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收藏需克服经验主义

何晞   2009-11-23

  “经验主义害死人”。是的,这句话放在收藏市场也应该同样适用。收藏市场是千变万化的,过去的经验和所谓的规律只能做参考,而不可作为决策的主要依据。甚至以往的经验,到了今天,反而会成为“陷阱”,这样的案例不胜枚举。

  品种上的经验主义

  在收藏品种的选择上,人们常常是依据前人的经验,把目光紧盯在瓷器、字画、玉器、家具等传统收藏品种上。其实,可收藏的品种五花八门,另辟蹊径,往往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成果。

  古代度量衡的收藏是不为传统经验所看好的收藏品种,是一个冷门。作为工薪阶层的郑海生却勇敢地闯入了古代度量衡收藏领域。如今,在一些电视台收藏类节目中,经常能够见到他的身影,他的收藏得到了专家学者和收藏界同仁的赞赏。

  郑海生收藏的从秦代到现代的大大小小的秤砣已有2000多枚,铜、铁、陶、瓷、玉各种材质,一应俱全。年代最久的是5件一套的秦汉时期的环形铜秤砣,距今已有2000多年。最小的一枚秤砣只有8克重,是元代的物件。最重的秤砣有180斤重,上面写着“永定门外益源粮栈度量衡”。

  郑海生的藏品有一些是比较罕见和珍贵的,例如一个明代青花瓷权(也就是瓷质的秤砣),是万历辛丑年(公元1601年)制的,重约1市斤。这枚秤砣曾经上过中央电视台的鉴宝节目。据中国标准研究院研究人员考证,类似的瓷权,过去只见到过3件,一件是隋朝的,故宫博物院收藏;另外两件是明朝的,一件由天津市文物商店收藏,另一件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历代度量衡考》等几部专著中有几幅古代秤砣的照片也是郑海生的藏品。他还成功举办了“中国古代度量衡展”,文物专家贾文忠先生亲自题写了横幅。

  器型上的经验主义

  帽筒作为存世量最大的生活用瓷器之一,大多数瓷器收藏爱好者依据经验,认为其数量众多、时代又近而不予关注。

  帽筒产生于清朝嘉庆年间,是清代官员在上朝之前休息时置放花翎顶戴用的。在同治、光绪年间帽筒得到流行和普及,进入寻常百姓家。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很多家庭还摆放着帽筒,除了放帽子外,人们还将帽筒作为收纳器,里面放着鸡毛掸、尺、老头乐和棒针等物品。

  帽筒的形制是多样的,有圆筒、四方和六方等,以圆筒居多。加工工艺有开窗、堆塑等。装饰工艺也较繁复,有青花、粉彩、矾红、金彩、墨彩、浅绛、贴花等。图案有山水、人物、花鸟、八宝博古图等。在房内置几对帽筒,平添了几许文化气息。

  这样一种随处可见的物品,以往并没有人意识到其收藏价值。十年前,一对普通的清代、民国帽筒不过数百元,名家精品也不过千余元。随着艺术品市场的升温和收藏群体的日益壮大,不少收藏者开始重视帽筒的收藏与研究,相关的专业图录也已出版发行,帽筒正逐渐成为瓷器收藏中的新贵。如今,再想碰到价廉物美的好帽筒亦非易事了。现在一对完整的普通帽筒价格升至三、五千元以上。名家绘制、图案精美、品相完好的帽筒更是价格不菲。在近年来的拍卖会上,屡有帽筒拍出数万元的高价。

  材质上的经验主义

  经验认为,收藏中国古典家具以硬木为佳,比如紫檀、黄花梨、鸡翅木、铁力木、乌木等。

  但是,硬木家具存世量稀少,价格昂贵,而且大都在博物馆和收藏家手中。所以,一些有远见的藏家把目光瞄准到柴木家具上,如用榆木、桦木、柏木、楠木、核桃木、杨木、樟木等做成的家具。他们对中国的古典家具首先看重的是其工艺如何,而不太注重它是硬木还是柴木。从家具的观赏性和实用性来看,柴木家具如果在造型、木纹、雕工、油漆等几个方面均为上乘的话,同样具有收藏价值,同样可以成为传家之宝。

  传统柴木家具不但具有鲜明的审美趣味,而且由于它的市场还处在发展期,参与的人相对较少,价位相对较低。它们不仅价廉物美,还有相当的实用性,另一方面还有值得期待的升值空间。尤其是设计好、做工好、保存好的老柴木家具,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其盎然的古意很能提高家庭装修的品位。

  时下,老柴木家具已经开始流行,并且价格上扬速度惊人。大众化的柴木家具还屡屡出现在近年来的拍卖会上,虽然在古典家具拍卖中,柴木家具所占的份额并不是很大,但却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全新领域。专家分析,古旧柴木家具的存世量也是有限的,雕刻精细、造型独特、品相完整的老柴木家具更为珍贵,而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它们的升值潜力,有了惜售心理,不肯轻易出手。所以,老柴木家具越发难得了。

  鉴定上的经验主义

  鉴定,是书画收藏的一个重要课题。按照经验来说,一般的情况下,造假的对象多为大名头、中名头,而很少有小名头。鉴定的问题,自然也主要是针对大名头、中名头,而很少针对小名头的。

  书画鉴定和艺术市场上的所谓“小名头”,是指一大批成就较为低微的书画家。经验认为,小名头的作品不会有假,因为作伪他们的东西,对于造假者来说,收益太小,所以不屑为之。今天看来,情况发生了根本的变化。随着近年收藏市场的快速发展,不少小名头开始受到追捧,他们的作品在市场上也有可观的价格行情,所以也有赝品在不断地被仿造出来。

  此外,由于鉴定者所盯牢的多为大、中名头,所以,造假大、中名头,相对容易识破,这样,不仅卖不到天价,反而会一文不值,甚至臭名远扬,骗人不成反而害了自己。而小名头的风格,鉴定者通常不太熟悉,相对容易蒙混过关,虽然不能获得天价的暴利,也可以获得超价的厚利。所以,从求稳的一面看,造假小名头,正可以避免造假大、中名头的血本无归的风险。这也是近年书画市场上造假的新动向。

  看来,经验是宝贵的,但应用时,必须与时俱进,应该对收藏市场中各种现状进行认真的分析和甄别,千万不要生搬硬套,人云亦云,犯经验主义错误的。拿过去的经验,不假思索的套用今天的收藏市场,其结果只能是吃亏上当。

  来源:江南都市报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