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百家争鸣] 把不可能变为可能

伊 韵   2010-03-25

  从“伟大的世界文明艺术展”到“意大利文艺复兴艺术展”,从“古典与唯美——西蒙基金会藏欧洲19世纪绘画精品展”到“从莫奈到毕加索——美国克里夫兰艺术博物馆精品展”,从“传承与守望——翁同龢家藏书画珍品展”到“秦汉罗马——东西两大文明展”这一个接一个的重量级展览,对于一个经费自理、建成仅3年的博物馆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然而有这么一位“天不怕地不怕”的馆长硬是让这些不可能统统变为现实。她,就是世界艺术馆的馆长王立梅。

  

  “我要把世界艺术品请到中国来!”

  

  “为什么要办这个世界艺术馆?我要让我们中国的孩子像其他国家的孩子一样,从小就能够在自己家门口的博物馆中欣赏到世界大师级的作品。”王立梅说。

  中国大陆拥有2300多家博物馆,略微遗憾的是,收藏和展示的内容较为单一,即无论是古代艺术品还是当代艺术品,均以中华文明为主轴,而缺乏一座专门展示世界艺术品的博物馆,严重滞后于改革开放不断深人和中国与其他国家交往日益密切的现实。2003年,北京歌华文化集团找到刚刚从国家文物局外事处退休的王立梅,希望她能够帮助在中华世纪坛筹建一座艺术馆。虽然并非博物馆专业管理者出身,但王立梅多年从事文化遗产对外交流,走遍了世界各地,参观了众多博物馆,积累了丰厚的人脉关系。那时,每欣赏到其他国家的文明艺术,都能给王立梅带来启迪。“我有个愿望,就是希望有一天中国人不用出国门便能欣赏到世界大师级的艺术作品。我们光了解自己的文明艺术是不够的,也应多吸收一些其他国家文化艺术的精华,使我们的国人,尤其是孩子们,眼界更加开阔,胸怀更加博大。因此一听说要我帮助筹办世界艺术馆,我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还是对外交流,但内容和性质却有了不同。以前,王立梅的工作是将中华璀璨的文明艺术推向世界,而成立世界艺术馆则是将世界文明引进中国。 “刚开始时,我心里也没有底,就与同事们讨论到底做什么。展示中华文明有中国国家博物馆,做皇家艺术有故宫博物院,现代艺术有中国美术馆。在这三个方面,我们均无法匹敌。而展示世界艺术在中国大陆却无先例!好,就做世界艺术馆!第二个问题,也是最重要的问题又出现了:建立世界艺术馆,没有展品,没有专业人员,没有可循的经验,且资金匮乏。”

  

  “我就造个‘氢弹’给你看!”

  

  对于一个“一穷二白”的博物馆来说,请其他国家博物馆将自己的珍贵艺术品拿到中国展出,困难之大不言而喻。2003年9月,王立梅和同事们举办了第一届国际研讨会,讨论中国要不要成立世界艺术馆。此前,她致信美国最大的文教基金会梅隆基金会的会长,谈了筹建立足艺术教育的世界艺术馆的想法,希望得到他们的支持。王立梅在信中告知对方,展示世界艺术在中国是前所未有的,中国的孩子很少有机会接触西方的艺术,不像国外的孩子,从小就能在博物馆里见到埃及、印度、古罗马的艺术品, “中国孩子除了对自己本民族的艺术了解外,对西方艺术的学习都是来自课本,或者印刷品,没有机会见到实物。”梅隆基金会会长见信后立即回应,表示支持,愿意出资帮助王立梅召开国际研讨会,商议如何办好世界艺术馆。研讨会上,欧美博物馆专家和中国博物馆界、美术界专家一致认为,建立世界艺术馆将弥补中国博物馆界的缺失。

  在2004年第二届国际研讨会上,王立梅和艺术家陈丹青的“舌战”被各大媒体争相报道。“陈丹青说在中国建世界艺术馆等于造原子弹和氢弹,我说那我就造一个给你看看!”王立梅笑着说道,“我的这种自信绝不是‘无知者无畏’,在此之前我跟很多博物馆的朋友们沟通过,他们都表示会全力支持。博物馆在全世界都是一个公益教育机构,这个世界艺术馆又是立足在教育上,因此我很有信心。”王立梅主推三个理念:一是要把世界艺术馆办成展示世界文明艺术的窗口;二要把其作为我们国民世界艺术再教育的平台;三是将其办成沟通世界文化的桥梁。在2005年“世界艺术在中国”为主题的第三届研讨会上,王立梅邀请了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英国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等十八九家知名博物馆馆长与会,馆长们表示全力支持这项事业。

  

  “要办就办最好的展览!”

  

  2004年后,王立梅便筹备到各国博物馆商量借展。第一站是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当时我就想,要么不办,要办就办最好的展览。”王立梅坚定地说道。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是美国最大的博物馆,建于1880年。虽然占地面积仅为北京故宫博物院的1/9,展出面积却是故宫博物院的两倍,藏有36.5万件各国文物艺术品。中国有十三亿人口,占全世界人口的百分之二十,如此知名的大都会博物馆可能仅有几百万中国人有幸参观过。王立梅一想到此,便想出了说服大都会博物馆借展的理由。她对大都会博物馆馆长菲利浦蒙特贝勒说:“我为你提供一个平台,把你们的文物艺术品带到中国展示,你 不拿好东西,人家一看,全世界知名的大都会博物馆也不过如此。”蒙特贝勒听王立梅这么一说,惊讶地问道:“你要在中国办大都会?”王立梅笑说:“想这样,但当然不能跟你们大都会比,你是西瓜、我是芝麻,可我这芝麻会一节节往上长。”蒙特贝勒笑着说:“你真勇敢,我一定支持你!”美国大都会博物馆遂将精美艺术品借给世界艺术馆,由此,王立梅的信心大增。紧接着,王立梅又与美国其他15家博物馆商量借展之事。每次协商之前,王立梅总会告诉对方大都会博物馆所借展品的名单,这样,其他博物馆也都提供了最好的艺术品,展品档次提高了。“我跟他们说,中国孩子需要了解世界,因为我们国家强大了,走向世界舞台,你们这么著名的博物馆也应该把你们的好东西拿来,我提供一个最棒的平台给你们展示。”

  世界艺术馆的第一个重量级展览是“意大利文艺复兴艺术展”。王立梅与意大利文化遗产部商谈时,意方非常支持。意大利和中国都是文明古国,意大利愿意把最好的珍品请中国人民欣赏。“我们一下子借来80件顶级作品,而且全都是第一次来中国。乌菲济的作品来了,达•;芬奇的来了,波提切利的来了,卡拉瓦乔的来了,而且当时我就直接点名了,缺谁点谁。”王立梅如是说,“1998年中国在美国举办‘中国五千年文明艺术展’,在谈判时我就说,中华民族的文明艺术是一棵大树,我要给美国人民看的是一个树干,不是树枝,所以我现在跟他们谈的时候,我也说,我要借来的这些艺术品也是你们文化艺术的精髓,不是那些枝枝杈杈。我要看这棵主干,他们也都听明白了。所以你看‘伟大世界文明艺术展’的这328件艺术品,件件都是精品,一借就是三年,14家博物馆一分钱不要,这在中国是史无前例。”

  在王立梅看来,之所以能够成功举办这么多顶级的展览,主要有几点原 因:一是中国强大了,对外影响越来越大,很多国家都愿意与中国合作开展文化交流活动,所以是适逢盛世;二是当这些展览越做越多,越做越专业,世界各大博物馆便会主动前来参展。 “每年我们都会向借展的博物馆提供一份专业的报表,比如观众人数、展品安全状况、温湿度、媒体的反应、观众的反应,都告诉他们。既然立足做教育,就不能只是嘴上说说。”2008年。世界艺术馆在“奥运之年看世界”的主题下,邀请lO万中学生进馆。同年,美国梅隆基金会的新会长和副会长专程来到世界艺术馆了解情况,认定选择支持王立梅是正确的,提供的资金真正花在了刀刃上。

  

  “你越爱国,人家就越尊重你!”

  

  在国家文物局做外事工作时,王立梅工作一丝不苟,凡牵涉到国家利益,都据理力争。作为一个政府官员,她最大的特点就是不卑不亢。王立梅认为:“你要有自尊,因为你代表的是国家。如果你有个人猫腻的东西,你就完了。你绝对跟人家做不了朋友。你越爱国,人家就越尊重你!”曾有外国友人对王立梅说过,从她的眼中可以清楚地看出对祖国的热爱。王立梅有过与外国人争执,甚至是“拍桌子瞪眼睛”的经历,但和她吵过架的外国人不但没有疏远她,反而互相结为至交,王立梅在世界文博界赢得了尊重。

  王立梅的豪爽、行事果断的性格使她结交了很多外国朋友,和很多博物馆的馆长们都建立了良好的友谊。布鲁耶蒂教授和王立梅相识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商讨中意建立西安文物修复中心的合作期间,当时他担任意大利文化遗产部部长。王立梅任世界艺术馆馆长后,向他借文艺复兴时代艺术品时,布鲁耶蒂教授说: “意大利还从没有把自己文化史上最繁荣、最有代表性的作品拿到另一个国家直接展出过,但这个遥远的国度——中国,不是普通的国家,它和意大利一样有着悠久历史和文化传统,可以说分别代表着东西方文化的发源地。这次展览将提供机会,使两国人民可以本着自己的历史,探索对方的文化。”王立梅自豪地说: “后来我们俩在北京接受中央电视台新闻会客厅节目采访时,我说我真的很担心,这是第一个展览,这么贵重的文物,世界顶级28位大师的作品,粗略估计价值35亿元,我晚上真的睡不着觉,后来记者就问他说‘您呢’?他说,‘我睡得着,我都交给她了!她很专业,我相信她!’我觉得这就是一种信任,是从合作中建立的一种信任。”

  

  追回海外流失文物,态度决定一切

  

  2009年1月15日(美国东部时间2009年1月1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授权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美利坚合众国大使周文重,与美国国务院助理国务卿戈利•;阿玛利女士在美国国务院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美利坚合众国政府对旧石器时代到唐末的归类考古材料以及至少250年以上的古迹雕塑和壁上艺术实施进口限制的谅解备忘录》。中国已与秘鲁、印度、意大利、菲律宾、希腊、智利、塞浦路斯和委内瑞拉签署过此类双边协定。而与美国签订双边协定是中国文物界期待已久的,因为美国是中国流失文物的主要目的地。

  中国有关部门一向把追讨海外流失文物作为一项很重要的工作来做。在美国纽约,每到三月的最后一个星期都会举办亚洲文物艺术周。上世纪90年代,王立梅和同事去美国出差,正好赶上艺术周开幕。“全世界的古董商云集纽约,在一个很大的仓库里,每家展出自己最好的文物艺术品”,王立梅边回忆,边气愤地说道,“当时在一个比利时古董商的摊位上,简直就是把一个整座辽代王墓展示出来了,金覆面,金枕头、金脸盆一应俱全,一看就是中国新出土的,没得说。我拿他们出版的图录,回国向领导汇报,我说美国已经成了一个走私中国文物的集散地了,这种事情咱们得管,必须与美国政府交涉!”在各方努力下,掀开了中美之间漫长的交涉过程。

  提到王立梅,不能不提北宋《淳化阁帖》的回归。《淳化阁帖》拓印的是宋以前的历代名家真迹,是我国第一部历代法书的汇刻丛帖,被尊为法帖之祖。王立梅前后历时八年,与美国收藏家安思远从相识到相知,成功将《淳化阁帖》携归上海博物馆,安思远先生还主动交还被文物贩子贩卖到美国的、河北曲阳五代王处直墓的石雕。

  2000年6月,美国《纽约时报》报道了日本滋贺县美秀博物馆收藏一尊北齐佛造像,是中国山东博兴被盗文物。国家文物局此前已得举报。 “我觉得作为国家官员首先应该有一种责任感,国家意识。北齐佛造像那件事本来跟我没什么关系,只是我正好要去日本办展览,是我们主动去找人家交涉的。”王立梅取得国家文物局同意,给美秀博物馆负责人写信希望面谈佛像一事。王立梅借鉴其他国家追回文物案例,考虑到美秀博物馆是在不知此佛像为被盗走私文物的前提下花重金购买的,因此可以考虑佛像主权归中国,但提供该博物馆7—8年的借展时间。经过多次谈判,最终于2001年4月18日,日方同意将此佛像无偿归还中国。

  总结中国成功追索文物的经验教训,王立梅认为,态度决定一切。追讨看似艰难,但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凡是新出土的被盗文物,即使我们不知道它的出处,但是只要有买卖,我们就可以一层一层查,最终一定会有所收获。”“我们应该学习意大利政府,意大利政府前年从美国追回42件文物,谈判人是现任文化遗产部秘书长布鲁耶蒂。我很钦佩他。意大利能够谈成,我们怎么就不能谈成呢?我们应该更加主动。”

  意大利有许多值得中国借鉴的经验。历史文化遗产丰富的意大利设有保护文化遗产的宪兵司令部和指挥中心,建立了被盗文物数据库,与较多国家签订双边协议,积极主动地解决遗留问题,追回流失文物。2008年年底,瑞士把4400件从意大利考古遗址盗取的文物归还意大利。这些文物是2001年瑞士方面在巴塞尔的一对做艺术品生意的夫妇家中发现的,意大利政府与这对夫妇展开了耗时7年的法律诉讼,最终赢得了官司。这已经不是意大利第一次成功从他国追回被盗文物了。2006年2月20日,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同意把藏品中6件珍稀的走私文物归还给意大利;同年7月27日,美国波士顿美术博物馆同意将所收购的意大利失窃文物归还;2007年8月1日,美国盖蒂博物馆同意将原属意大利的40件文物归还给意大利,其中包括一尊非常珍贵的维纳斯雕塑。

  “就像我前面提到过,在纽约艺术周上看到来自比利时摊位上所陈列的辽代文物,后来我咨询美国朋友,他说如果你当时就去海关告他们,海关就会扣下,因为这个东西不可能是他祖传下来的,这是出土的,你问他这个东西从哪来的,他肯定说从某处买来的,你就这么追下去,一点一点查,总会到头。我当时就想,这种事情如果我们能够再主动一些,肯定会有更多的收获。”王立梅惋惜地说。

  

  博物馆要建立自身造血功能

  

  对王立梅真正的难事是筹钱。她戏称自己为“丐帮帮主”:“我对借展览、搞展览都不怵,但是我这个馆长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筹款,这对我既是挑战也是锻炼。不过,我们开展三年,搞了这么多高端的展览,我们略有节余。这对我来讲已经很不容易了。”

  穷则思变。王立梅和她的团队为了增加世界艺术馆的收入,想尽了办法。在展览衍生品的开发上下足了功夫。仅“古典与唯美”展,衍生品的收益相当于门票的百分之八十,即平均每个来参观该展览的观众都会花门票价格的百分之八十来购买相关的衍生品。这在中国博物馆界非常难得。这些衍生品包括精美的展览图录、明信片、书签、钥匙扣、环保袋、电子相框、复制画、冰箱贴、海报等等。

  王立梅经常向博物馆馆长们“取经”,看其他博物馆是怎样增加收入的。美国大都会博物馆每年收入仅百分之十是来自政府投资,百分之九十自筹——自筹资金除捐款外,博物馆内附属商店年收入五千万美元,馆外商店年收入三亿五千万美元。展览衍生物是有待开发的资源,王立梅也希望能由此带动国内博物馆衍生品的开发。

  除此之外,每当借到世界顶级展览,王立梅都会和国内各大博物馆联系,将优秀艺术品引入更多的中国城市。这样,运输费保险费可以和参与巡展的其他博物馆分担,展览衍生品也可以在各地销售。王立梅说:“‘古典与唯美’在北京、长沙、上海、广州展示,湖南博物馆观众达20余万人次,除去运输保险100多万元,他们赚了不少钱。这是共赢。这个展览在外地非常受欢迎,现在广州天天开夜场,上海12万观众。这说明老百姓有这个需求,青年学子们希望和这些大师的画作零距离接触。所以,我觉得世界艺术馆这些年还是作了一点贡献。”

  世界艺术馆筹划成立董事会,将邀请海内外有志于中国艺术教育的企业参加。 “有了董事会后,在资金方面可能会好一些。这三年来我四处‘化缘’,总共筹来五百多万,这么下去不是个事。博物馆的生存不能依靠个人,还得靠这个馆的力量,靠博物馆自身建立自己的造血功能,这样才能有一个可持续发展。”

  来源:文物天地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