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地图的历史渊源与现实收藏

张 英    2010-01-25

   地图作为当下一种收藏品专项,其所具有的特殊的历史文献价值,已日益被收藏者所关注;事实上,它与书籍、报刊收藏一样,具有等同的史料意义,其悠远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数千年。

  在文字尚未出现的史前时代,人类即以符号来记录、标明其生活环境及途经的路线等。而现存世界最早的地图实物即为公元前2500年制作于黏土陶片上的古代巴比伦地图(其以最简单的方法标示出山脉、四个城镇、人海河道及地形特征)。

  此外,还有现存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公元前1500年前绘制的《尼普尔城邑图》。该图发掘于19世纪末,在尼普尔遗址(今伊拉克的尼法尔)。图中除有用苏美尔文标明的早期地图所具有的标注、标记和图示元素外,首次出现了地图所具备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比例尺1:12万,由此推进了人类绘制地图的精确度进程。

  

  而中国对于地图的记载亦可追溯到4000年前。古籍《左传》中便记有夏代《九鼎图》,《周易》中也有《河图》和《洛书图》;此外,《周礼》中有多处关于“图”的记述,其中即包括《天下地图》《土地地图》《金玉锡石之图》等。

  据知:我国现存最早的地图,是马王堆三号墓出土的一幅《长沙国南部舆地图》,距今已逾2100余年。其是在我国“纸”材料尚未发明的时代,最早于“帛”上绘制出的地形、驻军及城邑的地图。

  

  在地图于公元前16世纪首次出现“比例尺”后,希腊人托勒密(公元90—168年),成为第一个用普通圆锥投影绘制地图的人;而中国西晋时代(公元223年—271年)。裴秀则编制了《禹贡地域图》和《地形方丈图》,并归结了“制图六体”;至唐代的贾耽(公元729—805年),又采用了玄朱二种墨色来分示古今地名,从而绘制出《海内华夷图》,并传承500余年;到北宋时,科学家沈括(公元1031—1095年),又以“二寸折百里”的比例关系,编制出《天下州县图》20幅,成为当世最佳的全国地图典范;再至元朝(公元1273—1333年),朱思本则主持绘制出长度各7尺的全国地图《舆地图》共计二卷,堪称当世中国自有地图册集的蓝本。

  

  关于当下的地图收藏,伴随人们对地图的实用和使用价值及其历史文献价值的认知和重视,在其众多的收藏品门类之中,地图收藏的团队正在逐步扩大,喜爱这一专项收藏的人士亦逐渐增多。据悉,目前在国内各省、市地区收藏家协会会员中,专门收藏地图和拥有这一项藏品的人员比率堪与书籍、报纸、杂志一类收藏者相比,而北京率先成立了“地图世界读者俱乐部”,成为国内首家“地图爱好者”交流的第一场所和平台。而我们相信,不久的将来,这一项收藏必会与其他“专项”一样,确立专门的机构和组织,这也是其发展的必然趋势。

  那么,对于“地图”的收藏及对其价值的界定与评估,除其众所周知的要从其制作目标、品相质量、幅面大小,以及文献来考外,笔者认为:更重要的是要预测和考查其“初制量”和“存世量”,再者还应从其制作工艺来评价:首推彩绘和手绘为最佳,其次为机制印刷。材料方面,则以远古陶石、帛、丝、绢和动物兽皮(即在纸本地图尚未发明前期)更为珍贵。但我们现时与今日的收藏,一般应以“纸本”地图为优先选择,其原因即为存世量远远大于其他材料材质的图本。鉴于其他材料的地图之稀少与罕见,又大多成为博物馆等文博机构的标本藏品和人们共享的资源与财富,不可作为时下个人对于地图收藏的取向。

  

  目前,以自古存世地图及后世印行发明的各种形制地图,大体可划分为如下七种类型。

  1、以区域划分:世界图、半球图、大洲图、大洋图、大海图、国家(地区)图、省区图、市县图等。

  2、以专题学科划分:自然地图、人口图、经济图、政治图、文化图、历史图。

  3、以具体应用划分:参考图、数学图、地形图、航空图、海图、海岸图、天文图、交通图、旅游图等。

  4、以使用形式划分:挂图,桌面图、地图集。

  5、以表现形式划分:缩微地图、数字地图、电子地图、影像地图等。

  6、以印刷开本划分:16开、8开、4开、对开、全张、两全张、三全张、四全张、九全张。

  7、以地图自身划分:地图集、电子地图、三维地图、卫星地图、影像地图等。

  

  对于当代地图的收藏范畴,除电子地图、三维地图、卫星地图、影像地图不在我们私人地图实物的收藏范围之外,其任何年代、任何形制的地图均可成为爱好者入藏的藏品,并且它与书刊、报纸一样作为大众收藏项目,其未必以“质”论层次,而依然可以“量”品高下,且不必分人群、不必分老幼、均可人行,同样可以达到修身养性、提升个人品位及文化素质的目的,成为大众精神生活的一部分。

  1587年手工制作的《牛皮航海地图》。该图是以整张牛皮制成的。除岁月留下些许痕迹,表面出现了断纹和皲裂外,总体看其晶相尚完好无损,且图面文字及图案均以手工烫印绘制而成。此图上绘有世界五大洲、四大洋的详细经纬度及其具体地理位置,并且还生动地绘制出各个大洲所特有的代表性动物。图中的帆船图样,明确地向人们标示着此图的作用,并证实其是一张航海地图。从此图特殊又罕见的材料——动物皮来看,其一般只在远古或于近代才采用,尤其是以游牧之少数民族更为惯用。至于此图缘何会流入东土,又是何时进入我国的,其背景我们已无从考证,但就其查阅与之相关的世界航海历史,我们得知:自明代1405年,我国郑和下西洋,直至1492年哥伦布到达美洲,1497年达伽马到达印度加里库,1519年麦哲伦开始环球航行,至此图于1587年的制作使用,正是世界航海史初期到发展鼎盛阶段。而其能够传入中国,且又历经了400多年的里程,并有幸成了21世纪中国收藏家不可多得的珍贵藏品。

  2000年,北京翰海拍卖春季拍卖会中《大清帝国分省图》(日本富山房书局出版印刷、38厘米×27厘米),也成为其“古籍善本专场1631号”上拍拍品。此图册内,印载有我国从夏代到清代的疆域行政区域版图。其设计印刷精良,可见日本“自明治维新”引入西方先进印刷技术后的成果。而此间,中国正处于清朝光绪末期,虽然也已引入了西方石印法和珂罗版技术,但大部分印刷品仍采用的是本国的手工雕版技术,诸如此类的地图册印刷技术尚不能达到如此精良的境地。纵观此图册,唯一令人眼前一亮和为之一振的这一页是我国元朝时期疆域的广阔博大,它是整个地图册中幅面最大的一帧,同时记录着我国历史上从夏朝到清朝的疆域状况和概貌。

  《中国人口密度图》,为中华民国二十四年五月初版(即1935年5月),是由陈铎编撰、上海商务印书馆印行的。因为是初版,故地图边缘处印有“版权所有、不许翻印”的字样,以示该图版权的重要性。该图采用的是质地较厚的白棉纸材料印刷的,纸色虽鲜亮,但却易碎易断。鉴于亦属此图非一般性用图,其印行及使用范畴有限,故此其最初出版发行数量必也有限,而能够流传至今的数量则更为有限。鉴观此图,其翔实地展示出中国当时的人口分布状况及各省、市、区域人口划分细目。其以“市方里”面积为比例尺计算。今天经我们后人目睹:充分证明了当时国人所自称的“四万万同胞”的史实。此图明示着:我国当时的总人口仅为:476,907,339人。

  名为《最新详密哈尔滨市街区图》的小型“行政市区图”,其价值在于它见证了一段历史。其与诸种面世今日中国公众的《日本侵华地图》一样,见证出日本入侵东北后,即成立“伪满洲国后”康德十年(L941年),哈尔滨市被日本占领后城市区域的变化格局。图中无耻地标注标示出日本入侵者及其移民的专用墓地、桥梁、官公署,以及为其战是军人祭祀招魂的寺院和神社。其当时出版与印刷均是在日本本土进行的,但发行于使用却是在中国境内,且发行者也是日本人。此图于半个世纪后在其曾被占领过的哈尔滨也仅发现两张,并均藏于当地收藏者手里,由此可见其存世量之少。

  《上海领空图》。此航空图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军司令部于1947年编制(1949年5月复制)。该图明确标示出:百万分一中国航空图第四九二号。此图作为东北军区所属飞行员专用航空图,其在中国解放战争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因其发行仅限于空军内部,而且又只限于飞行员,它经其家属后代作为一种荣誉和纪念保存下来,并历经半个多世纪,具有相当的军事历史价值。此图背部印有“图幅接合表”“图例”“本图各大城市图”(即濒临当时上海周边17个县、镇领空图),及“各种航空图图幅图号位置指示”。在“备考”一栏说明:本图系根据敌伪委员会民国三十六年一月出版之航空图翻印。

  来源:《艺术市场》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