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明天启景德镇青花瓷人物纹饰

 2010-03-17

  明代天启年间是中国青花瓷人物纹饰题材创作的汇集时期,这一时期的人物纹饰除继承传统风格之外,还创制了具有本朝特点的人物纹饰,如此时的梦幻人物纹饰,人物脚底饰以链条纹,以示脱离世俗,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

  

  人物纹饰题材分析

  

  天启时期景德镇青花瓷人物纹饰的内容有婴戏图、历史人物画、戏曲小说人物画、神话传说人物类、人物山水画等几类。

  婴戏图是贯穿明末清初瓷器的主要纹饰之一。描述天启时期婴戏纹的内容特点,需要与宣德时期婴戏纹对比分析:宣德的婴戏纹多为所谓“庭院婴戏”,画面多定格为孩子们在庭院内活动,人物写实,绘画工整,孩童面部圆润,表情丰富,线条流畅。宣德后,婴戏题材逐渐转移到郊外婴戏,即孩子们嬉戏在户外,婴孩的形象变化也尤为分明,人物画面抽象化,面部几乎无描述,近乎简笔绘画。婴孩形象多身材单薄,有时穿起厚大长袍显得头重脚轻,头很大,稍显瘦弱,长脚不对称,后脑突出,形体抽象,奇形怪状,绘画内容较多用的图案是加官进爵图、百子图等。

  明天启年间流行的历史人物图纹饰较常见,这一时期,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使得社会更加动荡,大明王朝正在风雨中飘摇,陷入内忧外患、穷途末路的境地。官窑的几乎停顿使得大部分制瓷技工涌向民窑,民窑相对宽松的创作环境,使得青花瓷工匠可以自由发挥自己所擅长的绘画内容,更易吸取当时文人绘画的影响,对于青花瓷人物纹饰题材的选择便是这种自由性开放现状的产物。

  明天启时期的青花瓷神话传说人物类纹饰里有代表典型道教色彩的八仙纹,表现八位道教神仙,即汉钟离、吕洞宾、铁拐李、曹国舅、蓝采和、张果老、韩湘子、何仙姑等人的形象。也有暗八仙纹,即以其各自手持之物代表各位神仙。也有故事型的神话传说纹饰,如天启时期独创的梦幻人物纹饰、天宫麋鹿图以及关于神人仙道修炼图的纹饰。分析这些神话传说人物故事,多包含了弘扬正气、鞭打腐恶、惩恶扬善、迁善改过、勇猛精进的人生哲理,体现了中华民族善良本质和对美好生活的渴望和向往。

  天启时期盛行的以人物山水为题材的纹饰多是与文人相关的画面,其写意大于写实。如竹林七贤图、郊游图等。

  天启时期青花人物纹饰中还出现大量戏曲小说人物画等类型的青花瓷纹饰,《三国演义》《西游记》《隋唐传》《西厢记》《汉宫秋》《破窑记》《还魂记》《金线池》《浣溪沙》《文姬归汉》,以及“三言”“两拍”等戏曲、小说中的人物经常出现在青花瓷上。这些纹饰题材的出现反映了人们审美情趣的逐渐转移。

  

  纹饰流行原因分析

  

  青花瓷在天启时期的发展显然并非太平盛世时期那么顺利,但正是其社会的复杂性造就了别具特色的瓷器艺术风格。究其原因,明末文人画家的影响、版画业的迅速发展、瓷器纹饰创作主体的转变,构成了天启时期青花瓷人物纹饰独特性的主要因素。

  天启时期,青花瓷人物纹饰的创作受当朝画家绘画风格影响较大,如陈老莲等明末著名画家。陈老莲画高士图常为头大身短,颊圆无颏,这一情况在天启时期青花人物纹饰当中都有表现。

  我国版画艺术的发展在天启年间进入黄金时期,各种绘画小说、话本评传都需要配有相应的插图,特别是表现在对戏曲小说的插图中,随着书商对于插图要求的提高,版画家和文人画家合作,并吸取文人画之风格,形成了独特风格的绘画艺术,安徽新安地区版画业的迅猛发展,为临近景德镇青花瓷的创作提供了题材资源。

  天启时期景德镇青花瓷的生产,民间工匠成为选择青料、纹饰的主体,这一创作主体的转变使得平民的创作思想得有机会体现,而非一味追逐官窑所表达的荣华富贵的思想。青花瓷选材主体的转变主要由封建王朝的统治者转变到了最接近现实的群众,这在很大程度上激发了百姓的创造热潮。一切艺术皆来源于生活,其最终的目的是反映现实的生活,表现大众的审美情趣,天启时期青花瓷的特征也是如此。天启时期青花瓷人物纹饰的主要艺术特色——“写意”笔法,不受画法画理约束,自然流露百姓内心情感,尤其是抽象作品,不需要借助物象抒情,直接深入人的心灵,直接反映天启时期大众百姓审美特点,在这样条件下产生的作品,应当更具有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

  来源:收藏界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