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家] 马益群:大漠奇石藏家

 2009-08-17

  对于什么是财富,每个人的理解可以有不同。有人把权力视为财富,认为有了权力便可拥有一切;有人把金钱视为财富,认为有钱便可以满足一切欲望。画家齐白石刻有一枚印章—“三百石富翁”,他将自己篆刻的三百余枚印章看作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而京城有位奇石收藏者马益群,苦心孤诣收藏大漠奇石达200余块,他把这些藏品和收藏过程视为人生的最大财富。马益群认为“收藏本身就是对人格的一种历练,艰辛漫长、充满追求和期待的收藏过程本身就是人生的一大财富。”

  爱石之缘起

  喜爱石头,有七八年的历史。最初是朋友领着看石头、买石头、捡石头,很快就悟出其中的美妙。近两年专一收藏内蒙古大漠奇石。

  马益群喜爱收藏可以说有些年头了。20多年来,马益群在北京一家媒体做记者、编辑工作,先后主编过《生活》、《时尚》、《艺术》、《收藏》专版。为做好本职工作,他决定自己也搞些收藏,体验一把。

  1997年,北京办有许多奇石展,马益群看过一些展览后,就喜欢上了石头。有一天,马益群来到角楼参观一个奇石展,当时一冲动,就花了四五千元买了一大堆奇石,等他满载而归要回家时,车却开不动了,原来是石头太沉了。

  说起为什么喜爱石头,马益群说,书画瓷器价格高,赝品多,不好驾驭;石头价格低,易鉴别,但最主要的还是与石头有缘份。缘份是什么?就是对石头的悟性。对于美的发现,不同的人感受是不同的,发现石头的魅力,精神上感到愉悦,你才会收藏它;没有悟性,对石头的美没有感觉,再好的石头你也会熟视无睹。

  淘石之甘苦

  我最初玩石兴趣广泛,收藏了数百块不同产地、不同品种的观赏石。但接触戈壁石后,我心中就只有一个她了。

  收藏了一段时间,马益群开始对自己的藏品进行整理、归纳、反思,感觉初涉收藏有些盲目,藏品杂乱而又肤浅,于是他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收藏目标。

  当时,有一位石友请马益群赏石。他把马益群带到他在清河租的上千平方米的库房,那里面堆满了小山似的石头。据他介绍,买这些石头花费了他三百多万元,为的是让这些不可再生的宝贵资源不再流失—这些石头就是产于内蒙古阿拉善左旗的大漠戈壁奇石!

  也许因为戈壁石“养在深闺人未识”,以前并未引起人们的重视。大漠奇石作为观赏石问世,不过二十年的时间。戈壁石细分共有玛瑙、碧玉、玉髓、蜂巢、千层、硅化木等七八个品种,以其质地硬密、造型奇特、色彩绚丽而成为近年来新兴起的奇石新秀。自从见到戈壁石后,马益群就将目光锁定在戈壁石了。他约上几位石友,几上银川、左旗去淘石。

  西北之行,使马益群开阔了眼界,对戈壁奇石有了新的认识。他说:“看到许多戈壁石的精品,那种感觉,用妙不可言、赏心悦目、美不胜收都难以形容,准确地说应该是触目惊心。戈壁奇石的魅力在于她的完美,在于她的集大成。她不仅有大化石的斑斓色彩、太湖石的奇异造型,而且具有灵璧石的坚硬质地。可以这样说,有了戈壁奇石,便拥有了天下石。”

  近几年,马益群除了去银川淘石,便经常徜徉于奇石展,仅用了短短几年的时间,便淘到了200余块戈壁奇石的珍品。而在淘宝过程中,马益群凭借着他独到的目光,捡到了不少“便宜”(收藏界叫“捡漏”)。

  去年他到银川西塔古玩市场,被一块黑灰色的玛瑙石所吸引。石头上布满了白色的小玛瑙颗粒,看上去就像一朵朵绽放的梅花,又像一树梨花。马益群不动声色,经过讨价还价,以几千元的价格将其买下,当时的喜悦心情难以言表。后经专家指点,这件“梅花奇石”是个孤品,具有极高的欣赏和收藏价值。

  收藏精品石理应花费大价钱,但事实往往并非如此。随着收藏经验的积累,少花钱也能买到精品。在马益群的收藏中,有一块命名为“天书”的精品石就是他花低价买来的。这块石头在大观园奇石展中,摊主标价一二万元。马益群曾四次去看这块石头,都没舍得买。直到第五次去,摊主几百元就出手了,原来是摊主急于撤摊回家。马益群说,刚开始他也是一有石展就冲在前面,生怕好的石头被别人挑走。其实不然,每个人的爱好不同,你喜欢的,别人不一定喜欢。

  所谓“每个人的爱好”其实就是个人的独特的眼光,凭借这独特的眼光,马益群往往能化腐朽为神奇。一次,有个石商向马益群推荐一块石头,这块石头像个弯曲的鞋底造型,价值不大。但是当马益群把它倒过来看时,却像个古代武士头盔的造型,于是花了一百元将其买下。换个独特的视角,就让这块奇石完成了“从奴隶到将军”的蜕变。

  在淘石过程中,马益群苦于戈壁奇石的资料缺乏,于是他去银川请教石友—地质工程师阎志强,了解戈壁石的种类、分布及形成,结合自己收藏的200余块戈壁奇石,在2003年8月,出版了《大漠奇石》,为爱好奇石收藏的朋友提供了一份图文并茂的资料。

  赏石之乐趣

  每块奇石都有尊严、有个性,找寻其存在的价值意义是艰难的。欣赏奇石,是在欣赏自己的发现。看得懂或是看不懂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看上去舒服。

  奇石之奇,乃大自然鬼斧神工所造就,它的千姿百态、精美绝伦往往能给人留下无尽的想像空间。宋代大画家米芾爱石。史载米芾见奇石,就长跪而拜,以兄呼之。画家吴冠中在他的文章《技与艺》中评论道:“米颠拜石,米芾见到出色的石头便下拜,被认为疯颠。其实只是具审美眼力的艺术家在某些石头中发现了造型美。用今天的话说,他进入了体会抽象美的领域。”没有音乐的耳朵,便无法听懂音乐;同样,没有审美的眼力,也就无法发现奇石的物像美。马益群在收藏过程中,便是在不断培养自己的这种审美能力,他始终在寻找每块石头的个性,从中发现美,得到美的享受。而在与这些石头的交流中,不断发掘它们的价值意义。对于奇石,马益群一直在读,并且力求读懂它。欣赏奇石,也在欣赏自己的发现,其中不乏真知灼见。

  石之容貌

  马益群认为,戈壁石之所以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除了大自然赋予它千姿百态的美貌外形,给人以无尽的想像空间之外,它还具有很高的保值价值。戈壁石要想造假是很难的,因为它经过上亿年的熔岩淬火、风沙打磨,具有坚硬的外表。一旦破坏了它的容貌(人为地为它造型),就会露出破绽(损坏表皮就会露出里面的“肉”),即使经过打磨变得光滑,但是它的容貌已经受到损坏,也会变得一文不值。所以,奇石之珍贵,贵在天然,不允许人们为它“整容”。

  石之心语

  马益群摆放奇石的百宝架被安放在主卧室旁边,晚间无事时,马益群就会来这里陪它们坐上一会,“聊上一聊”,与它们进行心灵的沟通。每坐上一会,就与大自然多了一分亲近;每聊上一会,就会发现它们更深刻的内涵;每把玩一回,就对这些奇石多了一分理解。马益群说,奇石作为摆设也不是完全被动的,它也能跟人交流。有一块《非洲人》的丑石,就是马益群在10元一块的石堆中挑出来的。因为它太黑、轮廓又怪,所以没有人喜欢它。而当马益群看到它时,它似乎遇到了知音,流露出企盼的眼神,引起了马益群的共鸣。“我看到的是一张非洲人的脸,而不仅仅是一块丑石”,马益群说。

  把玩这些上亿年浓缩成的精灵,便会让人产生时光飞逝、沧海桑田之感。马益群说,人生不过百岁,石头却已有亿万年,百年在石头上也就是一道浅痕。想到这些,便可令人荣辱皆忘,珍惜当今。读石也能读出人生哲理,这难道不是石头给人的启发吗?

  陆游有诗云:“花能解语还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也许正是马益群生性散淡、为人低调、不事张扬的性格,使他能够与石结缘,与石沟通。

  石之身价

  毋庸讳言,奇石既然是收藏品,就有它的投资价值。据马益群介绍,他在内蒙古的朋友巴特尔2003年到北京,兴奋地告诉马益群,他弟弟在阿拉善左旗四块戈壁石卖了100万元。当时马益群并未感到惊讶。因为戈壁石的数量是极为有限的,经过一二十年的掠夺性开采,目前地表具有观赏价值的石头已经寥寥无几,市场价格不断飙升,因此具有极大的升值空间。

  马益群在银川有位石友,两年前在内蒙古阿拉善左旗看中一块品相不错的玛瑙石,卖主要价8000元,他没买。时隔一年,他终于下狠心去买时,那块玛瑙石已被人出价2.8万元买走。另一位石友两年间投资80万元买了一屋子戈壁石,块块是精品,现在有人出价1000万元收购,但他丝毫不动心。

  2004年6月29日,全国许多网站和新闻媒体都刊登出一幅慈祥苍老的老妪的面部照片,她额头上交错的皱纹似乎讲述着岁月的辛劳。这是一块戈壁玛瑙石,名为《岁月》,专家估价9600万元……

  据马益群介绍,在日本,奇石比字画瓷器更受人们重视,因为奇石资源有限,且奇石形成的条件苛刻,经过上亿年的时间才磨炼成观赏品,具有惟一性和不可替代性。据有关部门统计,去年国内书画拍卖有35亿元,其中赝品就占了10亿元。另外,书画可以复制,而奇石却无法复制,而且资源稀缺,因此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但是现在国内奇石还未能走进拍卖市场,说明人们对奇石还缺乏认识,收藏奇石,应该是长线预期看好,潜力无限。

  来源:北京现代商报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