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水墨和青花我国所特有:收藏家独爱青花

 2009-04-13

  青花瓷是中国陶瓷史上一朵艳丽的奇葩,以白底蓝花为主要特征,色泽清新,纹饰优美。青花瓷明净、素雅,与中国水墨画有异曲同工之妙,且最能体现文人的诗情、画意和情境,故多为文人们赏玩、赞美和收藏。画家吴进良对青花瓷也情有独钟,他笑言:“纵有百媚千红,我独爱这一种”,一语道出怎样的痴迷与神醉!

  “青花瓷有着浓郁的东方味、中国味,有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它运用写意的手法,通过对‘似与不似之间’的演绎,诠释着中华民族独特的审美情结。”与青花结缘数年的吴进良谈起青花瓷来如数家珍。“我之所以钟爱青花瓷,实与我本人从事绘画艺术有关。一个热爱艺术的人,应该善于发现现实中美的东西、让你心动的东西。青花瓷之所以吸引我,首先在于它具有兼收并蓄的绘画意境美。白底蓝花,静静伫立,像美丽的仙子,让人感觉到一种生命的激情和律动;它的白,也不是单纯的白,而是白里泛青,犹如玉脂,看似简练却有不动声色的奢华;用色单一却不单调,浓浓淡淡、疏疏密密、有深有浅、有粗有细,于一白一蓝间,幻化出无穷的神奇。可以说每一种青花纹样,都是一幅中国水墨画。此外,青花瓷蕴含了中华民族独有的人文精神美,与我国传统诗词、书画等文学艺术一样,青花瓷富有鲜明的民族特色和深厚的文化底蕴。

  由于历代能工巧匠将传统文化融入青花瓷的造型与绘画中,并寄寓了审美情怀,因此青花瓷器除了实用、欣赏、珍藏之外,还浸透了中国人的精、气、神以及淳厚质朴的人文理想。”

  吴进良说:“由于人的社会地位、文化修养各不相同,因而不同层次的人,对于精神、气质的理解也难免各异其趣。帝王将相因为崇尚高贵、华丽、豪气的秉性,所以促成官窑青花表现出雍容华贵、典雅大度的皇家气质;文人墨客因为追求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的人文理想,所以促成民窑青花表现出端庄素雅、卓尔不群的高尚情怀;普通百姓因为向往安宁幸福、吉祥如意的生活环境,所以促成了民窑青花又表现出纯洁质朴、张扬生命的人生态度。我更偏爱民间青花瓷,从那些自由奔放、活泼流畅的线条中不难看出中国画与书法的笔墨情趣与精髓在其间巧妙的运用,构图虚实相生,有情有趣,以寥寥数笔构成佳作。如民间青花瓷《垂钓图》就是先以远景描绘出云雾山峦和水面,然后点出近景,对于垂钓者虽着墨不多,却把那悠然自得的神态刻画得栩栩如生,整个画面笔墨淋漓,气韵生动,情趣横生,意境深远,让人神驰遐想。”

  水墨画和青花瓷都是我国特有的、传统文化的代表符号,如果将两者的艺术元素加以融合创新,岂不妙哉?于是,喜欢创新的吴进良不再满足于宣纸上的宣泄,他要突破宣纸的束缚,在光滑有弧度的瓷胎上绘画,把他的创新想法直接带到瓷器作品上来。

  “国画是平面装饰艺术,虽然也有圆形、扇面的形状,但多半以方形纸张为主。国画只能从左到右,或自上而下的作画。而瓷画却能充分利用瓷胎的立体空间,上下左右、器型内外都可以随心所欲地装饰绘画。在大型坯胎上,还可以用‘打散合成法’构图,将一件瓷胎分割成扇形、圆形、菱形等多种形状,在不同的部位分别画上人物、山水、花鸟,任意挥洒,在一件作品上显示出多种风格的画面,这是在宣纸上作画所达不到的魅力。”乐此不疲的吴进良有些陶醉地说。

  “不求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深爱青花瓷的吴进良表示,作为一名艺术家,应该把中国传统艺术精华加以发扬光大,让青花艺术焕发出更富有时代气息和东方神韵的光彩。

  来源:北京日报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