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中原沧桑话铜鼎

 2009-03-26

  鼎是宝鸡出土的青铜器群中最重要的器种之一,它是古代的炊器,相当于现在的锅,是用以烹煮鱼肉和盛贮肉类的器具,也是最常见和最神秘的青铜礼器之一。

  青铜鼎是在新石器时代广泛使用陶鼎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目前发现最早的青铜鼎出现在商代早期,历经三代,一直沿用到两汉,乃至魏晋,是青铜器群中沿用时间最长的。鼎的发展变化有着较鲜明的时代特征。一般来说,鼎的形状大多是圆腹,两耳,三足,也有四足的方鼎。多数鼎上无盖,但有的鼎上是有盖的。商代前期多为圆腹尖足,也有柱足方鼎和和扁足鼎,直耳,深腹,短空锥足的风格较明显。商代后期尖足鼎逐渐消逝,圆柱足鼎占多数,同时分档鼎开始增多。从西周中期开始,鼎腹变浅,底趋于平,下腹壁外侈,足上段渐粗,到西周后期扁足鼎基本消逝,鼎足呈蹄形,以侈耳,敞口,腹成半圆形为主。到春秋中晚期,鼎的形状又发生了新的变化,除沿耳蹄足鼎、附耳蹄足鼎外,新增附耳和带盖、圆腹蹄足鼎。

  鼎虽然在日常饮食器具中的主要作用是烹煮肉食,但在西周时期其重要意义则是体现等级的。因此鼎在当时的社会活动中被当作“明尊卑,别上下,体现贵族阶层等级制度和权力的标志,其表现形式是列鼎制度的产生。列鼎通常由大到小相次成单数排列,主人身份等级逾高,使用的鼎逾多,他能享受到肉食类的品种也逾多。所谓礼数不同,实际上是指排场大小的差异。如天子的第一鼎用以盛牛,叫做大牢;以下为羊、猪、鱼、肉脯、肠胃、肤、鲜鱼、鲜腊。诸候七鼎去掉后二味。卿大夫第一鼎盛羊,叫做少牢;以下有猪、鱼、腊、肠胃等。士只有猪、鱼、腊研味。何休注《公羊·桓公二年传》:“天子九鼎,诸侯七,大夫五,元士三”。在考古发现中,奇数的列鼎往往与偶数的簋配合使用,即九鼎与八簋相配、七鼎与六簋相配等。

  “列鼎”问题是郭宝钧先生最先提出来的,这种列鼎制度目前在学术界聚讼不休,难以定论。宝鸡地区的西周墓葬绝大多数在早期就被盗掘一空,保存完整的墓葬很少发现;发现的一些铜鼎组合虽然形制、纹饰相同,却并不是大小相次。仅有宝鸡竹园沟西周早期的一座墓出现了大小相次三具一组的列鼎;春秋时期的秦墓中列鼎组合发现较多,如礼县圆顶子山墓地、陇县边家庄墓地、宝鸡南阳墓地的用鼎都是列鼎排列,只不过是南阳墓地的鼎的形制体量较小罢了,远比不上礼县圆顶子山和大堡子山秦公墓地出土的列鼎那样浑厚气派。出九鼎的西周墓目前还没有发现。因此,这种列鼎制度最终还是要由考古发现来证明的。

  鼎是华夏文明的象征,传说夏禹曾收九牧之金铸九鼎于荆山之下,以象征九州,并在上面镌刻魑魅魍魉的图形,让人们警惕,防止被其伤害。自从有了禹铸九鼎的传说,鼎就从一般的炊器而发展为传国重器。国灭则鼎迁,夏朝灭,商朝兴,九鼎迁于商都亳京;商朝灭,周朝兴,九鼎又迁于周都镐京。历商至周,都把定都或建立王朝称为“定鼎”。

  鼎自古以来就被视为传国重器、国家和权力的象征。周代的国君或王公大臣在重大庆典或接受赏赐时都要铸鼎,以记载盛况。这种礼俗至今仍然有一定影响。如为庆贺联合国50华诞,中国政府向联合国就赠送了一尊青铜巨鼎——世纪宝鼎。西藏自治区成立50周年庆典时,中央人民政府又向西藏自治区赠送“民族团结宝鼎”,矗立于拉萨人民会堂广场,象征民族团结和西藏各项事业鼎盛发展。

  鼎还是文明的见证,也是文化的载体。汉语中广为流行的一言九鼎、大名鼎鼎、鼎盛时期、鼎力相助等等,都与鼎有关。现代汉字中的“鼎”字虽然经过了甲骨文、金文、小篆、隶书等多次变化,但仍然保留着“鼎”这一事物的风范和形体特点,其物其字几乎融为一体,都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鼎和其他青铜器上的铭文记载了商周时代的典章制度和册封、祭祀、征伐等史实,而且把西周时期的大篆文字传给了后世,形成了具有很高审美价值的金文书法艺术,鼎也因此更加身价不凡,成为比其他青铜器更为重要的历史文物。美学家李泽厚认为,中国青铜器以其“特有的三足器——鼎为核心代表,器制沉雄厚实,纹饰狞厉神秘,刻镂深重凸出”,是我国青铜艺术成熟期最具审美价值的青铜艺术品。

  来源:艺术收藏网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