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现代仿良渚古玉辨伪

江松   2003-12-12

  仿古市场,巧匠倍出,书、画、瓷、玉、铜等各色器物皆有乱真之作。在玉器一类中,距今四千余年的良渚文化古玉颇受青睐,仿者煞费苦心制作,藏家不惜重金收购,我曾收到一些藏家的来信,附了一些他们购得的“良渚古玉”的照片,说实话,未见一件真品。最近,古玩市场颇多这一类器物,卖主皆振振有词地声称为出土实物,但说句公道话,现在的仿品质量的确很好,工艺手法极为高超,有些几乎可以乱真。

  本人曾在上海博物馆考古部工作数年,对于上海地区的大型良渚文化遗址——福泉山遗址所出土的良渚器物(包括玉器和陶器),绝大多数皆亲手测绘,撰写此文,希望能对良渚古玉爱好者有一些帮助。

  鉴定良渚古玉,首看玉质,玉质不对,其余自不待言。

  据目前出土资料观察,良渚古玉的玉质可分为三大类。其一为鸡骨白玉,其二为赭褐色玉,其三为湖绿色透明绿玉。

  鸡骨白玉主要出土于浙江北部地区,玉质纯净,器型繁多,雕刻工艺极精。在出土物中,有些保存情况良好,玉面光滑明亮。也有一些因长期受到沁蚀,玉质变得疏松,表面光泽尽去,质感与粉笔相似。

  赭褐色玉多见于宁镇地区,所见器型有三。其一为璧,制作均较为粗劣。其二为小孔多节形长琮。其三为扁方形大琮。这类玉质的仿品在内地常见,多为琮一类器物,璧少见。

  湖绿色透明绿玉,大多出土于上海和苏南地区,浙北、宁镇、苏北地区少见,此类玉为良渚古玉中最精美者,刻工精细绝伦,抛光质量极高,表面光滑如镜。由于这类玉器玉质好,做工精,在目前的仿品市场上尚未见到,而市场所见之最多者,为鸡骨白玉及赭褐色玉,赭褐色玉仿品多见于内地,器型大多为琮形管,刻工较为粗陋,且做旧痕迹明显,表面凹疵点密布,并曾深埋土中,在雕刻纹饰的凹槽中往往嵌有泥土,此类仿品不为最精者,一般玩玉者只需稍具眼力,便很容易识破。

  现在的高仿品基本上是鸡骨白玉。仅就玉质而言,真鸡骨白玉与仿鸡骨白玉是有不同的,真鸡骨白玉如上所述,有保存良好和受沁严重两种,但皆有一些共同特征。首先,鸡骨白玉非玉质天然呈色,而是受人工或自然因素的影响而成,有人认为系火烧,有人认为是入土后受沁而变白,我较偏向于火烧使玉色发白。闻广先生指出,玉石“加热至600℃以上,玉块表层变为棕黑色,及至800℃以上则褪色发白,且透明度明显降低”。保存完好的鸡骨白玉表面光滑润泽,有些器物表面可见火烧时的爆裂痕,有些鸡骨白玉色虽不匀净,但色阶之间变化自然,未有明显的颜色反差,而新仿之鸡骨白玉,玉质与良渚真玉不同,带有一种如大理石般的纹理,这种纹理在良渚古玉中不见。其次,新仿鸡骨白玉可能系酒精喷枪之类的工具喷火烧就,玉石骤受高温,爆裂痕显得过于生硬,没有良渚古玉瀑裂后入土数千年的老旧感,这一点须大量观察实物,细心品味后方可体会。另有很重要的一点,新仿鸡骨白玉往往受火不匀,整器呈现出色块斑驳的感觉,在一件仿鸡骨白玉器上,可见到一些未经火烧的淡绿色斑块,十分刺眼,给人的感受是整器仅表面薄薄一层为白色,而不象真鸡骨白玉那样浑然一体的“白玉”质感。

  除玉质之外,造型也是极重要的一环。有些仿制者创造了许多别具一格的新造型,比如150厘米高的玉琮、三角形玉琮、圆雕兽面等等,虽煞费苦心,但总显得不伦不类,令人哭笑不得。而由于近年出版了不少玉器图录,仿制者便依照图录上的照片精心仿制,每一个尺寸,每一条刻纹,皆一丝不苟,穷数年之工而成一器,这类高仿品确是藏家一道难题,若有真品比较,尚可鉴别,若偶然在古玩市场的柜台角落中发现,却有可能为自己得以“拣漏”而欣喜若狂。

  关于良渚古玉的器物造型、图案特征等等,上海博物馆张明华先生在其专著《良渚古玉》中已详加说明,这无疑为仿制者提供了科学教材,使“狐狸打猎人”的局面十分严峻。

  图案特征是鉴定良渚古玉的关键所在,张明华先生在《良渚古玉》(台湾渡假出版社,1995年)一书中已有详论,在此不赘。

  以下列举一些在仿品中见到的,不同于真品的要点,以供藏家参考:

  一、雕刻工具的不同而导致刻纹线条的不同。良渚文化距今四千余年,当时尚未有金属工具,也没有砣具和水凳,全凭“它山之石”,以藉攻错。玉料的切割大部分靠智线割,在大多数良渚古玉的器表,往往可见线割留下的弧形凹面。由于当时玉材珍贵,为了保持器形的完整,并不将这些凹面磨去,有些制作精细的大器,在凹面中也一丝不苟地刻上繁密的纹样。新仿品为了尽可能地表达器物的精美,从未见到这种弧形的线割凹面,更不消说在其上刻纹了。再者,由于雕刻工具的限制,良渚先民以尖细石料或鲨鱼牙齿(张明华主张鲨鱼牙齿为良渚古玉的雕刻工具之一,尤其是对于线刻纹的制作,可备一说)在玉器表面刻划纹饰,全凭腕力,故纹饰中的每根线条并非从头到底一气连贯,而是由许多短线断续相接而成,这一点仅从图录照片中难以看清,须用放大镜直接观察实物,方可细辨其详。新仿品中,纹饰线条不用砣具,而是用钢刀刻成,苦于腕力不济,线条滞涩,且线凹底处不如良渚真玉的尖利而微带弧度。

  二、减地法不过关。良渚古玉,颇多浮雕,且多以减地法为之。新仿品虽亦用减地法,但制作不够地道,多数仿品仅减去了纹饰周边的一圈,以使主题纹饰相对凸出,而非整个地子的降低。例如玉琮四侧的纵向凹槽,仿制者仅加深了竖槽两边的深度,对竖槽的中心并不减低,从横向观察,竖槽的剖面显得弧度较大,如一座拱桥。而良渚真品则是整个竖槽一起减低,剖面弧度极小,自然优美。

  三、良渚古玉在器身上往往有许多细小穿孔,如锥形器的尾端小孔,牌饰背面的牛鼻孔,冠形饰的榫孔等,一般用于穿绳系挂,由于长期的磨擦,导致孔内光滑异常,色泽温润,毫不逊于经抛光处理的玉器表面,但新仿品在这一点似乎未引起足够的重视,此类小孔中一般皆未经抛光,仅凭这一点便已可断其真伪。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