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帝皇御瓷的遐思

 2009-05-25

  “昔日皇榭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帝皇御瓷精品经过历史岁月的洗涤,何尝不也超越时空,从帝皇府第纷纷落入我等广大收藏者手中?早至唐的三彩;宋的影青;明﹑清的青花;雍正﹑乾隆的粉彩﹑斗彩,拥有的人不少,看见过的人更多。

  说到帝皇御瓷,留给我最深印象的非洪宪白瓷莫属。说来是三十多年前了,一位银行家邀请我到他家里,叫我欣赏他刚收到一套洪宪杯碟。

  甫进客厅就不由得眼前一亮,但见桌子上端端正正放着四只茶杯,杯子下垫着碟子,洁白得像冰川旁的白雪,可是毫不刺眼,淡淡的皎白带着柔和青光,更透着一缕暖意,散发出不可抗拒的魅力,会令人禁不住要轻轻抚摸。刹那间我怔住了,忍不住叫了出来:啊,好美!

  怎样弄来的?有这种想法并不自私,眼前这美得不可抗拒的精品,即使不是行家也一定想拥有,何况我只是想知道来源而已。袁世凯当皇帝的日子短,洪宪瓷的生产期更短,由于产量少,存世极之罕有。银行家可能猜到我的心意了,不等我问就告诉我,是荣毅仁先生在北京送给他的。

  有经验的瓷器收藏家会同意这种体会,面对真品美器好像有可与之沟通的感觉,这套杯碟本已予我不可抗拒的第一印象,如今知道是荣毅仁先生送出的礼物,也可说是国礼,当然不必置疑,那就无须细究了。最初想询问售卖地点的念头当然也打消了,能够让荣毅仁先生送礼的能有几人?这唯一一次欣赏洪宪瓷所留下的印象,已令我毕生难忘。

  我这位银行家朋友曾经执第三世界银行业的牛耳,富可敌国,也是一位古文物收藏家,对中国文化尤其响往,上世纪八十年代曾多次被邀往北京讨论香港回归后的金融业部署。可惜在88-89年间被美国政府以“协助利比亚总统卡达菲洗钱”入罪,令其遍布全球六十多个地区的银行业务全面倒闭。自此之后,再也无法与之联络。我对洪宪瓷的怀念可说是情牵这位银行家朋友,时光无情,人生与文物均同受洗擦啊!

  另外一款美器如果用帝皇御瓷来形容,也许并不适合,甚至可能引来争论,但生产者能号称宫廷瓷厂,合并本文讨论实也无妨。

  一个星期六的下午,收藏家朋友给我送来一份礼物,红色礼盒外面吓然印有“毛泽东主席专用瓷水点桃花宫廷瓷厂”十六个金色大字。打开一看,是十件茶具一套,主席专用与宫廷瓷厂八个大字较为瞩目也易惹遐思。早已听说,景德镇为毛主席烧过整套私人用瓷共138件,时维1975年故有7501瓷之称。

  这份水点桃花茶具,画工细致认真,富立体感,茶壶底近壶壁留有一圈不上釉的高岭白瓷土,底款除有红片釉景德镇制四字外尚以毛体书丰泽园三字。整套瓷器算是中上之作,在坊间可作高档货卖,但称主席专用瓷未免有点那个吧!要知毛氏欲与天公试比高,唐宗宋祖秦皇汉武不在眼内,专用瓷器岂可马虎?好友微笑着,一派深藏不露之象,稳重地拿出另一个盒子,盒子打开,安安稳稳地放着一只对花碗。

  何谓对花碗?那就是碗内碗外画着同款同色图案,与湘绣意景近似。此碗与原先那套比较,立分高下。碗壁适当偏薄,透光度佳,型态及底款属雍正﹑乾隆遗风。以红蓝釉在碗内外相对应位置描画牝丹与绿叶,突显富贵风格,画工细致,纹理清晰,同样有立体感觉,确是难得一见的佳品,据闻已被人为炒作至人民币一百万以上。笔者眼里看这美器不是那一百多万,而是一部有血有泪的历史。

  作者:中博网友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