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乐在其中:百壶居里乐陶陶

 2009-05-08

  我爱好古玩不过十多年,诸如字画、木雕、家具和文房等古玩杂项均有涉猎,但最让我钟爱的莫过于壶。室雅何须大,一壶足矣。说到我的“百壶居”,不能不提起一个人,他就是安徽书画院院长刘廷龙先生。20多年前,廷龙兄送我的第一幅画就是一把壶,题跋写道:“素心煮苦茗,此中真味不入道者岂可体味矣!古人谓茶可澄浊念,洗胃次颐大寿。”廷龙兄闲暇时常邀我一同去徽州的皖南山区一带淘宝。为了避免我俩收藏的雷同,廷龙说,你喜写诗就收藏文房清玩的壶吧,我搞书画喜欢色彩优雅的青花瓷。于是,我常将自己淘来的青花瓷送给廷龙,他也将收来的老壶赠予我。并为我书写了“百壶居”题匾,之后文博大师杨仁恺也为我题写了“百壶居”,这也成为日后我对壶的痴迷追求挥之不去的情结。

  我收藏的历朝历代的茶壶、酒壶已有数百之多,从春秋时的陶壶、铜壶,晋唐宋元到明清和民国的各类瓷壶、玉壶、银壶、锡壶、竹雕壶、紫砂壶等等,每把壶都积淀着那个朝代的时代特征,以及先贤的审美情趣和格调。面对她们恍若时光倒流,每次触摸赏玩一把壶时,都像是一次与之对话,超越时空的享受让我体悟出生命的本质和生活的艺术。

  在我收藏的壶中,几乎每把壶都有一个故事,这其中最令我难忘的是一次周末去古徽州府歙县寻宝的经历。那次我不经意地走进了一幢明末清初建筑的徽宅,庭院中一株数百年的桂花树掩映下的雕花楼阁门窗,散发着清幽幽的古香。房主孙宗权对古玩字画十分喜好,与他相识是一种缘分,在我与孙宗权老师近十年的交往中,他得知我对壶的痴迷,陆陆续续将自己收藏的一批清末民初的名家瓷壶割让给我。如:马庆云的“李白斗酒壶”、松石的“六方博古酒壶”、徐善琴的“仕女壶”、雷光亨的“高士访友壶”、蒋润之的“墨狮壶”,以及珠山八友的浅绛山水壶等等。

  在我所收藏的壶中,有许许多多都是像孙老师那样的朋友割爱与我,这让我更加领悟中华文化传承的博大和精深。诚如著名诗人、《诗刊》主编叶延滨先生为我“百壶居”题诗:“一杯天地小,百壶纳百川”。身居“百壶居”,喜迎四方客,真是一件赏心乐事!

  来源:新民晚报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