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百家争鸣] 名字蕴涵的文化价值

乔 湾   2010-02-04

  同一天,两个看似无关的新闻,让我想到了同一个话题,即我们的文化遗产,无论是非物质文化遗产,还是自然文化遗产,或是文化与自然双重遗产,其实都在其名字中蕴涵着无法估量的文化价值。区别看似在于这些价值的大小,其实更重要的是,我们是否意识到那些名字所代表的文化意义,以及放在我们心上的捍卫这些意义的责任。

  两个新闻,一个是已引起广泛关注的世界自然遗产张家界将其景区中的一个名叫“南天一柱”(又名“乾坤柱”)的山峰,更名为正在走红的美国大片《阿凡达》中的一座山峰的名字“哈利路亚”;另一个,是在“南天一柱”易名同一天,贵州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安顺地戏”宣布,因为在电影拍摄中产生的署名问题,已向电影《千里走单骑》的导演张艺谋等人提起诉讼。

  在我看,“南天一柱”更名为“哈利路亚”,绝不是像张家界某管理者所言,“更名只是顺应了景区原住居民和广大游客的心声”。据调查,对其改名有90%的人不赞成,只有不到6%的人认同,怎么能说是“广大游客的心声”呢?其实,这个管理者在辩解时自言此举是“借助电影《阿凡达》这个国际大片进行宣传促销”,倒是不小心露出了马脚。

  我说的这个露马脚,不是说张家界不可以搞营销,而是说不应该借“广大游客的心声”来做营销逐利的口实。人们对张家界这种贬损自然遗产名字所蕴涵的文化价值之举的质疑,竟然被张家界的某管理者用这样的口实来搪塞,真不知这样的管理者是否意识到其遗产的价值和自身的责任。

  正好,“安顺地戏”起诉张艺谋等人欲维护署名权的例子,可以作为一个反证,让人们意识到名字所蕴涵的文化价值对其遗产的文化意义有多么重要。据报道,在张艺谋执导的影片《千里走单骑》中作为故事主线的“云南面具戏”,其实是安顺市独有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安顺地戏”,影片中的地戏演员、地戏面具、地戏演出的剧目、音乐、声腔、方言、队形动作等均来自“安顺地戏”,而张艺谋在影片中及其他公开场合都未表明其“戏中戏”的真实身份,而只在其片尾署名“安顺市詹家屯戏队”,错误诠释了地方民俗文化,严重侵犯了“安顺地戏”的署名权。

  一个弃名,以不伦不类的“哈利路亚”来替代充满中国文化意义的“南天一柱”;一个争名,要通过法律的手段为自己正名,让人们认识到那些感人的“戏中戏”不是“云南面具戏”而是“安顺地戏”。两个不同的故事,却让我同样思考的是文化遗产的名字中无法估量的文化价值。

  关于“南天一柱”被更名为“哈利路亚”,有不少质疑,目光短浅、跟风借势、崇洋媚外、追金逐利,不一而足。在我看,最根本的是,此举透出了一种极端的文化不自信,以为借着一部外国影片的名头改一个中国山峰的名字,便可以证明——如某管理者所言——“张家界不仅属于世界,也已经走向世界了。”说这话的时候,他似乎分不清了,是张家界来自《阿凡达》,还是《阿凡达》来自张家界。

  写到此处,我蓦然想起最近引人关注的两件事。一是关于河南安阳曹操墓真伪的争论,一是四川彭山县向社会发出“征集令”,征集当地牧马莲花村莲花坝疑似刘备墓的相关文物、文献资料,当地村民也向四川省和国家文物局递交了挖掘墓丘的申请。村民说,曹操都起来了,刘备也应该起来,还在彭山躺着太寂寞。

  我之所以有这样的联想,是因为彭山这样的官方和民间的某种默契,竟让我觉得与张家界说给山峰改名“只是顺应了景区原住居民的心声”、“这是一种民间自发的行为”何其相似。某管理者甚至辩解,说“南天一柱”改名只是景点改名,并不需要到政府机关登记,而根本不谈此举对自然遗产的文化价值带来消解的深远负面影响。

  我想,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些正在发生、并让全社会为之担忧的随意改名、急着挖墓等公共问题,必须要找到制度性的方法。但制度、法律、法规并不必然可以代替我们对文化价值的认知。正如卢梭所说:“这种法律既不是铭刻在大理石上,也不是铭刻在铜表上,而是铭刻在公民们的内心里。……其实这些规章都只不过是穹窿顶上的拱梁,而唯有慢慢诞生的风尚才最后构成那个穹窿顶上的不可动摇的拱心石。”

  来源:光明日报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