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东西方瓷器上的卷草纹

董 亮 江 凌   2010-04-22

  卷草纹是一种世界范围内广泛运用的古老纹饰,在中国,卷草纹一般被认为是由忍冬纹演变而来的(当然它的连续旋转的形式早在中国原始彩陶中就已见其雏形了)。忍冬即是金银花,从盛行于唐代的卷草纹形式来看,其来源远远不止忍冬,这种当时广泛传播到日本的纹样被称为唐草,其输入日本的纹样形式除忍冬唐草外,还有宝相花唐草、莲花唐草、石榴唐草、牡丹唐草等等,也就是说,唐代卷草纹并非特指忍冬,更非只是蔓草,卷草纹和缠枝纹并没有明确的区别,并且还包括从西亚传入的葡萄卷草纹或称葡萄唐草纹等。

  唐代卷草纹已经被运用于各类瓷器装饰中,如越窑、唐三彩等的刻划装饰中卷草纹就很常见。不过,我们在这里对唐代以后瓷器上的卷草纹与缠枝纹形式是完全区分的,将卷草纹顾名思义地界定为没有花朵的形式,而有花朵的则被归入缠枝纹范围内。

  宋代毫无疑义是卷草纹大放异彩的时代,几乎所有对瓷器进行彩绘或刻划装饰的窑口都大量使用卷草纹,其产生原因并不明了,但卷草纹确实被得到了极广泛地运用,常常作为主题纹饰而占据器物非常显要的位置,即使作为边饰亦处在醒目位置。

  宋以后,卷草纹仍然是元代瓷器特别是元青花中极广泛使用的纹饰。不过,其地位已明显下降,通体装饰已基本消失,基本不再作为主题纹饰,而成为最常见的边饰或附属纹饰。在元青花多层装饰带上,卷草纹往往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纹饰。  

  明清以后,卷草纹的地位进一步下降,虽仍大量使用,但已是瓷器装饰中越来越不起眼的小部分,而大量的缠枝花纹则发挥着重要得多的作用。

  唐代卷草纹传入日本后,对日本纹饰产生了较大影响,一直作为非常重要的装饰纹样被广泛使用于各种器物之中。日本卷草纹一直都不将缠枝花从中严格区别开来,各种花类唐草才是占据主体的卷草纹样。除前述几类外,还发展出日本本土卷草纹样,如菊唐草、桐唐草、铁线唐草、桔梗唐草、樱花唐草、松唐草、梅唐草、竹唐草等,几乎所有的植物形式都可以以卷草纹样的形式出现,大大扩大和丰富了卷草纹图案。而中国唐以后的各类极丰富的缠枝花纹样,也被日本乃至世界各地看成是卷草纹样。十七世纪日本侵朝战争后,利用俘获的朝鲜瓷工兴起了本国的瓷器生产业,唐草纹被大量运用于日本各类瓷器装饰中。

  在古代朝鲜,中国卷草纹在瓷器上的运用比日本更为普遍,优雅高贵的高丽青瓷与当时中国宋代瓷器一样,卷草纹被大量地使用。和日本一样,深受中国文化影响的朝鲜卷草纹也被称为唐草纹,并同样包含缠枝花形式。高丽王朝灭亡后,唐草纹并未随之衰败,仍然被广泛使用于李朝各类瓷器之中。

  欧洲国家晚至十六世纪才与中国全面接触,因而中国瓷器纹饰很晚才对欧洲形成影响。唐草形式并未对欧洲造成大的影响,因为欧洲也同样发展起了丰富多彩的卷草纹样。欧洲学者认为,欧洲卷草纹主要有两个来源,一是由欧洲本土生长的一种被称为莨苕草的叶子演变而来的;再是由中东地区传来的葡萄卷草纹。莨苕是生长于地中海沿岸的一种低矮植物,其叶形奇异,萌发时弯曲而充满生命力地伸展,很早就被运用于古希腊、古罗马时代的建筑中。莨苕叶饰是古希腊、古罗马建筑的典型柱头样式,按西方传统说法,莨苕是再生和复活的象征。这种莨苕叶组成的弯曲藤蔓形式后来被称为“罗马卷草纹”。葡萄是中东地区的重要农作物,叶肥果大,被用来酿酒,是丰收的象征,其图形被广泛运用于中东波斯王朝的各类金银器、染织品等工艺品上。后来,波斯葡萄卷草纹西传罗马帝国,而希腊等地同样认为葡萄象征丰收和幸福,因而葡萄卷草纹和罗马卷草纹相结合,形成了欧洲卷草纹的典型样式。

  欧洲迟至十八世纪才生产出真正的瓷器,从十六世纪至十八世纪,中国外销瓷风靡整个欧洲,构成欧洲“中国风物热”的最重要一环。中国外销瓷中很大一部分是按欧洲人提供的样式绘制的,特别是纹章瓷,完全按照欧洲客商要求完成,其纹章纹样完全体现出欧洲纹饰的原貌。可以看出,卷草纹被极广泛地运用于盾形纹章的附属装饰中,其色泽极为艳丽,枝叶繁密,叶形硕大,自由伸展,成为最醒目的纹样之一,这与当时中国明清卷草纹样衰退到很次要的位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来源:文物天地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