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以康熙御笔拓片看康熙帝书法的收藏

 2009-08-11

  在故宫博物院所藏众多清代帝王像中,有一幅《康熙帝写字像》轴。此画描绘的是玄烨练习书法的情形:左手按纸,右手提笔,凝神屏气,一派庄重。其身后屏风上舞动的墨龙,则显示着主人非同寻常的身份。这幅肖像画的作者及创作过程虽然已经无法考证,但可以想见,康熙命画师专门为自己绘制一幅写字的御容,必定是出于对书写的特殊爱好。

  近期嘉德在线征集到一函八册《吴引孙旧藏康熙皇帝御笔石刻拓片八册》(预计将于8月14日拍卖),清 吴引孙旧藏康熙御笔拓片 一函八册,二百一十开( 31×35cm),原装旧裱,为清宫造办处制作。并有吴引孙签条:圣祖仁皇帝御笔石刻八册,光绪壬辰购藏。钤印:臣引孙印(白) 真州有福读书堂藏书。从拓本看,都是浓墨擦拓,其墨色乌黑,拓本黑白对比强烈,墨色少光,墨光如镜。拓本字迹清晰,品相完好。裱工亦古朴典雅,属宫内造办处制作。为清中期乌金拓本。所谓乌金拓者,用白宣浓墨拓之,再砑使光,望之漆黑光亮,黑白对比度强。

  据史料记载:御制法书册八本,由康熙皇帝临写唐太宗、黄庭坚、米芾、赵孟俯、董其昌诸帖,分别赐与李光地、杨名时、高必弘、朝琦、师懿德、胡琨、弘声、罗纶、许天馥、王恺人、陈朝、亨特、白为玑、蒋日广、李天馟、赵世德、韩逄庥、李庭臣、李玉堂、鲁相、杨朝麟、张安世、卞之琇、杨天机、祖良梅、佟锳、许国栻等二十七位文武官员。后有李光地、朝琦蒙赐御书,及彚模成帙凡若干卷详述经过。

  康熙书法:一生宗董

  从《吴引孙旧藏康熙皇帝御笔石刻拓片八册》来看,康熙皇帝在书法的临摹学习上是下了很多功夫的。以他临写的唐太宗、黄庭坚、米芾、赵孟俯、董其昌看,广度来看,康熙在书法的学习上选择了比较宽泛的道路,而且在以上诸家的学习上尽量忠实原作的学习,并且经过长时间的学习和临摹,然后上石摹拓,再分赐众臣,如以此而观,说明康熙对自己的书法是满怀自信的。康熙把董其昌作为自己的学习和临摹的范本,但其实际的学习效果来看:笔锋偏软,整体都软秀有余,但缺乏骨力,重心不稳。未能得董其昌的那种飘逸博美。

  康熙的书法是沈荃传授的,康熙之所以学习并酷爱董书确实与沈荃有着极大的关系,沈荃将董书的技法和风格忠实地传入清朝,使董书征服了需要汉文化的满族统治者,这无疑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由于康熙皇帝对董其昌书法的推崇与尤爱,『上有所好,下必其焉』,专仿董书,常受到康熙皇帝的赏识与重用,董书成为求仁的终南捷径.康熙一朝六十余年,皆以董书为一尊,臣下无不逢迎,无论是童子习书、科举考试、文人挥毫,还是在书法审美或在书学理论上都以董其昌的书法审美与书学思想为圭臬.董书风行天下,应该说沈荃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纵观中国古代社会,许多帝王在政务之余往往沉醉于琴棋书画中,或吟诗作赋,或抚琴赏乐,或挥毫泼墨。书法与绘画最能体现一个人的气质与艺术修养,尤为帝王雅好,几乎成为他们的毕生追求。据说康熙“自五龄受书,诵读恒至夜分,乐此不为疲也。” 又喜好书法,“每日写千余字,从无间断”。他读“四书”——《大学》、《中庸》、《论语》、《孟子》,“必使字字成诵,从来不肯自欺”。继位后,学习更加勤奋,甚至过劳咯血。他读书不是为消遣,而是为“体会古帝王孜孜求治之意”,以治国、平天下。他在出巡途中,深夜乘舟,或居行宫,谈《周易》,看《尚书》,读《左传》,诵《诗经》,赋诗著文,习以为常。直到花甲之年,仍手不释卷。

  拓片收藏的意义重大

  《吴引孙旧藏康熙皇帝御笔石刻拓片八册》是康熙书法过程的完整记录,也充分反映了康熙帝对自身书法水平的充满自信的心理状态。而这样的完整的临摹本,也比较集中的体现了康熙帝书法水平。其次清宫造办处制作拓片精良。

  并且随着时代的发展和人们的文化素质的提高,收藏拓片其重要意义越来越大,第一,古代碑帖(石刻)原石破坏严重。原石过去或因遭遇兵燹,或因保护措施不得力,或因一些政治因素人为毁坏,或因火灾、地震之天祸,或因盗贼偷窃流出境外等,其数量愈来愈少,漫漶剥蚀日趋严重。如王铎书写的著名法帖《拟山园》,曾因政治运动被砸得面目全非,被世人所称赞的“苍老劲健,全力以胜”之风已一扫而光。当今谁藏有旧拓本其珍贵可想而知了。第二,旧拓片失散无量。从现在角度讲,民国时期以前拓本应算旧拓了,首先是“文革”中破“四旧”时烧毁失散无数,甚至一些博物馆也用架子车把拓片一车车拉到大街上投入火海。再就是民间中尚留存下来的,由于后代文化素养低,有的当废纸卖掉;有的当糊墙纸贴墙了,第三,国家已开始对碑帖(石刻)管理日趋正规。特别是对一些名碑帖(石刻)早已采取严格措施加以保护。除研究部门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需捶拓少量外,其它是不允许随意捶拓的。现在偶尔在社会上见到的也只是散落在民间的旧拓片,如能收到,应是很可贵的。第四,碑帖(石刻)拓片以前几年的曲高和寡已开始逐渐变为今天收藏的热门了。其价格也由前几年的几十元几百元一帧,变为近几年上千元上万元的价位,甚至几十万元的价位。如1994年秋季嘉德拍卖会上,汉《石门颂》拓本价2万元人民币,汉《鲜于璜》拓本价2.5万元人民币,魏龙门四品《始平公》、《孙秋生》、《杨大眼》、《魏灵藏》拓本价8万元人民币,唐欧阳通《道因法师碑》拓本价8000元人民币,晋《好大王》拓本价32万元人民币。应该说这些价位,论其历史价和艺术价值与当代书画的价位比较,还是初级价位,远远没有达到其本身的价值。

  何谓清宫造办处乌金拓本

  从《吴引孙旧藏康熙皇帝御笔石刻拓片八册》拓本看,都是浓墨擦拓,其墨色乌黑,拓本黑白对比强烈,墨色少光,墨光如镜。拓本字迹清晰,品相完好。裱工亦古朴典雅,属宫内造办处制作。为清中期乌金拓本。所谓乌金拓者,用白宣浓墨拓之,再砑使光,望之漆黑光亮,黑白对比度强烈。造办处是清宫制造皇家御用品的专门机构。康熙年间建于养心殿,又名养心殿造办处。康熙三十年(1691年)移至慈宁宫以南,直至1924年末代皇帝溥仪出宫之前,造办处为宫禁服务达二百多年。造办处由皇帝特派的内务府大臣管理,各类专业作坊先后有六十余个,包括玻璃厂、匣裱作、珐琅作、油木作、自鸣钟处、如意馆等等。造办处与皇室起居息息相关,其职能除御用品制造、修缮、收藏外,还参与装修陈设、舆图绘制、兵工制造、贡品收发、罚没处置以及洋人管理等事宜,包罗之广,远远超出工艺制作的范畴,在宫中是具有实力的特殊机构。造办处的制作网是全国性的,除宫中厂房外,在景山、圆明园等地尚有许多作坊。一些特种工艺由造办处设计画样,交杭州、苏州、江宁三织造以及九江关、粤海关等处御用作坊制作。

  来源:雅昌艺术网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