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我国古代玉饰文化的演变

龙远宏   2010-03-03

  夏商周的玉饰清新简洁

  

  早在近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晚期,我们的祖先就发现并开始使用玉石了,由于它比一般石头更为坚硬,于是人们就用它来加工其他的石制品,在长期缓慢的进化过程中,五由原来仅仅是一种特别的石头、转化为代表权力、地位,财富、神权的象征。

  装饰用玉器历来是玉器艺术中品类最为丰富,造型和纹饰最为多样的一类,夏、商 周三代是中国玉饰文化的起源时期,玉器虽然都受到象征主义的控制,但还是各有不同,目前,夏代考古尚处于探索阶段,所出土的最精的一件玉饰为柄形器,有着浓郁的石家河文化玉器的影响。夏代偃师二里头文化出土的玉柄形饰,通体分十节,纹饰精美。

  陶寺文化晚期年代为公元前2200年~前2000年,分布于晋南地区出土的组合头饰等,多为礼制性玉器,玉色以青白色为主,晋南地区是古史传说中尧、舜、禹活动的范围,其遗迹和遗物与中华文明的诞生有密切关系。

  妇好是殷王武丁的妃,她同时又是一位军事指挥官,南征北战,为巩固殷王朝的统治作出贡献,她的墓葬1976年发现于河南安阳,此墓除出土了大量的青铜器、骨器象牙器之外,还出土了多件玉器,这是迄今所发现殷玉最多的一个王室墓,其中发掘装饰玉426件,玉料有地方玉及和田玉,和田玉的数量相当多,约有200余件,从时代上分,绝大部分是殷玉,也还有早于殷的,如红山文化玉器和石家文化玉器,约早于妇好1000多年,可以说,妇好是迄今已发现的最早古玉和时作玉的收藏家。

  出自妇好墓的玉凤,通长13.6厘米、厚0.7厘米,呈黄褐色,浮雕成侧身回首状,头饰花冠,圆眼,短翅,长尾舒展地扬起,翅上雕琢剔地阳文羽翎,胸前两孔,腰间有一突起的圆钮,上有小孔,可佩戴,凤身上的小孔反映出商代已比较熟练地掌握了镂空,钻孔,抛光等琢玉技术。镂空不仅有器身内部的全封闭式技法,还巧妙运用半封闭镂空在器身边缘制造独特的装饰效果。钻孔主要是捏钻与管钻两种,捏钻为单面钻,多施用于为佩戴而设的小穿孔,管钻为两面对钻,多用于较大玉制品的掏心取料,玉器的抛光技法也比较成熟,应是用兽皮或丝织品蘸水并羼和细砂精心打磨而成,《山海经》中有“凤鸟首文曰德,翼文曰顺,膺文曰仁,背文曰义,见则天下和”的记载,可见凤不仅是高贵无上的象征,也是仁义德顺的化身。

  西周时期,玉文化沿着殷商的轨迹发展,在佩饰上出现了新变化,比如,西周晋侯玉佩饰,串饰形式多样,长度加大,贵族玉佩多以璜为主件,杂以珠管,也有以多种形式的玉片配以管珠制成,西周玉器中玉璜甚多,说明西周时期盛行玉佩。这是因为西周玉器受“君子比德于玉”、“君子无故,玉不去身”社会思潮影响所致。

  虢国是西周晚期重要的姬姓诸侯国之一,姬姓粱国之女嫁给虢国国君虢季为妻,是为同姓通婚,出土的梁姬夫人内棺之中。极尽奢华,粱姬丈人贴身覆盖和佩戴的玉器密密麻麻,令人目眩神迷,只见她头有发饰,耳上有挂玉、颈戴项饰、身佩组佩 腕戴腕饰、手握玉管、足踏玉圭。头下枕玉,口中含玉,腰下垫玉,足下踏玉、身旁散布着许多动物类肖生玉,几乎动用了当时所有种类的玉器,梁姬夫人胸腹间所佩的是五璜联珠组玉佩,为虢国墓地所罕见。

  君子是指才德出众,爱国爱民 高尚正派的文人,并非确指帝王,他们的出身成分和地位也不划一,这个社会知识群体在早于孔子生活的年代中,已经找到玉作为自己象征的物质,以标榜自己是德行高尚 文质彬彬的正人君子,所以孔夫子云“昔者君子比德于玉焉”(见《礼记•;聘礼》),于是,君子必佩玉在身,以规范自己的言行不要越规出格,不遇凶丧之事不能将佩解下来,当时玉佩以玉璜(圆弧形玉器)为主,所用之玉多为片状小件,用粗细两种阴线对衬的手法装饰图案,给人以清新、简洁的艺术享受。

  

  战国时期的现实主义玉饰

  

  春秋时期(公元前770~公元前476年),玉器发生变化,以小件为主,装饰细密化,多作隐起处理,艺术手法仍是象征主义,战国时期(公元前475~公元前221年),尤其在晚期,玉器在艺术上发生了重要变化,这就是在玉器装饰上出现了现实主义的萌芽。

  战国时期人们佩玉有很多讲究,一方面不同阶层的人所佩之玉是不同的,有着严格的礼制规范,如“天子佩白玉,公侯佩山玄玉,大夫佩水苍玉,子佩瑜玉,士佩(王需)玫”;另一方面,佩玉的形式也很重要,特别是佩玉的系列组合是相当复杂的。一般来说,佩玉多为成串的组合。有时一串佩玉会有十件乃至几十件玉器组成,这种被编串在一起的玉器佩在身上,走起路来铿锵有声。

  

  1、玉多节佩

  战国时期的佩玉在全国各地均有出土,其中较为重要的出土墓葬如湖北随县曾侯乙墓,河南信阳长台关楚墓、河南辉县固围村魏国墓,河北平山中山国墓等,出土的佩饰玉器品类有环、瑗、璜、块、槲以及各种动物形和几何形佩饰,从考古发现中可以了解到,这个时代的佩玉不仅数量多选材讲究,而且其生动的艺术处理和精妙的琢玉工艺等都可谓是空前的,战国时期和阗玉的使用明显增多。尤其是王侯望族们的佩玉多使用和阗玉,玉质温润光泽,以青白色为多,如河南辉县固围村出土的一件大玉璜就是由七块标准的和田玉制成,玉色白而泛浅浅的灰,玉质细膩,光泽晶莹,被誉为“玉器冠冕”,当然,那些中小贵族所用的玉材则多为一些价格较低的地方玉,战国佩玉制作王艺的精湛既体现在器物的造型设计上,同时也反映在装饰纹样的琢刻上,1978年湖北省随县擂鼓墩曾侯乙墓出土了约三百余件玉器,其中“玉多节佩”堪称精美绝伦之作。是迄今发现的制作工艺难度最大的战国玉器,这件玉佩分为五组,分别由五块不同形状的白玉雕琢而成。并采用镂空套环榫头和铜插销等配件连接成一串,全长达四十八厘米,更具匠心的是琢玉者还把这些连接件设计成可拆卸的活环,必要时可以分成五个小型玉佩来使用。在造型上以夔龙,夔凤的形象为主,精致华美,每一细节的设计都很周密,镂空的分布匀称和谐,一丝不苟,不失为一件战国玉器之瑰宝。

  2、玉镂空龙凤纹佩

  在战国佩玉装饰中,从外形到纹饰最多见的主题是龙,其次是凤,虎和蛇等,龙和风作为中国人创造出来的神瑞动物在这时常常同时出现,而且组合的相当巧妙,如1977年安徽省长丰县杨公乡出土的“玉镂空龙凤纹佩”,器扁平,形似璜的变异,左右对称,两端各雕一侧身挺胸之龙,双龙共一身;弓形腹下安排了一对透雕立凤,长冠卷尾,相背而立,这种龙与凤的组合显得十分巧妙适合。也许对于我们来说,它的本来意义已变得神秘而难以准确解释,但其艺术处理的效果却是一望而知的:疏与密、实与透、面与线等形式的处理都可谓是无瑕可击,因此使人赏心 悅目,获得美感。

  

  3、玉带钩

  玉带钩最早见于良渚文化时期,战国时期,玉带钩的器形已经基本确立,即由钩首,钩身和钩钮三部分组成,并且普遍使用,这时玉带钩已进入了发展期,此时虽然带钩纹饰内容变化比较丰富,但形制基本相同,时代特征明显,其器型多为长条形,琵琶形,长度一般在4~8厘米之间,日厘米以上较少,通体感觉简洁明快,棱角分明,光泽度强,钩首一般高昂,常见雕有龙首,兽首,鸟首等,头形较小,钩身较宽,大多素面或阴刻细线纹饰,多数带钧在钩面两侧的边沿和钩首颈背两侧的边沿都切削成微微的斜坡度,既对称得体,又平整美观,钩背有方形钮或圆形钮,一般情况下,钩身的侧面与钩钮的侧面在同一平面上,即钩身与钧钮同宽。

  1951年出土于河南辉县固围村1号墓的鎏金嵌玉镶琉璃银带钩,是战国•;魏(公元前475年~前225年)的饰品,这件带钩质地为白银,器形较大,通体鎏金,钩身铸浮雕式的兽首和长尾鸟,兽首分列钩前后两端,长尾鸟居钩左右两侧,钩身正面嵌饰白玉块3枚。玉块中心各镶一粒半球形蜻蜒眼式的琉璃彩珠,钩身前端镶入用白玉琢成的大雁头形的弯钩作为钩首,带钩的制造工艺十分精湛,采用鎏金、镶嵌、凿刻等多种方法,将不同质地,不同色泽的材料,巧妙地配合使用,产生了绚丽多彩的装饰效果。它是战国带钩中的精品,极为奢华,反映了当时金银工艺的最高水平。

  

  4、玉龙首璜

  连体双龙首璜是战国新兴的玉璜,龙首口微张、露齿、桃形眼、前眼角尖、后眼角细长、炯炯有神。身作上弧拱形,内碾勾连谷纹。

  璜是一种弧形片状玉器。它的形状很像璧或环的一部分,所以在《说文解字》中它的解释为“半璧”。

  云纹兽纹青玉璜是魏国王室贵族生前使用的佩饰,由七块标准的和田王和两个馏金铜兽面组成。玉质细腻,光泽晶莹,中部五块玉的内心穿空以铜片缀连,两端兽首衔透雕椭圆形玉,中间一块玉上有卧状回首的神兽造型,其琢王之精美,器形之大都属罕见。因此被誉为“古玉之巨擘”、“玉器之冠冕”,代表了战国时代玉器制作的最高水平。

  

  秦汉玉饰气韵生动

  

  萌芽于战国玉器之中的现实主义艺术手法,至秦、西汉有了巨大发展,完成了以气韵生动为特点的玉雕艺术品的创作,它的盛期大约200余年(秦始皇公元前221年~汉成帝公元年前7年)。是玉器史上罕见的,秦代玉雕目前尚未发现典型的作品,但从零星的玉雕残件判断,它在体量上远不能与秦武士陶俑相较量,但其艺术含量则堪与秦俑相媲美,汉承秦制,在玉雕上也构筑了中国玉雕史上一座光辉灿烂的丰碑,为唐宋玉雕艺术的繁荣打下了坚固的基础。

  汉代人崇尚道教,玄学,王公贵族祈求长生不死,渴望得道成仙,玉器的社会功用也发生了相应的变化,变成了联系超越生死,联系神仙与现实人间的桥梁。从某种意义上讲,玉器在汉代被神化到了顶峰,其社会功用也进一步扩大延伸,并在理论思维上日趋迷信,进入三国魏晋南北朝(公元220年~589年),是战乱与安定并存的时期,佛教传人,百姓皈依,大兴造像,秦汉现实主义玉雕艺术的正常发展受到阻碍。

  西汉前期的佩玉多讲究组合,从考古出土的情况看,有的佩玉组合数量较多,这当属先秦风尚的延续,自西汉中期以后,成组的玉佩逐渐减少,组合的形式也趋简化,汉代佩玉的品种主要有各种透雕装饰的玉壁、玉璜、玉珠、玉人、玉环、玉管、玉艄等。特别是在艺术风格上,汉代玉佩已达到了很高的水平,这黄玉镂雕玉舞人个佩饰,高10.0厘米,宽4.0厘米,厚0.3厘米,黄玉器成片状,有褐色沁,局部有白色花斑。1986年出土于河南省永城县汉墓的一件玉舞人佩饰,该玉呈乳白色,双面透雕,并以阴线刻出五官表情和服饰结构。姿态婀娜优美的舞女身着开衿长袖衣裙。一袖高扬于头顶,另一袖下垂,手置于腰间,长裙曳地。面部五官雕刻秀美淡雅,舞人身形毕肖,工艺精湛。具有很高的艺术感染力,汉代舞蹈人物题材的玉佩十分流行且具有很高的艺术水平,汉代的乐舞十分发达,不仅官方设有专门的音乐管理机构,作为一种艺术活动的歌舞也相当流行,甚至皇帝的宠妃爱姬也大多能歌善舞。

  南越国立于汉高祖四年(公元前203年) ,亡于武帝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前后共92年,第二代南越王文帝在位15年(公元前137年~公元前122年),死后葬于广州象山,1983年象山出土了大量文物,其中仅玉器就有200余件,器型有环,璜、佩、玉具剑饰等饰品,其中有不少是首次问世者、非常珍贵,碾工精美细腻。堪与徐州狮子山楚王墓出土玉器相媲美。

  南越王博物馆的“镇馆之宝”透雕龙凤纹重环玉佩,原本覆盖在墓主头罩的右眼位置,由青白玉雕刻而成,土沁呈黄白色,直径10.6厘米,厚0.5厘米,玉佩呈圆璧形,以圆圈分隔内外两團,所以被称为“重环”,内圈中央为一条游龙,两爪及尾伸向外圈,游龙张开的前爪上站立了一只凤鸟,回眸凝望游龙,二者似一应一合。游龙的冠、尾羽和后爪也伸出外圈,冠及尾羽上下延伸成卷云纹。把外圈顶端空间填满,后爪为了不破坏与卷云纹“呼应”的效果。不表现其尖锐的爪子。因此形成了整体的和谐感。这块玉佩玉质圆润,工艺制作精美,甚至完美,龙凤造型简约又符合美学标准,运用的卷云纹是当时的“流行”纹饰,龙居中、凤居侧的安排又表现出汉代开始以龙为主的观念,更重要的是,这件玉佩采用镂雕工艺,构图完美和谐,主次分明,细节精美,是汉玉中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足以代表西汉玉器工艺的巅峰水平。

  龙是中华民族的图腾崇拜,龙的形象在中国古代各民族的图案中,都含有吉祥和驱邪的寓意,在司马迁的《史记》中,曾有这样一个故事 汉高祖刘邦在出生之前 其母刘媪曾梦与神游,是时雷电大作,刘媪的丈夫在闪电光中见一蛟龙伏于妻身上,后刘媼有孕生刘邦。刘邦当皇帝后,国号称“汉”,说自己是龙的儿子,皇帝自称“真龙天子”,就附会于此说,因此,汉代出土的玉雕龙凤呈祥也比较多。

  

  隋唐宋形神兼备

  

  隋唐(公元581年~907年)是中国中世纪统一的大帝国,它的玉文化和玉器艺术,在秦汉现实主义思潮影响下,出现了非常繁荣的局面,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艺术上注意内心精神的刻画,以突出神似为己任,而又区别于汉,于阗国玉器工艺也是高度发达,在艺术上、形式上都有所发明,非同凡响,经常向唐帝国进贡玉团和玉器。宋代(公元960~1279年)玉器在继承唐代重体量,重神似的玉雕艺术基础上又有所前进。

  玉带饰是装饰于腰带上的玉饰件,它既是装饰品,又是实用器,同时代表着佩带者的身份,北周若干云墓出土的八环蹀躞玉带,是迄今所见最早的玉带。

  隋、唐、五代玉带有蹀躞带、玉革带,玉梁宝钿带、大带等,天子玉带二十四跨(鎊是指嵌钉在革带上的方形或椭圆形玉板),二品以上的诸侯王,将相许用十三跨而加两尾,但从出土唐玉带来看,有十六跨,十五鎊,十四錡,十三鎊,十二銬不等,似十三銬居多。唐代玉带鎊多用下弧地,图象隐起,称为池面带銬,这是玉雕上的新手法。疑其来自于阗玉銬,延续到元代。

  宋代玉带板承继唐代制度,但在图案上有所变化,在艺术风格上也达到了形神兼备的境界,唐伎乐狮纹白玉带,带板碾内斜框,平地,隐起作工,腰圆鎊中9件碾伎乐胡人;1件碾蹲狮,正方鎊与獭尾均饰胡人纹。从作工看,当为唐代玉王仿于阗胡人池面玉带板所碾,为突出主体量感而用铊简括,只是略嫌粗犷。

  宋青玉池面人物带板仅存方銬7,獭尾1,共8鎊,但从此残玉带板仍可看到形神兼备的人物形象,其池面作工与于阗白玉“蕃人进宝”带板地子处理上极为相似,可知是仿于阗池面作工而成。

  唐宋时期玉器某些初露端倪的吉祥图案,尤其是玉雕童子和花鸟图案的广泛出现,为以后吉祥类玉雕的盛行铺垫了基础,莲花和童子合在一起,恰好表示“连连得子”的吉祥语,喜庆,祥和的玉器吉祥图案获得上自帝王,下至普通市民阶层的普遍青睐。辽、金、元时期各地出土的各种龟莲题材的玉雕制品就是雕龟于莲叶之上,龟有长寿之意也是一种重要的祥瑞之物。

  元朝玉器艺术仍在形神兼备的创作道路上前进,仅在作工上较为粗放,至明清时期,我国玉雕制作王艺发展到了顶峰,明代使用三层透雕法,纹饰为前代所不及,常见有松、竹、梅、缠枝花卉、麒麟、人物、鸟兽等纹饰,有些玉佩饰上增添了“福”“禄”、“寿”等吉祥寓意字样 品种也是多种多样,清代玉雕工艺特别是乾隆年间。更有新的发展,这时在玉材选料、加工、磨光等工序上更加讲究,雕琢得更为精细玲珑,令人喜爱。

  来源:《中国黄金珠宝》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