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远销欧洲通草水彩外销画 如今无人识

 2009-04-30

  在17-18世纪的欧洲,出现了盛极一时的“中国风”。起先盛行巴洛克,继而盛行洛可可这样的矫饰之风,而中国出口的陶瓷、刺绣等外销物品偏重华丽、繁缛、精巧,恰好迎合了欧洲贵族的口味。

  正是在这种“中国风”的历史背景影响下,在摄影术尚未流行的年代里,题材繁多的贸易绘画,吸引了无数的西方顾客,大量外销。这批贸易画的内容或风格既与西方艺术大异其趣,又有别于中国本土人文画,成为一种融合中西风味的画作。伴随中外贸易的开展,来华的西洋画家游历之余,带来了西方写实绘画风格和透视法、明暗法,向中国本土画师匠人揭示了一种崭新的表达方式。适值外销市场又对此类融合了中西风味的画作大为渴求,于是画室作坊一时如雨后春笋般的涌现,从事各类外销贸易品的创作。兴起于19世纪初的通草水彩画,就是这类贸易画中的一种,是在这类画室里绘制的。

  历经岁月沧桑销声匿迹淡出记忆

  记者日前在广州美术学院询问了十几个校园学生:“见没见过通草水彩画?”被问者没有一个人能回答得上。100多年前广州画界出品的这种曾经风靡西方各国的中国题材、西洋趣味的画作,历经岁月沧桑早已销声匿迹淡出记忆。更有甚者,就连一些欧美收藏家后裔如今也弄不清楚祖先曾经不远万里带回的这些水彩画为何物制作。

  英国有心人:回赠70多幅画

  “9年前,由于英国约克郡约克大学伊凡·威廉斯先生对广州的慷慨捐赠,70多幅19世纪中国外销通草水彩画不远万里回到她的创作地,引发我对通草水彩画的强烈兴趣。”日前,广州博物馆程存洁在越秀山镇海楼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重提一段对通草水彩画专题追索的研究趣事。

  “我代表广州去接回这批通草水彩画时,对通草是什么东西一无所知。这批无比珍贵的赠品,填补了我国馆藏的空白。”“一幅幅色彩依旧鲜艳的画作上,翔实记载着100多年前的广州,十三行手推车的救火场面,水乡广州的赛龙舟和养鸭船,颇具闽粤特色的‘大眼鸡’,还有当年粤海关部第壹号巡船时的场景……通草水彩画的题材涉及包括港口风景风情、广州新式消防、船舶、街头买卖、各行各业、茶叶和丝绸的生产和销售、人物肖像画、社会百态、戏剧表演、习俗与节庆,甚至是当年的刑罚,真实再现东方的场景,成为当年欧美国家了解广州,了解中国的一道闪亮的窗口。”程存洁说。

  广州美术学院人文学院院长李清泉看到这批珍贵的水彩画后激动不已,惊叹是“岭南版的清明上河图”。9年间,程存洁用各种办法四处向世界各地收回当年外销的通草水彩画,如今馆藏已经藏有300多幅。

  欧美老外:把广州水彩画叫米纸画

  程存洁说,在欧美,这种来自广州的水彩画有两种叫法,有叫米纸画,也有叫做通草纸画。“最后研究发现,通草纸根本不是纸,而是一种树木切下的片。遗憾的是这种百年前产自广州的水彩画,在本土上却找不到任何相关线索。”

  2002年,偶尔上网时,程存洁在一个贵州高中生的网页上,意外发现“通草生产厂家”的信息。原来这位学生的父亲正是通草片匠人,他叫做王玉龙,家住贵州贵定县。程存洁找到王玉龙,热情的王师傅毫无保留地讲解有关通草的知识。当得知百多年前广州人用其绘制水彩画专门外销国外时,他惊奇得目瞪口呆。

  来源:广州日报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