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砚最重要的价值在于“发墨”

卢 轩    2010-01-24

  砚者,“研”也,“研墨使和濡也”,“石滑所以研墨”,中国文人用来研墨的文具。古人有高论:“欲学书法,先干研墨。凝心静虑,预思字之大小,偃仰平直,筋脉胡通,意在笔先,然后做字。”有一方好砚、一锭佳墨,旋腕行之,会觉得手下亦涩亦柔,时轻时重,清水渐黑,由浅入深,由薄入厚,终于光润如油,继而引发一腕笔兴,步入如醉如痴的境界。此言当为不虚,我等不谙书法,由门外窥之,磨墨是书法运作过程中极为郑重的一环,作为起首式,似乎有着一种仪式的庄重与诚恳,诚如采砚前的砚工摆下牛羊三牲焚香跪拜,磨墨也是书法开始前的祭奠。好的书法似乎是不能省却那一道程序的,连那一点小小的烦难都想省略,这位书法家内心对书法的诚恳值得怀疑。磨墨、伸纸、濡笔……书法家开始了自己的书法行为,顺理成章,一丝不苟,章法是严谨的,腕下也必会有凝重的力量。

  砚的雏形当为考古发现于陕西临潼县姜寨遗址的研磨器。除了伴随一起出土的磨棒以及颜料块之外,初步具备了砚台的功用特征——器面有凹处,用来储存墨汁或者颜料。后世的砚基本上就成了外部隆起,中间低洼,犹如瓦片,不过这个有别于后世的“瓦砚”,并不是真的就是用瓦来做砚,仅仅是形状类似罢了。再譬如著名的“辟雍砚”也是因为其形类似于“辟雍”(“辟雍”亦作“璧雍”等。本为西周天子为教育贵族子弟设立的大学。取四周有水,形如璧环为名。)而得名。这些古砚存世较少,我们大家常说的砚指的是四大名砚——澄泥砚、端砚、歙砚、洮河石砚。澄泥砚之外,其他三者都属于石砚的范畴,本文介绍的保养常识也主要是针对石砚来谈的。

  先对石砚的构成做个简单了解:

  砚堂:又称墨堂、砚心。指砚的中心研墨处,它是石砚的核心部位,石质好坏、使用价值高低都由砚堂决定。砚堂的主要作用是研墨,于石砚而言,最为考究的就是要发墨。这时因为书法和绘画对墨的要求比较高,墨一定要研磨得十分细腻才行。石砚的质量评价有诸如“着墨如澄泥不滑”“发墨生光如漆如油”等。一般地,端砚上倘若有“鱼脑冻”“青花”“蕉叶白”等花纹则一定会被制砚工匠留作砚堂之用,质地细腻滋润,发墨而不伤毫;歙砚上倘若有“罗纹”“眉子”“水舷金纹”“金星”“青色绿晕”等花纹也会被用作砚堂,此砚必“涩不留笔,滑不拒墨”。

  砚池:又称砚海、墨海。指砚的低洼处,用来存储水或墨汁。它属于砚的一个重要特征。

  砚岗:指砚堂中间稍高的部分,再向四周逐渐低下去,以便研墨时墨汁可以流到砚池中去。

  砚额:也叫砚头。指砚的上部较其他三边较宽的部位。很多时候为了提高观赏价值会雕刻一些纹饰。

  砚边:又称砚缘,砚唇。指砚堂周围略高的边缘,形成了砚的轮廓,主要起积蓄墨汁的功用。

  大家知道,砚最重要的价值在于“发墨”,换言之,一方砚最为珍视的当为砚堂部分。发墨时要注重砚堂的保护,首要的就是要选择优质的墨。明代文人杨升庵说:“新墨初用,有胶性并棱角,不可重磨,恐伤砚面。”好砚不用劣墨,慎用松烟墨,因为松烟墨杂质较油烟墨多一些,可能划伤砚面。另外,每次研墨要有节制,不宜过量,磨完墨不要把墨放在砚上,否则可能导致墨砚凝结在一起。新墨胶重,尤应注意。每次用完砚,应该及时清洗,不可留存宿墨。参考古人的经验,皂角清水涤洗最好,也可用半夏擦去砚面滞墨,或者用莲蓬、丝瓜瓤擦洗。不宜用毡片废纸揩抹,以免毡毛纸屑残留影响下次使用。还有,水温也要适宜,不可用热水、茶水。日常的自来水常温下使用一般不会有问题的。忌讳添加去污粉、洗洁精等。说到这里,想起一则故事,北宋大书法家米芾得到一方好砚,乐不可支,这时同样砚痴的朋友提出欲一睹风采。米先生不置可否。狡狯的友人便戏言说米先生的收藏真赝参半,这一回准又是上当了。说话间便去洗手,好像就这么说定了要替米先生掌眼。米先生见他十分郑重地去洗手了,也不好再推脱,于是就取了出来。朋友看了看说,砚看上去是好砚,只是不知道发墨如何。米先生立即去取清水,暗自窃喜,愈发得意。谁料想刚刚把水拿来,发现朋友已经急不可耐地吐了口唾沫在砚堂开研了。米芾脸色大变,就不要那方砚了。此所谓“士大夫宁可三日不洗面,也不可一日不洗砚”。洗砚就是修身,养砚就是养性。也许前贤用莲蓬洗砚就是要取莲之清远高洁之意也未可知!

  清洗干净的砚台,还应该用清水保养,以养砚石之莹润。注意只可给砚池存水,且每日更换,砚堂不宜长期滞水,要小心久浸不发墨,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砚台用久了会“失锋”,也就是不发墨。究其原因有二:其一是砚堂被磨去了锋芒,锋钝而不发墨;其二是使用了含胶过重的墨,又失于清洗,致使砚堂被胶以及细小颗粒物凝结。这个时候就需要重新发砚锋。《砚林拾遗》中有载:砚有初发墨久而钝者,亦为刀剑磨淬。用杉木松炭磨一遍则石锋焕发。另外用磨光之瓦片轻擦之t用姜汁浸之;莲房擦之;也有人使用细水砂纸在清水中对砚堂进行擦拭,这些都是发锋的可行办法。请注意只能磨洗砚堂,而绝不可磨砚的其他部位,一旦破坏了包浆,砚的价值将大大降低。

  以上谈到的主要是一些尚在使用的石砚的合理使用方法。对于珍贵的古砚,往往就不舍得用来发墨了,这时候就需要给它配匣保存了。砚的配匣,并非一般的包装,考究的砚匣颇受文人的重视。《砚林拾遗》中说道:“贮砚宜避光,漆木匣不宜纸,漆润纸,燥也。”砚匣要具有美观赏价值和坚固的实用性,起到对砚的保护映衬作用,务求“匣砚同寿”,与砚的造型和谐统一,成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砚匣大多为优良木材制作,材质必须是硬度适宜,耐潮湿,能起到对砚的长期保护作用,如红木、紫檀、黄花梨等。其砚匣之内壁还涂有漆数层,防止墨汁水分的蒸濡,使砚匣胀裂。漆砚匣的制作,首推清代初期扬州髹漆名手卢映之、卢葵生祖孙。此二公传物现在也很难得到了。还有好事者会给砚涂蜡甚至抹油,还有的人会使用一些现代石材加固材料来渗透加固石砚,这些基本上都是不可取的,实乃“有百害而无一利”的举措,只要是用好了砚匣,就太可放心。

  来源:《艺术市场》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