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明清时期景德镇瓷器在欧洲文明进程中的作用

詹嘉 袁胜根 胡伟   2010-04-21

  三、景德镇瓷器进化了欧洲的生活艺术

  

  生活的品质不仅体现在饮食方面,更体现在起居方面,当欧洲人的温饱满足以后,必将更多地关注家居的装饰,尤其是欧洲上流社会普遍收藏中国瓷器,或建筑宫殿,或专设陈列市,痴迷于艺术鉴赏,景德镇瓷器诸多功能和价值被发掘利用,提升了他们的生活质量。

  

  (一)提高了人们的生活品质。

  为了适合欧洲人生活方式,景德镇传统瓷器逐步西化,出现了欧式的剃须盘、梳妆用具、痰盂等卫生便具。如剃须盘是在浅浅坯胎上,挖山一个月牙形,加彩烧制而成,是男人的专用品。欧洲人的胡子比较浓密,为了体现男人的气概, 故在胡子的修剪上颇下功夫,并成为一种享受的乐趣,把漂亮的瓷盘夹在脖子下,增添了盎然的情趣。

  清代乾隆年间,法国传教士昂特雷科莱(中文名字叫殷弘绪),两次来到景德镇考察学习,亲眼目睹瓷制灯笼,灯罩是薄胎的白瓷或青花瓷,象没有颈利底的瓷瓶,灯座利灯罩用子口连成一体,里面的烛光照射出来,顿时满屋增辉,它是法国皇太子在景德镇订作的工艺品。1712年9月1日,昂特雷科莱用书信向传教会会计奥日神父介绍。传到欧洲,德国王宫也很快流行,他们把花瓶去掉底部,改装为灯罩,瓷盘作为灯座。意大利玛丽亚•;;;阿玛利皇后的波梯西宫还悬挂大型的中国瓷器枝形吊灯。更有意思的是,欧洲人把中国南方的凉墩运到西方,与皮质沙发相映成趣,以适应季节的变化,更适合人们垂足而坐的习惯。如1770年,英国贵族订做的凉墩,铭文右边是亨特家族的姓氏HUNTET,左边是詹姆斯家族的姓氏JAMES。

  

  早期流入欧洲的瓷乐可能是瓷笛,但人们并不满足,希望中国能够制造一种叫做“笙”的小风琴,它由14根管子组成,可能是中国:’厂匠没有见过这种乐器,故未能烧制成功。然而,欧洲人对瓷质乐器好奇心并没有泯灭,为了欣赏中国的瓷乐,路易十四要求商人订制瓷质的云锣,为此,景德镇上匠在瓷十中掺入铜屑,经过无数次的烧造试验,终于成功地制造了系列音阶不同云锣,云锣中间稍凹,组合放置架上,敲击叩打,声音清脆悠扬,音调起伏美妙,与现代景德镇的瓷瓯有同工异曲之妙。云锣的造型之美,难度之人,对欧洲人来说简直是匪夷所思。18世纪初,路易十四还委托商人在中国订制他们夫妻俩的瓷雕作品,瓷雕是景德镇特有的品种,故工匠很快就烧制好了,高22厘米,路易十四和曼德侬夫人穿着中国丝绸、织锦做成的中式服装,国王的衣服上还有中文寿字,人物形象栩栩如生,充满了东方情调。

  (二)提升了民众的审美理念。

  中国陶瓷,尤其是景德镇青花和彩瓷,成为欧洲流行的时尚,人们欣赏瓷器胎釉、曲线、图案的曼妙。随着陶瓷的普及,欧洲人陶瓷审美理念逐渐提升,由器物的单件美,转化为组合的结构美,由器物本身的美,升华到建筑装饰的整体美,丰富了欧洲的装饰艺术,也为艺术创作提供了素材。

  把中国瓷盘,作为艺术品挂在墙上,装饰室内空间,因为欧洲人不了解华瓷的功能,只是根据自己的艺术修养、生活习惯来使用,进行组合改装,故中国的花瓶到了德国,往往改头换面成了水罐或酒壶。1453年,德国王子由于珍爱景德镇青花茶杯,命令工匠镶嵌金边和银边,现藏于德国卡塞尔博物馆。欧洲人用贵金属镶嵌景德镇瓷器的口、流、托、把手,或把两个瓷碗组合,变成了一套“金属瓷器”,更彰显了珠光宝气。但有些瓷器因此改变了的功能,如花瓶的功能是欣赏,由于瓶口镶嵌了扣盖,变成了盛装东西的容器。

  

  欧洲盛行用景德镇青花瓷作为镜框,用瓷板镶嵌桌椅,甚至出现了瓷壁炉台。墙壁、天花板、窗户的凹处都用陶瓷镶嵌,借助瓷器特有的光泽和镜子的反射,营造出变幻的光影效果。马德里皇宫有一面大镜,镶在花果型的瓷板上,具有德拉•;;;罗比亚的风格。法国出现了“蓬巴杜装饰”,工艺品上经常描绘小桥流水、亭台楼阁、花鸟鱼虫的图案,给人以东方艺术的享受。18世纪中叶,国王卡洛斯三世在那不勒斯,修建了意大利的“瓷饰客厅”,80多平方米的墙面镶嵌了3000片瓷砖,瓷砖底部为白色的彩釉浮雕,多为身穿唐装的男女人物,四周藤花蔓草、扑蝶飞鸟,一派恬静祥和的气氛。

  18世纪,英国作家笛福的《鲁滨孙漂流记》表达了对中国长城和瓷器敬慕。1851年,雨果在诗中描述景德镇青花瓷“在釉彩鲜艳的陶瓷中,绘着天真的象征——蓝花”,青花瓷清纯可爱,具有少年天真的特质,反映了西方对中国的向往。

  

  (三)丰富了王室的收藏品种。

  为了体现社会的尊荣,欧洲王公显贵竞相建立“瓷屋”,专门陈列收藏华瓷。文艺复兴时期,宫廷盛行艺术品陈列室和古董陈列室,“瓷屋”由此而米。

  百合花是法兰西王室的象征,瓷盘盾形纹章头顶王冠,蓝色背景中三只金色的百合花整齐排列,显得庄严肃穆。1670年,法国国王路易十四,在扩建凡尔赛宫时,专门建立了著名的特里亚农瓷宫,以陈列青花瓷器而闻名。从流传的铜版画来看,瓷宫上缘排列着瓷瓶,还有描金的青花瓷,象一条屏带整齐而有变化,陈列架层层叠叠,直到天花板,与其说强调瓷器的特色,不如说是突出瓷器的数量。路易十五还专门为旁帕多大人从国库中拨山一笔巨款,作为她搜集中国瓷器的费用。据法国国家档案《总清单造册》记载,17世纪法国王室仅中国细瓷就达千件以上,并成为宫廷陈列装饰的重要物品。

  

  18世纪的邸宅建筑,设计师通常突出“瓷屋”,还出版了陈列室的各种版画。收藏景德镇瓷器成为高雅的社会风气,皇室贵族的收藏更加丰富,布置也特别豪华。西班牙马德里城的皇宫和何朗龙茨宫,设有瓷器陈列室,国王腓力二世收集了3000多件瓷器。奥地利布尔诺城的杜布斯基宫,不仅有瓷器画和瓷镜框,还有瓷板镶嵌桌椅,甚至瓷壁炉台。意大利玛丽亚•;;;阿玛利皇后的波梯西宫,充满了瓷器的中国人物雕塑,马猴等动物雕塑,地板和天花板用中国瓷板镶嵌,大型瓷器枝形吊灯;悬挂中央。波兰国王约翰三世在维拉努哈宫侧殿是专门陈设瓷器的中国厅。德国王室建立的瓷器陈列室最多,1700年左右,巴姆堡和慕尼黑相继建立夏洛登堡、波米斯佛力;登、安斯巴哈、蒙毕郁宫。德国哈布斯堡家族尤其喜爱中国瓷器,马克西米安一世利兄弟斐迪南德大公在安布拉斯就收藏大量景德镇青花瓷器。德国选帝侯奥古斯都大帝醉心于瓷器收藏,让宫廷的每个房间都装点瓷器,把华瓷集中在德累斯顿的瓷宫。

  1753年7月24日,瑞典王后收到国王赠送的特殊生日礼物——建于德罗特宁霍勒姆木结构的中国亭,采用了中国瓷器上的图案来装饰,陈列着王后的景德镇粉彩花瓶等。王后兴奋地描述:“一个真正的神话世界……一个近卫兵穿着中国服装表演中国兵操,陛下两位侍从扮成满清武官摸样,我的长子穿得像个中国王子一样,在亭子入口处恭候,随侍的王室从则扮成满清文官模样。亭子里面四角各立一只人瓷花瓶。……墙上还装饰着美妙的瓷器和宝塔、禽鸟图案。……厢廊陈设桌子:一张摆放一套精美的德累斯顿瓷器,另一张则摆放一套中国瓷器。欣赏过所有东西之后,国王下令演出一场配土耳其音乐的中国芭蕾”。瑞典这座中国亭,把东方情调和欧洲风格融为一体,加上想象而幻化出中国人物形象,成为他们所理解的中国原形。

  

  四、景德镇瓷器对宗教艺术的影响

  中国陶瓷进入欧洲后,迅速地成为基督教的载体,使艺术与教义地溶为一体,圣经的故事,希腊、罗马神话借助景德镇瓷器洁净胎体,淡雅的画面,直观地呈现在人们的面前,润物无声地 教化民众,丰富了人们的艺术修养,其教育价值已超越其实用价值。

  

  (一)成为基督教的载体。

  随着基督教的传播,《圣经》对欧洲社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圣经故事、圣徒传、祷告文、圣者言行录、梦幻故事、奇迹故事在人民中广为流传,歌颂了基督的伟大、圣徒的虔诚。中世纪,欧洲职业画家大部分描绘基督、圣母玛利亚的形象,如引日约的故事等。钉在十字架上的基督,穿上镶着宝石、或金边的国王衣服,保持着救世主的威严。

  景德镇瓷器进入欧洲后,成为宗教的载体,使艺术和教义有机地溶为一体,对希腊、罗马神话的宗教题材产生了巨大影响,其艺术性和教育性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们的实用性,用陶瓷的特殊语汇,诠释基督教的教义,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们的行为标准和价值取向。华瓷大多描绘耶稣降生、受洗、蒙难、复活,这类瓷盘通常为四什一套,如《基督受洗》,中国艺人参照欧洲版画插图,在瓷盘上饰以铁红彩和金彩图案,描绘基督在约旦河受洗,边缘是鹰衔着花环,下面有两个小神仙手持飘带,具有中国绘画的特色。再如《耶稣蒙难》,盘面以墨彩与金彩为色调,描绘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表情忧郁,倍受折磨,瘦弱基督下身只有裙带遮体。背景为玛利亚、圣约翰及旁观者,前面有四个士兵正在掷骰子。基督教徒认为耶稣在十字架上受害的意义极为重大,表明耶稣担当了人类应当承受的刑罚,世人因此可以免受这种刑罚。他们相信耶稣从死里复活,十字架也就成为了盼望、战胜死亡和永生的象征,是西方国家使用最为广泛的宗教器物。

  

  根据基督教教义,百合花代表处女,象征圣母,也是圣徒贞洁的象征。在末日审判时,百合花和利剑象征着无辜与罪恶。在基督教文化中,狮子既象征着“犹大部落之狮”的基督,又代表咆哮徘徊的撒旦。中世纪的欧洲,狮子又象征着复活,因为传说幼狮生下来是死的,等到第三天,雄狮向它们吹气才获得生命。有翼的狮子是启示录中的动物之一,代表福音使徒马克。狮子还象征着难圣徒艾德里安、尤菲米娅、哲罗姆(拉丁四教父之一)、塔莉亚和西克拉以及但以理(四先知之一)。鹰在基督教象征升天,也是代表福音传教士约翰启示录中的怪兽之。罗马帝国皇帝加冕仪式,常放飞一只鹰,象征灵魂升,罗马军旗上的鹰象征着权力与胜利。俄罗斯国徽是双头鹰各戴一顶小王冠,上方为一顶大千冠,鹰爪抓着权杖和金球,象征皇权,鹰胸部是屠龙骑十,骑士代表国家卫士,龙代表异教徒,象征善良战胜邪恶,光明战胜黑暗。尽管很多茶杯盘碟绘有圣经题材,但并没有在餐桌上使用,因为虔诚教徒认为将它们用作餐饮是对神灵亵渎。故大多用于宗教场合,或只作装饰器皿,是基督教的专用品。

  

  

  (二)成为文艺复兴的载体。

  中国陶瓷主要是景德镇陶瓷,成为文艺复兴艺术的载体,以洁净的胎体、淡雅的花面、优美的造型、配以动人的故事,蕴含朴实的真理走进人们的家庭。开光中描绘有两个半裸体的天使飞翔在湛蓝的大海上,海面是航行的克拉克商船,中间金色的CAR字母,相互勾联,上面皇冠,具有商业广告意味。除此之外,大多描绘裸体或半裸体的女神,丰满娇嫩,恍惚忧郁,情欲绵绵,却不害羞,追求现世的爱欲使她们变得更加美丽,女神衣服装饰富有东方的神韵。《巴利斯的审判》图案,来自荷马创作的希腊神话故事,描述特洛伊城君主之子巴利斯,面对女神海娜、雅典娜、维纳斯,他宣称维纳斯最为美丽,作出爱的选择,因而触发特洛伊城之战,珐琅彩在设色和边饰及主题的处理方面略有不同,更加衬托出维纳斯的美丽。

  

  中国陶瓷艺人在茶杯及托碟上,临摹意大利科育丙奥的油画《莉达与天鹅》,描绘丘比特化成天鹅,与斯巴达国王泰达流斯的妻子发生私情,据说特洛伊城的海伦就是因此而生。旁边的侍女正在欧罗他斯河中沐浴,并与天鹅玩耍,这套杯碟现藏于柏林博物馆。瓷盘《冰》,临摹范萨斯高,雅宾尼的画面,嘉拉菲雅站在贝壳中间,四周围绕着小海神,象征河流、海洋,珍宝、珍珠、珊瑚点缀其间。瓷盘《土》,根据雅宾尼的描绘,战车上后排站立着诸神之母茜贝儿,手持圆球,象征宁市。身旁是春天之神芳娜,夏天之神施利斯,身后是秋天之神柏卓斯,唯独缺少冬季之神,因为冬天寒冷沉闷而被略去。作品现藏在比利时布鲁塞力;皇家艺术历史博物馆。荷兰画家奥西亚斯•;;;贝尔特的《盛在中国碗里的草莓和樱桃等静物》,盛装茶水的应该是景德镇青花瓷,展示王公贵族或富商巨贾纵情现实的享乐,对世俗生活具有潜移默化的影响。

  以上作品集中反映了文艺复兴时期,人们反封建、反宗教的思想观念,用人性反对神权,用个性解放反对禁欲主义,用理性反对蒙昧主义。根据不同的器型和釉色,描绘不同的内容,虽然略带暧昧色情,但作为社交场合的礼品,很受欢迎。将西方艺术装饰景德镇瓷器,在中国陶瓷文化中绽放异国情调的奇葩。

  

  (三)成为罗可可艺术的典范。

  18世纪,中国瓷器风行欧洲之日,止是巴洛克艺术衰弱,罗可可艺术勃兴之时。巴洛克艺术主要表现动势,用斜线和对角线构图,用明暗对比造型,雕像健壮,强调沉重威严,色彩华丽,线条夸张,建筑物具有巨大、沉重、奇怪的特征。罗可可艺术特征:物体高耸纤细,造型采取c和s形涡旋,以不对称代替对称,色彩明快柔和,流行象牙白、淡蓝色和金色,突破正统的透视法,采用东方人物和花卉图案。其工艺品,采用多变的卷草纹,形成连绵不断、复杂繁锁的曲线。罗可可艺术一反巴罗克艳丽、繁陈、凝滞、线条僵直刻板、结构单调的风格。如巴罗克建筑的柱子高大,楼梯宽人,而罗可可建筑柱子细长,楼梯小巧,巴罗克色彩浓烈,而罗可可则却淡雅。

  罗可可本意指文艺复兴时期传人意大利的中国艺术品,后来西方美术把凡是受中国文化影响的艺术,通称为ROOK。明清时期,华瓷彩光润明亮,乳白如凝脂,法国人称为“鹅绒白”或“中国白”,多用波状曲线青色纹样,装饰主题有花鸟鱼虫、山水人物。景德镇陶瓷质地坚硬、青白雅致、细润光滑、形体规整、转折明确、细部处理得当,具有明快、秀丽、严谨、精巧、光挺的艺术风格,给沉闷的欧洲艺术吹来了一阵清凉的东风。意匠自然、飘逸、潇洒,法国传统艺术充分咀嚼中国艺术精髓,仿效景德镇陶瓷风格清雅、画面活泼、色彩柔和、曲线优美,讲究非对称的法则。慕尼黑宫华丽厅在每个弯曲的卷草纹头上,安装了青花瓷、景泰蓝和小天使头像、动物塑像。

  

  陶瓷装饰是提高艺术感染力的重要手段,景德镇陶瓷艺术家构思器面图案时,把主题纹样安置在主要视觉部位,巧妙地以次要纹样衬托人物,以远景衬托近景,更加突出了装饰纹样的寓意。罗可可艺术绘画巨匠,从华托的《谈笑》,到弗拉贡纳的《秋千》,从中国的青花瓷得到色感的启发,从青花的色调反差中获得光影对比的效果。运用纤细的线条描绘树木、草丛,运用明确的对比手法刻划人物,突出主题,画面清新淡雅,有一种朦胧般的意境。《发舟茜苔岛》是罗可可艺术的代表作,画家构思开阔,大力渲染了路易十五时代贵族化的上流生活,茜苔岛是希腊神话中爱神阿佛洛狄忒的乐园,是众缪斯聚会行乐的所在,当然也是臆想中完美恋爱的处所。华托运用极富诗意的笔法,用细腻的笔触迷蒙地表现出远景的山水树木,一对对男女情侣,或切切私语,或耳鬓厮磨,流露出无限爱怜的情感。

  英国学者赖赫淮恩说:“罗可可的精神和中国的老子最接近,潜伏在瓷器、丝绸美丽之下,有一个老子灵魂。”利温奇认为:“罗可可艺术风格和古代中国文化的契合,其秘密在于这种纤细入微的情调。”这种纤细入微的情调,正是景德镇陶瓷艺术切入点。小林太市郎认为18世纪欧洲,尤其是法国工艺美术,抛弃中世纪的文化残余,全面地仿效中国,表现在:“第一、技术上由于学习中国技法,法国出现了陶瓷制造业,漆工艺与丝织工艺异常发达。第二、由于受中国仿织品,漆器和瓷器的色彩、花纹的启示,绘画的教导以及后来国际的示范作用,使法国人在色彩光泽、花纹等方面的感觉变得更加洗练”。小林太市郎强调“所谓罗可可美术的主要特征,完全由中国工艺美术而来,所以这个罗可可是一个暧昧不明的称呼,不如直接称之为:中国——法国式美术,其意义更明确而实际些”。罗可可艺术以法国为中心,席卷整个欧洲,从绘画到建筑,从工艺品到装饰,都能看到中国文化的元素,鞋面的牡丹花纹和浅蓝色彩,完全是从景德镇青花瓷中移植而来。

  

  在西方波澜壮阔的“中国热”中,景德镇瓷器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16世纪中叶以前,它只是神龛上的圣物,帝王的宠物,供人们仰视欣赏:16世纪中叶到17世纪,成为达官贵人的奢侈品,标志着社会地位;18—19世纪,成为凡夫俗子的至爱,是时髦和文明的象征。景德镇瓷器不仅是精美:工艺品,而且是生活实用具;不仅是宗教的载体,而且是艺术的化身;不仅是西方文明的典范,而且是其重要的部分。景德镇瓷器从餐饮器皿,到文化艺术,其诸多功能和价值被发掘利用,极大地推动了欧洲文明的进程,是中国文化对人类贡献的最好物证。

  来源:中华文化论坛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