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说说康定斯基与彩陶纹饰

 2009-06-23

  康定斯基是滥觞于上世纪初的西方抽象艺术的开山鼻祖,他原本是个具象画家。据他自己说,他是在一次偶然的机遇中转变成为抽象画家的:“一天傍晚,我回到画室,突然看到一幅闪烁内在光辉、美得无法形容的画令我震惊!当我走近细看时,原来是自己的画放置倒了!此事带给我莫大的启示:当画面的形象和色彩从自然主题中解放出来,便会充分发挥它的特质和功能。”他的这幅画当然还不能算是真正的抽象作品,但这个故事却道出了抽象艺术的本质,它是一种剥离了自然主题和叙事模式,揭示自然外表下内在本质和抒发心灵情感的艺术样式。西方在古代并没有抽象艺术,而只有受“模仿说”和“镜子说”统驭的再现性绘画。正因为如此,抽象艺术的诞生被看成是西方艺术史上一场开创性的革命。

  反观中国的抽象艺术,到底是古已有之,还是从西方引进的呢?持前一种观点的,经常以中国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马家窑文化等的彩陶纹饰——线纹、篮纹、绳纹等编织纹,圆点纹、钩叶纹、曲线纹等几何纹——作为佐证。其实,这些纹饰是我们的先祖将知觉到的具体物象进行简化,用装饰性和符号化表现的一种图式。如果说这也是抽象艺术,或许可以称之为“将具象抽象化”的艺术。然而真正意义上的抽象艺术并非是“将具象抽象化”,它的本质是用纯粹的形式和色彩的语言,来表现内在的精神性,它与具象毫无干系。

  但不可否认的是,彩陶纹饰虽然不是纯粹的抽象艺术,却还是蕴藉着某些“抽象因子”,如同书法的韵律构成,舞蹈的节律身段,诗歌的格律音韵一样,在形式意味和空间构成上,它们都不同程度传递出抽象的信息。尽管中国抽象艺术是用“拿来主义”的方法从西方引进的,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从中国的书法、舞蹈、诗歌,当然也包括彩陶纹饰在内的,包含抽象因子的多种样式中汲取养料。或许这样一来,倒能赋予这种西方的艺术样式以“中国特色”,而原本风马牛不相及的康定斯基和彩陶纹饰,也因此扯上了某种关联。艺术,有时就是这样饶有兴味。

  来源:新民晚报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