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端砚的鉴赏与收藏(三)

吴鸿祥   2010-03-31

  (二)端砚常见的石品花纹

  砚石的主要矿物,掺杂着其它矿物,在砚上呈现不同硬度、颜色、形状,在端砚欣赏中称为石品花纹,或简称石品。除了上期所介绍的六大名品之外,还有一些常见的石品花纹,是端砚鉴赏中不可或缺的参考要素,其中有火捺、翡翠、黄龙、玳瑁斑、朱砂斑、石皮(黄、鳝血斑)、鹧鸪斑(麻雀斑)、杉木纹(织席纹)等等。

  火捺:

  火捺的主要成份是尘状赤铁矿与褐铁矿,在砚上呈不规则的晕染状,面积有大有小,颜色以紫红、暗红为主,中心部位一般较深。出现在砚上,像火烙过的痕迹,端砚欣赏称为火捺,是端砚最常见的石品花纹。火捺只出现于青紫色系端砚中,所以绿端、白端没有火捺。

  火捺颜色贵红、不贵黑,依形态的不同,又分数个种类。有圆正如古钱的“金钱火捺”,若出现在蕉叶白或鱼脑冻上,晕圈重重,如神秘的天文景象,是火捺的名品。有椭圆的“猪肝冻”,色深紫,常出现于蕉园宋坑的蕉叶白中。有如马尾临风的“马尾纹火捺”,常出现于蕉叶白的边缘,形态富有动感。有嫣红一片,如姑娘红晕双颊的“胭脂火捺”,这种火捺最妩媚。还有令人扫兴的“铁捺”,它是火捺的败家子。总的来说,火捺对实用没帮助,但它是出色的配角,有成人之美,常伴着蕉叶白、天青、鱼脑冻出现,如红花衬绿叶,相互掩映,让同行的石品花纹更鲜明、更突出。

  翡翠:

  不识端砚者,常将翡翠误作青花,因为这种黄绿色的斑纹,容易让人与青、绿色产生联想。按形状的不同,又分翡翠纹、翡翠斑、翡翠点等。颜色以翠绿为佳,枯黄者为下。

  翡翠与石眼的矿物成分相近,两者本是同根生。我们的老祖宗说:有青脉者,必有石眼。青脉即翡翠纹。某些程度上,翡翠是石眼的雏体,只差圆正与精神,无睛的石眼因而称翡翠点。

  翡翠在石品中的地位不高,古人将之列为石疵;但笔者却认为,翡翠不影响磨墨,如果颜色翠绿、姿态悠美,还可利用于巧雕,有增光起色、画龙点睛之妙,将其类为石疵似有商榷之处!

  黄龙纹:

  黄龙纹呈淡黄色条带,形状有曲有直,绝妙者如天边长虹,如飞龙在天,当然,这纯为爱砚族们的风雅创意,是虹、是龙凭君看!

  黄龙纹的地位如翡翠,若能巧加利用,有增光起色之用。黄龙纹容易与翡翠纹混淆。两相比较,黄龙纹形态模糊,色微黄,微有燥气,边缘无深色晕包围。翡翠纹则颜色偏绿,色润,边缘有深色晕包围,如石眼外围的黑色晕圈一样。

  玳瑁斑:

  玳瑁斑又称青苔斑、霉苔斑,呈不规则浸染状斑纹,如五色油彩浮于水面。主要成分是绿泥石、褐铁矿团粒所构成,佳者特征如玳瑁背壳之斑纹,次者如石生霉、长苔,故名。它是朝天岩的特有标志,几乎每方砚都有,其它坑口则罕见,成了鉴别朝天岩的标志。

  朱砂斑:

  朱砂斑又称朱砂疔,是个血性汉子,色朱红,以鲜活者为佳。主要成份为褐铁矿,是由菱铁矿与绿泥石氧化而来。形体如米粒般大小,它的地位如翡翠斑与黄龙,硬度与砚石相近,不碍研墨,所以未被打入“黑名单”,好事者,甚至趁机歌功颂德一番。端砚除了白端、绿端、梅花坑外,其它坑口,偶然都会有朱砂斑出现,而以三大名坑为最常见。

  麻雀斑、鹧鸪斑:

  两者可归为一类,是深浅相杂的斑点,如鹧鸪、麻雀身上的斑点,特征类似青花中的冬瓜囊青花。一般出现于砚石的顶板中,微有渴燥气,没有冬瓜囊青花的滋润、柔美。青紫色系的端砚才有鹧鸪斑,而以老坑的顶板常见。

  石皮、黄、鳝血边:

  三者同属一类,都是砚石的表皮部份。砚石成岩后,在地球运动中,因经不起天摇地动而产生裂纹,再经长年的水蚀而形成黄、橙、红、绿的斑染状色泽。黄橙者称黄,嫣红者称鳝血边(又名鳝血斑),而统称为石皮。

  端砚的制作中,常保留石皮,取其自然朴拙,对于砚的雕刻设计,有很高的利用价值。巧匠能化腐朽为神奇,或作“秋山夕照”、或作“丹枫满秋山”,或大朴不雕自然天成,成了端砚一大特色。

  杉木纹(织席纹):

  杉木纹是砚中的平行纹理,如衫木之纹理,故名,又称织席纹。端砚中以凵罗蕉多见杉木纹,除此,苍灰色的宋坑,偶而也有之,其它坑口不见。

  除了上述石品外,偶而也会出现一些异象,大抵是无关紧要的小角色,所以才没名又没姓,于此不再多费笔墨。

  来源:艺术市场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