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百家争鸣] 众说纷纭《出师颂》

孙世   2003-11-14

  在故宫博物馆绘画出展的《铭心绝品——两晋隋唐法书名迹特展》已于8月29日落下帷幕。

  1500年前的墨宝《出师颂》经过重新装裱焕然一新,漆黑的墨迹在灯下泛着微光。除《出师颂》和索靖三幅章草碑贴外,参展的还有三国时期书法家皇象、南朝僧人智永、汉章帝、东汉草圣张芝等书法名家的5贴章草书法作品。

  作为展品之一,《出师颂》以其珍稀的程度和高昂的身价受到特别关注。而数月以来,有关它的值与不值,是真是伪的种种争论一直就没有停止过。

  是隋人还是晋人所书?是真索靖还是假索靖所书?这些争论关系到《出师颂》是否为“中国现存最早书法”,“索靖存世惟一真迹”,以及故宫是否值得花2200万元高价购买。

  《出师颂》究竟是不是真迹

  今年7月,嘉德拍卖行宣布将拍卖西晋大书法家索靖惟一真迹《出师颂》,并将此作品定性为“中国现存最早的书法作品”、“西晋书法珍宝惊现”、“迄今为止发现的索靖惟一墨迹”等等。决定竞购该作品的故宫博物院并未公开对其真实性提出过疑义,在媒体的不断质疑声中,原定于7月13日开始竞拍的《出师颂》,提前3天举行并以优先竞购为由拍卖。

  8月18日故宫博物院同中国嘉德拍卖有限公司完成了《隋人书出师颂》的交接仪式。业内人士评论说,这意味着曾被嘉德公司作为“西晋索靖惟一留世墨迹”的该作品,在经国内多位专家鉴定为300年后的隋人作品后,仍按《晋索靖书出师颂》以2200万元天价成交。

  索靖为西晋代表性章草大家,在中国书法史上拥有很高的地位,史评其书法“与羲(王羲之)、献(王献之)相先后也。”据称,其作品在北宋时已无真迹存在。

  早在故宫请专家对嘉德拍品《出师颂》进行鉴定时,国内已有书画界人士对其真实性提出疑问。一位自称叫张继刚的书法研究工作者称,《出师颂》在明代著录中就有四五本之多,其中主要是著录宋徽宗宣和内府所藏之本,上有宋徽宗泥金御题签“征西司马索靖书”,有“宣和瓢印”。这在《宣和书谱》、明文嘉《山堂书画记》、董其昌《戏鸿堂法贴》、顾复《平生壮观》等著录中均详细记载。而嘉德这件佚名《出师颂》,虽然明清有部分著录把它定为隋人佚名书,包括《石渠宝笈续编》,但历来争议就很大。如明王世贞《州山人续集》,就明确地把它定为临本;吴其贞《书画记》著录此件作品为唐人书。也有人认定此件《出师颂》系临宋徽宗宣和内府所藏之本。提出质疑的人士大都认为,从书风上看,嘉德的这件《出师颂》没有隋唐风度,更不要奢谈什么西晋索靖了。

  上海博物馆书画部研究员钟银兰、中国美术史权威陈传席教授认为,嘉德拍品的《出师颂》有另外一个破绽,就是“晋墨”二字写在了有五爪龙的纸上,而宋时只有三爪龙、四爪龙,没有发现过五爪龙,因而这两字不可能是宋高宗所写。

  此间,一些书画史学界人士认为,由于索靖墨迹孤证难考,惟通过文史资料记载、描述进行考证,而且需要对其所有后世题跋的真实性和科学性以及对印章、纸质等进行考证。

  书画界也早有人士呼吁,研究机构应科学严谨地对该作品进行鉴定,如论证其究竟是晋代索靖真迹还是摹本?是什么等级的摹本?是摹本还是抄本作?这些问题尚未解答之前,下任何结论都为时尚早。

  隋人作品值不值2200万

  故宫之所以斥巨资购买该作,原因之一是早期章草墨迹,存世寥寥无几,《出师颂》属国家一级文物,弥补了故宫藏品中隋代书法的不足;其二,它原本就是故宫旧藏,1922年流出宫外,这次收回也算物归原主。故宫的一位负责人说,放眼世界,能够举办“两晋隋唐法书名迹展”的只有故宫一家,因为只有故宫的收藏是成系统的,而且是购买了《出师颂》之后才成系统的。

  据透露,6月19日故宫博物院专门请徐邦达、启功、单国强等6位书画鉴定专家对《出师颂》进行了鉴定。专家一致认为,该作品确为见于历代著录的《隋人书出师颂卷》,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鉴定时就认定它是隋人所作,故宫花2200万元买的就是隋人书。

  至于嘉德以索靖名义叫拍,最后被故宫以2200万元优先购买权购得,给外界造成的印象是故宫买的是索靖书。这位负责人表示,就像买东西,买方无权干涉卖方怎么吆喝,但故宫相信自己鉴定的实力。

  据介绍,此次故宫收藏的《出师颂》虽然并非西晋索靖所作,但却一直被名家收藏——先后经唐代太平公主、李约、王涯鉴藏;南宋绍兴年间入内府收藏,有米友仁鉴题;明代归收藏家王世懋;清初由著名收藏家安岐收藏,最后又入清乾隆石渠宝笈收藏。1922年,清朝最后一位皇帝溥仪以此赏赐溥杰,由此流出宫外,1945年后散落民间。

  本次展出碑贴中的《月仪贴》、《皋陶贴》、《七月贴》就是索靖的作品。很多自称不懂书法的观众也承认,这些碑贴的字体与《出师颂》多少有些相似。

  “这虽不是晋代索靖的真迹,但也极为罕见。”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说,真迹的价值当然要高过摹本,但古代摹本并非没有价值,王羲之的《兰亭序》也是唐代名家的摹本。这位专家说,摹本与伪作有根本区别。前者是古人为保存,流传珍稀名家墨迹,对真迹进行极为严谨的摹写,后者则是受利益趋动,附会名家之作。两者的学术价值和市场价格不可同日而语。如果此次故宫收藏的《出师颂》真是隋人对索靖真迹的摹本,它要比一般的隋代无名氏的书法有价值得多。

  财政部的一位官员说:“文物价格不好衡量,一件文物在不同时代对不同人的价值是不一样的。在乱世,文物论麻袋称,盛世还能这么衡量吗?”

  他举了一个例子。2002年,《研山铭》的收购价将近3000万。国家文物鉴定六人小组的启功老先生说:“《研山铭》好是好,3000万贵了点。”一位领导对启老说:“修建一公里地铁要花6个亿,等于20幅《研山铭》,您说是修地铁还是买《研山铭》?”启老用拐杖敲着地面,毅然决然地说:‘买《研山铭》!”以此类推,修一公里地铁能买30幅《出师颂》。他还透露,买《出师颂》没有动用文物征集资金,用的是故宫的门票收入。

  关于《出师颂》的价值问题,这一次,启功、傅熹年两位老先生一致表示,只谈物不谈价,保管鉴定,不问价格。

  在前几天的展出现场,除了有故宫自己的专家外,还有杨仁凯、单国林等外地重量级专家。杨仁凯教授还做了简短的发言,肯定了《出师颂》的文物价值。而来自上海博物馆的专家单国林先生则显得分外低调,对于记者的提问一概摇头,不做任何回答。青年专家代表罗文中先生也明确表示,问别的可以,但问价值问题,只有三个字:不知道。

  “不保证条款”不尽合理

  嘉德公司的拍卖规则规定:拍卖图录中的文字、参考价、图片等其他宣传品。仅供竞买人参考……公司不对拍卖品作任何担保。

  中国艺术研究院书画专家赵榆告诉记者,在国际艺术市场一幅100年前的梵高画可卖到8250万美金,我国1500年前的作品卖2200万元不过折合250万美金,难道我们老祖宗的作品不值钱吗?他说,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文物艺术品市场将有更大的升值潜力。

  故宫博物院负责人在面对外界的种种评论做出答复说,故宫在购买一件文物时,都要经过3个程序:先要经过国内著名鉴定专家的鉴定,其次由故宫提出决策申请,最后报主管部门批准。“故宫做出此次优先购买决定,经过了国家鉴定委员会和故宫博物院的著名文物专家的审慎研究和鉴定,并得到了政府文化、文物和财政部门的大力支持。”他说,优先购买的操作程度,也符合新近颁布实施的《文物保护法》有关条款的规定。 

  对于媒体的种种猜测,上海的一位律师认为,主要根源还是法规上漏洞较多。他举例,《中华人民共和国拍卖法》第61条规定,拍卖人、委托人在拍卖前声明不能保证拍卖标的真伪或者品质的,不承担瑕疵担保责任。“这一不保证条款为拍卖行逃脱责任留下了漏洞,使得一些拍卖行敢于进行伪品拍卖。”他说,对于竞拍者心知肚明、约定俗成的拍品,可以适用“不保证条款”,但拍品一旦是那些动辄十几万的书画作品,一边拍卖行宣传是大师真迹,一边委托人援引“不保证条款”,岂不互相矛盾?换一种说法,这不是逃避责任吗?

  该律师认为,目前拍卖公司对“不保证条款”的滥用程度已相当严重。所以,对这一条款的使用,应区别对待。他介绍,国外的拍卖法中虽也有此条款,但规定了严厉、详细的约束机制,一旦违规,必将重罚。

  再比如,依照规定,只有国家级6人鉴定小组一致认为是“假”时,才能认定为赝品。实际上,分布在全国各地的6位专家,很难同时出山。这样,即使买到赝品,要想向拍卖行索赔或者退货,几乎是不可能的。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