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家] 泉坛名人——钱币学家方地山轶闻

王贵忱   2010-01-18

  方地山(1872—1936年),名尔谦,以字行;又字无隅,别署大方,江苏江都人。与弟尔成(泽山)少时在乡里并负文名。《古钱大辞典》有传。

  地山初治经学,娴于辞章,擅长书法,对金石书画和古籍版本诸学多所精通,尝延为袁世凯西席。居天津20年,唯泉币是好,晚来以精研泉学著称于世。以其赋性放达,虽寝馈于古泉间,却不作著述传世想,遗留下来的言泉文字甚为少见。他的友人宣哲(愚公)所撰地山小传中,引录方氏《述钱德》一文,乃其罕见的专论文章。移录于下:

  金文多阴款,钱独用阳识;钟鼎彝器虽有文字,傅以无文之铜,或数倍至数十倍,钱则无文字处之铜最少矣;彝器文多古籀,古钱中刀布即具此体,而唐以后钱,篆、行、草、隶各体备焉;金文之书者,皆无主名,唐以后钱出御书或书家之手,史传可征、金文取证经典,穿凿附会,强半曲说,其时代尤滋聚讼,钱则面文既多纪元,其铸造所在地及钱监之名,时见幕文,视正史《食货志》尤可信;作彝器者,虽多属王朝侯国世禄之家,然市粥之物亦不少,铸钱督以专官,为一代经政,故工尤良,质尤粹,是古钱之可宝贵,胜其他古器物者有六焉①。

  读过这段论文,可知方氏对古彝器及其铭文并非无所知,只是对古泉特为钟爱情深,故为之表述钱德。方家原是饶于资财,又精鉴赏古器物,富收藏,而因专好古泉,旧藏金石书画等名器,多出以易泉,所藏古币称富一时。民初时期,为泉坛所艳称的天成元宝、大蜀通宝和建炎元宝等大珍品,地山皆有之,其他精异之品甚多。其为人豪爽率真,其他事务不与闻,谈到某处有珍贵泉布,便精神为之一振,往往不计值购求,务求必得而后可。家无储蓄,以至晚年尝举债度日。闻其困顿时,友人资助多金,不作谢意,而有旧友困苦,犹复当年豪举,解囊相助无少吝,不以盛衰变态,故为亲旧所重。平时腰缠钱串累累,虽冬夏不去身。据郑家相先生回忆,说及他于1917年在上海会见方地山先生时的情景,饶有风趣。摘录于下:

  松丈(即郑希亮,字松馆,民初时期的泉家)尝来沪。一日予偕(张)絅伯往访之。至四时许,同游五马路之怡园,遇(程)云岑、(邓)秋枚、(张)叔驯正在翻阅摊间占泉。未几,(宣)愚公偕大方至。大方者,江都方地山尔谦也,时亦在沪。于是围坐品茗谈泉,并各出新得,互相传观。独大方所携最多。在其衣袋间出泉十余串,每串二三十或四五十不等,大小不一。唯钱经摩擦,色泽如新,真伪难辨。串中虽多伪品,而珍希亦不鲜。内有绍定元宝大钱及贞祐通宝折二,为海内孤品。絅伯及予,均看不忍释。予戏问之曰:“先生置如许古泉于衣袋间,不亦重乎?”地山曰:“予冬日袋十六斤,夏日八斤。视古泉为第二生命也,何重之有?”地山善谈论,笑话百出,满座为之春风②。

  地山不讳言所藏钱中有赝鼎,有时迳自称伪泉大王。其实他对古泉独具只眼,凡经目验的泉币,即刻能判断等次不爽。崇庆泉之真伪众论歧出,地山独排众议,出高价收之,识者无不奉手钦服。有时明知其伪,只要制作精妙美好,不惜重值收之。尝谓:五百年前旧作与新铸并列,宁取其精,不重其旧云。论者以为奇癖。郑氏称其藏泉多伪品,非贬义,乃标榜方家藏泉特点耳。

  地山集泉轶闻佳话固多,然无如其为女儿订婚、出嫁一事为移风骇俗。请述之:袁克文(寒云)及袁世凯次子,为方地山入室高徒,对其师敬事惟谨,深得心传,以风流文采著声于时,有民初四公子(之一)之称,亦长于古泉学。方、袁有师生之谊,既是吟咏声党,又为孔方兄同道,过从益以深。寒云长子家嘏(伯崇),娶地山之女方根(初观)为妻。当初双方定婚,毫无仪式及世俗礼币之赠,两亲家只是各出一枚珍贵古泉交换,算是完成了定亲之仪。乃至结婚之日,仅在旅邸中一交拜而已,地山即兴制一联记其事云:“两小无猜,一个古泉先下定;万方多难,三怀淡酒便成婚”。如此自记破俗故事,为前所未闻。郑逸梅老先生是寒云故交,熟悉其旧闻,往承寄赐所著《袁寒云的一生》③一文,因得略知这一佳话梗概。

  地山写联文,多记风月场中事,上录联语乃述子女婚事,略及时事者,殊为少见。已故周叔弢丈在1980年7月11日致我信中有一段谈到地山联学,称:“大方先生书扇,顷已检出。兹寄去二枚,祈查收。大方先生名尔谦,字地山,江苏扬州府江都县人。幼有才子名。以擅联语名于世,有‘联圣,之称”④。在此之前,承见告大方先生书赠给他的对联和扇页不少,尚存写扇二三十把,后检出送我两把留念。两扇均未上过扇骨,是扇面高市制七寸半的大扇,两面书写,皆有叔弢丈上款。书法清逸潇洒,笔意天真焕发,气象雍容阔达,很是有点名士派头。有一位与笔者交往深的前辈,对书法研究精到,见之激赏不已,尝奉赠一扇。另一扇亦为其携去京寓观赏,近始归还。现将此扇发表出来,以与泉友共赏。

  往昔我从旧报刊上辑录一册《寒云泉简钞》,以叔弢丈与寒云友善,特持呈请题首。蒙见允作长题。老人家书法高华韵雅,文词简贵,书题如平常言事,娓娓而谈而意蕴深厚。对方氏泉学掌故如数家珍,读之旨趣环生,有引人入胜之妙。全文录下:

  大方先生、寒云二丈,余时与往还。寒云居沪久,藏泉随手散去,余未得见。大方先生则过从甚密。藏泉束之腰间,每见必取出相与摩挲,昂首高谈,狂态逼人。书中(案:指笔者辑本《寒云泉简钞》一书)所言,如四画大观、端平、咸平、大绍定、崇庆、招纳信宝、天兴宝会,皆余所习见者,至今记忆犹新。大方逝世,余适不在天津。归来,其藏泉已不可踪迹,是为憾事。余甥孙鼎,亦好古泉,所藏甚富,生前献之中国历史博物馆,可为泉幸得所。贵忱先生精于古泉币之学。顷来天津,余得畅聆教益为快。这段因缘不可不记,并书琐事数则于后云。一九八一年九月,周叔弢记,时年九十一⑤。

  周叔弢先生,名暹,安徽秋浦人。生于1891年7月,1984年2月在天津病逝,享年九十有三。先生是德高望重的著名藏书家,渊博资深的古籍版本学者。旧藏宋元刊本及名家钞校本等珍贵图籍富极一时,为近七十年间藏书家中未尝散失之硕果仅存者;晚近又喜集明清活字本,所得亦甚多,俱已先后捐献给国家。五十年代初,笔者初习为版本之学,有幸得与先生邂逅于天津天祥商场书肆,获蒙指点版本之学。其后,因循未能通候二十余年。至1980年初,始得晋谒请教学艺事。公性谦和敦厚,每寄呈习作小文求教,偶有一得之见,辄许之,或宠以鼓励词。对晚辈诱学之热心,在此题记奖饰语中亦略可见之。周丈中年时期爱好过泉币,晚年则著意于古籍研究。这篇题记是老人家91岁高龄时写的回忆录,介绍的又是民初泉坛名宿,因为泉之,并附记数语联结故事也。

  

  附注

  ①丁福保《古钱大辞典拾遗·总论》。

  ②郑家相《梁范馆谈屑》(六),《泉币》19期,1943年7月。

  ③郑逸梅《清娱漫笔》(增订本),上海书店印行,1984年7月第2版。

  ④⑤均见《周叔弢先生遗札十四通》,《社会科学战线》第一期,1985年。

  来源:《中国钱币》1992年第1期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