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百家争鸣] 收藏界的“黑哨”与“偏哨”

许明   2004-01-16

  闲暇之中,藏友好谈“收藏经”。我最要说的“收藏经”是:收藏要靠自己的实力,任何“裁判”只能作参考。谓予不信,试以我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这一真理。

  藏家最头痛的事情是要别人来认同自己的东西,要让别人“择取”,甚至是“鉴定”。你有东西要拿出去拍卖,就得听拍卖行评说;您要拿出去鉴定,就要由鉴定师去判断。收藏界也有“裁判”,这与足球界一样。

  但与足球界一样,收藏界存在着“黑哨”与“偏哨”。有的校真的藏友,捧着宝贝遇到这样的裁判,叫苦不迭,血压上升,气愤难忍。其实大可不必。

  “黑哨”是这样的:明摆着是一件到代的真品,他偏说你是“后仿”,是景德镇新货作旧的,或者说是不到代的。反过来,明摆着是一件假货,他却说是个稀世珍宝。这种“黑哨”,在一些不规范的中小拍卖行中存在。这些自己不懂多少的“裁判”,以为掌握着别人的生杀大权,随心所欲,指鹿为马,以真说假,以假当真,没有实惠,没有好处,就不收你的。这种例子举不胜举。对这种人,最好让他读一读近20年来的中共中央文件,给他洗洗脑筋,中国目前实行的叫做市场经济体制。各种拍卖行林立,竞争少激烈。你没有诚信,必然垮台。

  还有一种“黑哨”当然是不少小店主了,为利益,他即使见了珍宝,眼睛发光,心怦怦直跳,也不会说一句真话。他们的法则是以买假货的钱拿真品。我听见到的,也真屡屡成功。市场争夺,有情可原,哪个收藏家不想买便宜货呢!这种“黑哨”的“黑”在即使没有交易的时候你拿东西去请他掌眼,一般他也不说心里话。生意人一见你不买他的东西,拿着别人的东西去请他看,心烦上火,有气不打一处来,说真话,才怪呢?

  大多数藏友的眼光的判断是感性的。在收藏界,每个人都可以是“裁判”,当然,一些已经形成权威性的人,就可能成为“职业裁判”。相对来讲,这些“职业裁判”心态平稳,出发点良好——因为没有利益关系。例如,北京古玩城,琉璃厂等地,就有4~5家有北京文物局颁发执照的“鉴定点”。50元看一件东西,便宜,又叫人放心,所以,生意很好。以我陋见,这些裁判朋友也未必可以全信。本人在市场上购得一只贯耳哥窑瓶。以我的判断,这是旧器无疑,但是否是宋元哥窑,尚无法确定。花50元拿到古玩城鉴定,古玩城说是“南宋哥窑”,可以出证书;不放心,花50元再到琉璃厂鉴定,琉璃厂说是“刚出炉作旧的新器”。一件东西,也不是什么复杂得弄不清楚的人造卫星之类,凭有限经验的裁判,说法完全不一样。令人匪夷所思。其中必有一人错!

  凭有限经验的判断犹如瞎子摸象,争论不休,不一而足。经验是有限的,收藏界的大多数人,对陶瓷史,对某种品种的全貌,没有条件、没有精力、没有兴趣去作系统的、艰苦的研究。我接触的大多数人,甚至是最高级别的陶瓷研究人员,判断的方式是单纯的“经验型”的——自己见过的被证明是真的东西,变是真品,反之,没见过的就可能是假的。判断基本上没有推理过程。以上例子,均说明判断的片面性,单一性。

  此为“偏哨”。

  “黑哨”是人品问题,“偏哨”是水平问题。前者用市场经济的办法来对付它。对于大量存在的“偏哨”,我建议藏友自己组织起来,各地的收藏家协会应当组织藏友自我鉴定,自我评价。十个八个有收藏经历的藏友,共同研究探讨一件东西,十之八九不会错的。何必花大价钱,去请一些自己也不甚了了的人去评价呢?说到底;收藏并不复杂,没有什么太深奥的道理,就是一句话:多看实物,多看书,多动脑筋。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