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长沙窑釉下彩绘初探

黄剑波    2009-12-15

  长沙窑发现于1956年,作为唐代南方地位重要,规模庞大的青瓷窑场,至今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其窑址位于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县书堂乡石渚湖附近,又称“铜官窑”或“瓦渣坪窑”,《水经注》中有记载:“铜官山土性宜陶”。长沙窑的出现始于初唐,兴盛成熟于中晚唐,而至五代则开始衰落。据有关长沙窑的史料记载,长沙窑在当时其最重要的成就,乃最先把铜作为高温着色剂应用到瓷器装饰上,烧出了以铜红作为装饰的彩瓷。此为我国陶瓷史上的一项重大发龋,也是我国釉下彩绘的第一次尝试。此种技法的出现对宋代的钧窑,元明清时期的釉里红、豇豆红,郎窑红等铜红釉产品的问世,都起到了重要的奠基作用。唐代长沙窑釉下彩绘开始出现,探其来源最早是从岳州窑青瓷的基础上发展而来,因为长沙窑与岳州窑的釉色、胎质以及烧造方法有许多共性,由此来确定其与岳州窑之联系。唐代长沙窑陶瓷绘画的繁荣与发展,是中国陶瓷发展史上的一个转折,因为陶瓷绘画最早可追溯到新石器时代,而从此以后逐渐走向衰落。在此期间,陶瓷业虽在不断发展,烧造技术在不断改进,陶瓷釉色也日益精美,然而从整体来看,这种变化都只注重到胎质的改变与发展,对陶瓷的装饰图案并没有进行具体的研究。而长沙窑创造性地把绘画艺术运用到瓷器装饰上,其釉下彩发明,突破了当时“南青北白”一统天下的局面,推陈出新,穰大地丰富和发展了瓷器装饰艺术。古陶瓷专家冯先铭先生曾在《三十年来我国陶瓷考古的收获》一书中高度评价:“长沙窑是我国釉下彩的创始地,对宋以后瓷窑有极大的影响……为天下第一,也不过分。”长沙窑以其独特的釉下彩绘工艺而闻名于世,釉下彩绘的发明,是瓷器制造技术发展进步的结果。其工艺是指在化妆釉上加上一层发色料,并把化妆釉与发色料都盖于釉下,使它们同时在高温条件下发生化学反应烧成釉下彩,运用釉下彩进行自由描绘,从而形成各种精致美丽的图案。据史料记载,长沙窑制釉技术的发展经历了青釉、颜色釉,釉下彩三大阶段。然而上述所说的釉下彩阶段,是指大约从唐宪宗元和年间(808—820年)至晚唐,并延伸到五代。在此之前,我国已有了化装釉工艺,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瓷器烧制中釉色不一的不足。然而唐朝当时瓷器的主流格局是“南青北白”,人们逐渐形成了以“白瓷类银为美,青瓷似玉为佳”的审美风尚,其中以越窑青瓷、邢窑白瓷为突出代表。随着人们审美观念与审美情趣的不断发展变化,受宠于广大民众的单色釉瓷器逐渐失去活力而衰落下去,风靡一时的越窑青瓷也注意到了技术上的改进,不断采用金彩、扣金边,施褐彩等新工艺来装饰瓷器。长沙窑正是受到这种变革之风的影响,吸取越窑青瓷之精华而不断大胆创新。发明了青瓷釉下彩、白瓷釉中挂彩等新工艺,同时并将之与传统的装饰工艺如模印,刻花,划花,捏塑,粘贴等巧妙地结合起来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此种风格的出现除受上述因素影响外,还存在更为重要的原因,乃当时长沙窑釉下彩的陶瓷工艺本身已经具备了较高的水平。孔六庆先生对之有详细的论述,认为主要可以从三个方面来分析:“首先,当时釉下彩的烧制条件已逐渐成熟,南方地区较为普及的龙窑的使用为瓷器的釉下彩成功烧制创造了物理条件,制作者往往选择有一定坡度的自然地形挖沟建筑龙窑,以便充分利用窑炉坡度的自然抽力,使窑内气流和温度可以自然上升。龙窑一般为长条状,此种形状升温较快且使窑温分布均匀,窑温可高达1300度。另一个特点是能比较迅速地冷却,此种特点正好符合青釉瓷器烧成工艺的要求。青釉的釉料中所合铁分较高,宜于在还原火候中烧成,并要求快速冷却,以减轻铁的二次氧化,保持较为纯正的颜色。其次,原料得到了保证。釉、瓷胎,彩料为釉下彩的制作提供必不可少的条件。长沙窑瓷胎成分构成较为复杂,主要有赤铁矿、石英、长石,云母、玻璃相莫来石,属黏土石英母系,胎质含铁量比较高,待烧成后往往出现红褐色或灰色,便先在瓷胎上涂一层化牧土再绘制图案,最后施釉烧制而成。由于其釉的溶剂主要为氧化钙,其含量在14%-21%之间其,透明度较高,因此能有效起到显现釉下彩画面的作用。铜和铁作为着色剂在氧化气氛中各自焚化成绿色的氧化铜或褐色的氧化铁,因此,长沙窑釉下彩绘主要有褐彩、绿彩两大类,从长沙窑的兴起到衰落,有一个从青釉褐彩,黄褐彩到白釉绿彩的发展过程,从侧面也反映了当时制造工艺与人们审美的一种演变;再者,毛笔是釉下彩绘的主要工具,自新石器时代以来的数千年里,毛笔早已成为人们书写,绘画的普及工具。毛笔作为彩绘工具,已经在自由挥洒中显示出高度成熟的水平”,而正是因为此种工具的运用,更有利于长沙窑釉下彩绘之写意风格之表现。除此之外,长沙窑的制作方式大多以辘轳轮制为主,手捏制成,主要有雕刻、堆塑、镂空、范模等手法,再加上淋釉、滴釉,荡釉,谩釉和涂釉等多种施釉方法。对长沙窑单个形体的塑造来说更具多样性与灵活性。

  长沙窑釉下彩绘瓷器富有极高的艺术创造性,从类别而言,器物的种类有壶,瓶、杯,盘、碗、碟、砚,盂、坛、熏炉,脉枕等等,从形态而言,则有莲花型碗、棱型壶,菸花型、锭型枕、羊型灯,镂空熏炉等,从绘画题材而言,长沙窑瓷器的写意画一般可分为山水花鸟画,动物画,人物画,其中书法题材也运用颇多。长沙窑的造型艺术。彩绘装饰艺术多姿多彩,已经达到了很高的境地,整体观之,长沙窑釉下彩绘装饰具有以下几个特点:第一,长沙窑瓷器装饰图案无论是山水,花鸟,还是人物,其造型均以写意的笔调,体现了一种特殊的绘画意境。中国绘画是一种高雅的艺术,其表现形式多样,一般均在宣纸、绢等物体上作画,而绘制在长沙窑瓷器上的图案效果虽与前者有所区别,但其画面较多简洁、率真,笔触不多,却十分概括,其绘制技法已经达到了相当娴熟的水平,立体的画面极具意境。第二,长沙窑是东西文化的结合点,其显著风格为以禅入诗,以禅入画。以禅入诗画,模具印花和贴花装饰的盛行,在陶瓷器表面出现浅浮雕或捏塑人物,动物图饰,其模印贴花以佛教题材为多,如和善的四大天王,菩萨等。模印贴花虽早在长沙窑之前就已经流行起来,但形成独立风格和系统化生产,至今为止仅见于长沙窑的制品,并且在装饰方面大大突破了传统的技法和内容。像“娶锣”“椰枣”和对鸟图形运用等都有对异域风情图饰吸收的痕迹,此种风格仅存于长沙窑瓷器中。第三,大量诗词的运用,通过书法这一表现形式绘写在瓷器上,此种风格受盛唐诗歌创作之风的影响,这些题有诗词的瓷器不但能激起世人众多联想,还增添了瓷器的诗情画意。从装饰特点上看,瓷器上的各种书体艺术造诣较深,具有极强的形式美感。正是通过这种精美装饰使瓷器锦上添花,颇能反映当时的一种古朴、自由、高雅、庄重大方的审美旨趣。

  长沙窑釉下彩所包括的花鸟画题材主要有鹭鸶,杜鹃、鸳鸯,鸿鹰,孔雀,鹤等其他动物还包括狮,豹,鹿、獐、羊、鹿、羊、蝶,鱼,龙、蜂等。这些元素往往巧妙地被安排到画面当中,无论从用笔粗放到抽象挥洒,还是构图的别具匠心,都对陶瓷器表起到了很好的装饰作用。从大量的长沙窑釉下彩绘瓷器中可以看出,当时长沙窑的写意花鸟画已经大量运用勾勒,勾花点叶,阔笔、点垛,晕染、泼墨,泼彩等技法,绘画多取材于自然,由此形成气韵生动的写意画,其逸笔草草,神采飞扬,乃“画鸟欲飞,画花于语”,此种风格已经基本形成写意花鸟画的特征。巧妙的构思、娴熟的技巧增强了人们欣赏的情趣和艺术感染力,提升了瓷器的审美价值,图案与器形相映成趣。  

  长沙窑釉下彩的兴盛与发展,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中国彩瓷工艺的不断创新,长沙窑釉下彩绘瓷器独特的装饰风格,在某种程度上再现了盛唐时期民众阶层的审美意识。此种装饰风格对宋以后的瓷器彩绘发展有着重要的影响,因它适应不同地域人们的审美心理和生活情趣的需要,所以其装饰技法与图案为其他瓷器有所借鉴,它的出现为彩瓷,青花瓷的大量出现奠定了基础。如四川邛窑的唐彩瓷与长沙窑有着密切的联系,吉州窑也吸收了长沙窑釉下彩绘工艺的特点,从而烧造了深褐,酱红彩瓷。入宋以后,北方磁州窑亦继承唐长沙窑釉下彩的传统,并在此基础上烧造出釉下黑花瓷器,衡山窑除继承了长沙窑的釉下彩之外,又出现了粉上彩釉花绘,及釉下粉彩等新工艺。长沙窑釉下彩瓷器装饰艺术体系的创立,影响深远。

  

  来源:《艺术市场》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