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捐赠之后……

 2009-06-03

  近一段时间以来,“捐赠”成为美术界出现频率颇高的词汇。先是上海美术馆、中国美术馆接踵举办“吴冠中艺术捐赠展”;继而,“靳尚谊捐赠作品展”举行,展出他多年来共向上海美术馆、宁波美术馆等全国诸多美术馆捐赠的60多幅作品,并再次向中国美术馆集中捐赠14幅油画作品和25幅素描作品;6月1日,“邹佩珠、李小可、李珠、李庚捐赠李可染作品展”又将在北京画院美术馆隆重开幕,李可染100多件作品,在经历遗产案风波之后,顺利实现捐赠……

  在这个市场观念深入人心、艺术市场兴旺发达、蒸蒸日上的时代,这样的捐赠新闻,就像是一道道亮丽、温暖的阳光,展现、闪烁着一种为文化、为艺术的珍贵品质。让我们可以看见,艺术除了具有让我们汲取美的力量,还可以让我们仰望与感受真与善的美德。李可染、靳尚谊、吴冠中……他们的艺术作品可谓是市场的宠儿,这些作品所屡屡创下的天价拍卖价格曾让我们艳羡与震惊,而这些无私的捐赠行为,更让我们感受到“真、善、美”的洗礼。

  捐赠,对于任何一个艺术机构来说,无疑都是极其幸运的事情。毕竟,对于国内众多的美术馆、博物馆而言,拥有足够丰富和高端的艺术藏品,就象征着自身有多高的学术档次。并且,很多时候,艺术家本身又都是收藏家,因而,捐赠作品中有很多一部分又包含了艺术家本人的旧藏。这无疑对提升美术、艺术馆的质量有着重要影响。

  无论是艺术家本人还是其家属、后人的捐赠,在我们看来,都是艺术家作为一名艺术工作者艺德双馨的体现。作为美术馆、博物馆,接受捐赠要考虑到的便是艺术家作品的艺术性高低。因而,得以实现捐赠的作品常常也是艺术精品。高端的艺术作品,是人类高端智慧的结晶,从艺术品的创作、流传,到收藏、保护、研究、展示,是一门综合的学问,甚至可能是一篇百年、千年可做的“长文”。因此,对于捐赠艺术品来说,捐赠,是使这篇“文章”有了华丽的起首,如何能尽量完美、完善地做好这篇文章,更多的工作需要接受捐赠的艺术机构来进行。能成批量地、无偿地接收到好的艺术品,对于一个艺术机构的馆藏与学术研究,能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而如何最大限度地发挥艺术品的作用,艺术机构责无旁贷。如果仅仅是为了填充馆藏,那不仅是对捐赠者的不尊重,也是对艺术品的亵渎。从古至今,大量优秀的艺术品聚集,却“侯门一入深如海”的现象并不少见。众所周知,王羲之的书法艺术作品,因经典而爱者众多,为多个朝代的皇室聚集,反而造成了朝代更替之时,整批性的大量损毁遗失,以至于今天流传极少,片纸抵万金。

  今天,具有丰厚或是典型个案意义的藏品,却不整理研究,甚至不做常规展示活动的展览机构,也有“馆”在。有一些艺术机构,热热闹闹地开馆或者接受捐赠之后,没有专业人员专门研究,几年甚至数十年间摆放着同样的藏品,不做整理,不作任何更换,更遑论系统的研究。缘于这样的情况存在,使得许多无价之宝屡屡与美术馆、博物馆失之交臂。曾经引起关注的香港虚白斋捐赠,就很可以说明问题。“虚白”是新加坡藏家刘作筹的斋号。刘先生家境殷厚,专藏书画,几十年间共收藏有书画名作4000余件,其中有沈、文、唐、仇、华亭、新安、四王吴恽、四僧、八怪等等。后来,刘先生打算捐赠这批作品,先后与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新加坡有关文化机构商榷,却因馆藏条件等客观原因,未能成功。刘先生虽是新加坡籍贯,但彼时新加坡国内却并不重视文化,作品最终落户我国香港。事后,新加坡政府方有觉醒。痛定思痛之下成立了五家博物馆。相信有很多人都能体会捐赠者的这种心情。对于收藏家而言,举毕生之力,将艺术品集中起来,是他们的追求,他们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聚集,便于后人研究、参观。

  近几年来,为打造文化都市,国内掀起一股美术场馆兴建的热潮,靳尚谊“一个艺术家最好的作品应该留在美术馆,捐赠才是艺术品最好的文化归宿”观点说明,当艺术家准备好了,艺术机构是否该考虑一份勇敢的担当?

  来源:《美术报》

  作者:潘欣信 王凯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