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南陈北崔”何以名声悬殊

水 天   2010-03-23

  在明代末期中国画坛上,有两位人物画家异军突起,格外抢眼,他们的作品对后世影响极大,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南方的陈洪绶和北方的崔子忠,后人称之为“南陈北崔”

  在明代末期中国画坛上,有两位人物画家异军突起,格外抢眼,其中一位性格怪僻,人物造型夸张,设色古雅;另一位孤高自重,人物取法高古,设色清丽。他们的作品对后世影响极大,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南方的陈洪绶和北方的崔子忠,后人称之为“南陈北崔”。然而,在海内外艺术市场上,“南陈北崔”的行情却是天壤之别。

  陈洪绶:突破前人陈规陈洪绶(1598—1652年)是明末杰出的书画家,与崔子忠齐名。字章侯,幼名莲子,一名胥岸,号老莲,又号小净名,甲申(1644年)后自称老迟、悔迟、弗迟、云门僧、九品莲台主者等,浙江诸暨人。陈洪绶出身于官僚人家,自幼聪慧,4岁时即能画关羽像于巨壁;10岁左右在杭州师从蓝瑛学画,使蓝瑛自叹不如。陈洪绶曾在杭州学府临摹李公麟的七十二圣贤图石刻,十天而似,又十天而不似,可见其天赋的个性创意。

  陈洪绶擅长人物、仕女、花卉、草虫、山水、书法,尤以人物、仕女著称于世。初学蓝瑛,旋取法李公麟、赵子昂,运笔婉转,一气呵成,所作人物,躯干伟岸,衣纹细致。晚年作品造型趋向夸张,设色古雅,突破了前人陈规,并对清代和现代人物画产生了很大影响。陈洪绶的花卉草虫,勾勒精细,色泽清丽;山水浓郁苍古,富有装饰味。

  陈洪绶的书法也很有成就,只不过被他的画名所掩盖。众所周知,明清时期的书坛为馆阁体书法所笼罩,呆板、雷同、僵化的教条,把书法艺术推向了绝境。而在明末清初出现了黄道周、倪元璐、王铎、张瑞图、傅山等崇尚个性的书家。作为锐意独创的陈洪绶,又曾师承黄道周等人,故其笔下的书法疏密随意,奇纵放逸,没有束缚,具有简洁质朴、清硬细劲的特点,个性极强。

  陈洪绶的作品历来就很珍贵,海内外各大博物馆都十分注意收集他的作品。国内收藏较多的为北京故宫博物院,其藏有《仿赵千里山水》、《玩菊》、《问道图像》、《人物图》、《夔龙补衮图》、《杨升庵簪花图》、《玉堂柱石图》等作品。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有陈洪绶的扇面《孤阮图》,以及陈洪绶少年时所画的一套册页十八幅,其中有山水、人物、花鸟等。

  崔子忠:绘画“非唐非宋”崔子忠(1574—1644年)也是明末著名的人物画家。遗憾的是,现在市场上之所以少有人提起,主要是崔子忠的原始资料零碎而稀少。而陈洪绶则留下了详尽的生平事迹,包括性格上的放纵不羁,以及各种传说,甚至童年时的神奇事迹,这些都为他的名声上扬增色不少。

  崔子忠出生要早于陈洪绶,比陈大24岁。初名丹,字开予,后改名子忠,字道母,号北海,又号青蜒。原籍山东莱阳,后移籍顺天府(今北京)。大画家董其昌在崇祯年间应召北上时,崔子忠以诗、文、书画求教于董氏之门。董其昌对其人、其文、其画感到很惊讶,称之为近代罕见。崔子忠性格孤高自重,颇爱惜羽毛,凡以金帛求其诗画者,一律被拒之门外。

  在明末至清代,“南陈北崔”的“南陈”陈洪绶在画史上名声和地位日隆,而“北崔”却少有人提及。有专家认为,若站在艺术创作角度来看,陈、崔两人其实难分伯仲,“北崔”的艺术成就并不弱于“南陈”。如果说陈洪绶的作品艺术才华勃发,溢美于形色,那么崔子忠作品则精华内敛,质朴弘深;陈洪绶作画多一些游戏心态,而崔子忠作画却是生命的延伸。应该说,陈洪绶的作品更多一些创意的因素,而崔子忠则更注重作品的内在感受。

  崔子忠生前难得把作品送人,故传世作品很少,他现存画作数量较陈洪绶要少得多。从各博物馆现藏的崔子忠作品,以及《石渠宝笈》等相关文献记载来看,崔子忠作画最擅长、也最多的是人物画,其前期作品以仿古为主,多取材于佛教故事,有吴道子遗风。同时,他也作仕女画,用笔雅静流畅;其后期作品强调构图趣味,常有出奇之处,笔墨圆劲酣畅,强劲中不失柔美,流露出清雅绝俗的意味。

  崔子忠人物画取法南唐周文矩,画风清丽,个性鲜明。其取法在晋唐之间,博采众长,自成一家。另外,崔子忠所画人物奇古不媚,且用线、用墨、用色的感觉及手法,与当时的画风有很大差异,被论者称之为“非唐非宋”。

  来源:上海金融报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