稿后方可铸造。

  铸造佛像一般有如下几道工序:

  1.做蜡型:即传统的所谓。失蜡法。,一次蜡型只能以蜡型浇铸一件。听来似乎很费时费力,但蜡型也可以用蜡制模贝翻制出来。

  2.穿泥衣:将蜡像底部预留出蜡液出口,然後层层裹以泥浆,阴干。蜡像的中空部分也要有填充物。

  3.注铜液:以铜液浇铸,熔蜡自预留出口流出,蜡像的空间被熔铜充满,冷却後打碎泥壳,清除铜像内部的填充物,铜像基本成型。小型像一次可浇铸完成,大型像的头部、躯干、手臂、台座等,一般是各自分别浇铸,然后再拼

  合而成。

  4.鎏金:将纯金碾成薄片,剪成金丝条状与碎玻璃按比例配合在石碾中碾碎成粉末状,溶于水银,用小细棍儿一点点地涂抹于铜像上,涂抹很费功夫,反复涂抹划刮方可。最后以用火高温烧烤(现代用喷火枪喷烤)。鎏金工艺颇为

  危险,稍不慎即可造成水银中毒,牙齿、头发脱落。

  有的佛像不鎏金,但用各种配方炼铜,工艺复杂。使铜像表面如宣德炉外表一样,呈各种所谓熟梨,红枣,玛瑙,猪肝色,色调古朴深沉,古色古香。

  5.后期加工:大铜像由数部分组装拼合,小铜像一次完成。充填表面气孔,打磨毛刺,细部五官和手脚,衣纹等要敲凿镂刻,细部加工。这道工序很为重要,技艺精湛者在细部处理上很讲究,五官、手脚等处狠下工夫,使人百看不厌,颇可玩味,体现了工艺品的价值所在。

  三、雕刻佛像

  石雕佛像、木雕佛像、象牙雕佛像等都是用不同的材料雕刻而成的,历史也很悠久。从目前发现的材料看,起码在3世纪的东汉末期已经出现了石雕的佛像。如四川乐山麻浩1号汉代崖墓的石雕佛像已经是真正意义上的佛像了。从十六国到北魏,各种佛造像有了重大的发展,此後一直盛行到明清。

  古人对石头的材质是很讲究的,单尊石佛,体积大而沉重,一般应是就地取材,但讲究的石料则取自荆山,故石佛像上所刻的发愿文中常可见到。荆山之玉”的词句。

  荆山,据《古今地名大辞典》在今禹县西北五十裏,是颖川郡的治所。可知在今河南禹县一带,山中以出产适宜雕刻的石料而闻名。所以在石佛像上所刻的发愿文中多以。荆山”代称优质石料的产地,但实际上并非所有的石佛像所用石料都出自荆山。

  在河南省的刘碑造像铭(天保八年)中且出现了“金山”的地名,金山位于今河南光山一带。

  河北地区则以曲阳一带盛产的汉白玉雕刻佛像,并成为很有特色的名品。曲阳城南有山名黄山,并不高峻,独兀矗立在河北中部的平原上。曲阳黄山盛产汉白玉,造就了周围百十裏数万乡民人人皆可以持斧凿而雕刻,用汉白玉雕刻的各类物匠们还四处外出做工,全国各地的石雕工程中必有曲阳工匠。

  早在北魏时曲阳贝口已雕刻佛像,在东魏、北齐时最为盛行,一直到唐代时依然不衰。曲阳石佛像发愿文中往往称为“玉像“、 “玉石像”。

  唐代幽州地区,也就是今天的北京地区也出产白玉石,且不远万裏运输到长安。原临潼骊山唐代华清宫朝元阁老君殿的白石老君像(高193厘米,现藏西安碑林博物馆),至今尚存,汉白玉雕刻,老君丰须长髯,表情宁静睿智,衣纹流畅。据记载玉石老君像是安禄山命人在幽州V雕好後进贡而来的。

  河北地区的汉白玉石料或石雕除翰往长安外,唐代五台山的石雕也往往来自曲阳一带。

  此外,造像碑中还经常可见。蓝田。这一地名,蓝田位于今西安北部,有蓝田山。 《汉书》中已有蓝田玉的记载,近年在蓝田发现的蛇纹石化大理岩玉料,认为可能就是古代记载的蓝田玉。

  宋、辽、金连年战争,铜资源贫乏,木雕造像兴盛,一般用榆木等硬木。宋代木雕加彩的水月观音像,表现观音菩萨休憩之态,一腿屈盘,一腿下垂(游戏坐)坐手普陀山道场上,造型极为优美生动。

  此外,象牙、牛角、水晶及各类玉石也常用来雕刻佛像,一般来说,这类工艺雕刻佛像的制作年代普遍较晚。

  

  四、脱砂佛像

  脱砂,也称为干漆夹贮,或者叫脱胎漆。脱砂佛像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一千五百年以前,晋代高侩法显在《佛国记》中就记载子阗国(今新疆和田一带)有夹贮佛像。这种技法在内地的实践者是4世纪东晋时代的大画家戴逵。

  脱砂佛像具体做法是:先用泥土大致做出佛像的坯眙,然后上缚多层粗布并涂以一道道生漆,经过数十道缠布涂漆和细部修整,泥胎的外面已形成了一层又硬又厚的漆布层,待漆布层次干燥後,然後将内中泥坯打碎取出,再加以修整而成,所以也称为“脱活”。

   夹贮像也称为“搏换”元代最有名的雕塑家刘元擅长此技。据《元史》记载: 。凡两都名刹,塑土、范金,搏换的佛像,出元手者,神思妙合,天下称之。。王士祯《居易录》说。元最善搏换之法,天下无与比。。从这些记载可知刘元是元代使用这种。搏换。技法的代表人物之一。

  北京朝阳门外的东岳庙,在清代初期尚有刘元所做佛像。王士祯《居易录》载,原北京东岳庙中“仁圣帝炳灵公司命君四丞相像,皆元昭文馆大学士正奉大夫秘书监刘元所塑。并说“元最善搏换之法,天下无与比,……皆毁于火。因为一场大火毁掉了刘元的艺术杰作,这是令人惋惜的。

  五、泥塑佛像

  泥塑技法,在北魏时期敦煌石窟、麦积山石窟中的佛像就是用泥塑而成的。因这裏的石质粗松,不适宜雕刻,所以有的佛像只能在石头坯胎上塑泥完成,或者以泥塑为主,再加彩绘。

  泥塑首先要用竹木搭成佛像的基本动态,再缠以麦草、稻草,使之具有大体的形状,然後在其上覆泥,捏塑,待彻底干燥後还要用各种水质颜料画出皮肤、五官和各种服饰。历史上戴逵、张僧繇、吴道子、杨惠之等等画家都是既会画壁画,也曾雕塑的多面手,画史上流传着许多他们的故事。

  元代画家和雕塑家刘元,是河北省宝坻人,早年曾在山东为道士,在道观他接触了雕刻技术。後被招入宫,曾向尼泊尔的画家阿尼哥学习印度、尼泊尔风格的佛像雕塑技法。他把中国传统的雕塑技法和外来艺术融会贯通,自成一家,艺术成就很高。据《元史》记载:”凡两都名刹,塑土、范金、搏换佛像,出元手者,神思妙合,天下称之“。尤其是上都的三皇像,塑造最为精彩,据认为充分把握住了三位圣人微妙的神韵。近几年来考古工作者在元上都遗址调查时,在华严寺的废墟中出土了一些彩色泥塑和鎏金泥塑像的残片,据认为很可能与刘元有关。

  六、 陶瓷佛像

  陶瓷佛像出现的年代要晚于石雕佛像和金属佛像,唐代虽然有唐三彩的各种人物和动物,但一般是用来殉葬的,很少用来制作佛像。到了宋辽金时期,由手连年徵战,铜资源严重亏乏。金代铜禁更严,甚至生活必需的铜镜也要经官方登记刻款方能使用。在这种情况下,三彩器也不再只做冥器,寺庙内的佛像也开始用三彩器以代用铜像,出现了三彩瓷和青瓷的佛像。著名的辽三彩如河北易县八佛洼发现的罗汉群,是佛教美术的代表作。

  河北省易县白玉山峨嵋寺八佛洼山洞中有多尊三彩陶罗汉,民国初年,古董商勾结村民将陶罗汉运至北京售与外国人,现分散于大英博物馆、波士顿美术馆、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费城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美国库裏夫兰特博物馆残像、加拿大安大略博物馆,以及日本私人收藏,总计有十二三尊。但目前能从各种图录上看到的也不过十尊左右。从艺术风格上看,易县罗汉像均为写实风格,比例准确,细部刻画极有表现力,俨然是以真实人物为模特塑造的。在表情刻画和内心世界表现上还带有夸张性和戏剧性味道,在艺术上有很强的感染力。

  近年来北京门头沟龙泉务辽代瓷窑遗址出土了数尊三彩彩菩萨像,据判断为辽代所作,其胎质和釉色也与易县三彩罗汉接近,但不能遽断易县罗汉产于门头沟。易县距山西雁北地区也不远,山西地区有着悠久的佛教艺术传统,可能产自山西或出自山西丁匠之手,或者是山西艺人在易县附近烧造的。

  七、泥模佛像

  以模压而成的泥制浮雕佛像,也称"善业泥像",所见多为唐代所造,因唐代有的佛砖背后有"大唐善业泥,压得真如妙色身"谙字而得名,于是凡是这种小凶泥模制佛像都可统称为"蓄业泥像"。不过,模印佛像早在北魏即已出现了,但存世量极少。咸阳张底湾北周独孤信墓曾出土了一件。

  书业泥像是住清干嘉年间以后随着金石考据学的发达才逐渐被人注意的。道光十九年初,刘燕庭在西安大慈恩寺得见善业泥,后为鲍昌熙摹人《金石眉》,此为善业泥著录之始, 《神州国);6集》亦有图片。近有黄溶(伯川)集拓有《尊古斋陶佛留真》,收善业泥数十品,页《陶佛留真》卷上有吴斋题跋云,

  "唐善业泥像,出长安城南燕塔下,寺侩耕地,符往得之。刘燕庭方伯游雁塔曰寸,拾得完像十余种,为前人所末见。余视学关中,亦得完像二,残像八,此其一也。塔下有谙河南圣教序碑,疑此像为唐太宗所造"。

  三十世纪五十年代以后,善业泥像在西安西明寺遗址、太平坊的温国寺(又名实际寺)、义宁坊积善尼寺遗址等地均有出土,尤以大慈恩寺雁塔附近出土为人多知。又有西安清明寺出土的善业泥,背后有文十六字: "大唐善业清明寺主比丘八丕一切众生"。

  此外,在敦煌莫高窟也发现了许多方模印而成的佛像、佛塔。

  唐代的善业泥,大小规格不一,样式有长方、正方、及半圆上部如拱龛者。题材有佛禅定坐像、佛说法坐像、佛倚坐像、佛立像、佛白骨像、地藏菩萨像、观音菩萨像和多宝佛塔等多种。因系模压而成,故画面虽同模所出,然清晰程度不全相同。虽然唐代善业泥数量最多,然画面精细、带年号和发愿文者并不多见。

  在藏传佛教盛行小型浮雕佛像,藏语称为"擦擦"。这个词早在《元史·释老传》中就有记载, "擦擦者,以泥作小浮屠(佛)也。"

  这类佛像体积小,便于随身携带和家庭供奉。此外在佛塔中往往入藏成千上万枚"擦擦",以作功德。清代帝后每到寿曰,造万佛像施舍各寺,大都是这类造像。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