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投资珐琅料,几大误区需澄清

徐中锋   2009-12-05

  珐琅料和珐琅彩区别是什么?广彩、粉彩是否属于珐琅料?

  中兴之秘

  珐琅彩瓷始创于康熙年间,兴盛于康熙、雍正、乾隆三朝,至乾隆之后销声匿迹,其瓷器精美绝伦,堪与元青花、唐三彩比美,是中国瓷器史上的一朵奇葩。在当今的拍卖会上,更是深得藏家的厚爱,屡创瓷器类拍卖高价,其原因来自于珐琅彩瓷独立的特色。

  其一,尊贵性。皇家之物,民间没有,这一点有着非凡的意义。拥有皇帝的东西也是种荣耀,这是心理使然,况且在当时,民间也难得一见,更加彰显出其尊贵性。可以说垄断性和专有性是珐琅彩瓷独出其他彩瓷的一大特征。珐琅彩瓷在康熙年间因为对外文化和贸易兴盛交往的原因流转至皇室,颇得康熙厚爱,因此在宫廷设置造办处,每一件瓷器都亲自参与督办;雍正年间,皇帝对珐琅彩瓷制作的热情和喜好比康熙更有过之而无不及。另外,就是在印款的设计上,一般珐琅彩的款识均为方形圆角,其他彩瓷则没有这样的特征,这种特殊性也彰显出其珍贵性。

  其二,绝版和精美。它的少在于所用的珐琅彩料的主要来自国外,数量受到限制。虽然宫中也在研制珐琅彩料,但是毕竟受到原料的困扰。后来又受其他原因的影响而销声匿迹,但它如昙花般华丽而短暂的绽放更具价值,“物以稀为贵”,何况是绝版精品。从康熙年间初创到乾隆年间结束,这几十年的时间内制成并流传到今天的也不过500余件,更凸显了其稀有精品的意义。

  其三,仿品较少,易辨认。珐琅彩瓷选瓷之精细、制胎之讲究、釉色之均匀,是一般仿品难以做到的。珐琅彩瓷所选用的瓷胎都比一般的瓷器胎要薄很多,二次烧造时极易破损,一流的工匠也难避免这种情况,故而仿品少有企及。在上釉等其他环节,宫廷要求也极为严格,造型稍显歪斜、胎质稍粗或不均匀、釉面偏色等有一点瑕疵都会被淘汰。

  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对珐琅彩料的要求极其严格,初期全用珍贵的进口彩料,以后国产珐琅料的质量要求也非常高,这是民间在选料上难以达到的。乾隆后期曾因为珐琅料的有限而停止生产。乾隆以后的仿制及民间被称为珐琅彩瓷都是含有珐琅料、粉彩料与局部珐琅料的混合彩,有的甚至是玻璃质的料彩,总之都不纯正,故而烧制出来的效果也不可同日而语。

  其四,绘画是其精华所在。珐琅彩瓷上的绘画都来自于当时一流画师的倾心创作,如蒋廷锡、王原祁、郎世宁、唐岱、冷梅、高其佩、董邦达、袁江等,都有画稿被精心绘制到珐琅彩瓷器上,靓丽凝重、典雅端庄,同时期其他彩瓷以及后来仿制的珐琅彩瓷都难以企及。

  

  彩瓷之别

  

  市场的走高是有其内在原因的,珐琅彩瓷以其独有的风格特征和艺术魅力异军突起。但是,人们对珐琅彩瓷的认知与鉴赏上依旧存在着许多不足,有些方面很容易混淆并常常引起争论,主要有:第一,何为珐琅彩瓷,珐琅料和珐琅彩的区别;第二,广彩是否属于珐琅彩瓷,第三,粉彩是否属于珐琅彩瓷。

  首先,何为珐琅彩瓷,珐琅料和珐琅彩的区别。

  珐琅料与珐琅彩是两个不同的概念。珐琅料是一种原料,最迟在明初传入我国并沿用至今,早在明代的铜胎上已有嵌珐琅彩绘,称为“铜胎画珐琅”。而珐琅彩瓷则是指在瓷胎上绘珐琅彩的制品,称为“瓷胎画珐琅”,俗称“珐琅彩”,为康熙中晚期开始创烧。珐琅彩白瓷胎由景德镇烧制,其精美绝伦的成品独为宫廷玩赏。

  其次,广彩是否属于珐琅彩瓷。

   与珐琅彩瓷可媲美的有广州彩瓷、粉彩等。其中广州彩瓷有别称“广州织金彩瓷”,与珐琅彩瓷在同一时期即康熙年间兴起,也是借西方传入的技术进行制作,比起皇室内的精美,广州彩瓷堪称本地雅作。康熙珐琅画师中一部分是原籍广东的铜珐琅匠师,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广彩原创作彩瓷力量的雄厚。

  二者虽都是在景德镇白瓷胎上烧制,但宫廷对白瓷的精选是广彩无法相比的。在绘画上,宫廷内有优秀的画师层层把关,这也是广彩大量生产下不能做到的;在原料方面,广彩除部分原料来自景德镇,大部分颜料是广州自制和改配的。珐琅彩主要为宫内把玩,广彩瓷器主供外销,其画面或为了满足外商的需求,有时不免有粗制之嫌,虽说独树一帜但却没有严规和统一性,水平难免参差不齐。比起珐琅彩瓷的精细度,广彩可算是小巫见大巫,因此,广彩的总体评价也比不上珐琅彩瓷。

  最后,粉彩是否属于珐琅彩瓷。

  粉彩,也是在内务府造办处研制珐琅彩料时研发出来的另一种色料,其非常浓稠,是不透明的乳白色釉,加入其他着色金属,不纯正像加了粉色,故称为粉彩。由此可见,粉彩是珐琅料又衍生的一种釉料,和珐琅彩瓷有许多相同之外,精美度也不亚于珐琅彩瓷。甚至有人认为,应该细分为纯珐琅彩料绘制的品种与有珐琅料绘制的品种,如粉彩等。这种观点在一定程度上把粉彩提到了与珐琅彩瓷一定的高度,肯定了粉彩的地位和价值。

  但是粉彩依然没有符合珐琅彩瓷应具备的条件:一、色料不是纯正的珐琅彩。粉彩造价低廉,量多易生产,失去了珐琅彩瓷垄断性和专有性。物以稀为贵,在这方面粉彩没有珐琅彩瓷显得尊贵。二、粉彩不是每件都有皇帝亲自参与,缺乏作为皇家专有珍宝的意义。三、生产地的区别。粉彩官窑、民窑都有生产,但珐琅彩瓷却只有宫内造办处生产。这三层原因,使粉彩出离于珐琅彩瓷称谓以外。但是,作为在珐琅彩瓷生产下,意外衍生出来的粉彩,同时也具备皇宫的厚爱,像是珐琅彩瓷的并生物,其价值自然也不可小窥。由于其价格低廉、容易生产并且和珐琅彩瓷一样精美,故而迅速取代了珐琅彩瓷。粉彩的市场价格也是非常高,如:雍正官窑粉彩蝠桃橄榄瓶,精美绝伦的外观上有粉彩在橄榄形瓶上画蟠桃,目前只发现一件,可谓孤本。此品在2002年的苏富比春季拍卖会上以4150万港元成交,创下当时清代瓷器的第一高价。拍得此品的张永珍女士将其捐入上海博物馆,为上博目前不可多得的珍宝之

  因此,粉彩和广彩都是从国外进口珐琅彩料的影响下又衍生的釉料制成的一种彩瓷,虽也不乏精品,但并不同于真正的珐琅彩瓷。珐琅彩瓷专指清官内的“瓷胎画珐琅”,是指珐琅彩沿袭清代宫廷制作规范的称谓。

  从投资的角度看,有着独立风格和精美特征的珐琅彩瓷在艺术市场中已经取得共识,其艺术价值和商业价值也已经得到确认,并非是媚俗繁复、华丽审美的受益者,也不是泡沫经济、虚假炒作的产物。在其有限数量的前提下,目前虽然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但“真金不怕火炼”,长远来看不失为一个保险投资的很好的方向。

  来源:《艺术市场》 2009年第03期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