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家] 收藏色彩斑斓的古家具的人

 2009-07-20

  穿行在李剑光收藏的那些色彩斑斓的西藏古家具中,用手抚摸它们,心中便顿时升腾起一种烙印在雪域高原岁月中的沧桑。

  李剑光先生是中国当代最早收藏西藏古家具的人之一。近日笔者走访了这位收藏“雪域”瑰宝的传奇人物。

  “当你看到那些图案绮丽、色彩浓烈的箱柜桌几时,你会惊诧于那个古老民族的情感和智慧。没有雕刻,四周却一览无余的描绘着花卉图案,大红大绿,大开大合,火辣辣的直率,仿佛是回响在山谷间的藏传民歌。西藏古家具的强烈色彩和古朴造型,会给所有看到它们的人以最夺目的视觉冲击。”我们的话题刚刚开始,李剑光先生热烈的话语就已经掩饰不住他对西藏古家具的喜爱。

  李先生说,1996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从一个外国朋友处得知国外许多人喜欢西藏古家具,而在当时的北京,西藏古家具还是一个空白。当亲眼目睹了西藏古家具绚丽的色彩、华美的气质、精致的图纹时,他被彻底征服了,直觉告诉他西藏古家具是在艺术领域中还未被发现的瑰宝,他为自己的独特发现激动不已。当他得知这些古家具散落于藏民家中,因不被重视而损坏严重、越来越少见时,他几乎是抱着一种宗教般的虔诚下定决心,不惜代价收藏西藏古家具,并且一发不可收拾。

  李剑光克服了最初去到西藏时难以忍受的头疼欲裂般的高山反应,开始了西藏古家具的收藏之旅。在过去的十几年中,每一年他都会进藏两三次,游走于藏牧民家中,寻找那些尘封于岁月尘埃中的西藏古家具。

  李剑光介绍说,西藏古典家具主要有藏桌、藏柜、箱子三大类。藏族的古家具数量很少,以前除了达官贵人以外,普通的藏民家中几乎不使用家具。现在市面上大多数西藏古家具都是来源于寺庙,是明清时期流传下来的。藏柜是西藏家具中最常见、也是最实用的。藏柜的结构大同小异,但规格有大有小,用于存放各种各样的东西,从食物到宗教用的法器等。藏柜的大小和用途有点像我们实用的五斗橱,所不同的是藏柜的门由中间开启,门两边是枢轴结构,插在凹口里,这样门就可以灵活关闭了。

  藏桌是西藏家具中出现较早的,它的外形和结构有各式各样,无论贵族还是平民的家中,桌子可谓是最为普遍的家具,吃饭、写字,存放茶具碗具等杂物。有些较低的桌子其实就是经桌,专门存放经书、法器。

  藏箱大概起源于17世纪,也是西藏家具中较早出现的家具,后被西藏柜所代替。它的规格与用途和我们实用的樟木箱差不多。有的藏箱彩绘是直接画在木板上的;有的是在木板上披一层麻,油彩画在麻布上;有的还要在麻布上罩一层油灰,使油彩不会脱落,这有点像画油画。这都显示了西藏老家具独有的特色。

  西藏古家具在装饰手法上别具一格,丰富多彩。大体包括:彩绘、镶嵌(松石、珊瑚石)珠宝、铁尖钉封边、围上裙边及雕刻、兽皮覆盖等。由于藏民的生活都围绕着宗教展开,所有的藏式家具几乎都被绚丽的彩绘所覆盖,图案上忠实地记录着宗教图腾和历史传说,使得这些家具在宁静的雪域中具有相当丰满的故事性。同时其装饰纹样博采众长,常见的有螭龙纹、瑞兽纹、植物纹、雷云纹、几何纹等,纹样大都与财富、吉祥有关。在描绘技法上富有层次,民间意趣浓厚,有些图案构思大胆,意象诡异,极具现代感。与汉族明清家具使用硬木不同的是,西藏家具的材质多为雪松、桦木、杨木和喜马拉雅山的软木等制作。也有些藏柜有简单的雕刻,选用稀有的高原硬木,但比较少见。

  一缕冬日的阳光透过明亮的落地窗斜洒在一个古雅的藏传佛龛上,明丽而灵动。李先生说,这些西藏古家具上的图案、纹饰都是用天然颜料,也就是矿物和植物研制而成的颜料彩绘而成,虽然历经数百年的洗礼,擦去它们身上的尘垢,其色彩仍然鲜艳如初。

  凭着多年对藏式古家具的热爱与了解,李剑光还与英国著名的收藏家、鉴赏家巴克利先生合作出版了西藏古家具图册。巴克利先生对于藏式家具的收藏始于十二年前,收藏的足迹遍布全世界。这本图册几乎汇聚了全世界最好的藏式古家具的图片,收有精美图片130余幅。从这本书中,可以知道西藏古家具的起源、流变和发展,感知藏民族历史、文化和艺术的悠远与壮美。

  来源:北京日报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