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趣谈鸡娃灯

杜文   2004-03-26

  历史上,陕西民窑曾烧造出大量瓷灯以满足民间日用,其中有一种造型别致的灯具叫做“鸡娃灯”。尺寸一般长10公分左右,造型小巧可爱,酷似一只小雏鸡,在装饰上多采用朴实无华的黑釉和酱釉,也有绘画拙朴的青花制品。其形状如同一只小壶,从壶口中注入灯油,在流状小嘴中放入灯捻。壶口有小平沿,民间多用两端尖锐的细铁条缠绕后,形成一个叉形把手。渭河以北绵延着一条被誉为“黑腰带”的煤矿带,鸡娃灯的壶口小、重心低,不易倾倒且便于携带,除了农家使用外,小煤窑也一直也把它用作矿灯,铁叉状的把手很方便插在坑洞壁上。

  在造型演进上,通过陈炉窑考古调查得知,至迟在清代陕西渭北就烧造黑釉鸡娃灯,清代的形体比较饱满,腹部鼓圆,民国时期鸡娃灯的的窑口增多,灯的造型发展为流部增长,腹部略扁圆,到了解放初期,鸡娃灯的流部无釉,与壶口平齐以方便叠烧,灯腹呈长方形,20世纪50年代以后,随着电力在农村普及,煤矿采煤照明也改用电灯,鸡娃灯遂停烧了,直到80年代以后,耀州窑恢复生厂又开始烧青花鸡娃灯瓷,但这时的鸡娃灯已不是实用灯具,而是民间青花工艺瓷。

  与渭北鸡娃灯相似的带流壶形灯在别处民窑里也存在,有的还在壶流的两侧各贴塑上一只弯曲牛角,瓷灯造型形如卧牛,称之为“卧牛灯”,从造型上看,无论是鸡娃灯还是卧牛灯,其造型大同小异,这种瓷灯在造型上与我国传统的浅盘、碗状瓷灯明显不同,渊源应是来自一种带流的壶形灯具,其造型来源究竟为何呢?一次笔者翻阅陶瓷史图片时,翻到明清官窑烧制的青花瓷灯时,觉得造型很眼熟,不由眼前一亮。

  景德镇明清御窑厂都曾烧制过带流的壶形瓷灯,时人称之为“书灯”。“书灯”这一称呼在元代就已出现了。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有一件明宣德官窑烧制的青花壶形书灯,通高12..7、口径3.6、足径4.6厘米,通体描绘青花花草图案,腹上书写“大明宣德年制”楷书横款。此灯制作精巧,造型为一扁腹小壶,立于托盘之上,与明宣德青花带流灯相似的瓷灯在清雍正时也曾烧造过。

  原来,把明清官窑烧制的青花书灯省去了高座和灯盖,不就是民间“鸡娃灯”的造型嘛!这种壶形瓷灯的灯捻从流部放入油壶里,由于带有壶盖,油料不易挥发,达到了美观、实用、省油、清洁的效果。我国宋元时期南北方都烧制过腹部注水的“省油灯”,四川邛崃窑、浙江龙泉窑都有烧造,笔者在藏友处还见过一件金代——元初耀州窑黑瓷省油灯,为此还写过《漫话省油灯》一文。提出浅碗形的夹腹省油灯,制作费时费工,灯油在敞开的瓷盏中也比较容易挥发,虽然在夹层中注入冷水,“每夕一易之”,但节油效果一般仅有百分之一、二十;而明代开始出现的壶形瓷灯,灯油在相对封闭的壶体中很难挥发,效果优于此前的省油灯,因此敞口的夹腹注水灯必然趋于消亡,最终被节油效果更佳、制作和使用更为简便的壶形瓷灯所取代。

  民间鸡娃灯的造型源于明代御窑书灯,这一发现使人对鸡娃灯不由刮目相看,也使人对其造型渊源更产生了兴趣。在历史上,我国传统瓷灯是多为平底台盘状或浅腹碗形造型,不仅瓷器如此,汉唐时代的常见的陶灯、釉陶灯、玉灯、金属灯也是如此,在中国古陶瓷里确实没有这种腹部封闭的壶型灯具。

  为什么明永宣时期官窑烧造壶形瓷灯,其背景是三宝太监郑和七下西洋,把一批造型奇特的西亚阿拉伯风格金属器皿带回朝廷,因此永宣时期的景德镇御窑厂仿照西亚金属器皿烧造出大量的青花瓷和白瓷,这些风格奇特的精美瓷器即可以满足宫廷使用,也可作为国礼用于伊斯兰地区外交交流。在此种背景下,永宣官窑烧造出造型与传统迥异的壶形瓷灯,称之为“书灯”,上行下效,民窑遂仿效书灯引入了这种外来造型,并加以简化,烧造出了鸡娃灯,这种造型便于制作与使用,省油效果明显,遂在清代、民国时期流行开来。

  壶形带流油灯的历史来自西亚和北非,甚至可以追溯到罗马时代,《科学》杂志中译本1983年第4期刊登有C·R·Fitch所著《科萨的油灯》,记载了罗马带嘴油灯的发展演变,该文介绍,位于意大利罗马以北120公里有一座科萨古遗址,考古学家发现罗马文化中主要的室内照明用具油灯的演变规律,有700年的历史:“最初的油灯是粘土手制的浅钵,为轮制或手制,钵中装有半钵油,灯芯就漂在液面上。后来,一些富有想象力的陶匠在陶灯烧制之前,把钵的边缘捏出一个小唇口,这样,灯芯的一头就可以高出油面之上。下一步

  的改革是把钵的边缘除了捏出的唇口之外均向里弯,以减少灯油被溅出的危险。再下一步,唇口消失了,手制的锥形陶嘴取代了它的位置。”在一些反映罗马历史的影视片中也可看到罗马人手持壶形灯的画面。

  罗马造型的壶形灯其实早在唐代就传入了我国。1959年新疆巴楚曾出土过一盏唐代壶形铜灯,造型与中国传统的浅盘式灯完全不同,此灯的高度仅有7.1厘米,外形如同一把没有盖的长嘴小壶,铜灯由灯盏和灯座两部分组成,壶嘴中应是放入软灯芯,这件铜灯的造型被认为摹仿自罗马灯具,甚至可能就是一盏罗马式铜灯,是通过丝绸之路由西方辗转传来的。

  这种西方灯具的传入,对我国古代灯具的造型改进发生了很大的影响。唐代以前,我国油灯使用的灯芯大多是在浅台盘中央直立的硬质纤维,唐代以后,受到西方灯具软质灯芯的影响,逐渐盛行用软质纤维搭在唇沿上的灯具,这种变化与壶形灯在我国的流行是一致的。明清、民国时期,无论大江南北,民间使用的已多是壶形带嘴油灯,壶口盖、塞住后即省油又便于端持,遂成为民间油灯的流行样式,而鸡娃灯就是壶形灯的一种变形和演进。

  真是不查不知道,原以为土的掉渣的民瓷“鸡娃灯”,竟是摹仿自明代官窑书灯,造型渊源来自西亚阿拉伯金属灯具,甚至还可远溯到罗马灯具。本以为最土气的民瓷“鸡娃灯”,在历史上竟一度是最时髦的洋造型。小小的鸡娃灯,竟然可以联系到中西文化的交流与交融,真是让人感叹不已,民瓷真是不简单,细究起来,里面的学问大着呐,小小“鸡娃灯”带给我们的启示可谓良多。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