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刍议青铜错金工艺的鉴赏

同人   2009-12-17

  目前,学术界一般认为“错金银”工艺始于春秋中期,与铁器的发明有着直接的联系,盛行于战国中晚期至西汉时期。然而,济南市博物馆收藏有一件商代晚期銎内式有铭错金目纹铜戈,在戈的援末与銎内相接处,正反两面各有两个错金环形目状纹饰;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一件商代错红铜的直内戈;商代遗址新干出土的钺表面纹饰中,也有错红铜工艺。所以,这些商晚期错金兵器的出现,将错金工艺的年代向前提了600多年。如果从工艺研究角度上说,错金工艺并不是以铁器的发明为先决科技生产条件。由此,有必要重新认识一下错金工艺的原始面貌。

  据以往书籍介绍,如《文物》杂志1963年第6期史树青先生撰写的《我国古代的错金工艺》一文,错金工艺通称为“金银错”。“错”即用厝石加以磨错,使其所错金银纹饰光平精密细致。其制作工艺大致为,大多数是在作范时,先把母范上的纹饰预刻燕尾型凹槽,待器铸成后,以便在凹槽内嵌金。铜器铸成后,少数精细的金错纹样丝细如发,则用墨笔绘成纹样,然后再用硬度较大的工具(如铁器)加工錾凿凹槽,浅槽也要略呈“燕尾型”,并且凹槽底保留着一些麻面,以便金丝或金片得以镶嵌牢固。

  这里我们注意到一个“先在母范内刻燕尾型凹槽”的假说,尽管理由是燕尾型凹槽可以使错金结合得更牢固,不易日久脱落。但我们知道,如果从铸造的模范关系上研究,恐怕母范内刻燕尾型的凹槽,在脱模时一定存在难于脱模的倒八梢现象。也就是说,如果采取传统的脱模工艺,是根本做不出有模范关系的燕尾型凹槽的泥范。可以观察出错金的凹槽是否有后加工的情况,它是错金器的一个小破损处的40倍镜场图,槽壁自然氧化色泽依然保持着原始铸态;与金片结合的青铜槽口沿,并非是后加工过的呈燕尾型的光滑的凹槽壁。这种凹槽壁的原始铸态情况,与1935年河南汲县山彪镇出土的错金水陆攻战纹铜鉴预铸凹槽中,所发现凹槽有明显的上下错落接缝,有着同样的启示作用。也就是错金水陆攻战纹铜鉴凹槽为泥条贴在泥范上预铸的。因为凹槽内的高低接缝痕迹,只有泥条在范面摆起的纹饰痕迹才能形成上下错落痕迹。

  因此,我们可以推断出制作错金备用凹槽的方法,大致存在三种:一种是直接在模上刻出凹槽,翻模后得出范面纹饰,铸造后获得;一种是在范面用泥条或者纹饰泥片摆起纹饰,浇注后获得;再一种就是用硬器在铸造好的青铜器上,錾刻出浅凹槽获得。是董亚巍先生著作的《范铸青铜》一书里的曾侯乙尊盘上的铭文插图文。图中篆体“曾”字上面的一撇一捺,是用小开口錾子,多次顺着笔画錾刻成形的,留下了一錾子接一錾子的痕迹。同书出的鄂州市博物馆藏三国孙邻的错金银弩机,40倍镜场下刻铭微观图,其字口全部为v 形槽,与錾子的刀口相附,槽内有一处更深的一画呈横着的锥型,显然是用錾子斜着在槽子剁出的。可以发现,用錾子錾出的铭文并不具备燕尾型凹槽特征,这一现象说明了什么?它说明使错金镶嵌牢固的基础,并不一定是燕尾型凹槽。而存在着原始铸态的凸凹毛面,或因錾刻后的错落犬牙痕迹,能与错金面很好结合的可能。这些毛面和錾子錾出的错落痕迹,借助金延展性强的特性,与铜器槽面形成犬牙交错的契合张力,使得错金与槽面壁结合得非常牢固。由于战国以前的范铸技术中的泥条堆塑技术早已过时,铸后的纹饰加工技术,则多集中在錾刻技术的应用与提高上。因此,西汉以后的铜器表面的纹饰因錾刻工艺的提高越来越细,而泥条堆塑的凹槽反而少了起来。现代实验考古说明一种事实现象,即选一个古代有纹饰的单合范形器,制好泥范后再复制青铜器的成本,要大大高于现代蜡模浇注一个更为复杂形器的成本;如果再在泥范上预铸凹槽浇注成圆形器,那么一定要比素器后錾刻凹槽难度大、成本高。所以我们对民间预铸凹槽的错金器,需要更仔细的辨别,以免将真判假造成冤案。

  错金除了用金丝或金片镶嵌于凹槽内,也有用汞齐涂金的方法制作错金纹样。汞齐涂金的方法也是预铸很浅的凹槽,再借助铸件表面的毛面而使涂金面结合得牢固。金泥的制作方法是把金箔剪成碎片,装入坩锅内在火上炼红(约摄氏400度左右),然后按一两黄金加七两水银(汞)的比例,使金箔溶解成为液体,把液体倾入冷水盆中,即下沉成为泥状固体,这种黄金和水银的混合物叫做“金泥”。涂金时用骨柄形器或者铜棒先蘸盐、矾等混合液体,然后轻抹金泥于铜器凹槽上,用无烟炭火温烤使水银蒸发,金泥成熔状固于凹槽上。所以涂金纹样面会因金泥的多少,在受热后汞蒸发的状态下,流动样沉积于槽内,和槽沿口容易呈现部分溢出或者少许缺如的状态,与镶嵌金丝或者金片的边缘清晰程度是不一样的。即使凹槽金面反复涂金多次,也总是存在约低于凹槽口沿这一工艺特征。错金的延伸率十分好,只要有足够的金料,总能将铸槽纹饰或铸槽铭嵌满。嵌后打磨都会留下经过金面贯通到铜器身上的磨痕。而涂金因约低于凹槽口沿,所以这一现象表现得不十分连贯明显,但一定存在。

  春秋战国的金错铜器,一般都是胎质较薄,形体较小,因此预铸凹槽在铸造的器形上,还是有一些特征可寻的。古代错金器都是陶范制作的,器底和器壁都有一定数量的垫片。垫片的位置不会放在有错金凹槽位置的陶范上。所以原始态错金是不会发生错金在垫片上的现象的。而用真素器后错金的器物,往往因泥范内没有供凹槽用的泥条相隔垫片,所以浇注时,垫片往往出现向下滑移,呈现不同速度的错位现象。要想使后错金錾槽口避左一,往往是无法避右二。因为器物一周的垫片位置是无规则、自由受热下移产生的,后错金是按人的规范纹饰图案,连贯性极强的在素器上描绘而制的。所以要在真素器上做好“无意与有意的契合”,实在是难于上青天。春秋战国时期的青铜器范铸技术,大多采用“单元纹饰印模分型范拼兑技术”。即用同一个纹饰模,复印出多个相同的单元纹饰范块,再由几块带纹饰的分范,对合成一个整泥范浇注。如果预铸凹槽是单元纹饰脱模范拼后得出的范面纹饰,就或多或少地会存在分型范拼的错痕。如果预铸凹槽是在范面用泥条或者纹饰泥片摆起纹饰,那么各分型面的纹饰的位置或者纹饰大小宽窄就不可能完全一致。

  民间的错金青铜器鉴定,一般采取看铸造特征,再结合皮壳的锈色和金的成色来判断。而借助科技手段鉴定对一般收藏者而言,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们知道战国时期从原生矿床中获得金银已经不是稀奇的事情。1984年河北兴隆县发现两处面积相似的战国金矿遗址,因当时的金银冶炼技术不高,而且冶炼技术在一个很长的历史时期,基本没有大的变化。所以对金中的杂质分析,也就具有了一定的鉴定参考价值。战国时期的金含量一般在85.66%与92%之间,其他是银、铜、铁以及一些微量金属。而现在的冶金技术已经可以轻易地取得999含金量。所以在民间想找到含金量低的,并且杂质成分比与战国时期一致的,确实是件不易的事情。因为现代的人如果按科学分析出的比例,在现在炉火技术的冶炼条件下,或者用王水把需提纯的粗金或金合金和残金属按一定比例混合、融熔、轧片之后放入反应溶液中并加热得出金的话,要想达到和X射线衍射仪分析古代金微量成分一致的结果,则是件更不容易的事情。

  一般的仿古错金器,并不錾槽镶嵌金银片。常常是在金属或者水泥的器物基面上,糊上一层颜色涂层,再用铝丝和黄铜插镶在涂料上嵌出来的。上面的铜绿疙瘩锈、蓝锈、黑锈以及朱砂斑,分别是将铜绿、蓝颜料、墨色、朱砂在漆中调和于器上,干后即告成功。而真正的古青铜器的氧化膜,是一层连续的致密的氧化层。金属的氧化呈现不同的动力学规律,即电场的影响随着膜的增厚呈指数减弱,当氧化膜达到一定厚度时,金属离子的迁移停止,氧化膜也就不再生长。我们知道铜绣的产生就是通过电解阳离子交换的过程而产生的。而两种金属又会因自身电荷差,更容易产生缓慢的电解氧化黑色带面貌。据董亚巍先生著作的《范铸青铜》一书里介绍,一般错金槽口缘的棱角处,会生长出高凸的黑色氧化物。尽管铭文槽中嵌满了金,可还是阻挡不住青铜器棱角部位生长黑色氧化物。因此,馆藏的古代青铜器有铸槽的错金铭文或错金纹饰,在金丝的边缘,都能找到凸起的黑色氧化物。而这种氧化现象可不是伪品、仿品能做到的。因为金属的自身电解腐蚀现象,是个非常缓慢的过程,不是人为能作伪的。把握这种金属的自身电解腐蚀面貌,就可以使真伪的考辨,在科学的支持下得以鉴别!

  青铜器最早的出土记载源于汉代,封建王朝视为瑞祥之物,因此青铜器时代刚过,汉代就有人开始挖掘盗取。到了宋代,嗜古器成风。无不以收藏青铜器为无上荣耀。因此也成就了两宋时期青铜器专书的著录,使金石文字的考证之风,愈加成为学界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上世纪末本世纪初,涌现出了一批卓有成就的收藏家和专家学者。他们之间常常赠送藏器拓片,切磋考证,著录结集成书,互相作序、题跋。这为我们现代人在收藏的乐趣和作为上,做出了楷模。青铜错金器一直是历代藏家青睐的古代青铜工艺装饰品。金银与青铜氧化后所呈现出的不同金属光泽,彼此之间相映相托,使图案与铭文显得格外华美典雅生动。战国时期的“错金错银”工艺制作复杂,材质昂贵,因壶、鼎、等礼器类的整体铸造工艺追求薄而均匀,所以错金铸槽工艺的难度也显得非常大。一般我们现在所见到的错金,以带钩、兵器、车器、符节、兽形镇、铜镜等较小而壁面较厚点的器物上为多。不过,现在许多考古出土的珍贵资料紧锁在大库内,使得资源没有充分地被社会利用,导致春秋战国时期盛极一时的“错金错银”工艺,迄今没有一本利用多学科进行研究的、完整的错金铸造工艺文献问世,实在是件遗憾的事情。

  来源:《艺术市场》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